•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章 争辩,意外收获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章 争辩,意外收获

    作品:《官路弯弯

        管志雄愣了愣,沉声说道:“那我倒要请问李市长,我们交通部门存在什么大错误?”

        李毅道:“管志雄同志,你分管交通、城乡建设、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城乡规划、城市综合管理工作,可以说,绵州市建设得怎么样,跟你分管的工作有着极大的关系。www.00ksw.org”

        管志雄道:“嘿嘿,谁叫我能者多劳呢?咱们绵州能有现在这个盛世繁华的景象,我虽然不敢说居功至伟,但也算是薄有功劳之人吧!”

        这人说起大话来,真正是没羞没耻!居然公然说自己是绵州市的大功臣!仿佛没有他管志雄,绵州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呢!说得他好像是绵州的救世主似的。

        李毅哂然一笑,心想给他三分颜色,他还开起染坊来了。这种盲目自大的家伙,其实并不可怕,最起码,这种人爱憎分明,心无城府,心里有什么想法,都会显摆在脸上。

        相比起那些城府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来说,李毅宁可选择跟管志雄这样的做对手。

        “管志雄同志,你分管的工作多,劳心劳力,为绵州市的发展工作做出了不少的贡献,绵州人民会记住你的。”李毅说道:“但是,同志们哪,我们得转变一个观念啊。我们是在工作,做好了,那是本份,做岔了,那可是要背负骂名的!”

        扫视一眼会议室,李毅继续说道:“工作无贵贱之分,我们是在为绵州市工作,但也是我们的本职工作。环卫工人、铁路工人、手工业者、小商小贩们、农民们,工人们,哪个不是在兢兢业业的工作?他们同样在为绵州市的发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但是,你们可曾看到,哪个农民种完地,还会跑到外面吹嘘,说他为绵州市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众人发出一阵嘿嘿的笑声,易丽说道:“李市长说得对,绵州的发展,离不开每个市民的工作和努力。大家只是分工不同。”

        管志雄老脸通红。

        李毅的话虽然没有点名指责他,但也等于是在说他过于自吹自擂,抬高了自己的身价,夸大了自己的成就。

        李毅道:“当然了,如果某些同志,在某个领域,确确实实的做出了举世瞩目的大成绩,比如说,两弹一星的导师们,航天飞机的工程师们,杂交水稻之父,像这些人,他们的工作,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比起咱们这些普通人来,他们的成就和功劳,可以称得上居功至伟吧?”

        这话也是在暗讽管志雄,就凭你这样的人,能和那些伟人相比吗?你在本职工作上,做出了何等丰功伟业?就敢用居功至伟四个字?你连本职工作都没有做好呢!还自以为薄有功劳?

        “嘿嘿嘿!”有个别同志低声发笑。

        管志雄闹了个大花脸,扭了扭不太自然的身子,恼羞成怒,说道:“李市长,我们也算是绵州市的管理层,难不成我们做的工作,跟农民种地一样低贱吗?李市长,你这个观点,我可不敢苟同。”

        李毅冷冷的说道:“低贱?管志雄同志,原来在你心里,还真把自己当成官僚阶级了?你以为还是封建社会,当了官就高人一等?就成了皇家人?同志们哪,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持有这等观念?”

        宗德超皱眉道:“我不认同志雄同志的意见。我也是农民出身,我家里的亲戚朋友,还都在家乡种田为生,我并不觉得他们低贱。相反,我很感恩,如果不是他们用双手劳动,怎么能送出我这个大学生?”

        一直沉默寡言的副市长高天真说道:“我实在忍不住,想说两句了。我们能坐在办公室和会议室里,享受空调和热茶,渴了有水喝,饿了有饭吃,这是为什么?正是因为有数亿农民兄弟姐妹,是他们冒着严寒酷暑,在田地里辛苦耕耘劳作,种出粮,种出菜,才有了我们现在的舒服生活。换一个角度来看,农民,恰恰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觉得他们的工作,才是最高尚的!是太阳底下最值得尊重的职业!如果有机会,我要向两会建议,取消农民这个称呼,换一个农作物种植业者的称号!”

        “啪!啪!啪!”李毅重重的鼓掌,大声叫好。

        “说得好啊!”李毅道:“高天真同志,一鸣惊人,让我对她刮目相看!这话讲出了水平!”

        副市长关鹏举沉声说道:“我分管三农工作,虽然出身城市工人家庭,但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跑农村,对农民的工作和生活状况,算是比较了解吧!我是深切的同情农民兄弟姐妹啊,他们干着最苦最脏最累的活,但他们的收入,却是最低微的,一年忙碌下来,根本就没有剩余,也就够个温饱而已,手里没有一分多余的闲钱啊!”

        管志雄没有想到,他随口一句话,居然引起了公愤和众人的集体公讦。

        李毅则是微微一笑,心想管志雄这么一闹腾,把会议的气氛搞起来了,也把其它副市长推向了自己这边。

        他和一众副市长本就不是很熟,接触不多,没有共同话题,因为管志雄一句攻击农民的言论,激起了其它人的义愤,无形中把他们推到了李毅这个阵营。

        管志雄似乎也意识到刚才那句话说得太重了,就算自己心里这么想,也不能这么说出来啊!何况是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这要是传扬出来,是要引起农民们的公愤和敌对的!

        国家三分之二的人是农民,这么庞大的集体,可惹不起呢!

        “我刚才有些失态,我收回那句话!”管志雄毕竟是当副市长的人了,虽然有些自大,但并不傻,当即公开道歉,把事态的发展太时的扼杀了。

        其它同志也就不再就此事讨论。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扯远了。言归正传,我们接着说交通部门的事情。刚才说到绵州的交通状况,大家都经常坐车出差,也常在下面视察工作,各个地方去得也多,对于交通这一块,大家都有什么感想?”

        宗德超道:“或许我们在绵州待太久了,习惯了这边的交通情况吧!李市长,你刚来不久,又是在外面见过大世面的,有什么感想和意见,尽管提出来,我们商量着办吧!”

        李毅见大家都不说话,也体谅大家的难处,这是管志雄分管的工作,刚才因为农民兄弟的事情,大家已经对管志雄开过炮了,现在就算明知交通方面的缺点,也不好再次炮轰。

        大家都在一幢楼里共事,低头不见抬头见,太闹僵了肯定不太好。

        李毅道:“我是深有感触啊!国道和省道,我在这里就不说了,那归公路管理局管理,这个问题,我们得找时间跟他们单独沟通。我就先说说市里的道路吧!外面的投资商和旅游者们,进入咱们绵州市,最先近距离接触的,就是咱们的市区道路!市区道路的状况,直接反应着绵州的城市素质和管理水平!”

        众人都缓缓点头,表示同意李毅的讲话。

        一个城市的道路交通状况,的确直观的反应着一个城市的管理水平。

        李毅道:“咱们绵州市的道路交通情况怎么样呢?它留给我的印象,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烂!窄!堵!”

        管志雄听到李毅一字一顿的说出这三字评语,脸色顿时一沉,皱眉说道:“李市长,你这评语也太恐怖了一点吧?我觉得咱们市的道路交通挺好的啊。”

        李毅道:“我先说说烂,我看到很多道路都开叉了,还有很多路段,特别是进入市区那一段,坑坑洼洼的,跟一块烂泥塘差不多!”

        管志雄道:“那里是城市的边界,当然要差一些啊!你也不能以偏概全吧?”

        李毅道:“城市里面的道路,也有很多烂路!志雄同志,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管志雄摸了一把脸,不说话了。

        李毅道:“我再说说窄。绵州市内的道路,最主要的干道,也是四车道为主。连六车道都很少见。这个问题是历只遗留问题啊,主要干道,都是以前修的,这个短时间内也难以改变。”

        “我再说说堵。”李毅道:“绵州市机动车辆的拥有量,还不算高,怎么就这么堵呢?一方面,跟道路的窄有关系,车道少,车辆虽然少,但也容易堵。但是,我发现,另一方面,跟交通管理有很大的关系!”

        管志雄道:“我们管理上的问题?”

        李毅道:“主要路口,没有摆放醒目的相关交通标志,另外,有些十字路口,也没有交警执勤。再者,疏通不得力,道路上发生事故之后,交通疏散不及时,事故处理不及时,这些原因,才是造成堵车的主要原因!以绵州市目前的机动车拥有量,只要疏通得力,根本不可能造成堵车。”

        管志雄道:“这个问题,不单单是交通部门一家之过,市里其它相关部门,也有失职之罪。李市长,你只怪罪于我,我可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