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九章 恩威并施,初露峥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九章 恩威并施,初露峥嵘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我昨天也正好坐车经过这片林区。www.00ksw.org坐在车子上,看到那片景色,的确是赏心悦目啊!好一片绿色的大海。”

        唐光灿道:“诚如李市长所见,那里的确是片好林子。”

        李毅道:“古人有诗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我因为贪看那片树林的幽深宁静,便叫司机开车到树林深处去赏景。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人回答,最后都把目光落在了唐光灿身上。

        唐光灿笑道:“这一片树林,也有些枫树,现在这个季节,枫叶也是红色的,虽然比不上爱晚亭的枫林,但也别有一番情景吧?改天我们也走走李市长的路线,学学风雅,去那里赏玩一番。”

        李毅冷笑道:“只怕要让唐局长失望了!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枫林美景,也没有欣赏到竹海树林,只看到一片伐木工场!山谷里,堆满了刚刚砍伐下来的木材!数辆大卡车,正往外面运货!”

        唐光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良久,他才扯了扯嘴角,勉强说道:“李市长,您没有开玩笑吧?”

        李毅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吗?”右手重重的在曲昌镇附近的地图上点了点,说道:“就是在这个地方!从北羌县城出来,大约二十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一条石子路通到一个山谷里!唐局长,你可以去看看,我是不是在撒谎!”

        唐光灿道:“我相信李市长不会撒谎,可是,这,这怎么可能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啊。”

        李毅道:“这些人很狡猾,留着正当大马路的那面山林,不砍不伐,却把山的那一面砍伐殆尽!这种手段,你身为林业局长,居然毫不知情吗?”说到后面,语气变得十分严厉了。

        “李市长,我真的不知情啊!”唐光灿捏了一把汗,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了。

        “居然有这种事情?”分管林业工作的副市长关鹏举同志惊诧了!看他的表情,他是真的不知情,或是想尽快和此事找清界限:“唐光灿,你这个林业局长,是怎么当的?下面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你就完全不知情吗?李市长才来几天时间,就比你我还要清楚!”

        唐光灿道:“我真的没有料到,他们会来这么一手阴的。这个事情,我一定调查明白!李市长,这是我工作疏忽造成的,责任我来负。”

        李毅沉声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也是机缘巧合,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发现了问题,就一定要解决问题,深入的追查问题的本质和源泉,杜绝以后再出现类似的问题!”

        唐光灿道:“我们林业部门一定彻查此事,找出这些砍伐天然林的元凶!”

        李毅道:“这片森林的砍伐非常严重,看来已非一日之功,他们在政府的眼皮底下,做着这种生意,还做了这么长久,大家想想,这些人凭什么这么大胆?你们住在市区,可以说是不知情,北羌县政府的人呢?附近的居民呢?他们难道都不知情吗?还是知情不报?或是知情无处可报?同志们哪,值得我们三思啊!”

        此刻,唐光灿只有虚心受教的份,连连称是。

        有一个人在挨训,其它人自然是三缄其口,不会轻易触这个霉头,任由唐光灿接受李毅的训诫。

        李毅道:“我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必须查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给绵州人民一个交待!关鹏举同志,你是主管林业的副市长,这个事情,关系到北跟当地县政府的交涉问题,还是由你来牵头解决吧。”

        关鹏举道:“好。”

        李毅道:“我怀疑,有此行为的,并非北羌这一处,其它地方恐怕也有相类似的砍伐现象,不能指一处打一处,必须主动出击,全面清查!天然林保护工程和退耕还林工程,是利国利民、福及子孙后代的大事,容不得丝毫的马虎和大意!乱砍乱伐的人,是在犯罪,我们政府部门,如果放任他们乱砍乱伐,那我们也是在犯罪!”

        这话说得很重,字字句句,犹如重锤,敲打在众人的心坎上。

        众人这才明白,李毅刚才那番长长的概论和讲话,并不是唱高调,也不是在泛泛而谈,而是有的放矢!

        所有的与会人员,第一次见识到这个新扎市长的会议风格和行事手段,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

        昨天,李市长真的是无意间经过北羌县城?真的是无意间发现了这个隐秘无比的秘密吗?

        还是早有预谋?想拿这个开涮?

        不管出于何种动机,李毅能发现这种违法行为,并在市长办公会上提出来,足够令人惊讶了。

        要知道,李毅才来绵州几天时间啊?就对本地的事情了解得这么详细了!

        管志雄忽然发出一声轻笑,在此刻听来,和气氛格格不入,感觉格外的刺耳。

        李毅道:“管志雄同志,你何故发笑?现在是很严肃的市长办公会议!”

        管志雄道:“我只是觉得,李市长你有些小题大做了吧?不就是砍伐了几棵树吗?也算是为绵州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一点贡献呢!人家赚几个辛苦钱,也不容易,我们政府部门,就不必跟他们这么死瞌,这么认真了吧?”

        李毅道:“管志雄同志,这是钱的问题吗?再多的钱,也难买来优美的环境!更换不回由此造成的洪涝灾害带来的损失!你说到经济发展,那些人偷砍偷伐,纳过一分钱的税吗?为绵州的经济带来了什么推动力量?”

        管志雄道:“起码安排了一些伐木工人就业啊!”

        李毅道:“管志雄同志,你是市政府的一个副市长,你就这么一点眼光和觉悟吗?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分管着国土资源、环境保护这一块吧?”

        管志雄道:“不错,这两块都归我分管。”

        李毅道:“那这个事情,你也脱不开责任!砍伐森林,破坏环境,造成水流水,引起长江水患,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带来的严重后果,你也要负一部分的监管失职责任!”

        管志雄双手一摊,冷笑道:“真是好笑!这关我什么事?李市长,你别乱给人戴高帽子!我管志雄可不吃这一套!这分明就是他们林业部门的事情,你硬要扯到我头上来,我可不会认账!”

        李毅道:“行。这件议题,咱们就先告一段落,接下来,我们来聊聊跟你分管的主要业务有关的话题!”

        管志雄再三顶撞,有时还鸡蛋里挑骨头的针锋相对,让李毅对这家伙极端的不感冒。不好好整治一下他,肯定会影响到自己在市政府的威望。

        稍做停顿,李毅说道:“同志们,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交通建设的问题。”

        管志雄瞪大了双眼,心想你还真拿我开涮啊?

        交通这一块,是管志雄分管的大头,也是他的主要工作重点。而这一块,也是其它副市长极为看中的,听说李毅要谈谈交通问题,众人都是精神一振,希望李毅能找出管志雄的大错误来,然后把这一块另外进行调整。

        管志雄看到同事眼里冒出来的绿光,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打什么弯弯主意,暗自冷笑一声,一副极其轻蔑的表情,仿佛交通这个大肥肉,他管志雄是吃定了的,其它人休想抢夺。

        李毅道:“刚才的林业工作,我先谈到这里。我再补充一句,今天是开会,关起门来,我们怎么说都可以,就算指出某个部门存在的缺点,我也没有指责或是怪罪这个部门领导人的意思,工作中的疏忽,总是难免的,但是,一定要知错就改!天然林保护和退耕还林工作很重要,我希望林业部门的相关领导同志,高度重视起来!当成一项政治任来来抓!”

        这番话是用来稳定人心的。

        李毅甫一上任,就表现得咄咄逼人,把林业局长唐光灿训了个狗血淋头,为了维持林业部门的战斗力和凝聚力,李毅觉得有必要缓和一下这种太过紧张的上下级关系。

        现在的李毅,不再是副手,而是绵州市里的二把手,市政府的一把手,他不能意气用事,而要面面俱到。

        李毅现在还没有撤换唐光灿的想法,一是唐光灿还没有出现非下台不可的错误,二是李毅初来,也没有可用之人进行替换。

        既然想暂时维持现状,那维护班子的团结和稳定,就显得尤为重要。

        这也是副手和一把手思考问题的不同,出发点和立足点不同,考虑问题的结果也就不尽相同。

        李毅这番恩威并施,让唐光灿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同志们也觉得,李市长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针对某人。

        管志雄道:“交通怎么了?李市长,你不会又碰巧发现了交通部门的哪些缺点吧?”

        李毅淡淡的说道:“很不巧的是,交通部门存在的缺点实在太多,根本用不着我去碰巧,就能发现其中存在的诸多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