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五章 不怒自威,慑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五章 不怒自威,慑服!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反应迅速,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山坡上滚动的巨石之后,迅速的做出判断,一踩油门,那车子像闪电一般加速,冲了过去。www.00ksw.org

        当大石头滚落下地的刹那,小车刚好躲过了这一劫!

        李毅和梁凤平并没有看到旁边滚落下来的石头,只感到车子的加速过程带给自己的震荡。

        “怎么回事?”李毅的话刚问出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李毅和梁凤平回头一望,从车后窗看到一块巨大的石头,砸在刚刚经过的马路中间!

        好险!如果晚上三秒种,就可能被压扁!

        钱多的车速并没有减少,也没有停车的意思,头也不回的说道:“毅少,这石头是有人推落下来的!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李毅道:“还好你发现得及时,不然,明天绵州媒体的头条就会是市长不幸遭遇山体滑坡的新闻。”

        钱多道:“会不会是刚才那帮人做的?”

        梁凤平摇摇头,沉声说道:“不可能。你跟他们发生冲突后,我们马上就驾车离开了。他们就算想报复,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做出安排。”

        李毅道:“对,他们不可能跑得比车子还快。我们驾车离开,只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他们不可能跑到前面来做好了这等埋伏。”

        钱多道:“难道只是偶然事情?是我想多了?”

        梁凤平道:“也不可能。那么大一块石头,好巧不巧,在这个时候掉落下来?你们留意到没有,这山上树木丛生,那么巨大的石头,想滚落下来,不是容易的事情,可以想见,早就有人设计好了地点,选择一个没有大树阻挡的山坡将其推落!这分明是一件有预谋的事情!”

        李毅道:“目的就是针对我!对方想有预谋的话,应该是在我们进入山谷之后开始布的局,我们在山谷里待的时间,总共只有二十几分钟,对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可想而知,他们一直跟踪在我们后面!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所以才能最快速的行动,在我们回来的路上布局!”

        梁凤平道:“李毅分析得有道理。那对方是在什么时候盯上我们的?是昨天我们出来的时候?还是今天?”

        李毅道:“如果是昨天,那就太恐怖了。”

        梁凤平道:“是啊。对方隐藏之深,令人害怕!”

        李毅沉吟道:“也有一种可能,刚才我们经过北羌县城时,他们才盯上梢的。”

        梁凤平道:“最重要的是,我们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清楚,这才是最可怕的。”

        李毅心头闪过一丝阴霾,缠头帮三个字再次浮上脑海。

        不管生活中存在多少困难和未知,人们的生活,总是像车轮一般不停的向前推进。

        李毅把这次没有谜底的遭遇抛到脑后,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

        新的一周开始了,李毅精神抖擞的走下绵阳宾馆的电梯,来到大门口。

        钱多的车子已经按时在等候。他拉开车门,请李毅上车。

        “田华没有来吗?”李毅淡淡的问道。

        钱多道:“没看到他,也许他是第一次当秘书,还不知道这些规矩吧!”

        李毅点了点头,心想任用田华当自己的秘书,更多的是看在梁凤平推荐的面子上。他相信梁凤平,也就相信他所推荐的人选。

        市府办那几个同志,其实都还不错,最起码做过秘书工作,对自己分内的事情一清二楚,不需要培训就能上岗。

        但李毅有顾虑,谭卫东和邹志军两个人不和,用谁推荐的人,都会得罪另外一个人,如果在市府办里另外选一个,就会把他们两个都给得罪。

        李毅是市长,并不怕得罪两个手下,但这两个人都是他的贴身人,也是将来和他打交道最多的人,李毅不想让这种裂缝从一开始就产生。这对站稳脚跟十分不利。

        田华职级不够,没有经验,脾气还比较冲,个性要强,这样的人更适合去当领导,而不是秘书。

        但李毅还是相信梁凤平,以梁凤平的心智,不可能介绍一个人来害自己吧?

        到达市政府办公室,李毅推开秘书室的门,看到综合处的一个阿姨在清洁卫生,而没有看到田华的人影。

        李毅走进自己办公室坐下。

        清洁阿姨进来问要不要搞一下清洁工作?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心想这是什么人啊?清洁工作是你的分内职责,你还询问我是不是要搞?简直是太没有眼力价了!但看人家年岁跟自己妈妈差不多,也不忍心责罚她。

        清洁阿姨哦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直到上班时分,田华才匆匆赶了过来。

        “李市长,对不起,我迟到了。”田华向李毅道歉。

        李毅淡淡的问道:“是赶公交车,太挤了吧?”

        田华道:“不是,我先赶到台里打卡,然后才赶过来的。”

        李毅皱眉道:“赶到台里打卡?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调到市府办工作了吗?”

        田华道:“台里的领导不放我走,说我手头上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李毅冷笑一声:“居然有这等事情?你们台里哪个领导不放你走?”

        田华道:“台长马伟业。”

        李毅问:“那你有什么工作没有做完?”

        田华道:“哪里有什么工作啊,就是一些平常的采访任务,交给谁都可以的。”

        李毅道:“市人事局的调令下达了没有?”

        田华道:“下达了,但马台长压着不盖章。”

        李毅俊眉一轩,冷冷的道:“你现在就打电话给那个马伟业,叫他立即前来见我!”

        田华迟疑道:“李市长,这个,我?”

        李毅道:“你现在是我李毅的秘书,你以市长秘书的身份通知马伟业同志,你看他来不来!”

        田华精神一振,心想是啊,我现在是李市长的秘书了,还怕那个马伟业不成?

        一念及此,田华便走到外面秘书间,打电话给市电视台的台长马伟业。

        马伟业接听电话后,慢条斯理的喂了一声。

        田华清清嗓子,说道:“请问是市电视台的马伟业同志吗?”

        马伟业愣了愣,心想这声音好熟悉啊!

        “我是马伟业,你是哪里?”马伟业以为是哪个领导或是领导秘书打过来的,不然说话怎么这么正式呢?因此不敢怠慢。

        田华道:“我是市长办公室,李市长请你马台长到市政府来一趟。李市长有话跟你谈。”

        马伟业一听是市长办公室,便马上应道:“行,我这就过去。谢谢你啊,小同志。”

        田华淡淡地道:“不客气,马台长。”然后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马伟业就出现在李毅办公室外面,他敲开秘书室的房门,看到坐在秘书座位上的是自己台里的小记者田华,不由得愣住了,下意识的问道:“田华,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田华起身说道:“马台长来了啊,李市长在里面,你请进去吧。”

        马伟业心里惊疑不定,看看一脸淡定的田华,猛然想起刚才那通电话,可不就是这小子的声音嘛!

        搞什么鬼呢!

        进入李市长办公室后,马伟业低声笑道:“李市长,您好。”

        李毅抬头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市电视台的马伟业同志?”

        马伟业见李毅面色不善,笑着回答道:“李市长,我就是马伟业。”

        李毅跟他握了握手,说道:“坐吧。”

        马伟业应了一声,欠身坐下来。

        李毅问道:“市电视台,现在是归市委宣传部管理吧?”

        马伟业欠了欠身子,说道:“是归宣传部领导。但也归市广电局管。”

        李毅嗯了一声,沉声问道:“市人事局的调令,你收到了吧?”

        马伟业小心的问道:“李市长,您问的可是田华同志的调令?”

        李毅道:“嗯。我想调田华同志来市府办,当我的秘书。怎么回事啊,我听田华同志说,你不允许啊?这事情是我欠考虑了,事先没有跟你商量,没有征得你的同意,我向你道歉啊。”

        “哎呀!”马伟业的屁股刚刚着凳,马上就跟火烧似的跳了起来,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啊。李市长,这事情,哎呀,这怎么说呢。这事情不赖我啊。我还以为田华同志,啊,不,是田秘书,是调到市府办当个小小的秘书呢!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啊!早知道他要是调来当您的秘书,我岂敢阻拦他的前程啊?”

        李毅道:“马伟业同志,真的是如此吗?”

        马伟业道:“就是如此,就是如此呢!借我俩胆,我也不敢如此做为啊!”

        李毅呵呵一笑:“那现在呢?马台长是不是高抬贵手,同意了?”

        马伟业连连点头,说道:“同意,当然同意啊!这是大好事啊!”

        李毅道:“那就麻烦马台长,回去之前,把手续给办一下。没有问题吧?”

        马伟业道:“没有问题,不麻烦。我这就回去办理。”

        李毅重重的点了点头,起身,再次和他握手。

        马伟业退出李毅办公室,发现手心里全是汗水。

        从头至尾,李毅都是笑脸相迎,以礼相待,但这种礼貌,却让马伟业没来由的感到沉重和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