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四章 对付流氓的手段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四章 对付流氓的手段

    作品:《官路弯弯

        当小车驶过外面的县市街道,看到两旁的高楼大厦,听到机器的轰鸣和人群的嘈杂时,李毅恍如隔世!

        在羌族寨子里过的这一天,让李毅感慨良多。www.00ksw.org

        “毅少,这个地方还真是穷,那个寨主家里算是富裕的,起码吃穿不必发愁。其它人家的情况更差劲呢!我看到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子,大冬天的光着屁股,在啃一个冷饭团,这还是他们过年的日子呢……”

        钱多的话让李毅更觉心头沉重。

        “嗯,我都看到了,多半村民家里,并没有多余的粮食呢!温饱,也仅仅是维持温饱吧!但这个温饱也是分很多种的,不饿死人,不冻死人,也能叫做温饱。”李毅沉声说道,他双手抱在胸前,目视前方,问道:“过了北羌县界了吧?”

        钱多道:“还没有,刚出县城。还要往前开一个小时,才能进入市区。”

        李毅道:“本来是想出来看看退耕还林情况,结果到北羌县住了一个晚上。不过,照咱们这一路所看,北羌县的森林保护还算可以啊。”

        梁凤平沉吟道:“据我以前所知,北羌县很多地方,都是靠伐木卖树赚点小钱。我们去的那个寨子,因为交通不便,所以才暂时未曾遭秧,但其它地方还是普通存在这种情况的。”

        李毅道:“难道是近两年政府重视,砍伐的人变少了?”

        梁凤平望望两侧的青山,说道:“我们转到山那边去看看。”

        钱多往前开了一阵,找了条路往山冲冲里开去。

        “这条路上车辙很多,也很深,看得出来,这里经常走大卡车。”钱多一边驾驶,一边说道。

        李毅道:“这种山沟沟里,除了运木材,不可能有大卡车进出。”

        钱多道:“对啊,这里面应该有伐木场。”

        前方转弯处响起卡车巨大的鸣笛声,钱多放缓车速,将车子靠边停放。

        五辆装满了木材的大卡车,重重的碾压着路面,缓缓开了过来。

        钱多道:“毅少,你看,运木材的车子。”

        李毅道:“我看到了。”

        这条路不是水泥马路,只是简易的土马路,马路上铺了一层河石。

        大卡车开过去后,在路面上留下很深的车轮印。

        李毅挥了挥手,说道:“继续前进,看看情况。”

        钱多驾驶车子往前开,来到山的背面,举目一望,三个人都惊呆了。

        “毅少,你看!”钱多指着山上,说道:“山的背面全被人砍完了。”

        这些山,除了靠近公路那一面的植被还保存完整外,山的背面以及里面山上的树,全被人砍伐得光秃秃的了!

        山的下面,堆放着一堆堆的木材,还有几个工人在看守。而远方山上,更有很多的工人在往下滚新砍的木材。

        “李市长,这些人很狡猾啊,留着当大马路的那面不砍,应付检查,却把山的后面和里面的山都给砍完了。”梁凤平苦笑一声。

        钱多道:“简直就是狡猾狡猾的!”

        李毅皱着眉头,缓缓从左看到右,说道:“这种手法其实很旧,但常用常新,应付上级检查那是绰绰有余了。”

        钱多道:“太可恨了!要不要下去阻止他们?”

        李毅摆手道:“阻止?怎么阻止?利益当前,这不是你下去说两句话就可以管用的!”

        那边木材厂里走过来几个男子,径直走到小车前,为首一人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玻璃。

        钱多摇下车窗玻璃,看着外面的男子。

        “喂,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为首的男子恶狠狠的问。

        钱多道:“赶路急了,找个山窝窝上个厕所。”

        为首的男子探头看看坐在后排的李毅和梁凤平,见他们两个都是文质彬彬的,便放松了警惕,说道:“这里不是上厕所的地方,快走吧!”

        钱多道:“旅行之人,哪里不是厕所?这山又不是你们家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上厕所?”

        “嘿!”为首的男子捋了捋衣袖,做了个要打架的架式,指着钱多道:“黑小子,你还挺拽的啊?这山还就是老子的!不准你们上厕所!我们还在这里工作呢,你们每人撒一包屎,我们还不被熏死了?快走!”

        钱多道:“你们在这里砍树?国家不是规定了,要保护天然林,不准乱砍乱伐吗?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吧?”

        “嘿,黑小子,你欠揍是不是?这事是你管得着的吗?快快滚蛋!少管闲事,多活几日。”那人露出凶狠的本相来,他只穿了一件黄颜色的绦纶外套,把两边的衣袖这么一捋,露出虬结的肌肉。

        他抬起手臂,在钱多面前扬了扬,意思再明确不过,你小子再不走,就让你尝尝拳头的厉害。

        钱多一边跟那人纠缠,一边等待李毅的指令。见李毅并没有指令,钱多便明白李毅的意思了,是想任由事态发展下去!

        “我这泡屎,还就要撒在这山里了!”钱多嘿嘿一笑,说道:“老子就看中这山里风水好,非常适合撒尿撒屎。”

        李毅听了直犯恶心,心想这个钱多啊,说起话来真是没边没谱的。

        “哟!”肌肉男扬起手,指着钱多,说道:“你还跟老子杠上了是吧?你敢撒,我就砸了你的车子!”

        钱多推开车门,走下车,悠然的说道:“你敢砸这车子?嘿嘿,借你十个胆子,我看你敢不敢砸!”

        “这车子怎么了?”肌肉男打量了这辆小车两眼,冷笑道:“不就是多几个零吗?多几个零就牛逼了啊?老子照砸不误!”

        钱多冷笑一声,对他的无知表示深深的同情。

        这山里头都是男人,钱多也没有太多的忌讳,转过背,拉开裤链就准备撒尿。

        肌肉男见钱多如此无视他的警告和愤怒,感觉太伤面子和自尊了,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钱多,叫他将车子开走也就罢了,见他居然真的敢脱裤子撒尿,当下就气急了,举起碗大的拳头,照准钱多的后脑勺砸了下来。

        李毅和梁凤平端坐在车内,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关注着车外的局势。

        钱多并没有真的要撒尿,只不过是装了一下势而已。

        他虽然背对着肌肉男,但他耳听八方,听到拳头砸下来的风声后,迅速的将裤子拉链拉上,脑袋一偏,身子往左侧滑开。

        肌肉男的拳头擦着钱多的右侧击打下去,及时收手,收拳,反手击向钱多后背。

        钱多转过身来,连避三招,嘿嘿冷笑道:“喂,看你强壮得跟一头牛似的,怎么就这么两下子啊?”

        肌肉男暴怒,吼道:“黑小子,今天我不把你砸扁了,我就不姓牛!”

        钱多道:“哟,这姓还真没有姓错,你还就跟一头蛮牛一般!说好了,我再让你三招,你要是再不收手道歉,我就要还手了。”

        “道你奶奶个歉!”肌肉男一腿踢向钱多胸口。

        钱多双手背负在后,轻松的躲避他的攻击,悠然自得,就跟一个大人跟一个婴儿在玩似的。

        旁观者都看出钱多的厉害来了,偏生这个肌肉男不服输,接连踢出几脚,都被钱多轻松化解了。

        钱多冷笑道:“喂,蛮牛,我可要还手了!”

        肌肉男不理钱多,两条腿交替踢向钱多。

        钱多看准他踢出来的右腿,伸手扯住了,用力一拉,肌肉男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想站稳,但还是被钱多拉动了,身子朝前扑过去。

        钱多嘿嘿一笑,待他失去重心之时,暗劲一吐,将他倒摔出去。

        肌肉男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直挺挺的摔倒在一堆木材上。

        这家伙还真是有身蛮力气,摔在地上之后,翻身就爬了起来,顺手抄起一根粗大的木棒子,跟钱多打起来。

        钱多暗自冷笑,心想不使绝招,今天是难以脱身了,等那根木棒子戳向自己时,纵身一跃,跳上了那根木头,轻轻一点,顺着木头飞快的走过去,走到肌肉男的脑袋下,一脚踢过去,正中肌肉男的肩膀,将他踢翻在地。

        这一脚,钱多没有踢他的脑袋,算是腿下留情了!但用足了力气,那肌肉男倒地之后,半晌爬不起来。

        肌肉男大喊道:“蠢货们,上啊,打啊!”

        刚才两人打架的时候,又有几个伐木工人围了过来,七、八个大汉,围住了钱多。

        其中一个机灵点的工人,跑过去扶起肌肉男,低声说道:“牛工头,这小车好像大有来头。我听人说,这车牌越小的人,这车主人的官就越大。”

        “是吗?”肌肉男揉着疼痛的肩膀,呲牙咧嘴的说道。

        “放他们走吧,我们惹不起呢。”

        “妈的!便宜他们了,放他们走!”肌肉男被钱多打怕了,也知道能有这种身手的,肯定不是普通人,不敢造次,只能吃个闷亏了。

        钱多转过身,好整以暇的撒了泡尿,这才转身上车。

        李毅道:“钱多,你刚才的样子,跟流氓无二。”

        钱多嘿嘿笑道:“毅少,我也是被逼出来的,对付流氓,就得耍流氓手段!”

        钱多倒了车子,往回开。

        经过一处山坡时,忽然从山坡上滚下来一块巨大的石头,那石头下来的速度好快!直接冲着小车而来,像是有人算准了时间推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