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一章 危险的索道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一章 危险的索道

    作品:《官路弯弯

        这是李毅在绵州过的第一个周末。www.00ksw.org

        李毅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不管上班或是休假,他都是准时在七点左右起床,按时锻炼身体,吃早餐。

        将来的要走的路还很长,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必须要有一个强壮健康的身体,才能承载自己走得更远。

        还在锻炼身体的时候,李毅接到林馨的电话,两个人聊了半个小时的天,互诉相思之情。

        服务员小洋端着早餐进来,放在餐桌上,看到李毅在客厅外面的阳台上,以一种奇异的姿势在练倒立,左手撑在地上,双腿分开成一字,右手还拿着手机在讲话!

        小洋吓了一跳,跑到阳台上,惊讶的道:“李市长,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李毅翻身而起,对小洋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小洋拍拍胸口,指了指里面的餐桌,低声说道:“吃饭了。”

        李毅点点头,对着手机道:“丫头,我吃早餐了。回头再聊吧。”

        林馨道:“我还赖在床上没有起来呢!这几天你不在,我感觉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做什么都不得力。”

        李毅呵呵笑着往里面走,说道:“你是得相思病了!赶紧过来,让我给你治治吧!”

        林馨扑哧笑道:“又不是小姑娘了,还相思病呢!今天肯定去不成了,我妈叫我陪她去逛街呢。你就安心工作吧!初到一地,很难打开局面呢!”

        李毅道:“嗯,那就先这样吧,拜!”

        小洋装了一碗粥,递给李毅,笑问:“李市长,是您夫人的电话吧?”

        李毅笑道:“是啊。”

        小洋道:“您夫人一定很漂亮吧?”

        李毅道:“那当然。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之一。”

        吃过早餐,梁凤平和钱多来到。

        “李市长。”梁凤平道:“难得休息两天,你还要到下面去跑啊?”

        李毅道:“我得去考察一下几个县的退耕还林工作。”

        梁凤平道:“这个不急吧?多少大事都顾不上来呢!”

        李毅道:“梁老,你有所不知,我在京城时,有次去江总理办公室,听到他跟国家林业局局长谈话,谈到了天然林保护工程。西川省是天然林保护工程的重点省份,我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梁凤平道:“你以为江总理会到西川来检查退耕还林工作?”

        李毅道:“去年洪灾,敲响了警钟。国家现在特别重视林业的保护。西川省是防治长江水患的一个重要地段,是长江上游的生态屏障,对治理水患有着重要意义。江总理很可能前来西川考察治水还林工作。”

        梁凤平道:“这倒是个重要事情。据我所知,很多地方乱砍乱伐现象很严重,尤其是少数民族自治地区,山高皇帝远,缺乏有效的监管,山民们靠山吃山,砍树卖钱,却不知栽种,对水土破坏很严重。”

        李毅道:“少数民族工作,一定要注意啊!这两天左右无事,我想到下面的山区去转转,看看实际情况。”

        梁凤平道:“你这次打算以何种方式下去呢?”

        李毅道:“还是微服私访吧!”

        梁凤平道:“是不是叫辆警车跟随比较好?”

        李毅道:“没有这个必要。”

        梁凤平道:“你这次下去,跟上次不同,下面的人都知道你已经上任了,你坐的又是市里的二号车,你这车子经过哪里,哪里的人就知道是你来了。你不多带些人,你的安全无法保障。再者,多带些人下去,你要是发现问题,你当场就可以办公解决。”

        李毅想了想,说道:“今天同志们都在休息,就不打扰他们了。我们先下去看看情况吧。”

        梁凤平劝说不成,只得作罢。

        二号车离开绵州宾馆,径直往北羌县方向开去。

        北羌县是绵州最北端的一个县,这个县是少数民族自治县。

        梁凤平道:“北羌县才是绵州最穷的一个县,这里面的每个村子都很穷。”

        李毅道:“比裕南乡还要穷吗?”

        梁凤平道:“差不多吧!有些地方肯定比裕南乡还要穷。”

        李毅道:“裕南乡不是绵州最穷的乡吗?”

        梁凤平道:“因为北羌县是少数民族自治县,所以当初评选的时候,就没有把北羌县算进去。”

        李毅道:“那这个评选还有什么意义?”

        梁凤平道:“估计是为了突出黄金铺乡的富裕吧!至于最穷的乡,自然也不能真的找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乡镇,那岂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李毅淡淡一笑:“说得有理。”

        梁凤平道:“我们上次去看过裕南乡,那个地方其实也还可以吧?就是交通不发达,起码有吃有穿,不愁温饱。如此,外人来到绵州,一看这最穷的乡都有这个样子,都会赞一句:看来这绵州市治理得还行啊!”

        李毅苦笑道:“一个小小的乡镇评选,也含有这么多的政治把戏!”

        梁凤平道:“政治无处不在。”

        李毅道:“那北羌县又穷到何等地步呢?”

        梁凤平道:“李市长,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未必连饭都没得吃吧?”

        梁凤平道:“你去看了就知道,我现在说再多也是多余的。”

        古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说,经过建国后40多年的建设,西川省内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一个铁路、公路、水路、航空和管道综合发展的现代化立体交通体系,成了西南地区的交通枢纽。

        全省公路以锦城为中心,干、支线公路呈辐射状分布,同时,又辅以东西、南北线路的相互交织。

        主要的公路干线有:川藏公路、川青公路、川陇公路、川陕公路、川渝公路、川云东路、川云中路、川云西路及川滇路等。

        西川第一条高速公路也于1995年全线开通。

        但在这个最穷的北羌县境里,除了县城外,其它地方连一条像样的水泥路都没有!

        二号车没有进县城,直接开到了北羌县的山山水水之间。

        越往山里深处走,道路越发崎岖难行。

        李毅摇下车窗,专注的观望窗外的风景。

        空气变得清新鲜美,触目所及,到处是一片绿色。

        梁凤平道:“从这边过去,是小坝乡,这个乡的村民,基本上全部是羌族人。世代居住在山沟沟里,男耕女织,过的是最原始的生活。”

        李毅道:“这边的山林保护得还得可以啊!砍伐并不太严重。”

        梁凤平笑道:“这边的山林都是原始林,主要是交通不方便,不然这些树木早被木材商们运走了。”

        正说着,车子停了下来。

        钱多道:“毅少,前面没路了。”

        “没路了?”李毅趋身一望,只见前面是一片悬崖峭壁!

        梁凤平道:“下车吧!山路只能通到这里。”

        三个人下车,走到悬崖边,李毅探首一望,吓了一跳,只见下面深不见底,云雾缭绕!

        “梁老,怎么带我们到这里来?”钱多苦笑道:“这怎么过去?这里的路又窄,连个倒车的地方都没有。这怎么过去啊?”

        梁凤平道:“这里有条路,你们都没有看到吗?”

        这边悬崖跟那边悬崖之间,有一条很粗的铁索。

        钱多失声道:“老梁,你不会叫我们走钢丝绳吧?我们可没有这么厉害!”

        李毅看了一会,说道:“这是索道桥吧?”

        梁凤平笑道:“正是索道桥。”

        钱多道:“这个索道怎么过?”

        梁凤平道:“看到没有,这边有一个吊篮,人坐进去,扶着吊带,利用滑轮,很轻松就可以滑过去。”

        李毅道:“附近没有桥吗?”

        梁凤平道:“这么深的悬崖,很难架桥。除非绕过去,从很远的山下面穿过去,走路来回的话,起码要花上一个多小时,车子是肯定开不进去的。”

        李毅道:“这条路走的人多吗?”

        梁凤平道:“多,这是山那边和山这边的必经之路。”

        说话间,两个小孩子走了过来,来到铁索边,问道:“你们过不过啊?不过的话,我们要过了。”

        李毅回头一看,见是两个十岁左右的孩童,一男一女,像是兄妹两人。

        “小朋友,你们也敢坐这个过去吗?”李毅亲切的问。

        “这有什么不敢的?我们从小就开始坐了,每天都坐它去上学呢!”小男孩说。

        李毅讶道:“坐这个去上学?”

        “是啊,我们的学校在那边呢!我们现在要去同学家里玩,你们过不过啊?不过就让让。”小男孩不耐烦的说道。

        李毅道:“小朋友,这多危险啊!”

        小男孩道:“才不危险呢!你们是外地来的客人吧?头一次坐这个铁索吧?我教你们坐吧。不要害怕,掉不下去的。”

        李毅道:“那有没有人掉下去过啊?”

        小男孩道:“以前有过吧!还有一只狗掉下去过。”

        说着话,小男孩招呼妹妹,坐上了吊篮,小男孩把吊篮的钩子一松,那吊篮就晃晃悠悠的往那边滑了过去。

        小男孩坐在上面,朝李毅挥挥手,喊道:“你们不用怕,掉不下去的。你看,很简单很好玩吧?”

        李毅望望四周无边无际的山岭,一股深深的责任感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