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章 公然挑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章 公然挑衅

    作品:《官路弯弯

        邵逸先缓缓说道:“这个事情嘛,我觉得吧,审计局是你政府方面的部门,又是你主管的工作,还是应该尊重你的意见。www.00ksw.org如果你觉得非换不可的话,我个人十分支持你的决定。”

        这话也是模棱两可,他说的是个人支持李毅的决定,但并不代表他会在常委会上力挺李毅。也就是说,如果其它常委们反对的话,那李毅的这个提议还是得流产。

        好圆滑的太极推手啊!

        为了试探邵逸先的真实意图,李毅坚持说道:“邵书记,现任审计局长刘青山同志,业务能力欠缺,工作能力不够强,缺乏组织纪律性,我意以为,应该将其撤换,刘青山同志可以调到其它部门工作。”

        邵逸先缓缓说道:“刘青山这个同志,我是比较了解的,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毕业生,从最基层工作干起,十几年如一日,奋斗在革命事业的第一线,他对党和国家的忠诚,是勿庸置疑的。无故撤换他的工作,这对他是不是有失公允?”

        李毅道:“并不是将他一撸到底,而是将他调换到其它部门工作。在其它岗位上,一样可以发挥他的光和热嘛!”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刘青山这代知识分子,是被耽搁的一代人,恢复高考后,他年纪比较大了,学习知识的能力也就大打折扣,我们不能太过强求嘛。业务能力不是对一个领导者唯一的考核手段。”

        李毅道:“邵书记的意思?还是不想撤换他?”

        邵逸先呵呵笑道:“我刚才说过了,我支持你的决定。但对一个老革命战友,我还是想为他争取一下嘛!”

        李毅心想,你还真是会做人,两面都要做到滴水不漏啊!既不得罪我李毅,又不失义于刘青山。

        “邵书记,很高兴能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稍晚时候,我会把您的指示传达给刘青山同志,他是您手下的得力干将,想必他一定能够理解并支持您的这个决定。”

        李毅将计就计,趁着邵逸先松口的时候,就借着他的话头,将他一军。到时通知刘青山,说撤换他的工作,已经得到了邵书记的同意,同时放出风去,让其它常委也知道这个既成事实。这样一来,常委们到时在常委会上就会支持李毅的这个提议了。

        邵逸先微微蹙额,深深凝视李毅一眼,说道:“李毅同志,我还是那句话,审计局是你政府部门的工作,我尊重你的决定。”

        李毅嘿嘿一笑:“那就谢谢邵书记的支持。”

        这时,邵逸先桌面上的红色电话机响起来。

        邵逸先抓起话筒,沉声说道:“喂,哪位?”

        李毅还有些事情要跟他谈,因此并没有起身离开。但也不想让邵逸先感觉自己在偷听他的电话,便起身走到窗边,点了支香烟吸。

        “什么?”邵逸先猛然提高了音调,大声喝问,同时吸引了李毅的注意力。

        “嗯,一定要严查!一查到底!”邵逸先严肃的说道:“我不敢想象,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时良同志,这是你们政法工作的严重错漏啊!值得你们好好反思!”

        李毅微微一讶,心想邵逸先是和政法委书记应时良在通话啊?出什么事情了,令沉稳的邵逸先也如此大发雷霆?

        邵逸先放下话筒,皱眉说道:“李毅同志,出事了。”

        李毅走过来坐下,问道:“是应书记打来的电话?”

        邵逸先道:“是啊。刘文夫妇,你还记得吧?”

        李毅心里一沉,问道:“刘文夫妇出事了?”

        邵逸先道:“刘文夫妇被黄金铺乡派出所拘留审查,正在审问期间,昨天晚上忽然死在派出所里了!”

        李毅吃惊不小,沉声说道:“死在派出所里?这个事情可不简单!死因是什么?”

        邵逸先道:“初步认定是他杀,具体死因我没问。”

        李毅道:“黄金铺乡派出所的同志严重渎职!这肯定是有人想杀人灭口啊!”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应时良同志已经亲自带人下到黄金铺乡,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李毅道:“邵书记,我听说缠头帮的帮主是黄金铺乡人,而刘文夫妇虐待儿童致死案,又跟缠头帮有瓜葛。那刘文夫妇之死,会不会是缠头帮的人所为?”

        邵逸先道:“破案子,那是应时良他们的事情,我们就不要瞎猜测了。”

        李毅道:“刘文夫妇虐童案,不是个案,黄金铺乡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邵书记,我们若不趁机将这个毒瘤割掉,会严重影响咱们绵州的声誉,也会拖累绵州经济、文化等产业的发展。”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嘛!黄金铺乡是咱们市最富裕的乡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像刘文夫妇这样的人,也只是个别案例,你不要推而广之,一棍子就把一乡人都给打倒。且看应书记的调查结论吧!”

        李毅见邵逸先对此避而不谈,问道:“邵书记,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

        邵逸先道:“笑话,我能有什么顾虑?”

        李毅道:“我听说缠头帮渗透到了西川社会的各个角落,帮里成员身份复杂,黑白两道通吃,很多人都怕了他们。”

        邵逸先微愠道:“你是说我堂堂市委书记,会害怕一个江湖社团不成?”

        李毅道:“我相信你也不会害怕。对待这种黑恶势力,我们政府部门就应该不遗余力,予以铲除!”

        邵逸先摆手道:“这个问题,咱们先不讨论。李毅同志,时候不早了,咱们改日再谈吧。”

        李毅便起身告辞。

        走出市委大楼,市公安局长程登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向李毅汇报刘文夫妇死亡一事。

        李毅问他刘文夫妇的死因。

        程登云回答道:“李市长,刘文夫妇死得很惨,被人挑断了手筋和脚筋,塞住了嘴巴,割断了手臂上的大动脉,流血过多致死。”

        李毅听了,禁不住浑身一激灵,说道:“有这种事情?刘文夫妇不是在黄金铺乡派出所里吗?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所里的公安同志呢?”

        程登云道:“惨案发生在昨天晚上,只有一个值班人员,因为无聊跑到隔壁小卖部打麻将去了。”

        李毅道:“昨天晚上发生的惨案,怎么到现在才上报?”

        程登云道:“刘文夫妇在黄金铺乡的审问已经告一段落,正准备押送到市里拘留所里来关押,今天没有提审。”

        李毅冷静的问道:“没有提审?难道连送饭的都没有吗?”

        程登云道:“黄金铺乡派出所管理上存在重大问题,我正准备着手整顿。”

        李毅紧皱眉头,沉声说道:“程登云同志,暴露的问题很严重啊!你们市公安局内部,应该好好整顿了!”

        程登云道:“是,李市长批评得很对。”

        李毅道:“凶手有眉目没有?”

        程登云道:“还在调查之中。”

        李毅道:“程局,我等你的好消息!”

        挂断电话后,李毅感到一阵头痛。绵州形势的复杂程度,大大超过了他的预计。

        刘文夫妇之死,分明是黑恶势力在向政府部公然挑衅!司法机关的严重不作为,令李毅深感无力,而邵逸先暧昧不明的态度,更让李毅头痛不已。

        政治上的斗争,社会势力的挑衅,纷至沓来,压在李毅这个新扎市长身上,让他疲惫不堪。

        既已身当大任,就算前方是地雷阵,是万丈深渊,李毅也不会选择退避!只能义无返顾的前进、前进!

        “毅少,出事了?”钱多看到李毅不停的揉搓太阳穴,便关切的问道。

        李毅嗯了一声,把刘文夫妇的死告诉钱多。

        钱多道:“这是在杀人灭口啊!刘文夫妇肯定知道不少内幕,缠头帮的人怕他们招供,所以先下手为强。”

        李毅道:“我也是这样想的。缠头帮,还真是让人头痛!”

        钱多道:“那就挥利剑,一举铲除!”

        李毅道:“现在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铲除呢?”

        钱多道:“那就是公安部门的职责了。”

        李毅眼睛一亮,说道:“我是气糊涂了!嘿嘿,是啊,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程登云去办啊!”

        钱多道:“程局长在绵州市这么多年,对缠里帮的事情,不可能完全不知情,只不过他出于某种顾虑,不愿触碰这个大麻烦罢了。你只要不停的施压,他被逼无奈之下,就会出绝招的。”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钱多,你真是越来越精明了。”

        钱多道:“毅少,你不是没有想到这个方法,只是还不想逼迫程局长太甚吧?毕竟你是新来的,正是笼拢人心的时候,逼人太狠,很容易把人逼上梁山。”

        李毅赞许的道:“你能想到这一层,可见你真正动了脑筋了。”

        小车行驶在绵州市的大道上,驶过繁华的商业街。

        绵州市的数百万百姓,他们各自忙碌,各自悲喜。他们不会知道,这部小车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市长,他正为了绵州市的发展,劳心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