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一章 与人斗,其乐无穷!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一章 与人斗,其乐无穷!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梁老,什么意思啊?我是当局者,我怎么迷了?”

        梁凤平笑道:“邵逸先那么强势的人,怎么可能对你如此好呢?”

        李毅道:“我也心存疑惑。www.00ksw.org”

        梁凤平道:“邵逸先是个很会耍手段的人,他明面上跟你很好,但在背地里却捅你的刀子。那些局头,应该事先得到了邵逸先的授意,所以才无视你的存在。”

        李毅道:“邵逸先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示我以利,害我不浅!”

        梁凤平道:“这是邵逸先的迂回战略,你要是识他不破,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李毅道:“现在我已经识破了他的诡计,梁老可有破解之策?”

        梁凤平沉吟一会,说道:“我早就知道邵逸先会使出这招,我也一直在想破解之法,但直今还未想出来。”

        李毅道:“梁老,这招有这么绝吗?”

        梁凤平道:“他绝就绝在自己不与你发生正面冲突。你明知道是他在背后搞鬼,但你就是拿他无可奈何。你想出击,却找不到对手。”

        李毅起身,泡了两杯茶,端了过来,说道:“梁老,咱们先喝杯茶,慢慢想办法。”

        梁凤平道:“你该配个秘书了。”

        李毅道:“市府办推荐了几个人,我都不是很满意。”

        梁凤平道:“我倒是有一个人选。”

        李毅道:“梁老,你有人选,怎么不早跟我说啊!”

        梁凤平笑道:“我虽有人选,但也没有十分把握,最近一直在观察他。秘书是你的贴身人,总要老稳可靠才行。”

        李毅道:“是什么人?哪个部门的?”

        梁凤平道:“不是政府部门的,他现在是绵州市电视台的一个记者。”

        李毅讶道:“电视台的一个记者?这行吗?”

        梁凤平道:“有什么行不行的?你连人家姓甚名谁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呢!就知道人家不行?”

        李毅摆手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电视台的记者,他是什么行政级别?股级?还是科员?”

        梁凤平道:“哎,这个我还真的没有留意过。你很在意这个吗?”

        李毅道:“梁老,我现在可是堂堂正厅级别的地级市市长,配备的秘书,怎么着也得是个正科吧?副处也行,跟我干几年,就可以外放当个一县之长什么的。这也是我的一种人力资源的培养对象。”

        梁凤平道:“你如此年轻,怎么如此迂腐呢?不就是一个行政级别问题嘛,多大个事!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得也行!只要你觉得他人不错,适合给你当秘书,那就行了!其它事都不叫个事!级别不够,你给他提上来就行了!”

        李毅道:“梁老,你可真瞧得起我,一个没有级别的记者,我说给个正科,就能给他个正科了?你也知道,这人事权可不在我手里呢!他邵逸先能答应?”

        梁凤平笑道:“李毅,你又错了。你的秘书,进来之后,是在你的政府办公室里任职。科级干部这种级别,不需要进入市委这个序列表决。你一个市长,如果连这点权力都没有,那岂不是太失败了?另外,邵逸先不是想跟你玩阴的吗?他如果连你的秘书提个级别都要阻拦,那他还怎么隐藏自己真正的险恶用心?”

        李毅沉吟着点点头,说道:“还是梁老看得透彻。我真的是当局者迷了。”

        梁凤平一拍大腿,说道:“我想到破解邵逸先诡计的方法了!”

        李毅道:“快说。”

        梁凤平道:“他打的如意算盘,既想对付你,又不想明面上得罪你,证明他对你的背景和来历,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李毅道:“应该是这个意思。”

        梁凤平道:“那我们就利用他的这种心态,完成你在绵州市的布局。”

        李毅道:“他防我甚严,我要完成布局,只怕他不会轻易让我得逞。”

        梁凤平道:“凡事都有主要矛盾。你现在的主要矛盾,并不在邵逸先,而在于政府下面各个局头脑脑。你只要把这帮人治服了,那邵逸先再怎么耍花招,也是白搭。”

        李毅道:“我一直以为,我在绵州的主要矛盾是邵逸先呢!梁老的见解真是独到。”

        梁凤平道:“邵逸先玩的是架空游戏,你来一个釜底抽薪,把这些局头全部降伏了,自然就破解了他的鬼把戏。”

        李毅道:“这些局头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们的人事任命权在市委,而市委的大权,又掌握在邵逸先手里。我手里无权,就很难掌握这些人的命脉,很难让他们听我号令。”

        梁凤平道:“你没有做过市长,但你曾在江州当过常务副市长啊!这些局头的人事任命权虽然在市委,但他们毕竟是在你的领导和监督下工作。你要是想找他们的茬,还不是易如反掌?这就要看你的掌控手段了!”

        李毅缓缓点头,心里燃起一股熊熊的斗志!

        就算绵州是邵逸先的地盘又如何?只要自己用心经营,一样可以掌权!

        梁凤平的分析是比较客观准确的。当今绵州的官场局势,可以说是邵逸平一手遮天!

        “梁老,我要如何开展第一波行动,你可有良策?”李毅虚心的请教。

        梁凤平沉吟道:“这个事情,你要以雷霆手段,先拿下某一个人!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必须烧起来,否则会留给别人一个优柔寡断、没有手段、没有行动能力的印象,那你的敌人,就会更加欺人太甚了!”

        李毅摸着下巴,说道:“这跟我初来绵州时,没有报道上任有关系?大家觉得我这个人太过低调?是个软柿子,可以任由他们拿捏?”

        梁凤平道:“这个没有必然关系。不管你怎么样到任,邵逸平都会对付你的。但是,如果你先到省委组织部报个道,再由省委组织部长亲自送下来,情况肯定要好过现在。”

        李毅苦笑一声:“还是我当初决策失误啊。我过于意气用事,没有听你的劝告,选择了潜行暗访。”

        梁凤平道:“你的这个举动,其实也是有好处的。你看到了绵州市最真实的一面,比如黄金铺乡的事情。这些东西,是你在上任之后再也难以看到的。”

        李毅道:“邵逸先在这个事情上,十分支持我,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打算呢?”

        梁凤平道:“黄金铺乡是缠头帮帮主的故乡,这是一个黑乡!乡里的人,从事的都是一些不正当职业,他们牟取的也都是无本万利的黑钱!利用残疾儿童行乞,这只是他们牟取的一种手段,更多的人,是在从事其它更加见不得人的事情!”

        李毅道:“邵逸先在绵州这么多年,都没有动过黄金铺乡,现在我一到来,他就同意我,抓捕黄金铺乡的刘文夫妇,这种举动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深层次原因?”

        梁凤平道:“依我的推测,他这是要让你引火烧身啊!缠头帮就是这把邪火!你想想,邵逸先在绵州这么多年,都不敢动缠头帮的根据地,必定有缘故,你一来,他就支持你的行动,他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他这是想把缠头帮的火,引到你身上去,借缠头帮的手,给你一个下马威,甚至是更深的伤害!”

        李毅眉毛一扬,说道:“邵逸先如此居心?我初来乍到,跟他既无冲突,也无利益纠纷,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政治虽然离不开斗争,但这么厉害的杀招,实在令人心寒!”

        梁凤平道:“我还有一层顾虑,绵州市的那些局头脑脑们,多半也是持观望态度,一是知道邵逸先想对付你,他们都在旁观,看看鹿死谁手,他们才好决定唯谁的马首是瞻。二是你得罪了缠头帮,缠头帮势必会展开疯狂的报复行动,你能不能从和缠头帮的斗争中胜出,在绵州站稳脚跟?这些局头们更加不敢得罪缠头帮这样的组织啊!”

        李毅沉声道:“缠头帮一个小小的江湖社团,还敢对我这个国家市长动手不成?那这西川的天,还是党的天下吗?”

        梁凤平道:“你可别小看这些人,他们都是亡命之徒!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啊!李毅,你得多加小心。不过,我们既然知道了矛盾的焦点,你也可以快刀斩乱麻,更容易破冰成功!”

        李毅道:“哦?”

        梁凤平道:“你如果能将缠头帮这个毒瘤铲除,那你在绵州的声望就会一飞冲天,所有其它矛盾,都能够迎刃而解!局头们都会对你俯首称臣,而邵逸先也会对你刮目相看,就算他想动你,也要三思而行!”

        李毅缓缓点头,俊朗的星目中,放射出逼人的寒光!

        “迟早有一天,我要所有看轻我的人,都因为他们的行为而后悔!”李毅淡淡的说道,他脸上浮现起坚毅的神色。

        梁凤平脸上却隐有忧色,说道:“李毅,最近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多加小心,缠头帮那些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李毅道:“我会的。与人斗,其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