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五章 勾心斗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五章 勾心斗角

    作品:《官路弯弯

        市政府秘书长谭卫东本来还在假期,但因为新市长到任,他提前回来上班了。www.00ksw.org

        李毅初来,和绵州所有的同事都是陌生人,这对有志于靠拢李毅的人来说,现在是一个绝佳时机。

        做为市府大秘,谭卫东理应成为和李毅最亲近的人之一。

        但这几天来,都是市府办主任邹志军在鞍前马后的侍候李毅,眼见得邹志军就要成为李毅最亲密和最信任的人了。

        谭卫东感觉到了一种迫切感和危机感!

        这一向,谭卫东家里出了不少事,不只是老婆生孩子这件事情,另外还有许许琐事,让他烦不胜烦,无心工作,加之市长之职位久悬不绝,权力集于市委邵逸先一身,他这个政府大管家完全不受人待见,他心灰意懒之下,这才干脆请假在家。

        没有想到,西川省政坛风云突变,李毅横空出世,以迅.雷不及掩耳不及之势,空降绵州。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也让谭卫东措手不及。

        昨天晚上的宴会,让谭卫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今天便主动取消了休假,回来上班。

        上班之后,谭卫东好几次来到李毅办公室门外,但见到李毅埋头处理文件和报告,心知李毅之政务之繁忙,这个时候进去打扰,只怕讨不到什么好,而且时间有限,说不上几句话。

        直到下午上班,谭卫东再次来到李毅办公室外,见李毅放下笔在喝茶,这才敲门求进。

        李毅的办公室是虚掩的,多年的办公生涯,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办公室的门不关上,他就算埋头工作,眼角的余光,也能瞥到门口的动静。谭卫东在门外踟蹰数次未进来,他都看在眼里。

        听到敲门声,李毅道:“卫东同志啊,请进来吧!”

        谭卫东笑着走进来,说道:“李市长,不打扰您工作吧?”

        李毅放下水杯,站起身来,谭卫东躬着身子,紧走几步,跟李毅握手,笑道:“这两天我休假在家,昨天宴会上又太过匆忙,未及聆听李市长指示。今日特来请安问候。”

        李毅呵呵一笑:“卫东同志太过客气了,请坐。你休假好像还没有结束吧?不是到下个星期一吗?”

        谭卫东心想,李毅居然连这个都一清二楚啊!说道:“家里也没啥事,还是工作来得舒坦。”

        李毅点点头,说道:“卫东同志,家事都还顺利吧?”

        谭卫东以为李毅是一句客套话,答道:“多谢李市长关心,家中一切安好。”

        李毅道:“昨天晚上,我见你眉头紧皱,似有隐忧啊?呵呵,我只是随口一问,若是涉及个人**,就权当我没有问过。”

        谭卫东道:“李市长真是火眼金睛,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神。”

        李毅道:“卫东同志,有什么困难,只管说出来,组织上能帮忙解决的,我一定帮你争取。”

        谭卫东道:“一点家事,唉,乱七八糟的,不敢有污李市长的清听。”

        李毅笑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可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谭卫东道:“可不是嘛!李市长,您成家了吧?”

        李毅点点头:“成家了。”

        谭卫东道:“您看上去真年轻!”

        李毅道:“脸嫩,但心却老了。”

        谭卫东道:“您有小孩了吗?”

        李毅道:“暂时还没有。你家的是公主还是王子?”

        谭卫东道:“是个崽。”

        李毅笑道:“恭喜啊。”

        聊了一会家常,两个人的陌生感和距离感便减少了不少,说起话来也比较随意和放松了。

        谭卫东道:“李市长,您工作繁忙,应该选个秘书侍候左右才好,不知道您可有中意的人选?”

        李毅道:“我刚来,对市府办的同志都不熟悉,哪里有什么人选?倒是邹志军同志给了我一个名单,我还没得及看。嗯,这样吧,你也拟个名单给我,我参考一下。”

        谭卫东笑道:“我有两个人选,可供您选择。回头我把他们的资料和简历拿过来,请您过目。”

        李毅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纸来,递给谭卫东,说道:“这是邹志军同志写给我的名单,你一并拿去,把这名单上的同志,和你推荐的同志,都带来给我瞧瞧,我先过过眼,可以吗?”

        谭卫东起身接过纸条,先溜了一眼上面的姓名,笑道:“行,我这就去办。”

        李毅嗯了一声。

        谭卫东起身来到秘书处。

        秘书处的同志一见秘书长来了,都跟他打招呼。

        谭卫东在李毅面前那是低头哈腰,但一到这个大办公室里,立即将腰杆挺得笔直,双手负在背后,迈着八字步,高昂着头,官腔十足。

        但他就算将腰板挺得再直,看起来还是有些弯弯的,这是长久侍候领导落下的后遗症,想直都直不了。

        “大家都把手头的工作停一停。”谭卫东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跟大家说个事情。”

        他一进来,大家早就把手中的工作停了下来,都看着他呢,这时便齐声问:“秘书长,有什么好关照啊?”

        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新市长上任,秘书长来秘书处,多半是要替新市长选秘书了。

        市府办秘书处的同志们,最大的奢望,自然就是当市长的秘书。

        这可是几年才难得一遇的大好机会,大家自然都是积极表现,希望能得到秘书长的青睐,先通过筛选这一关。

        谭卫东得意的笑笑,双眼扫视一遍,忽然将目光落在角落里的一个同志身上,他眼神一厉,说道:“这是谁啊?怎么还在写东西呢?”

        办公室里的同志,只有这个人是坐着的,而且还在伏案疾书!

        这种明显无视谭大秘书长的行为,让谭卫东很是恼火。

        “秘书长,我在赶个文稿,是邹主任吩咐下来的,叫我在下午三点之前写完,只有五分钟了呢,我得赶时间。”那家伙说这话时,还在马不停蹄的写个不停。

        谭卫东将脸一沉,说道:“邹志军说的话是话,我说的话就不是话了?”

        那个同志犹未听出谭卫东话里的怒意,回答道:“秘书长,我都听着呢,我一边听,一边写,不耽搁时间。”

        “嗬!”谭卫东心里的火苗腾腾的往上冒!

        好家伙,你还不耽搁时间呢!你算什么东西啊,你的时间有我的时间宝贵吗?有李市长的时间宝贵吗?

        谭卫东火大了,见那小子还在不知死活的写,便大步冲过去,下巴一扬,伸手抓起桌面上的文稿纸,嘶嘶嘶,扯成了碎片,啪,全扔在那小子的头脸上。

        “秘书长!”写稿的同志终于站了起来,脸上居然全是怒容:“你怎么撕了我的文稿?我赶不出来怎么办?”

        谭卫东道:“放肆!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我一进来,就叫同志们放下手中的工作,听我讲话!我要传达的,是李市长的指示!你没长耳朵吗?”

        “我……”写稿的同志推了推眼镜,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邹志军正好踱了进来,他开始没有看到人堆里的谭卫东,一进来就喊:“高林,我叫你写的稿子,写完了没有?”

        那叫高林的应道:“邹主任,我本来只差一行字就写完了,结果被秘书长给撕了!”

        “秘书长?哪个秘书长?”邹志军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市政府有好几位秘书长呢!

        转眼间,他看到了谭卫东,再看看满地的碎纸片,顿时脸色连变数变。

        谭卫东是邹志军的上司,邹志军心里有气,也不能对着谭卫东发啊!

        “咱们市政府,还有几个秘书长不成?”谭卫东心里也有火呢,说话的口气都不相同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邹志军只得赔着笑脸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是秘书长您在这里呢!秘书长,这份文稿,是李市长指定要的,现在毁了,这可如何是好?要不,您亲自去向李市长解释一下,替我们求个情,稍缓一缓,我叫高林同志赶出来?”

        谭卫东暗自冷哼一声,心想你少拿李市长来压我!我刚从李市长那边出来,也没听见他急着要什么文稿啊?

        “什么文稿啊?李市长初来乍到的,要参加什么会议不成?”谭卫东撇着嘴问。

        邹志军道:“我也不知道李市长为什么要这份文稿,但这是李市长吩咐下来的,我们做下属的,也只有遵照办理的份,秘书长,你说是不是?现在文稿毁了,而李市长限定的交稿时间又到了,这叫我如何交差呢?”

        谭卫东道:“我刚从李市长办公室里出来,李市长吩咐我,叫几个同志过去给他瞧瞧呢!他也没跟我提文稿的事情啊!得了,回头我去向李市长解释吧!”

        邹志军一听,脸色微变,心想秘书一事,一直都是自己在操办,这个谭卫东一来,马上就抢了过去!

        要知道,谁介绍的人成了市长秘书,那这个介绍人也是有功劳的,更不用提将来从市长秘书身上得到的隐形好处了!由不得邹志军不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