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三章 责任,你懂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三章 责任,你懂吗?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眉头猛然皱紧了,沉声问道:“缠头帮的帮主?是黄金铺乡人?”

        邹志军道:“是啊,就是黄金铺乡人。www.00ksw.org不过,李市长,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李毅道:“谁都知道他是个坏人,为什么就没有人治他呢?”

        邹志军道:“一个人坏到了极致,一般人都惹不起他了。”

        李毅道:“一般人惹不起他,难道咱们政府还怕他不成?他再狠,也只不过是个流氓,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大流氓,能跟咱们政府对抗吗?”

        邹志军道:“政府办事,就怕认真二字。问题是,咱们政府里面的力量,也不团结啊!啊哎,我说多了,李市长,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李毅道:“志军同志,你也是政府部门的主管,你能容忍这个毒瘤的存在吗?”

        邹志军道:“李市长,这个人虽然坏,但他不吃窝边草,他干的所有坏事,都不在绵州范围之内。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乡,所以他从不在绵州市犯案。”

        李毅道:“就因为他不在绵州犯案,我们就不抓他了吗?黄金铺乡是怎么致富的,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人渣,人人得而诛之!”

        邹志军道:“黄金铺乡的能够致富,跟他的确有些关系。这个人手眼通天,什么凶残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黄金铺乡那条致富之路,听说就是他想出来的金点子。祸害的都是外省的孩子。”

        李毅道:“什么金点子?那根本就是一个鬼点子!一个烂点子!这样的人,该当千刀万剐!外省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就不是人生爹娘养的了?”

        邹志军道:“李市长,我跟你说这些,就是不想你涉险。”

        李毅道:“涉险?跟一个流氓做斗争,还叫做涉险了?咱们政府难道连这点能耐都没有?那还怎么保护市民安全?”

        邹志军道:“李市长,我一听说你要去插手管黄金铺乡的事情,我就在为你担心呢。这个黄金铺乡,是缠头帮罩着的地方,没有人敢管那里。就连邵书记他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毅道:“你劝我不要管这件事情?”

        邹志军道:“李市长,缠头帮的势力,不只在咱们绵州市,也不只在西川省!这帮人黑白两道通吃,上至高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都有他们的帮众。很难搞!”

        李毅道:“市里难道就没有开展过整治行动吗?”

        邹志军道:“严打过。不只是市里,就连省里也开展过几次行动,但人家手眼通天啊,哪里能抓到他们的把柄啊,至于那个帮主的人,就更抓不到了,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几次行动,连人家的毛都摸不着一根。”

        李毅道:“有这么厉害吗?这么多人都抓不到他?”

        邹志军道:“宋朝那个梁山泊,那个什么方腊,不就有这么厉害吗?当时的朝廷派兵围剿,也没能把他们给灭了。缠头帮的人更加分散,组织严密,层层分级,单向联系,就算抓到他们某个层次的人,还是抓不到他们的高层。想挖到他们的老剿并不容易。”

        李毅蹙眉道:“难道就任由他们欺霸地方吗?”

        邹志军道:“市里并不是不知道他们的毒害,只不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不伤害到绵州市来,也就相安无事了。”

        李毅冷哼一声,说道:“岂有此理!政府向一个大流氓头子妥协?邵书记在绵州主政多年,难道也能容忍他们的存在?”

        邹志军道:“邵书记也只是明哲保身吧!”

        李毅道:“天大的笑话!堂堂市委书记,还怕一个流氓头子?”

        邹志军道:“李市长,您有所不知。”

        他故意将车子开得很慢,好在路上跟李毅沟通好,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他是真的敬重李毅,想跟着李毅干,不想李毅上任伊始,就触碰到某些人的利益深处,撞痛了人,结果受伤的很可能是李毅!李毅若是倒了,那邹志军好不容易抱上的粗腿,岂不是又要失去了?

        “李市长,我跟您说件事情吧。省公安厅原来有个副厅长,嫉恶如仇,参加工作以后,荣立过数次个人三等功,还得过公安部的特别嘉奖。他是特种兵退伍,身手了得,胆大心细,在西川公安系统威望高隆。他要是不死,现在的省政法委书记,就是他了!”邹志军感慨的说。

        李毅道:“这么好的同志,怎么就去世了呢?是因病?”

        邹志军道:“不是病,是暴亡。这个副厅长,名叫秦成阳,我还跟他有过数面之缘,对他的豪爽深有记忆。那真是一条好汉子啊!秦副厅长红火之时,正是缠头帮猖獗之初,秦副厅长眼里揉不下一粒沙子,怎么可能容忍这个黑恶组织的存在?接连组织了几次专项严打,重创缠头帮。”

        李毅点头道:“对付这种不法分子,就应该使用雷霆手段!成阳同志若在,缠头帮必定绝迹了。”

        邹志军道:“可是,就在最后一次严打期间,秦副厅长忽然死去。”

        李毅道:“可惜了,出师未捷身先死。成阳同志是怎么死的?”

        邹志军道:“医生查不到病因,也没有看到任何伤痕,死因成谜。”顿了一顿,说道:“有传言说,是被缠头帮报复,暗杀死的。缠头帮有一些杀人秘技,不为常人所见,能杀人不留痕迹。”

        李毅道:“越传越邪乎了!”

        邹志军道:“自那之后,西川一省,俱怕缠头帮,到了谈虎色变的地步。以后就算偶尔有所行动,下面的警官们也不敢太过卖命,就怕缠头帮报复。”

        李毅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邹志军道:“李市长,这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出来,您自己掂量着办吧。这个缠头帮,真不是好惹的。”

        李毅道:“志军同志,你在政府里工作这么久,可否知道咱们政府的职能是什么?”

        邹志军道:“政府的职能?呵呵,李市长,你这是在考较我呢?我上党校学习时,学过这一课。政府的职能,也叫做行政职能,是国家行政机关,依法对国家和社会公共事务进行管理时应承担的职责和所具有的功能。政府职能反映着公共行政的基本内容和活动方向,是公共行政的本质表现。”

        李毅摆摆手,说道:“不要跟我玩这些虚的,概念啊,定义啊,不必说。这里不是课堂,不需要死记硬背。说说具体的东西。”

        邹志军笑道:“具体的,体现在政府拥有的政治职能、经济职能、文化职能、社会职能。”

        李毅道:“嗯,不错,那你就跟我说说政治职能吧。”

        邹志军道:“李市长,你还真考我啊?政治职能亦称统治职能,是指政府为维护国家统治阶级的利益,对外保护国家安全,对内维持社会秩序的职能。”

        李毅道:“那你可知道,政治职能,通过哪些方面来体现?”

        邹志军道:“这个,我也记得。第一是军事保卫职能。即维护国家独立和主权完整、保卫国防安全、防御外来侵略的职能。第二是外交职能。即通过政府的外交活动,促进本国与世界其他各国正常的政治、经济往来,建立睦邻友好关系,促进国与国之间互惠互利,反对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等方面的职能。第三是治安职能。即维持国家内部社会秩序、镇压叛国和危害社会安全的活动、保障人民的政治权利和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宪法和法律尊严的职能。第四是民主政治建设职能。即通过政府活动,推进国家政权完善和民主政治发展的职能。李市长,我记得不错吧?呵呵,我这个人虽然学习成绩不咋的,但记忆力超强。只要是我想记住一个东西,那就绝对忘不了。”

        李毅道:“不错!值得表扬,记得比我还清楚。你刚才说的第三点是什么?”

        邹志军道:“是治安职能……李市长,我明白您的意思,这大道理吧,人人都明白,但具体执行起来,完全因人而异。我也是担心您,所以好意提醒一下。”

        李毅道:“保障人民的政治权利和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宪法和法律尊严,这是咱们政府的职能,也是咱们的职责!责任,你懂吗?”

        邹志军咂咂嘴巴,无言以对。他明白,自己是说服不了这个年轻气盛、正义凛然的李市长了。

        李毅沉声说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邹志军道:“好吧,李市长,既然您想插手,那我这就通知程局长派人前来。我怕会发生什么意外事件。”

        李毅想到程登云跟自己说的一句话,要集中警力,全力追捕刘文夫妇,当时还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了,但和邹志军一番谈话之后,李毅觉得程登云是对的,对付缠头帮庇佑下的犯罪嫌疑人,必须多派人手呢!

        他紧锁眉头,在思考:如果社会都不安宁稳定,何谈经济发展?

        李毅同志啊,你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