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二章 勿以恶小而为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二章 勿以恶小而为之

    作品:《官路弯弯

        秋紫菡道:“李市长,我能说几句话吗?”

        李毅道:“你来找我,不就是有话要说吗?尽管说吧!”

        秋紫菡道:“您不应该出这个钱。www.00ksw.org你要是出了这个钱,会叫很多人为难。头一个,我难向邹主任交差。而邹主任也难做人,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我虽然入仕不久,但也知道,这个钱,应该由政府来出,不应该你出。”

        李毅道:“小秋同志,你刚才说了几个不应该,我跟你说几个应该吧!第一,绵州市的经济怎么样?很不好!所以,这钱,应该我出。第二,公款吃喝应不应该?不应该!所以,这钱,还是应该我出。”

        秋紫菡道:“李市长,我知道您是个好官,但绵州再穷,也不缺这点钱啊。而且,今天好几桌人,才花了一万多块钱,邹主任已经是十分节俭了,您不知道吧,有些人一桌酒宴就能吃掉好几万呢!”

        李毅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要想刹住公款吃喝之风,也是如此。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秋紫菡道:“我理解了,您是想从您开始,整治公款吃喝这股不良风气?”

        李毅笑道:“不错。这笔钱是小事,但从中折射出来的,却是大事。既然你能理解我,那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秋紫菡道:“我知道,您放心,我一定把这钱如数交给邹主任。”

        李毅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秋紫菡拿起钱,默默起身,欲言又止。

        李毅问:“还有什么事吗?”

        秋紫菡微笑摇头,道了一声晚安,便款款走了出去。

        李毅伸了个懒腰,一股睡意袭上心头。

        刚才饶若曦打来电话,汇报私人飞机机组成员已经培训得差不多了,问李毅要不要试机。李毅这边的工作千头万绪呢,哪里还有时间去玩私人飞机?

        饶若曦其实也知道李毅是个大忙人,打这个电话,只不过是倾诉相思之情罢了,同时也提醒李毅:你很久没和我相聚了哦!

        想到饶若曦等女人,李毅心里一阵荡漾,心想自己一个人在绵州,也不是个事,得安排哪个女人到这边来陪伴自己才行。

        郭小玲和花小蕊在香港,那边事业刚刚起步,又要带一个孩子,肯定不能离开。

        林馨在京城的工作也很繁忙,发改委组建之后,她的官级又提升了,工作任务也更多。

        两个人每天都要通话,每次林馨说到孩子的事情,心情便极端郁闷,反倒是李毅开导她,说孩子都是上天赐给父母的宝贝,我们的宝贝可能还不想这么快跟我们见面,也许,他正躲在某个角落顽皮的玩耍呢!

        林馨听到丈夫这么贴心的关怀,感觉甜蜜无比。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在家庭中要承认极大的压力,刚开始,这种压力来自于婆家,方芳老是催促小两口子快点生个胖娃娃出来。

        后来方芳不催了,林家父母又开始担心和催促了,说生孩子一定要趁早,女人年纪越大,越难生养。

        这些话整天像紧箍咒一般围绕着林馨,让她烦不胜烦。还好李毅这个夫君十分温柔体贴,并不着急生养孩子,这才让林馨有了缓气的空间。

        李毅从裕南乡得到那种生宝宝的草药后,当天就打电话告诉了林馨。

        林馨回答说,这种没边没际的传说,你也相信啊?万一吃出个好歹好,你好讨第二个老婆,是不是?

        李毅笑着回答,胡说!我李毅今生今世,只娶你林馨为妻,至死不渝。

        林馨听了,高兴的说,那我就试试吧,为了咱们的孩子,我豁出去了!

        李毅便把那些草药,当宝贝似的邮寄回京。

        小藕!

        李毅想到了这个娇媚动人的小尤物,心想小藕在京城无所事事,把她调到身边来吧!

        但一想到绵州这边的局势,李毅这股子花心劲儿马上就淡了下去。

        自己脚跟未稳,就想着风花雪月?太不应该了!

        甩了甩头,李毅走进淋浴间,拧开热水,洗了一把脸,把心头那股欲念驱赶开。

        都是酒精惹的祸啊!不,还有刚才那个小秋同志惹的祸,那小妮子,真是漂亮!让李毅这样的男人,看了都有些把持不住!

        李毅正想睡觉,忽然电话响起。心想这么晚了,谁还会打电话过来呢?难道是丫头睡不着觉,找我聊天呢?

        “毅少,是我。”钱多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

        “知道是你。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呢?”李毅笑道。

        钱多进了市政府小车班,住在那边的宿舍里,每天接送李毅。

        李毅和钱多虽然关系很铁,但也不能让他跟自己住一个屋子。体制有体制的规矩。至于梁凤平,则在外面租了套房间住。

        “毅少,我还在医院这边呢!这边都快要打起来了!”钱多道:“他们硬要把孩子的尸体给火化了!”

        李毅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吵闹声,间杂着巨大的呼喝声。

        “他们?他们是些什么人?”李毅问。

        “很多人。有黄金铺乡派出所的民警和乡里的干部,还有市民政局的人。”

        “他们怎么管到这个事情上来了?这孩子刚刚去世,他们怎么知道的?”

        “孩子刚刚送到医院,就有人跟了过来。我查这孩子跟刘文关系时,这些人已经在医院里,商量着要把孩子火化了。毅少,现在的局面,我是控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这尸体只能被火化了!”

        “不可火化!这孩子的亲人还没有找到呢!这孩子身上的伤,也是刘文犯罪的证据!你先顶着,我这就赶过去。我倒要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在包庇杀人凶手!”

        “好,我拼了命也要抵挡一阵,你快过来吧!”

        李毅匆匆出门。

        “李市长,您去哪里啊?”一个服务员走过来,问道。这是宾馆为李毅安排的服务员。

        李毅本不想理她,但想到这也是她们的工作,便摆了摆手,缓声说道:“我有事出去一趟。”摸出电话打给邹志军,问他回去了没有。

        邹志军回答说已经回家了,又问李市长有什么事情吗?

        李毅道:“你开个车到宾馆门口来接我!快!”

        邹志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不敢怠慢,答应下来。他刚回到家,脱了衣服正准备洗澡呢,马上把脱下来的衣服又给穿上了,急忙忙就往外面走。他妻子在外面喊:“喂,不洗澡了?”邹志军头也不回的挥挥手:“有急事!”

        李毅下楼,来到宾馆门口,看了看手表,已经是零点了!

        “李市长!这么晚您还要出门呢?”一个声音传来。

        李毅抬眼一瞧,见是秋紫菡,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呢?”

        秋紫菡道:“我从您房间出来,找不到邹主任,后来到前台打电话一问,才知道他已经回家了。我只好等明天再找他了。我正准备步行回家呢。”

        李毅道:“是我耽搁你的时间了。”

        秋紫菡道:“没事。我就住在市政府宿舍,不远。”

        正说着,邹志军开车过来,见李毅和秋紫菡并排站一处说话,只见男才女貌,跟一道风景似的,不由得一呆。心想李市长和小秋还在一起呢?

        “李市长!”邹志军喊了一声。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送我去市人民医院。顺路送小秋同志回家吧!”

        邹志军也不敢多问,请李毅和秋紫菡上车。

        秋紫菡上车之后,把钱递给邹志军,说道:“邹主任,你批评我吧,我没有完成任务。”

        邹志军道:“哎呀,你怎么办事的嘛!”

        李毅道:“志军同志,你不要为难小秋同志,这是我的主意,你不必再说了,就这么定了。”

        邹志军见李毅说得坚决,也就不再反驳。

        市政府离绵州宾馆并不远,几分钟的车程,很快就到了。

        放下秋紫菡后,邹志军道:“李市长,这么晚了还去医院,您是去看望朋友还是?”

        李毅沉声说道:“志军同志,出事了。”

        邹志军眉毛一跳,问道:“李市长,出什么事情了?”

        李毅说道:“一个孩子被拐到黄金铺乡,被人锯断一条腿,失血过多致死!”

        邹志军哎哟一声:“居然有这等事情啊!太惨无人道了!”

        李毅坐在后排,观察他的反应,问道:“志军同志,你真不知道这个事情?”

        邹志军道:“李市长,我一直在忙,真的是刚刚听到你说起。”

        李毅道:“那黄金铺乡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邹志军瞥了一眼车内后视镜,看到李毅那张阴沉的脸,便自一咯噔,心想李市长好大的威势啊!

        他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的说道:“李市长,黄金铺乡我是知道的,那可是全市最富有的乡。”

        李毅冷哼一声:“除此之外呢?你还知道什么?”他心想,邹志军在绵州工作这么久,不可能不知道黄金铺乡的那些肮脏事情!从他的表现就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忠心程度。

        邹志军犹豫了一会儿,压低嗓子说道:“我听说缠头帮的帮主,就是黄金铺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