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九章 绝不妥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九章 绝不妥协

    作品:《官路弯弯

        庄传林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相信似的看着李毅,以一种极度夸张的口气反问:“李毅同志,你刚才说什么?”

        李毅沉声道:“庄书记,你应该给这位女同志道歉!”

        庄传林的眼睛里腾的冒出火来,冷笑道:“你开什么玩笑?我给她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李毅道:“太阳从哪边出来,你都必须跟她道歉,因为你已经伤害到了她!”

        庄传林冷冷的道:“我若是不肯呢!”

        李毅冷冷的注视他,说道:“庄书记,这么多的同志都在看着你呢!你也一把年纪了,你硬要如此嚣张不讲道理,我们也不会逼你一个老人家做你不愿意的事情。www.00ksw.org不过,大家都看在眼里呢!传扬出去,嘿嘿,损害的可是你庄书记的名声!”

        庄传林道:“我又没有做错事情,谁会诋毁我?”

        李毅道:“外面会传扬,说你庄书记为老不尊,以势欺人,强迫办公室的女同志跟你跳舞,索舞不成,老羞成怒,当众发飚!”

        秋紫菡连忙摇手道:“不必了,不必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算了吧。李市长,我秋紫菡只是一个小小职员,今天其实也没有吃什么亏,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我不计较了。”

        她怕因为自己的事情,反使李毅和庄传林反目成仇,闹得不可开交。她却不知,李毅正想借这个事情,跟庄传林摊一次牌,斗争一次!

        今天是欢迎李毅上任的宴会,这个庄传林却处处针对李毅,千方百计的为难李毅,若不是李毅机敏应对,早被庄传林整得无地自容,难以翻身了。

        现在庄传林更是倚仗在邵逸先撑腰,对政府这边的同志一再出言相辱,李毅做为一市之长,若不挺身而出,将来怎么领导臣属?

        李毅道:“秋小姐职位虽然低微,但却有大人之雅量啊,比起某些心胸狭窄的大官吏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人的胸怀和度量,跟他的地位,是没有必要联系的。宰相肚里未来必能撑船啊!”

        庄传林道:“李毅,你指桑骂槐做甚么!”

        李毅道:“哟,庄书记,我可没有骂你的意思,我骂的是古代那些气量狭隘的宰相,你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市委副书记,搁古代连个知府都算不上吧?不在我骂的行列之中。”

        庄传林一张老脸红成了猪肝色!想掐李毅的心都有了!

        其它人都是微微一笑,心想李市长真是好本事,骂人都不带脏字的。骂完人还说骂的不是他。

        庄传林阴沉着脸,没有做声。

        良久,庄传林冷笑道:“我道歉?可以啊,就算她承受不起!”

        李毅淡淡的道:“你是人,她也是人,人对人道歉,有什么承受不起的?难道,你自以为自己是个副书记,就高人一头,这可是严重脱离人民群众的作风,庄书记,你是党务工作者,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你跟她,只是职务分配的不同,没有什么贵贱高低之分!邵书记,你说是不是?”

        邵逸先不得有唔了一声:“是。但也不必逼迫得这么厉害吧?庄传林同志毕竟是个老同志了!”

        李毅道:“邵书记指示得对。庄书记,我知道,你一把年纪了,一定要叫你当众道歉,估计你这张老脸也挂不住,这样吧,你可以把这个道歉留下来,以后找个人少的时机,再补即可。我相信,您不是那种没有度量和耍赖的人吧?”

        庄传林右手捧在左胸,显然被气得心跳加速,血压升高,要发病了!

        到了这个地步,李毅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庄传林道不道歉,已经不重要了。

        政府这边的同志都挺了挺胸,感觉李市长为自己争了一口气!

        邹志军更是感激,刚才如果不是李毅出面,自己丢脸事小,还要被庄传林训个狗血淋头不可。

        庄传林重重的冷哼一声,拂袖走开了。众人也都识趣的散开,各自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聊天的聊天。

        李毅嘿嘿一笑,对秋紫菡道:“秋小姐,你没事了吧?”

        秋紫菡道:“李市长,多谢你,若不是你帮忙,我今天真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李毅道:“那就赏脸跳支舞吧?”

        秋紫菡点点头,和李毅跳舞。

        “李市长,刚才庄书记问我,您都跟我聊了些什么,我没有告诉他,他就生气了,说我耍心眼,不诚意,还说些话来骂我。我实在气不过,就跟他顶起嘴来了。”

        “哦?他问什么了?”

        “他问我跟你都谈了什么,还问您提到什么地方没有。”

        “嗯。你个性很强啊,不怕得罪他吗?”

        “不就是一个领导吗?我为什么要怕他?大不了不做这份工作就是了,天下这么大,还怕找不到一个养活自己的工作吗?”

        李毅赞许的道:“你能有这种想法,很不错。人就该当如此,要有骨气!不能妥协的,就绝不妥协。”

        秋紫菡笑道:“李市长,您跟我一样,个性也很强,绝不妥协。您今天把庄书记给得罪狠了,不怕他在常委会上跟你您对吗?”

        李毅道:“是朋友的,就不会成为敌人,是敌人的,就不会是朋友。有些人,可以做朋友,有些人,只能做敌人。无谓强求。”

        秋紫菡道:“好有哲理啊!那我算是您的朋友吗?”

        李毅道:“你说呢?”

        秋紫菡道:“你地位这么高,我可高攀不上。”

        李毅道:“刚还夸你有骨气,马上就自卑了!交朋友还要分阶层的吗?”

        秋紫菡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富人跟一个穷人,也很难成为知心朋友,除非他们在富人发达之前就已经是好朋友。同理,一个高官跟一个小职员,能真正的成为好朋友吗?”

        李毅道:“秋小姐,你这个观点太过片面了。皇帝还有几门穷亲戚呢!我的朋友大都比我级别低,很多跟你一样,也是小职员。”

        秋紫菡道:“我们还是异性呢,您觉得异性之间,也能成为好朋友吗?”

        李毅道:“异性之间就不能做朋友吗?”

        秋紫菡道:“异性之间,很难保持纯洁的友谊关系吧?不是男的会多想,就是女的会相思。最后两个人就会那个了。”说着,羞涩的低下头去。

        李毅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城建处有一个叫谢嫣然的女同志,你认识吧?她今天晚上怎么没有来?”

        他是没话找话,叉开刚才那个过于暧昧的话题。秋紫菡听了,却有些认真,问道:“李市长,你不是刚来吗?怎么认识小谢的?”

        李毅道:“也是今天认识的,正好和她乘一个电梯。”

        “哦——她特别不喜欢这种场合,所以不来,就算邹主任也请不动她。”

        “呵,那你怎么来了?”

        “我们要是都不来,你们领导怎么办?邹主任也难做,是不是?不过,我也是头一回参加这样的舞会。”

        李毅正要说话,电话响起来。李毅知道,很可能是钱多回电话过来了,这里面实在太过吵闹,便向秋紫菡道:“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秋紫菡道:“李市长,请便。我等你。”

        李毅走到外面,接听电话。

        果然是钱多打过来的:“毅少,我查了查,那个小孩子,根本就不是刘文的孩子。刘文只有两个小孩,都已经长大。”

        李毅道:“能查到那个孩子是哪里的吗?”

        钱多道:“这个很难,除非刘文交待出来。”

        李毅沉声道:“那就叫他说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多道:“那就得拘留刘文夫妇。”

        李毅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能拘留他吗?他们不是已经被黄金铺乡派出所拘留了吗?”

        钱多道:“对。但我刚才查小孩子来历的时候,打电话去过黄金铺派出所,刘文夫妇今天傍晚就给放回去了!”

        李毅冷声道:“就这样放回去了?”

        钱多道:“我听市公安局的同志说,下面的派出所,都是这个样子,只要交了罚金,或是交纳一些钱,就可以回家。”

        李毅脸色严峻,说道:“岂有此理!钱多,你报案,请市公安局出面处理此案!”

        钱多道:“我明白了。毅少,还有一个事情,那个小孩子的遗体,有人想立即火化!”

        李毅冷笑道:“想毁尸灭迹吗?钱多,你知道怎么做吧?”

        钱多道:“知道!毅少放心,我不会让他们的奸计得逞!”

        李毅道:“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绝不妥协,不管涉及到谁,不管这案子有多大,都一定要严办到底!”

        钱多道:“毅少,我现在怀疑,这不是个案。我们在黄金铺乡看到的情况,实在太过诡异了!”

        李毅道:“嗯,所以才要一查到底!”

        这边电话还没有挂断,李毅身上的另一部手机又响了起来。

        李毅摸出来一看,便跟钱多结束了通话,接听那边的电话。

        “呵呵,李市长,恭喜、恭喜高升市长啊!”高虎那爽朗的大嗓门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