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七章 夭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七章 夭折

    作品:《官路弯弯

        “听说市府办也经过了好几次变革,这是上上任市长在位时做出的改革,把每个部门的工作都进行了细化,方便对外联络和工作。www.00ksw.org”美人说道。

        李毅道:“分得这么细,方便自然是很方便,想找哪个部门办事,一目了然,但组织机构是不是过于分散?”

        “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美人笑道:“可惜的是,咱们市政府没帮下面的同志办多少实事要事。”

        话说出口,美人觉得自己这话伤害到了李毅,因为李毅现在是市长大人呢!

        “李市长,我不是说您啊。您才刚到绵州呢!”她又补了这么一句。

        李毅淡淡一笑:“我知道。绵州的经济实在不怎么样啊!我在下面看了看,要整改的情况很多。”

        美人道:“我家里是绵州农村的,对农村的现状很清楚。现在的农民,只有两条出路,要么是送孩子读书,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有朝一日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要么就是外出务工经商。前一条,希望是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大学生工作都要不包分配了,哪里去成龙成凤?现在的大学生也不值钱,找好工作挺难。就算在大城市里找了份工作,自己生存都难,哪里还能照顾家里人?后一条,头脑灵活的,会做生意,赚了个盆满钵满,风风光光发达回家,但更多的人,只能做苦力,赚不到大钱,老了还得回家种地。”

        舞厅里音乐声很大,两个人说话,要贴近了耳朵才能听得见。

        她贴近李毅的耳朵说话,李毅离她的脖子很近,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幽香,不像是什么香水的味道,闻起来格外的令人清爽。

        李毅道:“你分析得很精辟啊!基本上说出了当代农村人的生存现状。你既然是在农经处工作,又是农大高材甡,那你对绵州的三农问题,可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

        “我只也读过几年死书,没有真正的下过地,种过田,我没有发言权利,坐在办公室里做做文件还行,真要我提出什么改革性的意见,我还真的没有。”美人微微一笑:“李市长,你这么年轻,就担当如此大任,想必一定有雄才大略吧?”

        李毅笑道:“呵呵,有是有些构想……”

        一曲终了。舞池里所有跳舞的人都分了开来,男的和女的分别到各自的区域就坐。

        李毅和美人也松开了手,回到自己的座位处坐下来,这才想起连对方的姓名都没有问。

        下一曲开始时,那个美人仍旧走到李毅面前,请李毅赏脸跳舞。

        李毅微微一笑,正要起身,电话响了起来,李毅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接听电话。

        “毅少,是我。”钱多沉稳的声音传来。

        “嗯,什么事?”李毅问。

        “毅少,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钱多说道:“你还记得黄金铺乡那个受虐待的小男孩吧?”

        李毅道:“记得,怎么了?”

        钱多道:“送他去医院时,你不是叫我给医生留了个电话吗?刚才就是那个医生打过来的。”

        李毅俊眉一皱,沉声问道:“怎么样了?”

        钱多沉默了一会儿,这才伤感的说道:“那个小男孩,因为失血过多,已经离世了。”

        李毅眼眶一热,差点掉下泪水来,小孩子那痛苦呻吟的脸,浮现在眼前。

        “有一个事情,你一定要查清楚,那个小男孩,跟那个刘文,到底是不是亲生父子关系!我不相信一个亲生父亲,能对自己的儿子下这么狠的手!”李毅沉声说道:“现在就去查!”

        钱多道:“明白,那我这就去,你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吧?”

        李毅道:“能有什么事?快去!”

        钱多道:“我这就去。车子我开走了。”

        李毅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喧哗的歌舞厅,嬉笑的官员,在李毅眼前交织成一副盛世太平的升平景象。

        但这种暄闹,此刻在李毅看来,是如此的不合时宜和荒唐!

        收起手机,李毅虎着脸,大步走向大厅门口,完全不理会后面几个人的喊叫。

        来到走廊,李毅径直走到尽头,推开走廊上的窗户,任由寒风吹进来,把自己狂热的情绪吹冷。

        他掏出烟,点着了一颗,狠狠吸了一口。

        一股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

        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就这样没了。没了!

        自己和林馨,天天在为制造一个小生命而烦恼和忧愁!却有一个小男孩,被人虐待至死!

        暂且不去管是什么原因,单是这份沉重的生命,就压得李毅喘不过气来。

        如果他不曾看到这一切,如果他不曾去黄金铺乡,如果他不知道这个小男孩的死讯,他照样会心安理得的在舞池里跟美人跳舞!照样可以纸醉金迷!他不必受到良心的谴责和难过。

        是啊,一个普通小男孩之死,跟他这个一市之长又有何关系?他的使命和责任,不是管理某个小男孩的生存,而是整个绵州市数百万百姓的生活和生存!

        李毅闭上眼睛,却禁不住流下了泪水。

        他在感慨生命的难得和无常!一个人的出生,是何其的艰难?从受精到孕育成形,再到十月怀胎,再到成功分娩,看到母子平安,才算是开了个头而已!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繁琐和艰难!

        一个小孩带大成人,容易吗?恐怕只有为人父母者才能深刻体会!

        冷天怕冷着,夏天怕热着,抱着怕摔了,放在床上怕滚下来,他走路怕他走不稳,他走不动也又怕他发育不健全,他打一个喷嚏,就是全家最大的地震!

        好不容易带大了,长到了**岁,父母亲当宝来看待,只怕没有好东西给他,又怎么忍心将他如此摧残?

        李毅凭直觉以为,这个小男孩,肯定不是那个刘文的亲生儿子!

        如果不是刘文的亲生儿子,那又会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被刘文如此对待?这个富甲一市的黄金铺乡,到底隐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李毅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看到一只洁白的玉手,递过来一只纸巾。

        “你怎么出来了?”李毅接过纸巾,抹了抹眼睛,问美人。

        “我看您接了个电话,神情大变,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邹主任叫我跟出来看看——他们都不敢过来。”美人道:“因为我跟您跳过舞,还聊得比较来,就派我来看看。”

        李毅哦了一声。

        “李市长,您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有些伤感。”

        “出什么事了?”美人问:“能跟我说吗?”

        李毅道:“一个男孩,**岁,夭折了!死因是被人锯断了腿,失血过多而亡。”

        美人惊呼一呼,掩住了樱唇,说道:“怎么会这样?谁家的孩子啊?”

        李毅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你是绵州人?那你知道黄金铺乡吗?”

        “知道啊!”美人道:“那可是有名的富裕乡。”

        李毅道:“那个地方的人,为什么都这么有钱呢?”

        美人道:“那我就不清楚了。听说都是些生意人,人人都会做生意赚钱。”

        李毅道:“他们做的是什么生意呢?”

        美人道:“不知道。”

        李毅道:“黄金铺乡被评选为全市最富有的乡,难道就没有相关的报道吗?”

        美人道:“没听说过。您怎么对这个这么关心?”

        李毅道:“只是好奇罢了。”心想自己跟她只不过一舞之交,对她不知根不知底,还是不交心为妙。

        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绵州的政治局势微妙异常,正如梁凤平所言,自己脚跟未稳,不可造次,千万不可行差踏错。

        “我吸完这根烟就回去了。”李毅弹了弹烟灰,淡淡说道。

        美人应了一声,知道李毅是叫自己离开,她踟蹰了一会儿,走到旁边站定,等李毅。

        李毅吸完了一根烟,心里的情绪平复下来,回头看到她还在不远处相等,便说道:“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你不会告诉别人吧?”

        “不会的,李市长。”

        “就连你的家人也不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李毅沉声说道。

        “我明白。”美人恭敬的答应一声。

        她不明白,李市长跟自己根本就没有说什么啊?为什么不能告诉别人?而且他要如此郑重其事的说叮嘱自己?

        “那就好!”李毅迈步往歌舞厅里走去,他怕自己离开得太久,会引起其它人不必要的猜测。

        世间多少人家,几家欢乐几家愁。谁家的痛苦谁家受,与他人何干?

        美人跟在李毅身后,相继走进歌舞厅。

        李毅再没有心思去寻欢作乐,默默的坐在位置上,抽烟。

        庄传林喊住后来跟进来的美人,问道:“李市长跟你说什么了?”

        美人微微诧异,心想还真有人打听自己跟李市长的谈话啊?说道:“庄书记,李市长就到外面抽了根烟,和我随便聊了几句。”

        庄传林继续问:“聊到什么地方没有?”

        美人心想,聊到了黄金铺乡啊。当然她不会老实回答,只是羞怯的回答道:“李市长问我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