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五章 四面楚歌,不愿妥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五章 四面楚歌,不愿妥协!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并不在乎庄传林的感受,这个人跟自己不对付,不管自己如何示好,他只会为难和作弄自己,但李毅不能不在乎其它常委们的感受。www.00ksw.org

        这一桌子常委,李毅已经感受到了庄传林的敌意,而邵逸先对自己也没有好感,话中常带刺。也就是说,已经有两个常委反对自己了!

        总共才十三个常委,除开自己之外,就只有十二个常委!

        形势堪忧!

        如果自己今天表现不好,将会失去更多常委的支持!

        李毅不想输在起点线上,但他更不想被庄传林拿捏住,被这个阴险小人牵着鼻子走。

        这场欢迎宴,变成了李毅的鸿门宴!

        左边一个邵逸先,右边一个庄传林,这两个家伙,一阴一阳,紧追李毅不放。

        一个弄不好,自己在绵州的开篇,就要沾上污点。

        李毅没有直接来上任,而是去上面瞎转悠,本来占据了主动,把一众绵州权贵牵在自己的身后走,如果在这个欢迎宴会上,输在这杯酒上,那岂不是亏大了?

        缓缓观察其它常委们,只见他们表情各异。

        常委里唯一的女性,是市委组织部长文红花。

        女同志在组织部和宣传部出头的机会也比较大。

        文红花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留着青年发型,穿着一件青色的昵子大衣,没有配戴任何首饰,显得十分中性化。

        李毅的双眼扫过她时,她也正看着李毅,她没有闪躲,而是微微一笑,然后还是盯着李毅看。

        党管干部,党委的一个重要职能,就体现在组织部。组织部长对市委书记来说,意义重大,安排一个女同志,也比较好掌控。

        一般情况下,组织部长都会和书记走得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组织部长是书记意图的一个执行人。

        别看这个女人对李毅脸含微笑,但李毅对她却不抱任何希望。以邵逸先的强势,组织部这么重要的部门,他能不紧紧掌握在自己手心吗?文红花这样的女人,很难掌握。

        李毅的目光继续溜达,落在市委宣传部长陈永贵的身上。

        陈永贵是个中年男人,是常委里唯一戴眼镜的。他一身的书生气质,像个大学教授。

        见李毅看过来,陈永贵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政法委书记应时良,长着一张国字脸,宽阔饱满的额头,天生一副当官的相。

        李毅看到应时良时,应时良嘴角微微一翘,也不知道包含什么样的意思,是表示不屑呢?还是他笑容的一种表达方式?

        市纪委书记赵水泉,跟一般的纪检委书记有些不同,他的脸色十分慈善,没有一般纪检工作人员的古板和刻薄。身子也显胆略胖,给人一种稳重厚道的感觉,很像一个邻家大叔。

        和李毅对视时,赵水泉笑了笑,是真正的笑了笑,李毅能感受到那笑容里的真诚味道。

        李毅不由得多转了转心思,心想赵水泉莫非认识自己?刚才见面握手时,也没见他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啊。

        市委统战部长李战军,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头发已经灰白,身材很瘦小,坐在那里,虽然坐得很正,但身子总有些佝偻的感觉。看上去年纪比实际年龄要大上不少。

        他低头垂目,好像精神有些不振,对李毅投递过来的目光,视若无睹。

        市委秘书长程泽田,是常委里比较年轻的一个人,乌黑发亮的头发,穿着得体的毛昵大衣,露出里面雪白的衬衣领子,给人一种很有精神很干净的感觉。他是邵逸先的大管家,这个人如果不帮着邵逸先,那才叫有鬼了!

        李毅温和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时,程泽田只是若有若无的笑了笑,李毅可以感觉出来,这种笑,完全是礼貌性质的。

        常务副市长宗德超,是李毅真正的副手,也是李毅可以寻求支持的对象。宗德超对李毅的感觉很奇怪。

        昨天在市界处等了李毅大半天,他就一直在思考,这个新来的市长,长什么模样,今天见到之后,他惊讶于李毅的年轻和少年老成。

        李毅刚才坦言了,他这两天是在下面走了走,转了转,傻子都能猜到,李毅是在体察民情,是在摸情况!

        被李毅放了鸽子,害得宗德超等人白等了大半天,宗德超心里其实很窝火,但得知李毅是去下面体察民情,宗德超心里的火气又消除了。

        李毅的行为证明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领导,是一个想办实事的领导!

        宗德超完全能够理解李毅的行为。他甚至庆幸,庆幸自己的顶头上司,来了一个这么年轻有为的人!

        绵州各方面的发展都很差!不仅是经济,治安、教育、医疗、交通等等各方面,都很差劲。做为一个有点良心有点责任心的官员,宗德超很希望绵州能来一个有魄力有担当有能力有想法的好领导,彻底改变绵州的现状。

        前任市长走后,宗德超也是继任市长的候选人之一,和市委副书记庄传林一起,被市委推荐到了省委组织部。

        宗德超心里有很多改革的想法,满腔的抱负,可惜一直得不到机会施展,他也一度在想,如果省委能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当绵州市长,自己能不能一展抱负,把绵州建设成自己理想中的城市?

        可惜,这个机会暂时是不会有了。

        宗德超原本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失去了也就没觉得多么可惜,不像庄传林,呼声最高,一旦得不到,失落也最深,对李毅的反感也就最大。

        看到李毅受到庄传林的排挤和故意为难,宗德超深感不忿。

        李毅是政府这边的一把手,却被党委那边的二把手挤兑得无路可走!这让同为政府这边官员的宗德超大为光火。

        可是,市委书记邵逸先在场呢!那可是一个绵州市的地头蛇人物,绵州官场里,邵逸先说一,基本上没有人敢说二,那些敢于说二的人,最后都被邵逸先挤走了。

        宗德超很想为李毅声援几句,但此情此景,他又实在难以开口。他只能对着李毅点点头,笑了笑,表示自己在背后支持李毅。

        这一圈看下来,李毅大概能明白这些常委们心里的想法了。

        庄传林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家伙,眼见李毅受窘,而其它常委都闭口不言,他愈加得意,拿话继续挤兑李毅:“李市长,你看看,常委们可都在看着你的表现呢!你要是瞧得起咱们这些常委,你就跟我把这杯干了!要不这样吧,我吃些亏,你干一杯,我干两杯,以后所有的常委和其它同志,只要是想敬你酒的,就必须以二对一,你觉得这样公不公平?”

        李毅心里早就有了计较。

        他告诉自己,自己是来绵州市当市长的!不是来喝酒聊天的!

        就目前的情势而言,如果自己同意庄传林的话,跟他对干一杯,那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所有的人都会过来跟自己喝酒。最后的结果,那就是醉倒在地,被人抬着出去。

        男子汉,大丈夫,又不是没有醉倒过,醉卧沙场君莫笑呢!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如此一来,自己等于是向庄传林妥协了!而自己大醉而归,会给绵州市的同志们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同志们会不会觉得这个新来的市长,不过尔尔?也就是一个酒鬼!

        这个印象一旦形成,想要改变,那是很难的事情。

        李毅不想妥协,不想示弱。梁凤平说得对,这个宴会,是李毅亮相的宴会,对方想给自己下马威,难道自己一定要中招吗?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李毅也可以端一杯酒,一桌一桌的敬下去,说自己酒力不胜,就不一一敬酒了。这个办法原本也是可取的,但在庄传林的逼迫之下,李毅若是再用这种方法,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而且同样也有示弱于庄传林的意思。

        宗超德和邹志军等关心李毅的同志,也看清了当前的情况,他们在想,李毅最男人的做法,就是端起酒杯,一干而尽,醉他三千杯!

        其它几桌人,一直在留意常委席上的一举一动,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杯筷,看着这边。

        “哎呀,李市长,行不行,你就给句话吧!”庄传林牛眼一瞪,有些生气了。

        李毅如此不搭不理,等于是在无视他的存在呢!庄传林也有些火大了。

        李毅冷冷一笑,说道:“好鼓不必重锤,好话不必重复。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胜酒力,不想再喝。庄书记,你如此咄咄逼人,到底安着什么心呢?你想灌醉我?我醉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庄传林沉声道:“你是不给我面子了?”

        李毅道:“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出血。你我今日初识,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喝出血来?再说了,感情好,就一定要喝出血来吗?在座这么多同志,相必大家都有过醉酒的经历,某些同志甚至有过喝出血来的经历吧?大家评评理,真正感情深的朋友,有这么逼着劝酒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