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四章 第一次交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四章 第一次交锋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不顾他们的错愕,说道:“如果你们觉得组织的决定有何错漏,可以向上级相关部门申请调查。www.00ksw.org”

        邵逸先打了个哈哈,说道:“李毅同志,你想太多了。我们只不过是随口一问而已,没有别的用意。”

        李毅道:“呵呵,我也是随口一说罢了,诸位同仁,不必当真啊。我只不过运气好一些罢了。”

        庄传林嘿嘿笑道:“李市长是火箭速度,咱们都是蜗牛速度,这是没法相比的。这好运气啊,怎么就这么关照你呢?”

        李毅道:“所谓的运气,也是七分努力,三分命运吧?庄书记,你正当壮年,也算是官运亨通了。”

        庄传林摇了摇手,叹气道:“我不行,我跟你没法比啊。本来有几次绝好的机会,可以再进一步,结果都被小人作祟,把我的好事给搅和了。没有那个命啊!”

        李毅听梁凤平说过,这个庄传林,曾是绵州市长最具竞争力的人选之一,后来因为自己的介入,把他给筛选下来了。现在他如此说话,分明就是在指桑骂槐,骂自己是那个作祟的小人呢!

        “庄书记,职务的升降,级别的升迁,都是由组织上决定的,这个事情,我们不能怨天尤人。自己进不了步,原因是多方面的,应该多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而不能一味的怨怪别人,这对自身的发展,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邵书记,你说对吗?”李毅平和的说道。

        他这话,虽然说的是庄传林,但问的却是邵逸先。

        邵逸先不好接这个话头,只道:“大家别只顾着说话。这酒菜都上来了,来来来,大家吃菜,吃菜,喝酒,喝酒。”

        和李毅同桌的,还有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陈永贵;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赵水泉;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应时良;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文红花;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长李战军;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程泽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宗德超。

        绵州市委常委,现在一共是十三个人。

        一众常委里,还有三个未到。一个是市委常委、绵州军分区司令员顾长生同志,还有两个副书记,一个叫姚迎春,一个叫宋伟业,在外地出差尚未回来。

        看着市里的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唇枪舌剑,常委们都是静坐不语。

        这时,宗德超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说道:“李市长,来,我们喝酒,我敬你一杯!”

        邵逸先道:“这就对了嘛,大家都敬李毅同志一杯酒。恭贺他履新。”

        李毅心想,这同桌的人,就有九个,他们若是一个个的敬下去,自己一轮下来就得喝醉,再加上其它几桌人,也不能不喝,那自己非得横着出去不可了。

        这种情况之下,只能变被动为主动!

        李毅呵呵一笑,端起酒杯,说道:“诸位同仁,我酒量不行啊,在家时,夫人常叮嘱我,不可贪杯,不可饮醉。因此我今天敬大家一杯酒,当是感谢大家对我的欢迎之情!”

        邵逸先端着杯子站了起来,一桌人也都站了起来,和李毅碰杯。

        李毅端着杯子,放在嘴边,先是轻轻抿了一口,双眼打量众人,却见大家都是一口就喝干了杯中酒!他这才继续仰了仰脖子,一口干了。

        “好酒量啊!”庄传林笑道:“年轻就是好,喝酒不需顾忌太多。我年轻时那会,一顿喝个一两斤白酒,走路不带歪的。”

        李毅道:“我酒量不行,跟庄书记没得比。”

        旁边的服务员马上给诸位领导满上了酒。

        邵逸先端起杯子,对李毅道:“李毅同志,你管政府,我管党委,咱们两个,以后要精诚合作,把绵州市的工作做好。今天是你上任的好日子,我敬你一杯,预祝咱们今后合作愉快!”

        这杯酒,李毅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邵逸先是市委书记,又是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而自己还只是一个代市长,这个代字能不能去掉,还要靠邵逸先帮忙呢!这个人千万得罪不起啊!

        政府的工作,也是在党委的指导下开展的,邵逸先是绵州市实际上的一把手,是自己的上司,他敬自己的酒,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喝下去啊!

        自己若是拒绝这杯酒,难道是不想跟邵书记合作愉快吗?还是不卖他这个面子?

        这些念头,只在李毅脑海里一闪而过,便已做出正确的决定来。他端起酒杯,笑道:“邵书记,你太客气了,我可不敢当啊,还是我敬你一杯吧!请邵书记多多关照。”

        两个人碰了一下,邵逸先率先一仰脖子,将酒倒进了喉咙里,喉结上下一动,那酒就顺着喉咙滑下去了。

        好酒量!李毅暗赞一声,也有样学样,干了一杯。

        邵逸先微微点头,缓缓说道:“李毅同志,你还年轻,不知道下面工作的难处。绵州市是个大市,但又是个穷市。你我这个家长,难当啊。今后,你在工作上有什么难事,尽管请教我,我一定帮忙。”

        李毅道:“那就多谢邵书记了。”

        庄传林嘿嘿一笑,也端起了酒杯,说道:“李市长,我也敬你一杯,祝你在绵州任上干出好成绩,早日带领咱们绵州百姓奔向小康生活。”

        李毅真心不想喝庄传林的这杯酒。

        这杯酒一喝,只怕后来每个常委和副市长都会前来敬酒,那可是十几杯酒啊!这一轮喝下来,好家伙,大象也得醉倒了!

        庄传林见李毅不动,皮笑肉不笑道:“看来李市长是只给邵书记面子?咱们这些级别低的,想敬李市长一杯酒,李市长都瞧不起,不想喝啊!”

        李毅微微蹙眉,心想这个庄传林真是老奸巨滑,明明是他一个人在敬酒,却把其它同志全部拉上。仿佛李毅不喝他这杯酒,就是跟邵逸先以外的所有官员为敌。

        其用心之险毒,可见一斑!

        官场中等级森严,这个宴会厅里,李毅和邵逸先级别最高,算是一个梯级的,众常委略低,是第二梯级的,其它副厅级别的副市长、秘书长们,又是一个梯级的,再往下走,就是各部门的处级主管们、科室头头们。

        庄传林是第二梯级的代表,如果他敬的酒,李毅都拒绝了,那其它人还有什么资格敬酒?

        李毅拒绝了庄传林,也就刹住了这股敬酒风,同理,如果喝了庄传林的酒,那接下来其它同志的敬酒就会连绵不断,直到把李毅灌醉为止!

        庄传林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就是故意拉上大家一起,好让李毅无法拒绝,让李毅在这个欢迎宴会上出丑!

        两个人的心思,彼此都如明镜一般清楚。

        李毅想拒绝庄传林的这杯酒,但拒绝是一门艺术,拒绝远比接受来得困难。

        你可以一口回拒,但势必要伤人情面,你可以婉转拒绝,但对方以为你欲推还就,就会一直相劝。

        李毅道:“庄书记,我真的是不胜酒量啊。不能多喝。”

        庄传林不依不饶:“李市长,你骗谁呢?大家都是酒精考验的党员干部,你有没有酒量,从你刚才喝酒的动作和情态中就可以看出来。你喝下两杯酒,面不改色,由此可见,你是海量啊!就算是我年轻时,也比不上你这么豪爽!你分明就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同事吧?”

        李毅摇手道:“没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啊!”

        庄传林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邵书记敬你酒,你便喝了,轮到我们敬酒时,你便不喝了呢?难道邵书记的酒是酒,咱们常委敬的酒,就不是洒?”

        李毅心里恼火,这个庄传林,有事没事,就扯上其它人。这一桌坐的都是常委,李毅将来要想开展工作,离不开这些常委们的支持,如果今天真的把一桌子常委给得罪了,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工作?

        庄传林这一招使得绝啊!

        酒桌上劝酒,这是常有之事,各出奇招,也不稀奇,庄传林如此劝酒,众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李毅是接受还是拒绝,这意义可就大不寻常了。

        庄传林这一手,玩得漂亮,轻轻松松,就把李毅置于一个两难境地!

        李毅很后悔没有带钱多一起来,钱多酒量大,起码可以替自己抵挡一阵子。现在这个局面,自己铁面拒绝,不是不行,但今天是自己跟众常委和副手们第一次见面,是跟他们处理好关系的最佳时间,如果不好好把握,把这些人都给得罪了。那自己真的要成孤家寡人了!

        难道真的要舍命陪君子,一醉方休?

        李毅为难的道:“庄书记,我实在是不胜酒力啊,要不这样吧,我们随意就好。这酒多伤身,没有必要喝醉酒。”

        庄传林道:“看李市长的样子,也不像是喝一杯酒就会醉的模样啊?大家说说看,是不是?”

        没有人附和他。大家都是安静的坐着,看着李毅和庄传林两个人斗法。

        庄传林道:“李市长,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接受我们常委们的敬酒,那就算了!”说着,将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