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三章 分庭抗礼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三章 分庭抗礼

    作品:《官路弯弯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www.00ksw.org

        李毅见庄传林不识好歹,脸色也就拉了下来。

        邹志军在旁边站着,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心想这个庄传林,这是在向李市长挑战吗?大喜的日子,当着这么多同志的面,说出如此有失水平的话。

        在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最忌讳的就是一个“死”字,尤其是大喜的日子里,更加忌讳这个字。

        平常节日里,大人都要叮属小孩,不能说出这个字眼来。今天在李毅上任的欢迎宴会上,堂堂市委副书记,居然对李毅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成心的吗?

        宴会厅里众人都静静的站着,侧目而视,没有人言语。

        大家都想看看,这个新来的年轻市长,如何应对庄书记的刁难。

        这时,庄传林笑道:“哎呀,我刚才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怎么冷场了?哦,我刚才说了个死字,呵呵,李市长,你们年轻人,不会相信这一套东西吧?”

        李毅心念电转,抽回手,说道:“我这昨天就到了绵州,只不过是到下面去转了转。还别说,我这两天的经历,可谓曲折离奇呢!虽然说不上惊险刺激,但也有很多值得一说的故事。”

        新市长这两天的行程,大家都很关心,李毅为了免去他们无谓的猜测,干脆先把事情说个清楚明白。

        庄传林道:“哦?原来李市长早就到了绵州啊,不知道你都去什么地方微服私访了?上任之初,就行暗访之事,莫非李市长在来上任之前,听说过什么传言,需要迫不及待的求证吗?”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就不劳庄书记过问了吧?”

        这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算是回敬庄传林刚才的无礼吧!

        “传林同志不配问,我配不配问呢?”一个沉着厚重的男声传了过来。

        宴会厅里的同志们都转目看向入口,然后齐声喊道:“邵书记!”

        进来的正是邵逸先和他的秘书。

        邵逸先五十开外年纪,身材不高,身形偏瘦,一张脸瘦瘦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大,但双目炯炯有神,看人时有一股很深的寒意。

        他虽然听说过李毅很年轻,今天一见,还是微微惊讶,心想这孩子也太年轻了一点吧?这么点大,就当市长了?

        我像他这个年纪时,还在科级和处级之间徘徊和挣扎吧?他居然就跟我邵逸先分庭抗礼了!

        真是妖孽一般的存在啊!

        这样的人,不是大有来头,必定深怀谋略,不可小觑,得寻个机会,好好敲打于他,让他知道我邵逸先的厉害!

        李毅虽然看过邵逸先的证件照,但没有想到,这个人跟相片上的差别实在太大了,见面之后,不由得多打量了这个一把手两眼。

        “邵书记,我是李毅。”李毅伸出右手。

        邵逸先的手很瘦,但很用力,跟李毅握了一下便即松开。

        “李毅同志,你刚才说,你这两天一直在下面游玩?”

        “邵书记,我的确在下面转了转。”

        “你可知道,同志们昨天在市界处等候了你大半天?你倒是好闲情逸致,跑去游山玩水?”邵逸先语气严肃,像是在进行党务批评。

        “邵书记,我前天就到了绵州,因此四下里胡乱走走看看。没有想到大家会如此隆重的迎接我——我跟邹志军同志通过电话,告诉过他不必搞迎送那一套。对此,我只能深表歉意。”李毅面向众人,微微弯了弯腰,说道:“昨天前去迎接我的同志们,我李毅对不起大家了!”

        这一番做作,天衣无缝,既表述了自己的行程,又把责任轻轻的摘脱了。一个市长向下属当众道歉,众人还有什么怨言可说?

        邹志军在旁边说道:“李市长在电话里的确跟我说过,一切从简。我没能深刻领会李市长的指示,是我办错了事情,应该由我向大家道歉。在这里,我也应该向李市长致歉。”

        李毅暗赞一声,邹志军这个话说得好,为自己刚才的讲话做了完美的注脚。

        邵逸先轻轻冷哼一声,说道:“李毅同志,你人虽年轻,但职级可不低哇,堂堂一市之长呢!怎么还能如此意气用事,贪玩误事呢?”

        李毅见邵逸先拿出一副前辈的口吻来训话,原本不痛快的心情,更加不高兴,说道:“邵书记,我怎么误事了?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在玩呢?殊不知,处处留心皆学问,我李毅是绵州市长,不论走到绵州哪里,都是在体察民情!就好比一个士兵在自己的防线上巡防,能说他是在溜达贪玩吗?”

        邹志军暗喝一声彩!好个李市长,回答得高明。

        他见李毅年轻,原来还担心他谋略不足,难以跟邵逸先和庄传林等老官油子对垒。没成想,李毅面对这许多人,还能如此从容应对,绵里藏针,针锋相对,实在叫人刮目相看。

        邵逸先微微一愕,被李毅犀利的顶撞逼住了话头,一时间无言以对。

        他冷哼一声,说道:“那你也该通知同志们一声!不该要大家如此担心!”

        李毅道:“据我所知,昨天市界迎我的队伍里,并没有邵书记的大驾吧?您又在担心我什么呢?难道是像庄书记一样,也在担心我李毅的个人安危吗?绵州市政治清明,处处盛世,我巡防在自己的防线上,能有什么危险可言?”

        邵逸先再次为之一滞,他双眼暴射出冷冷的寒光,看着这个年轻的对手,良久才用力一摆手,沉声说道:“过去的事情,那就算了吧!我只是想问问,你都到哪些地方去巡防了呢?”

        李毅呵呵一笑:“邵书记,如果你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我们大可以在宴会之后再行祥谈。现在这么多的同志都在等着呢,无谓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你说对不对?”

        邵逸先道:“不就两句话的事情吗?你只说你去了哪些地方即可,能耽搁多少时间?”

        李毅道:“这可说来话长,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说得明白的。邵书记,你为何如此心急如焚呢?难道我去了什么不该去的禁地?让你如此紧张!”

        邵逸先道:“荒谬!我才不急!”

        李毅嘿嘿一笑,转身继续跟其它同志握手。

        每走到一个同志面前,不等邹志军做介绍,李毅就能准确的喊出那个人的职务和姓名来。

        前面一个两个倒还罢了,十几二十个人喊下来,人人都吃惊了,对这个新来的市长多了一丝敬佩之情。

        李毅虽然是个生人,但好歹是个市长啊!官高权重,他能未见自己的面,便先记住了自己的姓名和职务,证明他来绵州之前,就对自己有过了解啊!

        一种得到领导重视的优越感,在众人心里油然而生。

        李毅的记忆力和谦和的态度,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管是市委常委,还是普通的市府办职员,李毅都是微笑以对,热情的跟他握手。

        大家见过面后,分桌入座。

        李毅和众常委坐在一桌。

        邵逸先和李毅并排坐在上首。

        庄传林是市委三把手,坐在李毅右手边。其它常委依次排坐。

        市政府秘书长谭卫东是个高大的东北人,他是市政府的大管家,也是跟李毅将来打交道最多的人之一,今天的宴会,理应由他张罗和主持,但他却没有挑起这些事情来,而是将事情全压在了市府办主任邹志军身上。

        李毅跟他见面时,发现这人神情淡漠,对自己远没有邹志军那种热情和巴结。李毅也是人,有普通人的感情。虽然他并不宣扬那种逢迎拍马的举动,但在这种情形之下,谭卫东做为自己的大管家,居然如此冷淡,这让李毅有些恼火。

        邹志军做了一番简短的开场白,便请邵逸先讲话。

        邵逸先端坐未起,说道:“同志们,绵州市的新市长,李毅同志,到任了!大家欢迎!哎呀,我真是没有想到,李毅同志这么年轻啊!这在咱们国内政坛上,当属最年轻的地市级主管吧?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地级市市长!”

        庄传林附和着说道:“呵呵,李毅同志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得过分,年轻得让人眼红啊!”

        邵逸先道:“年轻有年轻的好处嘛!大家看看,咱们这一桌人,哪个不是四五岁的中老年人?有了李毅同志这年轻血液的加入,咱们绵州一定会大放异彩啊!”

        李毅神色如常,任由邵逸先调侃。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我有一个疑问啊,你当官,大家也当官,为什么你升官升得这么快呢?坐了火箭吗?呵呵,如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你可以拒绝,当我没有问过。”

        庄传林道:“不只邵书记有这个疑问,我和众位同志都怀有同样的好奇。李市长,你为什么升官这么快呢?”

        李毅看看一脸得意的邵逸先和一脸奸笑的庄传林,淡淡说道:“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我的升迁,都是上级组织部门的决定。我只能说,组织的决定是英明的,我坚决拥护和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