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五章 凛然生威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五章 凛然生威

    作品:《官路弯弯

        三个民警晃悠悠的走过来,为首的那个指着这边问:“是不是你们报的警?”

        “是我!”钱多挺身站出来。www.00ksw.org

        “虎子哥!”夹克男子哎哟一声,伸出双手,去抱那个民警。

        “刘彪!又是你们几兄弟在闹事吧?”那个叫虎子的民警斜着眼,看了刘彪一眼。

        刘彪笑道:“在虎子哥的地盘上,谁敢闹事啊?是这样的,我和兄弟们正走路呢,忽然间,一辆车子哗的一下飙了过来,这速度老快了,咣的一声,从我身边窜过去,好家伙,那后视镜把我这胳膊带了一下,痛得我直喊爹妈!虎子哥,我打牌搓麻将,吃饭做事,全靠这只手呢,你看看,我现在这手抬都抬不起来。你说我问他们要六百块钱的营养费,很合理吧?”

        叫虎子的民警哦了一声,打了个哈欠,拍拍刘彪的肩膀,说道:“我说叫你过来打牌,好半天不见动静呢!原来在这里耗上了。撞了你一条胳膊这么严重啊?那六百块钱是不是太少了?这年头打发叫化子都不只这个数呢!起码得一千!”

        车主脸色一变,说道:“公安同志,我开车一向都很小心,根本不可能刮到他的手臂,他们这是在讹诈我呢!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你就是司机?行,既然你们各说各有理,那就把车子暂时扣下来,你们两个随我回所里一趟,调查清楚再说。”虎子民警说道。

        “公安同志,我这车上还有一车人呢,我这车可不能扣啊。”车主一听要扣车,马上就蔫了,这一扣车,还不知道要耽搁到哪一天呢!而且这车子一进去,想拿出来,不送礼金是不行的。这里里外外的损失加在一起,还不如现在出钱来得干脆。

        车主咬着牙,悔恨不已,刚才若不是李毅搅和,自己交三百块钱就走人了!现在一涨再涨,都涨到一千了!

        “一千块?”那随车妇女倒吸一口凉气,连声说道:“公安同志,这不能啊!我们真的没有撞到他,不信你看看他的胳膊,肯定没事!这一千块钱,我们出得冤啊!”

        “冤?那就回所里讲理去。这外面北风吹得小**都发抖呢!再待下去,估计还得涨价!”民警虎子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车主只想息事宁人,说道:“一千就一千!不过,我们身上没有这么多的现钱,只有三百块,先给你们,我回程时再送七百块钱给你们。”

        刘彪敬了一支烟给虎子,替他打着了火,一脸殷勤的笑道:“虎子哥,咱们不急,就是怕耽搁了您打牌的时间。”

        虎子道:“打牌嘛,在哪里都可以,要不,咱们就到这车子上去玩玩?”

        李毅忽然一阵冷笑,说道:“你们真的是人民公安?怎么跟土匪一般德性?”

        虎子道:“嘿!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呢?我不是公安?难道你是?你没瞧见我这身制服吗?这可是正儿八经的警察制服!”

        李毅道:“你们既然是人民警察,怎么办案的呢?报警的人是我们!你过来后,却跟匪徒勾肩搭背!一直在帮着他们说话!有你们这么办案的吗?”

        “哟!”虎子道:“我们怎么办案,用得着你来教吗?这是咱们的地盘,我想怎么办案就怎么办案!”

        李毅双手背负在身后,冷笑道:“你们一直都是这么办案的吗?我看你和这些路霸,是一伙的!称兄道弟,坐地分赃!”

        虎子眼射寒光,说道:“你胡说什么?知道祸从口出的意思吗?”

        李毅道:“今天这个事情我管定了!你们休想得到一分钱!而且,你们最好秉公断案,把这几个拦路抢劫的人抓起来!”

        “哈哈哈!”几个民警和刘彪等人俱都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其好听的笑话。

        李毅冷冷的看着他们,任由他们放肆的大笑,就像在看马戏团里的猴戏。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给你一句忠告:少管闲事,多活几日!”刘彪恶狠狠的说道。

        李毅俊眉一扬,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刘彪道:“我这不是在威胁你,我这是在恐吓你!”说着,伸出右手食指,向李毅竖了竖。

        这个动作激怒了钱多同志。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右手拗住刘彪的那根手指,左手托住他的肘部,双手一错力,只听一声脆响,旁边众人明显听到骨头错开的声音。

        “啊!”刘彪发出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大冷天的,痛得他直冒冷汗。

        “我警告你,再敢乱指乱画,我废了你!”钱多冷笑道。

        “虎子哥,他、他、他竟然当着你的面,打我!”刘彪痛苦的大喊道:“虎子哥,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虎子沉声道:“好啊,你敢打人?当我们这些公安是透明还是怎么的?”

        钱多道:“刚才你们都听到了,这个人恐吓我们,我只不过是自卫反击罢了!要抓,你们也该抓他们吧?”

        虎子道:“娘的!你活得不耐烦了吧?兄弟们,给我上,抓起来!”

        李毅一张俊脸,早就气得铁青。

        这可是自己的治下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这让他这个一市之长情何以堪?

        “住手!”见那两个公安扑上来要抓钱多,李毅猛然一声怒喝:“你们还有半分人民公安的模样吗?为虎作伥!欺压良善!你们配穿这身制服吗?”

        李毅这一发威,一股凛凛的威势油然而生,唬得那两个公安同志一愣一愣的。

        领导都有领导的威严,上位者也有上位者的气势,这股气势大都有相似之处,李毅这一霸气侧漏,上位者的威严展示了出来,那两个公安仿佛间,似乎看到了上级领导的身影,自然不敢乱动。

        虎子也自暗暗吃惊,心想这人好大的威压啊!这么一声沉喝,就能把人镇慑住!这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虎子伸手制止两个手下,沉声问李毅。

        李毅虎着脸,说道:“你还不配问!我只想告诉你,今天你们的所作所为,人在做,天在看!该怎么处理,你们最好想清楚了!一个人要为他的行为负责!一个人民公安,更应该为他的行为负责!只要你们觉得自己问心无愧,能负得起这个责任,你们尽管放手去做!”

        虎子眼皮一跳,心想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在听领导做报告呢?看这人的长相风度,不像是一般人呐!难道是某个部门当官的?又想这小子顶多也就三十郎当岁,这么年轻的人,能当到什么大官去?就算是个官,顶多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吧?

        他眼珠子连转几转,心想小心驶得万年船,一千块钱是小事,千万别阴沟里翻了船啊!

        他向刘彪招招手,等他走近了,低声说道:“彪子,这人不好对付,怕是个硬茬子,这一票就算了,咱们辙吧!”

        刘彪揉着疼痛的手臂,说道:“虎子哥,我看那人身手不凡,看来是个惹不起的人物,那就辙了?”

        两人的意见达成一致后,虎子点了点头,对那个车主说道:“你撞了人,又超速行驶,就罚你三百块钱吧!下次小心点,别撞我手里头!”

        车主见这赔偿一下就降了七百,心花怒放啊!手里还攥着那三百块钱呢,马上递了过去。

        李毅淡淡地道:“这位叫虎子的警官,你敢收这个钱吗?”

        虎子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说道:“这钱可不是我收的,是替这个受伤的苦主收的!这车子刮了人,理应赔钱!”

        李毅道:“你还以为这车子真的刮了人?虎子同志,我要是你,就赶紧把这几个无赖抓起来法办!不然,我怕你后悔都来不及!”

        虎子嘴角一抽,手向前伸了一下,随即又缓缓缩了回去,说道:“行,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天就秉公处理一回。来人,把刘彪几个人抓回所里去!”

        刘彪闻言,大惊失色:“虎子哥,你这是做什么?我没有犯法,你凭什么抓我啊?”

        虎子沉声道:“你自己做的事情,你心里清楚!带走!”

        这个戏法变得太快,就连李毅都有些莫名其妙了。

        要说自己的威仪镇住了虎子他们,李前则不太相信的,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是虎子和刘彪他们的地盘,就算自己有些来历,这虎子怎么会如此卖面子?

        虎子的目光落在李毅身后。

        李毅身后,站着的是梁凤平!

        梁凤平一直负手而立,悠然自得的观看着这一切,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云淡风清模样。

        李毅微微皱眉,心想莫非这虎子联想到了什么?

        刘彪还待抗诉,那虎子民警一掌掴在他脸上,沉声喝道:“光天化日之下,你胆敢拦路抢劫!你胆子不小啊!带回去!”说着对那刘彪使了个眼色。

        刘彪几人被押上了警车,不解的问道:“虎子哥,你怎么抓起我们来了?”

        虎子看着正在上中巴车的李毅等人,沉声说道:“我听说新任的市长大人在下面视察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