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二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二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三人正好走到门口,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不由得交换了一个眼神。www.00ksw.org李毅佯装接了个电话,背过身子,在办公楼的花坛旁边站着,听他们继续谈论。

        那个胡书记和魏县长站在大门口,旁若无人的高谈阔论。

        胡书记说道:“魏县长,咱们昨天去市里迎接李市长,在市界处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李市长。昨天晚上在市里住了一个晚上,还是没有见到李市长上任。李市长如果拖延上任,必定会通知市委。依我之见,李市长必定是悄悄来上任了!”

        魏县长道:“不可妄自猜测。”

        胡书记道:“魏县长,你跟邵书记素来走得近,昨天晚上你不是去过他家吗?邵书记有没有给你一点什么指示呢?”

        魏县长皱皱眉头,说道:“哪有这种事情?我昨天晚上只不过是出去逛逛而已。”

        胡书记道:“我只是在猜测啊,李市长若是悄悄来到了咱们吉县,那他此刻会在何处呢?”他双眼滴溜一转,看到不远处的李毅三人,或许是觉得面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见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便将目光移开了。

        县委大院里,机关林立,手底下的干部,胡、魏二人或许都有些面熟,但前来办事的其它部门的同志,他们就未必认识了,因此,就算看到李毅等人,他们也只当是前来办事的人,并没有多加在意。

        姓胡的却不知道,他刚才溜了一眼的那个男人,就是新来的市长李毅同志。

        魏县长呵呵一笑:“老胡,你多虑了。李市长来咱们县?总不会想去看看好个最穷的乡吧?那个乡叫什么名字来着?咱们县全都是穷疙瘩,穷地方,贪官少,发展前途渺茫,李市长就算想暗访,也不会找到咱们县里来。三合县多富啊,肥得流油呢!那边的故事多,呵呵,我要是市长,一准上那边去探查。”

        胡书记打了个哈哈,说道:“现在市里正在寻找李市长呢!咱们也得发动广大干部群众,找一找才行。魏县长,你回头部署一下这个事情吧,我就不掺和了。”

        魏县长道:“行,我叫下面的同志留意一下吧!可是,咱们连李市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算他此刻站在咱们面前,我们也认不出他来啊?又怎么去找他呢?市里也是在瞎指挥,连个人像都不派一张,就叫我们找人。这上哪里找去?”

        胡书记道:“李市长还没有来上任呢!哪个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估摸着也就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吧!有板有度,身边可能还带着一到两个年轻的男同志。这样的组合,也不难找,我要是看到,保证一眼就能认出来!”

        魏县长道:“说得也是,李市长必定风度不凡,又有随从人员,看那风度气质,就能认出来了。”

        李毅听到他们的谈话,不由得暗自发笑,心想自己果真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却愣是认不出来。怪只怪自己太年轻,而自己的身边人又是一老一少,不像当市长的派头啊!

        胡书记忽然长叹一声,说道:“魏县长,这次邵书记可又点名批评咱们吉县了,上季度的经济排名,咱们县又是垫底的。”

        魏县长道:“吉县底子太差了,又无甚资源可资利用开发,咱们想要发展经济,实在是没辙啊!”

        胡书记道:“魏县长,邵书记说了,再给咱们半年的时间,如果还不能改善县里的经济,就要问责咱们两个党政一把手!”

        魏县长低头沉吟道:“胡书记,你是咱县的一把手,你拿个方案出来吧!只要你制定了大方向,我们县政府上下同仁,一定全力支持,拿出十万分热情来,把咱县的经济搞上去!”

        李毅听了,不由得暗自冷笑:这姓魏的,分明就是在下圈套呢!

        市委逼了下来,姓魏的怕担责任,便先给胡书记戴一顶高帽子,突出县委的主导地位,吹得姓胡的飘飘然,然后任由县委制定经济发展计划,他县政府只管遵照执行,将来如果成功了,他这个执行人肯定有功劳。

        如果不幸失败,本县经济完全没有起色,姓魏的还是有话可说,他可以把责任全部推到胡书记头上,说这是县委制定的政策,自己只是一个执行人,就算担责,也不是主要责任。

        刚才胡书记说,这个魏县长可能是市委邵书记的人,如此,魏县长完全可以得到邵书记的额外照顾。

        李毅在官场处久了,有了一种惯性思维,只要一看到这种事情,就忍不住会往更深层次的方向去想。

        如果魏县长是邵书记的人这一点能够成立,那这个胡书记很可能会坠入一个圈套之中呢!

        半年时间,以吉县的现状和本届县委县政府的治政能力,根本不可能取得大的起色!如此一来,半年之后,胡书记就会被市委追究主要责任!

        最终受益的是谁?魏县长!

        凭借邵逸先的关系,魏县长可以成功的把胡书记挤下马去,然后自己取代县委书记的地位!

        这一着真是狠招,杀人不见血啊!

        那这个胡书记,会不会接招?会不会坠入魏县长精心编织的陷阱之中呢?

        一念及此,李毅不由得放下手机,扭头看了过去。

        胡书记沉吟未语。

        魏县长继续忽悠:“胡书记,你以前在田中县当县过一任县长。田中县在你的治理之下,发展势力强劲,稳稳压住咱们吉县一头,虽然还比不上三合县,但比北羌县和桐县都要略胜一筹。这全都是你的功劳呢!”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胡书记脸上便露出洋洋自得的表情。

        不管田中县现在的经济如何,也不管那是不是他胡某人的功劳,能得到一县之长如此吹捧,他都是深感荣焉的。

        魏县长见胡书记意有所动,继续说道:“胡书记,你现在到了咱们吉县,就应该一心一意为了吉县工作,把咱们吉县的经济拉上去才行啊!只要能达到田中县的水平,那咱们吉县就露大脸了!别说在市里出名,只怕在省里都要出大名了!到时,你一定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到市里去工作了……”

        胡书记嘿嘿一笑,挺了挺胸,轻咳一声,说道:“这个经济工作嘛,我是不太在行的,还是魏县长你拿手一些。咱们共同参详商讨吧!”

        魏县长道:“岂敢,岂敢啊?我魏某人实在是浪得虚名,若不是因为资格老,论资排辈的轮到了我,我怎么能坐上这个县长的宝座?我肚子里没货啊,实在是束手无策。胡书记,你就辛苦辛苦,施展你的经世大才,把住咱吉县的舵,制定出经济发展的举措来。我一定唯你马首是瞻,甘当驱使!”

        这话说得甜蜜,一步步把胡书记吹上了九天云霄。

        胡书记呵呵一笑,脸上泛出红光来,似佛功名利禄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他摆了摆手,说道:“我想想,我想想。一起参详,一起参详。”

        魏县长道:“胡书记,那你就受累多想想,期待你早日拿出吉县经济发展纲要来!”

        他们的两个秘书,提着公文包,站在各自领导的身侧,微微弯着腰,时而附合着领导笑上两声,并没有开一句口。

        这时,办公楼里走出来一个中年胖子,扭着水桶一般的粗腰,走到胡书记面前,满脸堆笑了喊了一声:“胡书记好,魏县长好。”

        胡书记心情甚好,嗯了一声,和颜悦色的问道:“和主任,有事?”

        那个和主任道:“胡书记,今天上午有个乡镇书记会议,同志们早就到了。”

        胡书记哈哈一笑,说道:“和魏县长聊得兴起,生生把这事给忘了。我特意从市里赶回来,就是为了参加这个会议啊!魏县长,你也一起出席吧!”

        魏县长道:“这是党委的会议,我就不参加了。我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呢!”

        胡书记嗯了一声,摆了摆手,率先走了。

        魏县长看着胡书记走向左边的楼房,他缓缓转身,向右边的楼房走去。

        县委和县政府虽然在一个办公楼里办公,但各占一边,互不干涉。

        难怪这两个大领导,宁可站在这大门口聊上这老半天了!

        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办公室虽然相隔不远,但彼此除了正式开会和谈话,彼此会面聊天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一则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二则两个人都是大官,除非工作需要,不想太过迁就对方;三则,一把手和二把手十之**是不太和睦的,两个人不会走得太近。

        刚才一同从市里回来,正好在门口碰上了,便借此机会聊上了。

        他们都走后,梁凤平轻声说道:“那个魏县长,心计深沉,姓胡的书记,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啊!只怕有大亏要吃!”

        李毅微微一笑:“梁老,你也看出来了?”

        梁凤平道:“这么明显的引君入瓮,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啊!只可惜那姓胡的当局者迷了。”

        李毅淡淡的道:“只怕未必!那姓胡的,也不是省油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