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章 宁静的乡村之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章 宁静的乡村之夜

    作品:《官路弯弯

        罗涓道:“就是一种草药啊。www.00ksw.org我们村里有些女人生不出小宝宝,就吃这个东西,吃完之后,马上就能生出小宝宝来。”

        李毅道:“真的这么灵?”

        罗涓道:“我家隔壁刘阿姨就生不出小宝宝,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用,后来吃了这个草药后,第二年就生下小宝宝了。”

        李毅道:“是哪种草药?你认识吗?”

        罗涓道:“我认识啊。刘阿姨还是我带她上山来采摘的呢。”

        李毅道:“现在有没有?你能不能找到?”

        罗涓道:“我找找看——好冷。”

        梁凤平道:“李毅,你们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别感冒了,我们还是先下去吧?这什么草药,改天再上来采摘吧。”

        罗涓道:“没事,我们一边向山下走,一边找草药就行了。”低头在山林草丛中间寻找起来,忽然蹲下身子,扯出一株小植物来,说道:“就是它了!”

        李毅惊喜交集,激动的接过那株小东西,像捧宝贝一般捧在手心里,问道:“就是它?”

        罗涓道:“就是它,肯定不会错的。它在春天会开出小花来,现在是冬天,它没有花,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认识它。”

        李毅道:“那它不开花也同样有药效吗?”

        罗涓道:“应该有效吧。反正是用它的根部来煎水喝,其它部位都用不着。”

        李毅道:“那多找一些给我,我带回去。”

        罗涓道:“你要这个做什么?你也生不出小宝宝吗?”

        李毅嘿嘿一笑:“小孩子问这么多做什么?反正是有用呗!”

        罗涓又找到几株植物,一并交给李毅,说道:“你如果想生男孩,就用单数煎水,如果想生女孩,就用双数煎水。”

        李毅讶道:“还有这么灵验的?生男生女都能控制?这草叫什么草啊?”

        罗涓道:“那我也不知道。就叫生宝宝草呗!刘阿姨想生个男宝宝,就用三株煎水喝,喝完之后,果真生了一个男宝宝。”

        李毅心里惊疑不定,心里虽然不太相信罗涓所说的话,但所谓急病乱投医,林馨这么久不生育,让李毅也确实很着急,因此听说这草药能治病,他立马就想拿回去试试看。

        钱多知道李毅的心病,很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梁凤平却不知道李毅和林馨的这个秘密,不解的问道:“李毅,你要这种草药做什么呢?难道你不能生孩子?”

        李毅道:“我和丫头在一起快一年了,也不见有任何反应,因此我想试试这种草药。”

        梁凤平道:“不可能吧?我算过你的命,你命里肯定会有儿子。”

        李毅道:“你还算过我的命啊?呵呵。但我们现在的确是还没有孩子,所以我想试试。”

        梁凤平嗯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了。民间多偏方,说不定这种草药真能让人生下小宝宝呢?

        几个人回到罗家,罗爷爷罗奶奶看到李毅和罗涓一身湿透,连声说怎么回事。

        罗涓说自己不小心掉进了溪水里,多亏李毅救上来。说到事情经过时,小姑娘俏脸羞答答的。

        李毅的行礼都存放在绵州的旅馆里,身边没有可换洗的衣服。

        罗爷爷拿出儿子的换洗衣服来,交给李毅换上。

        罗家儿子的衣服比较短小,款式也很老旧,李毅穿上后,完全不合身,整个人就像一个乡巴佬一般了。

        钱多嘿嘿直笑:“毅少,你再扛上一把锄头,就跟一个农民叔叔差不多了。”

        李毅道:“我本就是农民出身,我是农民的儿子,我不是像个农民,我本身就是个农民!”

        为了招待李毅,罗家张罗了一席好菜,把自家养的一只土鸡都给杀了。

        看着这一桌好菜,李毅连说不敢承受。

        罗爷爷温了一壶自家酿的米酒,倒给李毅等人,笑道:“我们农家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只有这杯米酒,是自家种出来的糯米酿造的,还可以入口,比外面买的白酒要好喝得多,你们多喝几杯。”

        李毅抿了一口,赞道:“好酒!这是真正的好米酒,比那些大品牌的白酒好喝多了。”

        罗爷爷笑道:“我们家里喝的酒,都是自己酿的。每一次酿造出来的酒,味道都会有些差异,这次的酒,是最好喝的。”

        这酒确实好喝,李毅连喝了四五杯,犹未知足。这是他喝到的最美味的米酒,这餐饭,也是他吃的最香的一顿。

        酒饱饭足,李毅和罗家人闲聊,谈了一个多小时话。

        村子里的夜晚,格外的宁静,外面黑压压一片,只有远处偶尔有几点灯火。

        农村人晚上睡得早,李毅也跟着早早入睡。

        这个晚上,李毅睡得格外的香甜,一觉醒来,听到外面公鸡打鸣的声音,屋外还有两只小狗在追逐叫唤。

        这种平静宁和的情景,让李毅心里格外的安宁。他赖在床上,双手枕在头下,微闭着双眼,享受着这平静的乡村早晨。

        房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李毅没有睁眼,继续享受这美好的宁静。

        一个人慢慢的走近,过了一会儿,一只冰凉的小手摸上了李毅的额头。

        李毅睁开眼,看到罗涓站在床头。

        “叔叔,你没有感冒啊。怎么还不起床呢?我们都等你吃饭呢!”罗涓稚声稚气的说。

        李毅呵呵一笑,看看手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这么快就做好饭菜了啊?”李毅起身穿衣。

        “我爷爷奶奶每天早上六点就起床了,要放牛啊,喂猪啊,有时还要上田地里做事啊。很忙的。”罗涓看到李毅的公文包,好奇的拿在手里看,打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一个相机来,问道:“这是什么?”

        李毅道:“这是照相机。”

        罗涓道:“能给我照张相片吗?”

        李毅道:“当然可以了,吃完早饭,我就给你照。”

        罗涓十分高兴,蹦跳着走了出去,为李毅准备洗脸的热水和新毛巾。

        李毅洗脸的时候,看到罗奶奶从旁边的杂房里抱出被褥来,心里一阵感动。昨天晚上,罗家为了接待自己三人,把家里的床全部让了出来,叫罗涓到朋友家借宿,罗爷爷和罗奶奶则在杂房里搭了个铺。

        这种朴素大方的农家作风,深深的感动了李毅。

        从世俗繁华的京城之地,来到这乡村野外,李毅感受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这里的人或许在物质上很贫困,但他们在精神上却十分的富有!

        在这里,人的心灵,可以完全得到放松,不用担心别人的算计,不用担忧明天的生计,不必紧绷着心弦,不必劳碌着身体和灵魂。

        这一天的放松,李毅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改观了。

        临走的时候,李毅掏出一千块钱,偷偷的压在自己睡过的枕头下面。他知道,自己如果当面给罗爷爷钱,罗爷爷肯定不肯接受的。

        昨天晚上,罗奶奶用灶火烘干了李毅和钱多的湿衣,早上起来便让他们换上了。

        罗涓送李毅他们到乡政府旁边,问道:“叔叔,你们还会来这里玩吗?”

        李毅拿出相机,笑道:“我们还会再来的!我说过要帮你拍张照的,就在这乡政府前面帮你留个影吧!”

        罗涓羞涩的应了一声,局促的站在乡政府门口,含羞带怯的看着李毅。

        李毅给小姑娘拍了一张相片,跟她道别。

        梁凤平道:“李毅,不去乡政府看看?”

        李毅摇头道:“不去也罢。从这里去三合县那个最富的乡,要多久?”

        梁凤平道:“得转车,先坐车到吉县县城,从县城转车去三合县,到达三合县后,再坐车去黄金铺乡。”

        李毅道:“黄金铺乡?这名子好俗气啊!”

        梁凤平呵呵一笑:“所以人家是最富的乡啊!”

        李毅道:“转转也好,先去吉县看看吧。最穷的乡在吉县,吉县的县委县政府不知道怎么样呢?”

        从裕南乡坐到吉县,只用了一个多小时。

        吉县也是个小县城,两条主要街道。所有的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全部集中在这两条街道上。

        李毅等人从吉县汽车站出来,步行到吉县县政府大门口。

        吉县的县委和县政府在一幢楼里办公,门口挂着几块牌子。

        县政府大楼是一幢很老旧的办公楼房,年代久远,围墙都有些破败了。

        “李毅,要不要进去看看?”梁凤平问。

        李毅沉吟道:“我们现在进去,势必要亮明身份,只怕会影响到我们今天的行程。”

        梁凤平知道李毅还是想进去瞅瞅的,便道:“我们可以进去转转啊。”

        李毅想了想,笑道:“行,我倒是想到了个好主意,进去看看。”

        三个人往里面走,这时大门外忽然开进来几辆小车,看那车牌,是吉县的一号车和二号车。

        车子停下来,吉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相继下车,两个人会合,聊起了天。

        李毅听到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中山装男人沉声说道:“魏县长,这李市长会不会来咱们吉县啊?”

        魏县长挺着大大的啤酒肚,一张脸红光发亮,呵呵一笑:“胡书记,咱们县穷得叮当响,李市长怎么可能来咱们这里?他要去,也该去三合县那种富裕县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