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章 惊险的小插曲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章 惊险的小插曲

    作品:《官路弯弯

        罗涓刮了刮自己的小脸蛋,说道:“这首诗是大诗人李白写的啦!你这么大的个人,居然连这个都不晓得!真是丢脸。www.00ksw.org”

        钱多被一个小孩子抢白一番,倒也全无脾气,嘿嘿笑道:“我没有文化,呵呵。”自从有了多多之后,他对小孩子的忍耐心达到了无上限。孩子再调皮,在他看来都是可爱的表现。

        李毅哈哈一笑,继续往上走。山上寒意渐重,拾阶而上,闻瀑布隆隆之声,赏一路青翠之景,宛如漫步在人间仙境。

        石板路的尽头,是一座寺庙。寺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但比想象中保存得更要完好。

        一座一人多高的围墙,墙是淡黄色的。

        从门里进去,看到一座大殿,殿两侧是厢房。庙里很静,连瀑布的声音也杳然了。

        梁凤平左右看看,说道:“这是块风水宝地啊!死后若能葬于此地,后人必定福荫绵延。”

        李毅笑道:“梁老,你还信这个啊?人死万事休,哪管身后事啊?”

        梁凤平道:“说得也对,儿孙自有儿孙福,岂是风水之事可以荫蔽的?”

        李毅等人逢庙拜佛,拜完之后,和庙里的和尚交谈。

        庙里只有三个和尚,都上了年纪,不擅言辞,只知念经说佛。

        李毅捐了些香火钱,便和众人出来,复又来到那个大瀑布处,仔细端详观赏。

        “涓子,这瀑布的上流,是一条溪流吧?”李毅问。

        罗涓道:“是条山溪,那水可甜了。”

        李毅看了一阵,忽生感慨,说道:“裕南乡,不应该这么穷啊!”

        梁凤平道:“这里风景秀丽,奈何水土不养人,难以发达。”

        李毅道:“梁老,你看这满山的树木竹子,可以做什么用途?”

        梁凤平道:“树木再生时间过长,砍伐的话,破坏环境过甚。竹子倒是可资利用,莫非你想打这竹林的主意?”

        李毅道:“我现在也只是一个想法罢了,能不能施行,还得经过多方论证。”

        梁凤平点头道:“我记下了。回市里后,我会安排专家前来堪察。”

        李毅背负双手,微微嗯了一声。

        罗涓扑闪着大眼睛,完全听不懂这几个大人说的话。

        梁凤平微微一笑:“这会儿,估计市里闹开锅了,都在寻你吧!”

        李毅道:“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我会在这里吧?哈哈!”

        梁凤平道:“大家肯定以为你会去暗访市里机关或是企业的工作。”

        李毅道:“我现在的眼光,不能再局限于一个部门或是一个地方。工业、农业、商业,业业都要抓;经济、政治、教育,样样都要精。”

        梁凤平道:“凡事都有个主次轻重,只希望你能做到心里有数。别因小失大,得不偿失。”

        李毅道:“我在想,我来绵州后,做出一点什么政绩,才能震慑住下面众多的官员,同时又能让他们甘心听我的话,在今后的工作中,尽量少跟我作对,大力的支持我,我该如何做?”

        梁凤平道:“以最短的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做出骄人的成绩来!让人刮目相看!想做正事的同志还是占大多数的,你只要用一种积极乐观的进取精神来工作,一定会征服这些同志的心,让他们甘愿跟随于你。”

        李毅点头道:“不错。那么,最容易出成绩的地方在哪里?”

        梁凤平恍然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还有什么把一个最穷的乡变成最富裕的乡,更能震慑人心更具说服力呢?”

        李毅赞许的道:“梁老,深得我心啊!”

        梁凤平道:“但这个乡之所以落后和贫穷,是有历史原因和地域原因的,你想短时间内改变它的现状,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李毅道:“穷则思变。我不相信这里的村民都安守贫困,不思进取。他们只是缺少一个契机,缺少一种有效的引导。如果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一定会还我们一段传奇!”

        梁凤平道:“你可有把握?如果失败,那你在绵州的威信,将很难树立起来。”

        李毅站在山石上,高抬右手,从左至右,快速的划了过来,沉声说道:“我李毅在绵州的征途,就从裕南乡开始吧!我要把这里当成我的试验田,如果能够成功,那就可以将我的模式,应用到整个市,扩大到整省里去!”

        梁凤平道:“李毅,既然你已经做出选择,我惟有全力支持。”

        李毅道:“多谢梁老。梁老,我初来绵州,没有可用之人,我又不能蹲守在这里不动,因此,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梁凤平不待李毅说完,便笑道:“你想请我驻守在裕南乡蹲点?呵呵,我求之不得,这里山清水秀,深得我心啊!这人年纪一大,就免不了恋土眷乡。住在这里,也算是了却我一桩心愿吧!”

        李毅道:“不会太久的!”这话说得豪情万丈。

        罗涓听不懂大人们说的话,独个跑到瀑布下面去玩耍。

        李毅转眼间不见了罗涓,搜索望去,看到她蹲在溪边洗手,便喊了一声:“小心啊!别掉下水里去了。”

        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李毅这话刚落韵,那罗涓忽然一头栽进溪水里。

        这段溪流,处于瀑布下面不远处,瀑布巨大的水流量,积攒在水潭里,然后挟千钧之势,冲向山下。这股力量很强大!罗滑掉下水后,被一股大水迅速的冲下山去。

        李毅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心想罗涓是自己喊来当向导的,如果在这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自己就罪莫大焉!不及细想,大喊一声:“涓子!”便纵身跳下山石,往溪河跑去。

        钱多生怕李毅摔倒,说道:“小心,这山上树叶多,小心打滑。”

        李毅沉声道:“快去救人!”

        说话间,三个大人沿着溪水飞奔过去。

        溪流并不宽,但是下坡之势,水流湍急,涓子身子瘦小,在水里站不稳脚跟,一个头冒出来,又沉下去。

        现在是初冬天气,山里气候尤为寒冷,这溪水肯定冰凉刺骨,涓子一个小女孩子,若是在水里被泡得过久,恐有生命危险。

        溪水快速的流行,经过一方大岩石之后,从一处峭壁处直流而下,这是一个小的瀑布,直接距离虽然短,但人若摔将下去,只怕也够难受的。

        李毅大急,疾步跑到涓子的前方,不管三七二十一,心里心想着救人要紧,纵身一跃,跳进冰冷的溪水里。

        涓子正好随着水流飘了过来。李毅伸开双手,抱紧了涓子。

        溪水里的石头长满了苔藓,异常滑溜,李毅抱了个人,重心不稳,脚底打滑,抱着涓子跌倒在溪水里。

        咕噜一声,李毅喝了一大口水,感觉一股强大的推力,在背后推着自己往下飘,完全身不由己,想站都站不起来。张口想喊,冰冷的溪水不断的灌进嘴里。

        忽然身子一轻,完全失去了重心。心想完了,自己和涓子一起掉下那个小瀑布了。

        怕伤到涓子,李毅紧紧将她环抱在胸口。

        呯的一声响,两个人掉落在下面的小水潭里!

        李毅在下面,磕到了头部,当时也不觉得疼痛,抱着涓子,奋力爬将起来。

        好在那只是一个小潭,水并深,李毅努力走向岸边。

        钱多一直跟在李毅身后不远处,眼睁睁看着李毅跳下水,然后被冲下小瀑布,心急如焚,纵身一跳,从小瀑布上跳将下来,顾不得寒冷,淌进水里,扶着李毅上岸。

        李毅呛水,连咳一阵,吐出几口水,缓过气来,说道:“我没事,快看看涓子。”将涓子放在地上,只见她脸色惨白,昏迷不醒。

        钱多道:“毅少,得马上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

        李毅嗯了一声,俯下身子,捏开涓子的嘴,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

        忙活了一阵,涓子哇的吐出一大口水,睁开了双眼。

        “菩萨保偌,你没有出事!”李毅笑了。

        罗涓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恢复过来,指着李毅道:“你流血了。”

        李毅一摸后脑勺,一看手心,一手的血。

        这时梁凤平才赶下来,见状说道:“这山里有野草药,采些敷上,先止住血再说。”

        罗涓起身道:“我知道这种草药,我爷爷曾经带我采过。”在附近搜寻起来。

        梁凤平也知道采草药,和罗涓一起寻找。

        李毅捂住伤口,说道:“找不找得到?找不到就算了,出点血,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罗涓忽然笑道:“就是这种草药了!我以前受了伤,我爷爷就是用这种草药给我敷的。”

        梁凤平接过来看了看,说道:“不错,这的确是止血草。”放进嘴里咀嚼成烂泥,敷在李毅的伤口处。

        钱多撕开自己的衣服,替李毅包扎,说道:“太冷了,得赶紧下山。”

        梁凤平道:“涓子,你很厉害啊,居然还认得草药!”

        罗涓很是得意,笑道:“我还知道有一种草药,也很厉害呢,可以让人生宝宝!”

        别人听了还好,李毅听到这话,一把拉住罗涓,问道:“什么草药?可以让人生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