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章 辩证唯物主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章 辩证唯物主义

    作品:《官路弯弯

        罗爷爷道:“哪有啊?农技站的人还做这个工作吗?我们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他们的指导。www.00ksw.org”

        梁凤平道:“这种地方的农技站,估计也没有什么真懂技术的人才。”

        李毅道:“农业要发展,离不开科学技术的支持。这个地方,山清水秀,景色优美,为什么就种不出好稻谷来呢?”

        罗涓在旁边说道:“我们这里的山景可美了,那边山上面,有一个很大的瀑布呢!我以前在村里上学时,学校常组织我们去游玩。每次游玩之后,我们都会写一篇游记。我写的作文,还得过市里的奖呢!”说着,用小手指着前方的一座山。

        那山颇高,耸立在半空中,看上去巍峨挺秀。

        李毅拍拍她的头,笑道:“真有出息!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拜读你的大作。”

        罗爷爷道:“你们现在去哪里?”

        李毅道:“找不到朋友,暂时没有地方去。”

        罗爷爷道:“如果不嫌我家里简陋,就到我家里去住一个晚上吧!从这里走进去,也就半个小时路程了。”

        李毅正有此意,便笑道:“那就麻烦罗叔了。”

        罗爷爷道:“涓子,带路。”

        罗涓哎了一声,走在前面,拉着爷爷的手,轻声问道:“爷爷,来了三个客人,我家里哪有床睡啊?”

        罗爷爷道:“涓子,回头你上金花家里搭个铺。把床让出来。”

        罗涓道:“我那个小床,也睡不下三个人啊。”

        罗爷爷道:“我有办法。”

        李毅在旁边听了,心里一阵暖和。这里虽然贫穷,但这里的人热情好客,朴素可爱啊!

        “涓子,你们这里的山上面盛产什么啊?”李毅问。

        罗涓道:“可多了,各种野果都有呢!最多的还是竹子,各种各样的竹子。不过,我们山上没有大熊猫,要是有大熊猫就好了,可以建个大熊猫动物园,让外面的人过来看,可以收他们的门票钱。”

        李毅笑道:“你年小点子大啊!这么小就学会动脑筋赚钱了。不错。”

        罗爷爷道:“咱们这里的竹子,那可是一宝啊!”

        李毅道:“竹子还是个宝?怎么样个宝法?”

        罗爷爷说道:“竹子可编制各种农具,如箩筛、簸箕、扫帚、晒垫等。将竹子的竹节打通当作水管,供农田灌溉和引水之用。我听说自贡盐区,还采用竹管输送盐卤,费用低廉,经久耐用。大竹竿削去竹青,扎成竹筏,吃水浅,浮力大,可以做成交通工具。咱们这里溪多河多,对渔民来说,竹子更是一个宝物。简单的渔具到复杂的器具,水产养殖的支架和漂浮物都要用竹子来做,渔船的网架、桅杆、船篷、船篱也都离不开竹子。你们说,这竹子是不是个宝物?”

        这一路走来,李毅看到满山遍野都是青翠的竹子,一片片竹海,风吹过,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在这静寂的山野里听来,格外的惬意。

        李毅道:“在这里结庐而居,好过在闹市里居住啊。这里的风景实在是好啊!”

        罗爷爷笑道:“这里风景美是美,但交通不方便,穷山窝窝里,谁还会到这种地方来建房子住啊?”

        李毅道:“这是一个人居环境的问题。如果在国外,越是这种地方,越受欢迎。我个人就觉得在这种地方生活,比在城市里生活要好得多。”

        罗涓道:“大叔叔,那你到我们这里来,买块地,起个大房子啊!”

        李毅笑道:“终有一天,这里所有的村民,都会住上大大的楼房。”

        罗爷爷摇头道:“都住上大大的楼房?那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咱们这个乡,是整个绵州市最穷的乡呢!咱们这里,现在连一幢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在外面打工做活的苦哈哈啊!赚两个辛苦钱,维持生计就不错了,想起新楼房,难啰!”

        李毅道:“罗叔,改革开放以来,你觉得农村里的变化大吗?”

        罗爷爷道:“变化还是蛮大的,最起码不饿肚子了。田里的庄稼虽然收获不多,但还是够一家人吃的。就是农业税完得有些多,不然还能有些小盈余……”

        一行人一边聊天一边行走,走完大路走小路,进入一家农户。

        “奶奶!”罗涓老远就大喊,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跑。

        “涓子,你怎么回来了?”罗涓奶奶走了出来,她惊喜的抱着孙女。

        “我们学校放两天假,连上周末,有四天休息呢!”罗涓笑道。

        “这无缘无故的,放什么假啊?”罗奶奶嘀咕。

        罗涓道:“我也不知道,听说咱们学校的校长病了,所有的老师都要去省城看他呢!我们班级还派了同学代表去。我们每个学生都捐了五块钱。”

        李毅闻言说道:“你们校长得了什么病?不治之症吗?”

        罗涓道:“好像是什么发炎,要割掉呢!还要动手术,好可怜。”

        李毅皱眉道:“是不是阑尾炎?”

        罗涓笑道:“对,就是这个病,你怎么知道的?”

        李毅淡淡地道:“阑尾炎是个小手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你们学校的老师真是会挑日子休息。校长动个小手术,学校就要放两天假,组织师生前往省城看望他。偌大一个绵州,难道连做个阑尾切除术的医院都没有吗?用得着跑到省城去?”

        罗涓不解的摇了摇头,感觉这个大叔叔说话好深奥啊,那表情一本正经的,有些吓人呢!

        罗爷爷向老伴介绍李毅三人。

        李毅三人是罗爷爷在路上捡回来的,非亲非故,但罗奶奶却没有丝毫的不高兴,也没有询问李毅三人的来历,便笑眯眯的请进屋里去,泡了热茶端过来。然后又张罗着午饭。

        经过这一路上的奔走,李毅三人肚子都饿扁了,吃起饭来,觉得这农家的饭菜格外的香甜美味。

        罗奶奶一个劲的劝李毅等人多吃,还说实在匆忙,没有准备什么好菜,请贵客们见谅。

        面对这热情好客的一家人,李毅都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好。

        用过餐,李毅对罗涓道:“涓子,你要是没事做,带我们到村里和山上到处转转吧。”

        罗涓道:“好啊。你们想去看瀑布吗?”

        李毅道:“我们先到村子里四处转转,然后再去山上看竹子和瀑布。”

        罗涓奇道:“村子里就是房子和人,还有猪啊,鸡啊,有什么好看的?”

        李毅呵呵笑道:“乡村乡味,别有一番韵味啊。我们在城里生活惯了,到村子里来,看什么都觉得很新鲜。”

        罗涓带着李毅三人,在村里到处转。

        这个村子里,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土砖瓦房,房檐低矮,样式陈旧。

        只有罗家祠堂还像个样子,青砖砌就,古香古色,虽然旧,但并不破败,显然时有修缮。

        梁凤平对这个祠堂很感兴趣,里里外外转着圈儿看了又看,摸着砖墙说道:“这可是明末清初时的建筑!这样的建筑,别说在绵州,便是在西川省里,都不多。大都经过毁坏重建,保存得这么完整漂亮的可不多啊!”

        李毅道:“村子偏僻,战火很难波及到此地,这对板田村来说,也是一种财富啊。”

        梁凤平道:“说得对。穷乡僻壤,让这些古代文物得以很好的保存下来。这是板田村之幸事。凡事有利就有弊,有弊也有利!这是辩证唯物主义观点的最佳论证啊。”

        罗涓见客人们对这些旧房子感兴趣,便笑道:“那边山上还有座古庙呢!我们村里的人,都会到上面去上香,听说那座庙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梁凤平欣喜的道:“真的?那庙大不大?”

        罗涓想了想,说道:“比这祠堂还要大!”

        梁凤平道:“真是不虚此行啊!李毅,这样的古代寺庙,那可是值得瞻仰的文物古迹呢,我们快去瞧瞧。”

        李毅对这个寺庙什么的,并没有多大兴趣,但见梁凤平如此兴奋,也不忍扫他的兴,便点了点头。

        罗涓道:“那庙就在瀑布旁边,从这边有一条小路上去,可以直接到达庙门口。”

        路在两座山的坳口处,这是一条石板路!

        在高山上修出一条石板路,可见村民们对这山上寺庙的敬重程度。

        石板路弯弯曲曲的向上,没入深林里。

        这山看上去并不高,但爬起来就难了,李毅和钱多经常锻炼身体,还能撑得住,梁凤平上了年纪,累得他扶着腰,喘着粗气直叫痛。

        罗涓却是没事人一般,直催李毅他们快些走。她见梁凤平走不动,便过来扶着他,说道:“老爷爷,你比我爷爷的身体可差远了,你平常肯定不会运动和劳动吧?”

        梁凤平尴尬的笑笑,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说道:“老啰,老啰,不中用了。”

        老远就听到轰隆隆的水流声。

        透过树丛,看到一条洁白的练子,挂在山腰上,再走近一些,便能感受到水雾扑面而来。

        钱多讶道:“小时学过一首诗,疑是银河落九天,今天总算真切的感受到了这句诗的力量。这个诗人还真没有骗人哩!这瀑布看上去,可不像是从九天上掉落下来一般?太壮观了,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