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章 最穷的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章 最穷的乡

    作品:《官路弯弯

        梁凤平抢先回答道:“我们是去裕南乡访友。www.00ksw.org我们就住在市里。”

        “哦。你们的朋友在哪个村?”那个爷爷跟梁凤平拉起了话。

        梁凤平也从来没有去过裕南乡,便随口诌道:“就在乡政府旁边。”随后转移话题,跟他聊起农时作物来。

        那个小姑娘却瞪着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李毅。这小姑娘生着一张圆圆的脸庞,肌肤粉粉嫩嫩的,说不出来的可爱和萌。

        李毅伸出手,捏捏她的小脸蛋,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伸手打开李毅的手,气呼呼的说道:“不许摸我!人家是女孩子,会害羞啦!”

        李毅哈哈大笑。

        “她叫罗涓。才十岁。”罗爷爷说道:“上小学四年级了。”

        李毅道:“真可爱。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女。你们这是进城买东西吧?很多物质,只有城市里才有得卖吧?”

        罗爷爷道:“她父母都在绵州市里打工,她也跟在绵州上学。”

        李毅问:“孩子到绵州上学,方便吗?城里的学校收吗?”

        罗爷爷道:“好学校是不收的,差一点的学校,交钱就可以读,每个学期都要交钱。不划算啊!但我儿子硬说城市里学校教育质量好,就算多花几个钱也值得。”

        李毅道:“那你们村里的小学还在办吗?”

        罗爷爷道:“在办。但学生娃娃少,教师也少,都是村里几个老教师和几个村小毕业的女娃娃在教书。有点条件的人家,都把娃娃带到外面去上学了。”

        李毅缓缓点头,心想这种情况只会加剧,随着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加,广大农村里的空村、空校将会日益增长。

        一方面,城市里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城市里的各种公共设施和学校都不堪重荷,另一方面,农村里只剩下孤寡老人在家里独守空房,农村里的学校等公共设施严重浪费。

        这是城市化进程发展的必然结果。

        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面对新形势下的新考验和新挑战,如果不能及时的做出应对部署,必将酿出众多新的社会问题。

        留守老人是我们的上一代,留守儿童是我们的下一代。

        如果我们连上一代和下一代都照顾不好,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李毅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心头异常沉重。

        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大问题!

        正因为太过普遍,政府对其熟其无睹。这个问题出现得太过迅速和突然,范围之广,出乎意料之外,政府短时间内,根本想不出有效的应对措施,只能应其自由发展。

        这种放任放展的结果,造成了城市房价的疯狂上涨,以及农村土地和资源的大量闲置和浪费。

        新一代农民工和经营商们,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了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他们想摘掉世代为农的帽子,进城买房,把户口迁进城里,做一个真正的城里人,并以此为荣。

        这种社会风气,传染了所有的农村人,读书的目的是为了鲤鱼跳龙门,进城里工作当城里人,出外打工经商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买房,当一个城里人。

        有房有车有存款,成了女孩择偶的新标准。

        然而,不管有多少人挣脱土地的束缚来到城市定居,三农问题始终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问题。

        更多农民同胞们,他们不属于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他们只是普通的农民工,做到五、六十岁,做不到了,还得卷起铺盖黯然返乡。

        农村里还是会有人生活和生存。广袤的农村大地上,很多房屋里还住着人。

        更多的农村创业者们,选择回乡建房,建房的成本低,房间多,更加经济和节省。于是在农村里兴起一轮新的建房风潮。

        人都是有攀比心理的,别人家建了新房,自己家还住老房的话,就会觉得丢面子,为了争一口气,也会翻新建房。

        那些在城市里买了房子定居的人,随着下一代的成长,日益感觉到在城市里生活的压力过大,也想着回乡,加之亲朋好友都在乡下,老了之后思乡情浓,也跑到家里去住,回乡之后,肯定也要建新房。

        建房运动的结果,把良田侵占,宅基地越来越多,耕地面积日渐减少。

        政府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出台一系列举措,进行基本农田保护,同时限制宅基地的审批。

        但这一切都是治标不治本,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农民建房的热情不减……李毅的思绪翻飞,想到了今后十年间国家的巨大变化。

        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绵州这一带的农居,还都是十分老式的房子。农民工们回乡建房的潮流,还没有流行到这一带。

        做为一市之长,又是一个重生者,李毅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对绵州市的百姓和未来负责任,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提前安排和部署,制定出相关的政策和规定,把将来可能出现的情况考虑进去,建设出一座崭新的城市,打造一个全新的城乡经济体!

        这是李毅的豪情壮志。

        这也是李毅给自己在绵州任上定下的宏伟目标!

        所以,一到西川,李毅就迫不及待的来到绵州,来到这乡村里调研和考察。他想看到绵州最真实的现状,了解到农民们最真实的想法。这样,他才能制定出最符合现实的绵州发展策略。

        中巴车在破烂不堪的马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绵州市乡镇经济评比中成绩最差的裕南乡。

        裕南乡只有一条街道,这条街建在山脚下,蜿蜒的马路,沿着山脚延向远方更深的山区。

        中巴车也只是路过此地,放下人后,继续朝着目的地进发。

        李毅等人站在泥泞的街道上,感受着初冬的寒风,茫然四顾。

        “乡政府在那边。”罗爷爷见李毅三人一脸茫然,便热情的指路:“这里只有这一条街,你一直往前面走,走到那个山脚下,就能看到一幢大房子,还有一个大院子的,就是乡政府了。”

        李毅道:“谢谢。我们去看看。”刚才说到乡政府访友,只不过是顺口说出来的,其实三人到达此地,哪里有什么目的?只不过是想随处看看罢了。

        这个小乡里,街道并不长,只有几十户商家,生意冷清。

        李毅三人把街道逛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旅馆和住宿的地方,看来这种小地方,经济不发达,还没有人做这种生意。

        梁凤平道:“裕南乡穷啊!四处都是山,水田也是在山地之间开垦出来的。触目所及,除了山林,还是山林。你看那些村屋房舍,大部分都是土砖屋,连红砖屋都很少。”

        李毅沉声道:“是啊!这样的房子,怎么能抵抗住地震的袭击呢?”

        梁凤平愕然说道:“地震?这不可能吧?”

        李毅摆摆手,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先去乡政府瞅两眼吧!”

        梁凤平笑道:“只怕你要失望了。”

        李毅道:“乡一级政府,办公条件和办公状态,我都了解,没有什么失望不失望的。走吧!”

        三人顺着马路,沿着山脚往前走,远远的看到一个大院子,一幢两层楼的房子。

        两层楼房,而且是红砖结构的,这在裕南乡算是很好的建筑了。

        梁凤平道:“那里就是乡政府了。”

        院门是敞开的,三个人径直走了进去,但里面几间办公室都是紧闭着门,敲门也不见有人答应。

        从一楼逛到二楼,把几间办公室的门都敲遍了,也没有见到人影。

        李毅摇了摇头,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没想到居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令他失望!李毅想到的是,乡政府机关干部们工作松散,甚至上班时间打打牌什么的,那都不算什么,谁知道这里居然连人都没有一个!

        梁凤平道:“同志们可能都下村组里去工作了。我们还是到外面去转转吧,时候不早了,得先找个地方把吃的问题解决了。”

        三个人出来,看到罗爷爷和罗涓站在门口。

        罗爷爷见到他们三人出来,笑道:“是不是没有人?经常这样。乡干部们都没有什么事做,大都在家里忙自己的事情呢!就算是上面来了人,也是直接跑到他们家里去找人。你们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我或许认识哩!”

        李毅道:“算了,不找了。老同志,你住哪个村啊?”

        罗爷爷回答道:“我住板田村。”

        梁凤平问道:“板田村?这名字有什么说道吗?”

        罗爷爷道:“因为我们村里的田,都像铁板一样,又硬又糙,种不出好谷子来,所以就叫板田村。”

        李毅道:“农技站的技术员们没有前去指导农业生产吗?”

        农技站的全称是农业技术推广站,负责一个地方推广新技术、新产品,指导农民生产,为增加农民收入、发展农业生产、振兴农村经济服务。

        农技站的最高机构是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总站,为农业部的下属机构之一。总站下有各省站,与各级政府机构平行有相应的农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