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章 李市长问价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章 李市长问价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看向那个顾客,那人吸溜了一口粉,说道:“我以前也是在那个农贸市场做生意的,现在跑到这边来帮人打工了。www.00ksw.org”

        “听你们的意思,是超市和政府联手,打压这一片的菜商?不让他们再开菜市场?”梁凤平问道。

        “对啊,就是这样!”吃粉的顾客激动的说道:“也不知道那些政府的人收了超市多少好处!”

        李毅吃完早餐,和梁凤平、钱多一起来到旁边的公交车站。刚才好心的店老板告诉李毅,从这里坐公交车,可以到达最近的菜市场。

        “李市长,这么大的城市,总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你不必介怀。”梁凤平怕李毅初来乍到,就被这些龌龊事情弄得郁闷了,出言开导他。

        李毅神情淡定,微笑道:“这么大的政府部门,总有些监管不到位的地方,不稀奇。”

        此刻正是上班高峰期,公交站台上等车的人很多。李毅他们等的是2路公交车,粉店老板说是十分钟就有一趟,但李毅在这里等了快二十分钟,也不见有2路车来。

        又等了几分钟,一辆2路车像个老态龙钟的老人般缓缓开了过来。车子里挤满了人。司机将两扇门一打开,下来的人和上车的人完全没有秩序的乱挤,车身上写的“前门上、后门下”的标语,形同虚设。两扇门都有上车的人和下车的人。

        李毅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四十了,心想别人都要上班,自己的事情并不急,就不去跟大伙挤空间了。梁凤平和钱多见李毅不动,也都站在李毅身边没有动。

        早就满满当当的2路车,看起来好像连一个人都挤不进去了,没承想又硬生生的给塞进去十几个人。2路车的屁股喷出一股黑烟,缓缓向前开去。

        这趟车刚走不久,只等了几分钟,又有一趟2路车开了过来,这趟车子空荡荡的,没坐几个人。

        李毅笑道:“有时候,稍微等一等,就海阔天空了。”

        钱多笑道:“公交车经常这样,不来就不来,一来就来两趟。”

        赶2路车的乘客们都挤前一趟走了,这一趟便轻松了不少,李毅三个人上去,后面还有两个坐位。

        李毅和梁凤平坐下,钱多站在旁边。

        梁凤平道:“我在绵州时,四下逛过,觉得这边还是比较落后,这条街在绵州算是一条主要街道,但道路两边,都是建国初期时候的建筑。城市建设太过落后。”

        李毅微微嗯了一声,说道:“无妨,城市落后,证明可以发展的潜力十分巨大。”

        梁凤平笑道:“不错,一张白纸,才好描绘美丽的图画。”

        钱多道:“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纸,如果是一张草纸,你再怎么能画,也绘不出美丽的图画。如果是一张上品的宣纸,那自然就要好得多。”

        李毅呵呵一笑。

        忽然,公交车来了一个急刹车。

        钱多探头一望,说道:“前面封路了,有交警在拦车。”

        前面坐着的乘客大声说道:“肯定又是当官的出巡,每次一有当官的出来,就是警车开道,交警封路。”

        又有人笑道:“谁叫人家是当大官的呢?几千年来,哪个人不梦想着当官?如果当官不好,谁会去当啊?”

        梁凤平低声道:“李市长,估计是去接你的车队来了。”

        李毅嗯了一声,凑过头,从车窗向外望去,只见一列长长的车队,从前方的十字路口处开过去,为首的开道警车,时不时的鸣响警笛。后面一排小车,每辆之间都有一定的间隔,以一样的速度,跟在警车后面驶去。

        路口的当值交警站在路边,恭敬的敬礼。

        车队通过后,交警这才重新恢复指挥。

        钱多笑道:“毅少,他们去接你,却不知道他们要接的人,却在这里等着让他们通过。”

        梁凤平道:“这种迎来送往,在政府里,实在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在很多从政者的认识里,政府部门和机构,不就是为领导服务的吗?”

        李毅道:“这虽然是小事,但从这些事情里,却可以发现,咱们政府的管理中,存在很多的陋习。铺张浪费,无故扰民,在领导者阶层,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这对党政建设,是十分有害的。”

        梁凤平道:“你上任后,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改善。”

        李毅道:“积习难改,积重难返啊!社会大风气如此,我在绵州一地,只怕难有大作为。”

        2路车到前面站台,一群群的人涌上车来。

        李毅看到有老年人,便起身让座,他坐在后面,起身之后,他喊前面的老人到后面来坐。

        这时,一个留着平头的年轻人一屁股坐在李毅的位置上。

        李毅眉头一皱,沉声说道:“小伙子,我是让给这位老爷爷坐的,你年轻力壮的,不需要人让座吧?请起来。”

        那个平头双手抱胸,将身子一躺,眼睛望着车窗外面,说道:“你反正是让座,我坐他坐,还不都是一样的?”

        李毅道:“小伙子,你有没有一点公德心啊?我让给老人的座位,你也占?”

        那个老爷爷已经挤到了后面,见状说道:“算了,算了,就让给他坐吧,我还能站得住。年轻人,谢谢你啊。现在像你这样的好后生,可是不多见了。”

        李毅拍拍那个平头男子的肩,沉声说道:“我们都有老的那天,将心比心,你觉得你的行为是正确的吗?”

        平头男子道:“我自坐我的,关你屁事!我要是像他那样老了,如果连私家小车都没有,我才不出来乱跑!”

        钱多看不下去了,伸手按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捏,冷喝道:“起身!”

        平头男子哎哟一声,吼道:“做什么?”

        钱多冷冷的说道:“起来!”

        平头男子腾的起身,呼的一拳砸向钱多。

        钱多迎着他的拳头击出一掌,握住了他的拳头,用力一拉,将他从座位上拉将出来,说道:“滚开!”

        李毅不理睬他们两个的打斗,对那个老爷爷道:“老人家,请坐吧!”

        平头男子声色俱厉的道:“老不死的,你敢坐?我揍死你!”

        老爷爷连忙摇手道:“我不要坐,不要坐,你们坐。”

        李毅扶着他,请他坐下来。

        钱多亮出拳头,在平头男子面前比划了一下,沉着脸不说话。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小子要是欠揍,我这拳头,随时奉陪!

        平头男子甩了甩肩膀,知道不是钱多的对手,啐了一口,比划了一下,转身挤到前面去了。

        那个老爷爷拉着李毅的手,低声说道:“你们要小心,这年头,不太平!好人难做啊。”

        李毅拍拍他的手,说道:“大爷,你放心吧,我们不怕事。”

        有了上次在江州公交车上的经历,李毅这次在车子上,就格外留意,自己的钱包和零钱分开放,而且都是放在贴身的地方,手臂有意无意的护在这些装钱的口袋处,这样一来,小偷和扒手们就无机可乘了。

        几有三四个站,很快就到了地方。

        李毅三人挤下车,在路口询问到菜市场的位置,便往那里走过去。

        这里的菜市场很大,此刻又正好是买菜的时间,菜市场里挤满了人。

        小贩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摩托车和自行车经过时的打铃声,妇女的谈论声,小孩的呼喊声,交织成了一副美妙的世俗交响曲。

        菜市场里的地面很脏,污渍到处都是。

        李毅背抄着双手,一边走一边张望,走到一个卖小菜的摊位前,拿起一个白萝卜,问道:“老板,这萝卜多少钱一斤?”

        卖菜的妇女看了李毅一眼,笑道:“你不像个买菜的。”

        李毅笑道:“你甭管我是不是个买菜的,我问你,你回答就好。”

        妇女说了价钱,然后问:“你买吗?”

        李毅倒是有些为难了,他就是想问问价钱,并没有要买的意思,这些菜,他买回去也没有用啊?

        妇女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个买菜的!”

        李毅尴尬的一笑:“那你说我像个什么人?”

        妇女道:“你像是物价局的领导!”

        李毅哦了一声:“你们这里,经常有物价局的领导来问价钱吗?”

        妇女道:“经常来问价。所以我们这里的买卖都很公道,我们卖的菜都很平价!”

        李毅道:“物价局还是做了些实事啊!”

        妇女不再跟李毅交谈,只是嘿嘿一笑。

        李毅走了一阵,对钱多道:“我真的不像个买菜的大叔吗?”

        钱多摇了摇头:“不像,我看你像个市长!”

        李毅哈哈一笑,对梁凤平道:“梁老,那就麻烦你帮我去问问价钱。”

        梁凤平自嘲道:“我看起来比较像个在家带孙子的老头子,出来买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走到一个菜摊前,也指着白萝卜问价格。

        对方回答的价格,比刚才李毅所问的要便宜两毛钱!

        梁凤平问有没有少,对方回答说没得少,一直都是卖这个价,童叟无欺。

        连问几家,梁凤平得到的萝卜价格,都比李毅所问的第一家要便宜两毛钱!这让李毅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