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章 暗访菜篮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章 暗访菜篮子

    作品:《官路弯弯

        现在的绵州市里,只怕也只有邹志军跟李毅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

        邹志军心想,我不帮他,谁来帮他?

        邹志军心如电转,沉思一会儿,便说道:“李市长在下面暗访,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会很多,外面的人也不知道李市长没有来市政府上任,你说是不是?如果你这么一闹腾,公安交警一出动,全城搜索,到时候,街边下水道的老鼠都知道李市长没有来上任的事情了!这对咱们绵州的影响,绝对是负面的吧?这对李市长的影响,也是负面居多吧?连你都这么想李市长,觉得李市长是在装腔作势,假模假样,你说其它人会怎么样说他?”

        程登云略一沉吟,说道:“邹主任,你所言甚是!可是,应书记那边,我怎么交待呢?”

        邹志军道:“这就要看程局的意思了。www.00ksw.org你想怎么样交待就怎么样交待。”

        程登云缓缓说道:“邹主任,你说的全对,但我现在是归应书记管,应书记吩咐下来的事情,我不敢不听啊?这叫我好生为难。”

        邹志军道:“程局,该说的话,我都跟你说了。至于你怎么选择,怎么做,我是无法改变你,也无法强迫你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程登云道:“邹主任,这事情,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吗?李市长既然不见了,我们公安局出动人手寻找,也在情理之中,这能是什么人的阴谋呢?我们要是不寻找,万一李市长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就难辞其咎了。”

        邹志军道:“程局,你我在官场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识过?你想想,李市长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悄悄的来上任?难道这中间就没有什么说道吗?”

        程登云道:“你怀疑有人想对付李市长?”

        邹志军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李市长上任之后,就是咱们的顶头上司,我们身为下属,自然要为他的安危着想。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危险,我们也要做出一万分的保险措施。”

        程登云沉吟未语。

        邹志军双眼打量程登云,心想自己通过高鸿业,认识了李毅,自然要处处维护于他。程登云却连李毅的样子都没有看见过,跟李毅无亲无故,暂时也没有利益来往和牵扯,摄于眼前利益,他只怕很难听得进自己的劝告。

        这时,程登云的电话响起,他接了电话,应了几声是,便挂了电话,说道:“邹主任,我先告辞了。应书记催我了。”

        邹志军道:“应书记催你去找李市长?”

        程登云道:“是啊。邵书记得知李市长失踪之后,大为着急,叫应书记限时找到李市长。”

        邹志军眉头一皱,心想邵逸先这是在推波助澜啊!可是,这种寻找又在情理之中,自己也无法阻拦。唯一的关键人就是程登云,而程登云偏偏不信自己之言。

        希望李市长吉人自有天相助,顺利的躲过那些黑手的攻击吧!

        程登云回到局里,组织召开局党组成员会议,部署寻找李市长之事,不提。

        本卷开篇一万字了,咱们的主角,李毅同志,还没有露面呢!

        读者诸君,是不是也在猜测,咱们的李毅同志去了哪里?

        李毅没有去远方,也没有遭遇到什么缠头帮人的攻击,更没有遭到绑架和陷害。

        他昨天到达西川省的锦城市后,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当即乘车来到自己的履新之地——绵州市。

        李毅此次西来,只带了一个人,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这个人就是钱多同志了。

        钱多和李毅,形影不离,焦不离孟,孟不离焦。钱多习惯了在李毅身边工作,李毅也习惯了有钱多在身边跟随。有钱多替他开车,他能安然的在车上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换一个司机,他就有些不太自然,甚至有些别扭。

        李毅和钱多,在锦城出机场后,乘坐机场大巴来到锦城市区,然后搭乘市际班车来到绵州市。

        梁凤平在绵州市等待李毅的到来,三个人会合之后,来到一家小店吃了个饭,然后在一家普通的旅馆里住下。

        “李市长,怎么就这么来了?”梁凤平问。

        李毅微微一笑:“不这样来,还要怎么样来?”

        梁凤平道:“净水洒道,警车相护,车队相迎,风风光光的上任!到任之后,所有的衙门口和部门领导们,一一前来迎接拜访,尽显官威。”

        李毅呵呵一笑:“那都是劳民伤财的举动,不需要。”

        梁凤平道:“李市长,这官就是官,该有的威仪不能少啊。你就这样上任,哪个知道你的就是新来的市长大人?谁会对你礼敬三分呢?”

        李毅道:“我是来为人民服务的,又不是来耀武扬威的,别人礼不礼敬我,我并不在意。”

        梁凤平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你想先微服私访一番,看看绵州的风土人情,世俗社会,了解一下这个地方的真实状态。但这些事情,等你上任之后,一样可以进行。你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了解民情,而是了解官情!恕我直言,李市长,你现在虽然当上了绵州市长,但绵州官场的势力,错综复杂,你现在的根基尚未稳定,最要紧的是控制住官场的局面,只有政基巩固了,你才能开展你的惠民举措。”

        李毅道:“梁老,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我潜行入绵州,也不是无的放矢。一则,是为了更加真实的体察当地民情,二则,我想借此机会,试试绵州一众大小官员。从他们的反应中,我大体上就能知道这些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梁凤平道:“事已如此,我也只能支持你了。你打算怎么考察民情?从何着手?”

        李毅道:“我想到处走走看看。我们三个人,也不必用车,步行即可。”

        梁凤平道:“你想考察哪些国企和哪些单位?”

        李毅笑道:“咱们先不去国企和单位。明天一大早,咱们先去附近的菜市场看看。”

        梁凤平道:“菜市场?那就是一个贩夫走卒之所,有什么可看的?”

        李毅道:“不,菜市场是一个地方的中心点,看看菜市场,就能看出这个地方百姓的生活水平和生存状态来。”

        梁凤平道:“李市长如此关注民生,实乃绵州百姓之福!”

        李毅哈哈一笑:“梁老,你可别小看这个菜市场,从菜摊子上的菜和百姓菜篮子里的菜,就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经济发展,从菜市场的管理和秩序,又能看出当地政府的管理和组织。”

        梁凤平道:“明天是你上任的日子,市里众领导都会前去迎接你,要不要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们,说你改日再上任?”

        李毅道:“不必,就让他们去迎接吧!他们迎接的,并不是我李毅,而是绵州市长这个宝座,不管我人有没有到,绵州市长总归是值得他们去迎接的。”

        第二天一大早,李毅三人就起床,找了家小吃店,一边吃,一边询问店老板最近的菜市场怎么走。

        店老板道:“你们是新搬来的吧?咱们这一带没有菜市场,想买菜,得去那边的超市里买,不然就得走很远的路去找菜市场。”

        李毅哦了一声:“那超市里的菜,比起菜市场来,价格怎么样?”

        店老板道:“超市里的价格要贵一些,菜市场里的菜肯定要便宜啊,很多附近的菜农,都是自己种了菜,然后担到菜市场去卖,他们卖的菜,既新鲜,又便宜,味道更好。”

        李毅道:“那你们是从超市里购菜?还是跑到菜市场去买菜?”

        店老板道:“我们要的数量多,在菜市场那边固定了几个卖家,他们每天早上送货上门。临时有点需要的话,就只能上超市里购买。”

        李毅道:“那最近的菜市场,离这里有多远?”

        店老板道:“得有三四里,走路的话,要走半个小时了。”

        李毅皱眉道:“买个菜,来回要走上一个小时?这早上的时间,岂不全部花在买菜这件事情上了?”

        店老板道:“可不是嘛!要说在这里住,还真是不方便。”

        梁凤平笑道:“住在这里是不方便,但对你们开饭店的人来说,却是生意兴隆啊!”

        店老板道:“呵呵,这倒也是,很多人图方便,懒得买菜,就在咱们店里吃了。”

        李毅道:“那这边的区政府,没有考虑在附近设一个菜市场吗?”

        店老板摇了摇头:“还设菜市场?以前有一个农贸市场的,里面什么都有得卖,后来拆了,改建成了大超市。”

        李毅道:“既然原本就有,那就证明这一带原本就有这方面的需求。农贸市场拆除之后,商户们应该在附近再找地方经营啊!”

        店老板道:“我以前就是在农贸市场里卖干货的,后来政府不让我们再重建农贸市场,我只得另谋生路,在这里开了一家小吃店。”

        李毅道:“政府不让重建?这是为什么?”

        旁边一个吃粉的顾客冷哼一声,说道:“为什么?还不是怕我们抢了那大超市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