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章 各种猜测,各种乱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章 各种猜测,各种乱套

    作品:《官路弯弯

        时针指向了中午十二点!

        李毅还是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www.00ksw.org

        绵州一众官员站立不住了,人人脸上现出一种焦急的神情。他们着急,不是因为站得太过辛苦,而是因为李毅失踪了!

        李毅昨天就离开京城,乘坐飞机前来西川省了,而当班飞机已经毫无误点的降落在西川省锦城机场。这就意味着,李毅同志早就到达了西川。

        他去了哪里?这么晚了,他怎么还不来上任?

        邹志军往最坏的方面想,沉吟着低声说道:“宗市长,不会出什么事故吧?李市长的电话也打不通,人也找不到,这不是急死人吗?”

        宗德超无法淡定了,他背抄起双手,在马路牙子处走来走去,忽然伸手抹下帽子来,指着邹志军身后站着的一个人,说道:“程登云同志,你是市公安局的局长,李市长的安危,至关重要,你即刻指挥手下寻找李市长。特别是交警,一定要多留意过往车辆,如果发现李市长,马上报告。”

        程登云苦着脸,说道:“宗市长,我们都不认识李市长啊,他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我们都不知道,就算他从我们眼皮底下开过去,我们也认不出来啊!”

        宗德超道:“认不出来不会想办法啊?他总不会走路吧?他坐的车,那车牌总有些特殊性吧?”

        程登云道:“您是说,李市长坐着省委组织部的车?还是坐着别的部门的车?咱们市离省城不远,省城牌照的小车不在少数,如果不是十分特别的车牌,我们也无从下手查起。再说了,李市长有没有进入咱们市界,还不知道呢!”

        宗德超道:“这叫什么事嘛!”撇着头想了想,说道:“邹志军同志,你把情况向邵书记汇报一下,请邵书记拿个主意吧!”

        邹志军答应一声,便给邵逸先打电话。

        邵逸先慢条斯理的道:“喂,哪位?志军同志啊。嗯,我在外面考察呢。有事?”

        他是个慢性子,说起话来打着腔板,每个字都拖拉得老长。

        邹志军偏偏是个急性子,但又不好打断邵逸先的话,只得听他慢慢的说完了,这才敢说道:“邵书记,李市长失踪了!”

        邵逸先一时没明白邹志军话里的意思,反问道:“什么?”

        邹志军心想邵书记是不是听不懂快话啊?便慢慢解释了一遍,把李毅失踪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电话那头半晌没有回应,邹志军还以为对方又挂了电话呢!说道:“邵书记,我们还在路界处等着呢,您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邵逸先轻咳一声,说道:“李毅同志不是小孩子,他也不会一个人前来上任。他在西川省里没有仇敌,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呢?志军同志,你用脑子好好想想,就明白了。”

        邹志军有些听不明白邵逸先的语意,但他没有忘记宗德超交给自己的任务,问道:“邵书记,那我们还要不要等下去?”心想只要你一把手开了口,那我们就好办了。你说叫我们回去,那我们就回去!到时李毅来了,怪罪下来,我们也可以推到你邵书记身上去。

        邵逸先淡淡地道:“你们想明白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办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邹志军一愕,看向宗德超。

        宗德超也瞪着他,等他的回答呢!

        “宗市长,邵书记说,叫我们用脑袋好好想一想,就能想明白,等我们想明白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办了。”邹志军把邵逸先的原话转述给宗德超。

        宗德超听完之后,先是一头雾水,随即恍然一悟,摆了摆手,说道:“收队回去吧!大家该干啥就干啥去。”

        邹志军道:“宗市长,不等李市长了?”

        宗德超道:“李市长可能不喜欢我们这么铺张浪费,也不喜欢我们大张旗鼓的迎接他。我们还是回去吧。”

        邹志军道:“那酒宴?”

        宗德超道:“酒宴先预备下来,等李市长一到,这欢迎宴会还是要有的嘛!”

        邹志军笑道:“那我就听从宗市长的安排,先叫他们预备着。酒宴之后的舞会呢?也保留吧?”

        宗德超嗯了一声:“该有的总得准备着,至于李市长喜欢不喜欢,都是我们的一片心意。他可以骂我们奢侈,但我们不能不把礼数做到堂。”

        邹志军呵呵一笑,答应下来。

        长长的车队在公路上调头,成一字长蛇阵,在警车开道的带领下,鱼贯往市区开去。一长溜黑锃锃的小车队伍,看得路人和过往车辆莫不咋舌,而那些略知官场事务的人,则向身边人说:“肯定是有什么大官来了!看这架式,少说也得是个市长!”

        回城的路上,宗德超等人都在思索一个问题:李市长去哪里了?

        回到市政府,宗德超把邹志军喊进办公室,刚刚坐稳屁股,便问道:“志军同志,你给我说句老实话,李市长到哪里去了?”

        邹志军见宗德超说得这么严肃,眼皮儿一跳,连忙弯了弯腰,苦着脸道:“宗市长,我也不知道啊!我一路上都在想这个事情呢,你说李市长能上哪里去呢?”

        宗德超道:“志军同志,你莫哄我,一直都是你在跟李市长进行联系,他什么时候上任,也只告诉了你一个人,你现在推说不知道,那这个话,我可是不相信的。”

        邹志军心里泛起苦水,说道:“宗市长,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啊。李市长就是在前天电话通知了一下我,说他今天会到绵州市来。其它的,他也没有跟我多说啊!”

        宗德超道:“李市长只说自己会到绵州市里来?”

        邹志军道:“是啊。他是说今天会到绵州市里来——他只说会来绵州,却没有说几时来,怎么样来。那他会不会已经到了绵州?”

        宗德超的脸色更加严肃了,沉声问道:“那你和李市长是怎么联系上的?你怎么知道他的电话?”

        邹志军也是个聪明人,并不接宗德超的话,把自己的老底全部抖出来,只道:“我也不知道李市长的电话,是李市长主动联系我的。我当时听到他的声音,我还以为是哪个陌生人打过来的,对他的语气十分的冲,差点没伤到李市长!还好李市长大人大量,不跟我一般计较。我跟李市长就通过这么一次电话,他的电话号码就是这样记下来的。”

        宗德超一直盯着邹志军的双眼,邹志军在官场里摸爬打滚这么久,也早就修炼得水火不侵了,能做到市府办主任这个职务上来,邹志军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说起谎话来,那是脸不红来眼不眨,神色如常,连耳朵尖子都不带稍动的。

        看了半晌,宗德超缓缓点头,说道:“志军同志,你我同事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我自然相信你。那依你猜测,李市长到哪里去了?”

        邹志军心想,你相信我?你要是相信我,就不会如此咄咄逼人了,说道:“宗市长,你的意思是?”

        宗德超微微皱眉,心想我问你话呢,你倒反过来问我!真是个老油条啊!

        “嗯,你说,李市长会不会已经到了绵州?”宗德超沉吟着说道,心想你不见兔子不撒鹰,我就先放只兔子出去,看你怎么说。

        邹志军道:“这个还真不好说。李市长是来这里当市长,他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前来上任,上任之后,他想去哪里,谁还敢阻拦他不成?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虚虚实实嘛!”

        宗德超摸着下巴,说道:“难道他就不想先偷偷摸摸的来到绵州,看看绵州的真实情况?没有这种可能吗?”

        邹志军笑道:“他要是想来,估计早就前来摸查情况了吧?绵州这么大,他若是想看看真实情况,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啊。我倒是猜测吧,李市长可能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

        宗德超道:“就算他有事耽搁了,上任这么大的事情,总得先来个电话通知一下你吧?”

        邹志军道:“我现在还有一种担忧,就是怕李市长在咱们市内出什么事故。”

        宗德超双眼猛然一睁,说道:“你是说交通事故?还是说别的事故?”

        邹志军明知办公室里并无他人,但还是左右看看,然后两只手往额头上一抹,做了个箍头的动作,低声说道:“这个!”

        宗德超瞳孔骤然收缩,沉声说道:“你是说缠头帮?”

        邹志军压低嗓子说道:“宗市长,相信你也知道,当初争这个绵州市长的时候,那可是十分的惨烈,好几个人选呢!最后李市长胜出,不服气不认输的人,只怕会有吧?狗急跳墙,这人急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宗德超的眉角往上一扬,缓缓说道:“这个事情,可不能乱说啊!在得到李市长的确切音讯之前,千万不可宣扬此事。”

        邹志军道:“我理会得!我真要说,刚才在等车的时候,我就说出来了。”

        宗德超摆了摆手,沉声说道:“志军同志,回去工作吧,相信李市长很快就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