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九章 跑到毅少家砸场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九章 跑到毅少家砸场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接到张晓晴的电话,得知张大山同意帮助自己,微微有些惊讶。www.00ksw.org他找张晓晴相帮自己,原来只是一种无奈的举动,也只是怀着一种试试看的心理,没有想到,张晓晴居然真的说动了张大山?这真是意外惊喜啊!

        张晓晴站在院子里打电话,告诉完李毅这个好消息之后,就笑道:“李毅,以前你帮过我,现在我也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可以把以前欠你的人情都还完了吧?”

        李毅心里暗生愧怼,心想自己只不过是在利用她,她却把这种利用当成了帮忙,还在报恩。

        “谢谢你,”李毅真诚的说道:“以前我总觉得你是一个任性的太子女,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你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张晓晴笑道:“你才发现啊?是不是特别后悔,自己结婚太早了一点?错过了更多的美丽风景?”

        李毅哈哈一笑:“人世间万千风情,相伴只一人。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你将来也会找到合适你的另一半。”

        张晓晴道:“你的事情若成,是不是就要到绵州去上任?”

        李毅道:“嗯,应该不会太久。”

        张晓晴道:“那我们要见面,就更难了。”

        李毅笑道:“我们天天在京城,也没有这么思念过对方啊,怎么了?临到分别,你反而有些舍不得了吗?”

        张晓晴道:“舍不得你个大头鬼啊!讨厌。你当我是花痴,天天想着跟你这个帅哥见面呢?好了,我挂了啊。”

        李毅道:“我下去工作之前,请你吃个饭吧!”

        张晓晴抿嘴一笑:“还是算了吧,怕你家里那位误会。”

        李毅道:“这有什么?我家丫头是很大度的,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们全家人都很承你的情呢,到时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张晓晴嗯了一声。挂了电话,一股淡淡的哀愁袭上心头。

        抬头望天,灰迷迷的夜空里,一轮圆圆的皓月挂在天空中,像是在讽刺人世间诸多的不圆满。

        张晓斌冲了出来,看到妹妹,举手打了个招呼便要走。

        张晓晴问道:“哥。这么晚了,你还出去?”

        张晓斌道:“我出去办点事。”收住脚步。回头说道:“你早些休息。不要乱跑了。”

        张晓晴道:“我才不像你,夜猫子!”转身回房。

        张晓斌开车出来,先打电话给朋友们,询问李毅的住处。

        京城的圈子都是互通的,朋友之间你认识我,我认识他,连起来就是一张巨大的关系网。张晓斌几个电话打出去。很快就打听到了李毅的住处所在地。

        李毅正和林馨窝在沙发上,互相搂抱着。在聊天看电视。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声小车喇叭的鸣叫。巨大的声音吵得李毅和林馨双双站了起来。

        “谁来了?”林馨道:“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呢!”

        李毅道:“我出去看看。”

        钱多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说道:“毅少,林小姐,我去开门。”

        李毅和钱多走了出来,钱多疾行两步,走到大门口,透过铁栏向外面张望,看到一辆挂着军牌的宝马车停在门外面。

        宝马车的车前灯亮亮的射向楼房门口。泛起白白的光芒,让人看不清楚里面坐着的人。

        钱多眯着眼,伸手遮挡了下视线,大声问道:“来者何人?”

        如果是相识的熟人,来到李毅家门口,应该不会如此放肆,看这情形,应该不是李毅的朋友。因此钱多说话的语气有些冲。他心里想,这是谁呢?居然跑到这里来撒野?

        宝马车继续以挑衅的方式停在大门口,亮着雪白的灯光,不停摁响喇叭。

        钱多撇过头,看向李毅:“毅少,要不要开门?”

        李毅微微点头,心里也在猜测,这来的是什么人?怎么如此无礼?

        钱多打开铁门的锁,将铁艺门缓缓拉开。

        那辆宝马忽然启动,冲了进来,幸亏钱多身手敏捷,闪得快,灵巧的一躲,躲过了宝马车的撞击。

        李毅双眉一轩,脸色一沉,心想这是谁来砸场子不成?

        钱多喝道:“哪里来的莽撞小子!你会不会开车呢?”

        宝马车在院子里停下来,从驾驶室里钻出来一个人。

        李毅冷笑一声:“我道是谁敢在我李毅家门口撒野,原来是张大少!张大少,你深夜光临寒舍,有何见教?”

        张晓斌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双手摇摆着,走到李毅面前,吐掉烟头,说道:“你他.妈.的这也叫寒舍?这样豪华的别墅,京城里能有几个人住得起?整个公园都成了你家的后花园了!你可真会享受啊!”

        李毅道:“张大少,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李毅可不吃你那一套!有屁快放,无话早滚!”

        张晓斌道:“李毅,你少跟我装孙子!我今天为什么而来,你不会不清楚吧?”

        李毅道:“我跟你素无往来,还真搞不清楚你此来的目的。”

        张晓斌道:“你不清楚?我可以告诉你!——林馨呢?叫她出来!”

        林馨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张晓斌,你来做什么?”

        张晓斌转过身,大咧咧的道:“怎么了?我来不得吗?你这里是森罗殿,还是水晶宫啊?就算你家是瑶池仙台,我今天闯便闯了!你能奈我何?”

        林馨道:“来者都是客,不分贵贱,我们都无任欢迎。就算是只阿猫阿狗跑进来,我也会表示欢迎的。可是,小狗跑进别人家,还会摇摇尾巴,以示友好,你这么横冲直撞的闯进来,跟疯狗无异啊!不过,我们这家子人,都热情好客,就算是条疯狗,我们也会用最好的骨头来招待的!”

        张晓斌气得满脸通红,说道:“好一副伶牙俐齿!啧啧,我真不知道,李毅跟你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是怎么过日子的?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吧?”

        李毅沉声喝道:“张晓斌,你这是什么意思?存心来捣乱吗?我家不欢迎你这样的人,请出去吧!”

        张晓斌道:“嘿嘿,李毅,你想赶我走?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李毅道:“你再不走的话,我就要把你扔出去了!”

        张晓斌道:“刚才你老婆还说,来者都是客,怎么?我就不是客吗?我告诉你,我不仅是客,而且是贵客!你必须得好酒好肉的招待我!”

        林馨道:“这便怪了,你这样的恶客,无论去谁家,都不会有人答理你吧?你还想好酒好肉呢?我们刚才吃剩下的肉骨头,倒是有几根好的,要不赏给你吧?”

        张晓斌道:“林馨,你别得意得太早,我今天来,是找你家男人算账的!”

        李毅道:“我和你素无往来,有何账可算?”

        张晓斌道:“你跟我没有往来,可是,你跟我妹妹有往来啊!”

        李毅皱起眉头,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晓斌嘿嘿一笑,径直就往客厅里走去。

        钱多疾步走到客厅门口,将手一伸,说道:“站住!不许进!”

        张晓斌讥笑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怎么?想放恶狗咬人啊?嘿嘿,有种就把我杀了啊!”

        林馨道:“钱师傅,让他进去,我倒要看看,他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张晓斌伸手去推钱多:“听到没有?你家主母都发话了,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滚开!”

        钱多岂会容他推到自己身上?身子一闪,躲开他的手掌,反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拗,就把张晓斌的胳膊反了过来,抽掌在他肩胛处一击,张晓斌便向前跄去。

        张晓斌吃了个亏,怒吼一声,反手就来打钱多。

        李毅淡淡地道:“钱多,千万手下留情,这个张大少虽然有些疯,但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若伤害了他,我无法向他爷爷交待呢!”

        钱多道:“毅少,我理会得。打狗棒法虽然失传已久,但我胡乱使几招出来,相信也能制服几条疯狗了。”

        李毅哈哈一笑,走过去牵着林馨的手,低声说道:“关于张晓晴的事情,你听我解释……”

        林馨笑道:“你不必解释,我相信你。”

        李毅心里一暖,握她的手便紧了一紧。

        场子里,钱多连让几招,沉声喝道:“张大少,你再不住手,我可就还手了!”

        林馨道:“张晓斌,你是来找钱多打架的呢?还是有事要跟我们谈?如果你是来打架的,那我和李毅就不奉陪了,你们两个慢慢玩吧!”

        张晓斌连使数招,都打不到钱多,恨得直咬牙,但他也有自知之明,趁机收手,指着钱多道:“黑小子,今天先饶过你!改天非把你揍扁不可!”

        来到客厅里,张晓斌大摇大摆的在沙发上居中坐下来,说道:“李毅,我妹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你什么时候跟林馨离婚?”

        李毅牵着林馨的手,坐了下来,说道:“我不懂张大少的意思?你妹妹的什么事情,要问我怎么办?至于我和丫头,情投意合,从来没有离婚的打算。”

        张晓斌道:“李毅,你少跟我装蒜!我且问你,你是不是把我妹妹给睡了?你打算怎么安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