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张大山的用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张大山的用心

    作品:《官路弯弯

        张晓晴道:“爷爷,这个人你也认识,他叫李毅。www.00ksw.org正厅级别,要去绵州当市长呢!”

        张大山猛然睁大双眼,看定孙女,沉声说道:“你说什么?李毅?他要去绵州当市长?”

        张晓晴道:“是啊,他现在就是正厅级别的领导,外放出去,当一个市长,那是绰绰有余了。他在江州市时,还当过市委副书记呢!依我看,他就算当一个市委书记,也足够胜任了!”

        张大山缓缓摇头,说道:“不行。”

        张晓晴道:“爷爷,为什么不行啊?李毅他有能力,做事又严谨,以他的能力和资历,完全可以胜任绵州市长的工作啊!”

        张大山道:“我说不行,不是说李毅的能力不行。他这个人我是知道的,单凭他的个人能力而言,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绵州市长,便是再大一点的城市,他也能管理得过来。”

        张晓晴道:“爷爷,我都被你绕糊涂了,那你到底是说什么东西不行嘛?”

        张大山沉声说道:“因为这个职位,我们张家也有人在争!所以不能便宜了他!”

        张晓晴道:“我们也有人在争这个职位?那怎么办啊?”

        张大山道:“小晴,你胳膊肘儿怎么尽往外拐啊?他是李家的人,又不是我们的人,我们凭什么支持他呢?”

        张晓晴道:“爷爷,我就是觉得怪可惜的啊,他这么好的一个人,由他去绵州当市长,不是挺好的嘛?”

        张大山挥手道:“不可能!有本事的话,叫他自己去争取吧!绵州市长是一头鹿,鹿死谁手,就要看谁的本领高强了!”

        张晓晴挨着爷爷坐下来,摇着张大山的老胳膊,撒娇似的说道:“爷爷,你不也挺欣赏李毅的嘛?要不,咱们就放他一马呗,一个小小的绵州市长,你也不会看在眼里的吧?就让给他去当吧!”

        张大山道:“你这孩子,好不晓事,绵州虽小,但也是一方土地,官权之争,一地之得失,有时可以影响到省级的布局,而省级的布局又可能影响到中央的局势!你别小看这个绵州市长,它能关系到咱们张家在整个西川省里的布局!”

        张晓晴道:“这么复杂啊?爷爷,你就相让这一次吧,就当是看在孙女我的面子上,行不行?”

        张大山道:“别的事情都好商量,这个事情,免谈!你怎么不去求李毅,叫他们李林两家,放我张家一马呢?”

        张晓晴道:“可是,李毅都跟我说过了,我也答应了她,愿意帮他的忙,你现在这么做,叫我怎么回答他呢?”

        张大山道:“利益攸关,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小晴,你还年轻,交朋友没有错,但也应该慎重,不要被那些有心人给利用了。这一次,李毅指使你来向我求这个情,分明就是在利用你!”

        张晓晴道:“我知道他是在利用我,但这也没有什么啊。我和他是好朋友,如果能帮上他的忙,我自然要帮。朋友之间,不是应该互帮互助吗?你说这是利用,我也不反对,但我觉得,称之为互助更为恰当。李毅以前也帮过我不少忙,我现在帮他,也算是还他一个人情了。”

        张大山点了点张晓晴,说道:“丫头,你是不是陷进去了?”

        张晓晴道:“爷爷,你说的是什么啊?什么陷进去了?”

        张大山呵呵一笑,说道:“你别以为我老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上李家那小子了?”

        张晓晴扭了扭身子,嗲声说道:“爷爷!”

        张大山道:“小晴,我要告诉你啊,李毅再好,他也是别人家的女婿了,你不要泥足深陷,误了终身。”

        张晓晴道:“爷爷,我和李毅只是普通朋友,我觉得他人不错,所以才跟他交往,他都有老婆了,我怎么会对他有那方面的想法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大山道:“没有最好!小晴,一个人一生中,某些错误可以犯,但有些错误是不可以犯的!你和李毅的事情,你想都不要去想!”

        张晓晴道:“爷爷,绵州市长的事情,你还是帮帮李毅吧!就帮这一次,好不好?”

        张大山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你不必多言了。”

        张晓晴眼睛一转,说道:“爷爷,你要是在绵州市长的事情上帮李毅一把,那我就听你的话,只跟李毅做好朋友。你要是不帮李毅,那我就偏偏要跟他更深层次的交往!”

        张大山道:“你这是在要胁我吗?事关你的终身大事,你千万不可意气用事!”

        张晓晴道:“爷爷,你以前经常教育我们,做人要知恩图报。李毅帮过我的大忙,我要报答他,但又找不到好的报答方法。现在他好不容易求我一次,我如果帮不上忙,只好以身相许啰!”

        张大山微微泛白的眉毛一轩,说道:“小晴,你这是要逼宫吗?”

        张晓晴素来最有主见,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十分倔强,说道:“爷爷,我就逼你了,你要是真的爱护我,就帮我还了这个人情吧!不然,你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孙女儿委身于李毅这个已婚男人了。”

        张大山拍了一下大腿,怒目圆瞪,说道:“小晴,你太过分了!你居然敢要挟我?我虽然很欣赏李毅,但事关西川省里的布局,这个市长的位置,我是不可能相让的!”

        张晓晴道:“行,既然在爷爷心里,我连一个小小的绵州市长的位置都比不起,那我这就打电话叫李毅出来。”说着,起身欲走。

        张大山沉声喝道:“回来!这么晚了,你约李毅出来做什么?”

        张晓晴道:“跟他说你不愿意帮他啊,然后,我只好以身相许了。”

        张大山道:“小晴,你这是存心要气死我,是吧?”

        张晓晴道:“爷爷,我也是秉承你的教诲,滴水之恩,涌泉以报啊。”

        这时,张晓斌手里转溜着车钥匙,走了进来,嘴里哼着流行歌曲,进门之后,看到爷爷在场,便停止了哼唱,收起车钥匙,说道:“爷爷,你今天晚上没有事忙吗?”

        张大山道:“小斌,你的头发怎么染成黄色了?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像个红色子弟?明天就给我染回黑色!不然,你就不要进这个门!”

        张晓斌抓了抓头发,有些畏缩的道:“爷爷,我明天一定去染回来。妹,你今天没事做吗?”

        张晓晴不理哥,对张大山道:“爷爷,你就给我一句真话吧,你到底帮不帮李毅?你要是不帮,我这就出去找他。”

        张晓斌大声叫道:“妹,你刚才说谁?李毅?你要去找李毅做什么?”

        张晓晴道:“关你什么事?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不要管我!”

        张晓斌道:“喂,妹妹,我可是你的哥哥,你怎么这样子跟我说话呢?”

        张晓晴道:“爷爷,我走了。”

        张大山沉声喝道:“回来!小晴,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唉,罢了,罢了,这个李毅,也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居然可以得到你如此青睐。”

        张晓晴的脸色马上就转阴为晴,笑道:“爷爷,你答应帮李毅了?”

        张在山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爷爷一生胜仗无数,今天算是被你给打败了!”

        张晓晴跑过来,抱着张大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爷爷,你真好!”

        张大山道:“好啦,好啦,别摇爷爷了,你再摇,我就散架了。”

        张晓晴咯咯一笑,说道:“有了爷爷的支持,李毅一定可以得到绵州市长的位置了吧?”

        张大山道:“如果这样他还不能坐上这个宝座,那他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你欣赏的?小晴,你欠他的情,我这次帮你全部还清了!以后你再也不欠他的了。这次,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帮他一次,并不代表其它什么。”

        张晓晴道:“我知道了。那就谢谢爷爷了,我走了。”

        张大山道:“你又出去?”

        张晓晴道:“我去告诉李毅,让他高兴高兴。”说着就走了出去。

        张晓斌摸着头,问爷爷:“怎么回事啊?爷爷,你还帮李毅去当市长?李毅那是我们的敌人!”

        张大山沉声道:“嘿嘿,你以为我是在帮他吗?”

        张晓斌道:“难道不是吗?”

        张大山缓缓说道:“西川省里现在是一团糟,几方势力斗了个你死我活,这个绵州市长久久不能落位。我们张家在西川省里势力不是最强大的,现在也很难让我们的人上位。既然如此,让李毅去西川,也不失为一个好计策。我们既卖了他一个人情,又把他推到一个水深火热的深渊里去!”

        张晓斌道:“爷爷,这个西川省里真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吗?”

        张大山微微冷笑,说道:“西川省,可以说是一个大熔炉,把李毅扔到里面去,这对他可是一个大大的锻炼。如果他真的是真金,那就应该可以混出来,如果他只是一块顽石,嘿嘿,那他肯定会被烧成灰!”

        张晓斌双眼一转,说道:“爷爷,我去找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