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五章 好事多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五章 好事多磨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梁凤平不是个爱吹牛皮的人,他既然向自己说出这番话来,必定已经有了眉目,先自一喜,说道:“梁老,你快跟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你在那边都搞了什么事情,就能令得那个市长乖乖的退位?”

        梁凤平笑道:“谁会甘心退位啊!呵呵,我只不过略施小计罢了。www.00ksw.org”

        李毅道:“你用的是何妙计?不会是什么艳照门之类的伎俩吧?”

        梁凤平一愣,说道:“艳照门?是个什么门?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说呢!”

        李毅笑道:“所谓的艳照门,就是用美色和金钱,引诱某些心术不正的官员堕落,然后拍下艳照,用以要挟,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是所谓的艳照门。”

        梁凤平呵呵一笑,说道:“这种手段,太过卑劣无耻,我不为之。”

        李毅哦了一声,心想还好,梁凤平虽然使用手段,但还没有成为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政客或是阴谋家。

        做人是有底线的!这句话李毅一直在奉行。

        一路走来,李毅已经碰到过太多的色诱和各种利诱,他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虽然他并不反对政治中存在的斗争,但他觉得,任何事情,都应该有个度。

        梁凤平肯帮助自己,为自己出谋划策,李毅是十分高兴的,一个好汉三个帮,得道者多助,越多人帮助自己,证明自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也意味着自己将来可以走得更远。梁凤平喜欢用一些阴谋诡计,李毅也不反对,阴谋和阳谋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反手为阴,覆手为阳,适当的用一些阴谋,对事情的进展只有好处,只要他不过分就行。

        “梁老,那你用的是什么方法?这个绵州市长,难道是个大贪官不成?”李毅问。

        梁凤平道:“不,这个绵州市的市长,名叫曲志龙,他不贪钱财,不受贿赂。在厅局级官员里,算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清廉官员。”

        李毅道:“他不贪不色,你又有什么方法迫他让位?”

        在李毅想来,阴谋家的手段,无非就是利用别人的短处,用金钱或是美色进行诱惑,从来达成目的。

        梁凤平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短处,要想对付一个人,只要抓住了他的短处,就容易对付了。”

        李毅道:“那个曲志龙的短处是什么?”心想你不会把人家的家人抓起来,进行威胁吧?那就更落于下乘,危险系数也更高。随即摇摇头,心知梁凤平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梁凤平道:“这个曲志龙,曾经在西川省高凉市工作过,历任教育局副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副市长等职务,在争夺高凉市长的过程中,被人挤压力出局,后来机缘巧合,得人重视,当了绵州市的市长。”

        李毅道:“嗯,看来这个曲志龙,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干部啊!”

        梁凤平道:“可不是嘛。曲志龙同志斗争经验十分丰富!而且他的为人,心胸不够宽广,睚眦必报,他被人从高凉市挤走,一直心怀怨恨,想找机会重回高凉。”

        李毅道:“绵州比起高凉来,各个方面都更胜一筹啊,他不会抛弃绵州,重返高凉吧?”

        梁凤平笑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啊!曲志龙心高气傲,他在高凉市吃了这么大一个闷亏,岂会甘心?”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这倒是个短处,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曲志龙想重回高凉市,这对我们来说,又怎么样利用呢?”

        梁凤平道:“曲志龙是个正直的好官,我们想挤走他,并无他法,只能往高凉市方面想办法。因此,我回西川后,一直都在高凉市方面活动。”

        李毅笑道:“迂回路线!”

        梁凤平道:“高凉市的市委书记,马上就要退居二线了,这个一把手很快就会空缺出来。”

        李毅道:“高凉市的一把手要空缺出来?”

        梁凤平笑道:“可不是嘛!高凉市的一把手空缺了,曲志龙自然就会想方设法的调回高凉市里去。”

        李毅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曲志龙想重回高凉市里,担任一把手,压制那个高凉市长!”

        梁凤平道:“正是此意。我所做的事情,就是在曲志龙耳边吹吹风,鼓动他重回高凉。曲志龙现在已经被我说动了,正在四方奔走,想调去高凉工作。这对他来说,是一种高升,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

        李毅道:“不错!梁老,你这一计,用得好,用得妙!”

        梁凤平道:“李毅,曲志龙的后台并不够硬,在适当的时候,你可以搭一把手,帮他一把!只有他成功移位,你才能上位啊。而且,你来西川后,也需要结交盟友,你现在相助曲志龙一臂之力,将来他也会投挑报李。曲志龙的人虽然离开绵州,但他的关系网还在,你若是能收下他的那些下属,那你一来绵州,马上就可以打开局面。何乐而不为呢?”

        李毅道:“嗯,梁老顾虑得甚是。曲志龙要去高凉市,我可以帮他。”

        梁凤平道:“你在京城,要做两件事情,一是帮曲志龙完成调动,二是运作自己上位。我个人能力有限,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就要看你的表现。”

        李毅说道:“梁老,辛苦你了,若不是有你在,我还不知道绵州市那边的情况呢!”

        梁凤平道:“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个人能力有限,不能给你带来更多的帮助,心里惭愧啊。”

        李毅道:“梁老,你给的帮助,已经够多了。谢谢你。”

        梁凤平道:“那我就在绵州恭迎大驾了!”

        通完电话,李毅忍不住微微一笑,心里一阵得意。最近事事都很顺利啊!

        去绵州的路,已经铺好了,李毅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再加把力,帮忙把曲志龙调离绵州,自己也就可以顺利上任了。

        李毅在京城里,认识的人很多,政府和军队的高层也多,他当即和众人取得联系,请求他们的帮忙,这点事情,对李毅和他的亲朋来说,还算不得什么大事情。加上那个曲志龙本身也有些后台,双下里互相一用力,在西种省委里形成了股巨大的的推力。

        曲志龙调去高凉市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论。

        但在李毅调任绵州市的问题上,西川省委里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高凉市原来的一把手退居二线,曲志龙从绵州市长调任高凉市委书记,这些都在西川省委众大佬的利益范围之内,不管是谁最终获胜,总之都是自己省里的人获益。

        李毅是中央的人,他不属于西川省里的任何一个派系。绵州市长这么重要的职务,让一个外来户占去,西川省里的大佬们心有不甘。

        绵州和高凉市,虽然都是地级市,但从西川省的地理位置和政治经济等方面考量的话,绵州比起高凉市来,地位要高出不少。

        曲志龙调去高凉市,省委的大佬们自然同意,因为他们看中了曲志龙离任后的绵州市长宝座。

        西川省的几股势力,为此展开激烈争斗之际,李毅忽然从天而降,想要占据这个职位,他们又岂会轻易答应?

        李毅没有料到,自己的上位之旅,变得如此艰难。

        官场上的斗争,实在很微妙,每个人都是各怀心思,各有打算。表面上或许是一团和气,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马上就变得斤斤计较。

        人与人之间,平常或许一团和气,互不侵犯,但只要触碰到利益,其它什么都要靠边站了。

        邻里乡间,都是如此,为了一块田地或是几棵树,就能打得头破血流,何况是官场之中,这么大的利益蛋糕?争夺之惨烈,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李毅虽然有李家和林家的支持,但西川省里的势力,李林两家所占的比重并不大,其它派系和势力联合起来,共抗李林联盟,使得局势突变。

        西川省委的常委们,连续三次召开常委会议,商讨绵州市长的人选,但都因意见的不统一而搁浅。

        绵州市长一职,居然悬空了!

        时序进入深秋,十月的京城,天气恶劣,李毅的心情也变得烦躁。

        李毅的官路,虽然有些小弯弯,但大抵上还算平坦,一路走来,少受挫折,现在忽然之间遭遇到这么大的一个坎,让他心里有些小难受,也对官场的艰难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官路不平坦啊!李毅有些意兴阑珊的感叹。

        这天晚上,李毅和妻子一起到林国荣住处,陪岳父喝酒。

        谈到去绵州之事,李毅兴致不高,林国荣问道:“怎么了?碰到一点挫折,就提不起精神了?你想想,南巡首长三起三落,那么多的难关险阻都经历了过来,你现在只不过是遇到了一些小难题,你就如此情绪低落,你就这么一点出息?”

        李毅道:“只是忽然之间感觉有些累。”

        林国荣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想去下面发展,就应该做好跟天斗跟人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