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作品:《官路弯弯

        “小菲,我会负责的……”李毅狗血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www.00ksw.org

        夏菲佯装生气的问:“你要怎么样负责呢?”

        李毅搔了搔头,不好意思的一笑,黯然说道:“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样负责。我更不知道怎么样面对死去的夏坤同志……”

        夏菲道:“这是你跟我的事情,跟我爸有什么关系啊?真是的!这个时刻,你居然跟我谈起我死去的老爸,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李毅低头摸烟,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平整,略微放下心来,心想自己就算对夏菲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多半也只是欺负了一下她的身体,顶多就是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地方,或是亲过什么不该亲的部位。

        摸出烟来,李毅点着了一根,缓缓的吸着,心想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只会越谈越僵,见房门大开着,便问道:“她呢?”

        夏菲道:“她被我骂走了。”

        李毅道:“被你骂走了?什么意思?”

        夏菲道:“因为她活该!”

        李毅皱眉道:“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后妈,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她呢?”

        夏菲道:“我就这么对待她了!”

        李毅道:“总该有个原因吧?你说说是因为什么?”

        夏菲不想把谈静宜下药的事情说出来,说道:“不为什么,就因为我看她不顺眼了!”

        李毅道:“小菲,我得说你几句了,谈静宜虽然是你的后妈,但她对你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在你父亲离世后,跟在你身边照顾你,为了照顾你,她甚至放弃了一切来京城。为了你,她甚至都不愿意再嫁,这对一个正当芳华的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可知道?……”

        夏菲忽然发火道:“我就是这样蛮不讲理的人,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我就是用恶毒的话,把她赶跑了,你要是这么欣赏她,喜欢她,你去追她回来好了!你要是可怜她没有改嫁,你只管讨她做老婆啊!做你的情人也行,反正你情人很多,不多她这一个!”

        李毅道:“小菲,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生气了!”

        夏菲道:“你生气就生气,我又不怕你生气!我哪句话说错了吗?你不喜欢她?还是你没有情人?”

        李毅道:“小菲!你怎么也变得这么……我有什么情人?你怎么得知的?”

        夏菲道:“你别瞒我了!我都知道!在临.沂时,我就听说你跟那个司婧有暧昧关系!还有,那个郭小玲是不是你的情人?其它人我就不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别人都说你是个好官,好官有这么多情人的吗?哼,我看你就是个坏官!你是个伪君子!”

        李毅怔住了,半晌无语,他还能反驳什么?

        手指一松,烟头掉落在床上,李毅连忙将它扫落在地,起身,整理一下衣着,就往外走。

        “是不是被我说破了你的隐秘,不好意思了?想开溜了?”夏菲跑到李毅面前,倔强的看着他。

        李毅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单纯很纯洁的女孩,没有想到,你说起话来,居然如此伤人。你说的不错,我岂止是被你伤到了,我简直有些无地自容了。我不是个好官,我不配当你的朋友,我走。”

        “我不许你走!”夏菲伸开双手,挡在他面前。

        李毅道:“这就怪了,你说我是个坏官,还留我做什么?”

        夏菲道:“我就喜欢你这个坏人!”忽然掩住嘴,说道:“我是说,她负气出气,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在京城这个地方,她人生地不熟的,你得陪我出去找找。”

        李毅也是一时意气用事,并不是真的要离开她,说道:“行,那我们就去找找她吧。别出什么事情才好。”

        两个人锁门下楼。

        钱多正倚在车门边吸烟,见到李毅下来,便把烟头扔在地上,伸脚捻熄了,打开车门。

        李毅问道:“你一直在这里?”

        钱多道:“刚才去街边吃了个饭。”

        李毅问:“那你有没有看到谈静宜下来?”

        钱多道:“看到了,往这边走了,她好像在哭,一直抹眼睛。”

        李毅挥手说道:“开车去找她。”

        钱多也没有多言,请李毅和夏菲上车,然后往谈静宜离开的方向开去。

        这一片小区很多,四周全是楼房,小巷子纵横交错,钱多开了一阵,便问:“毅少,这么多的岔路,往哪边走?”

        李毅看向夏菲:“你说呢?”

        夏菲道:“我们来这边也不久,对附近不熟悉,不过,我和她经常去附近的一个菜市场买菜,那边还有几个超市,她很喜欢逛超市,说不定会在那一块。”

        李毅道:“去看看吧!”

        钱多在夏菲的指示下,来到菜市场这边寻找。

        谈静宜心里悲伤,下楼之后,只是信步而行,跟着感觉走,不知不觉中,自然走了最为熟悉的道路。

        她走得并不快,李毅等人很快就发现了她。

        “在那里!”夏菲指着车窗外面,惊喜的喊了一声。

        李毅抬眼看去,果然看见谈静宜正在前面不远处走着,她看上去精神状态不太好,恍恍惚惚的,在马路中间晃来晃去,不时有车子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而她仿佛置若罔闻,视若无睹。

        钱多放缓了车速,慢慢的开过去。

        这时,一辆大货车从对面快速开了过来,路窄车多,那辆货车为了赶时间,快速超车,加速开将过来,差一点就撞上了谈静宜!

        谈静宜被剧烈的刹车声音给惊醒过来,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

        货车司机是个青年男子,他跳将下来,冲到谈静宜面前,指着她,大声骂道:“臭婊子!你找死啊?找死也别拉我当垫背的啊!滚开!”

        谈静宜没有任何反应,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

        夏菲对她说的那些话,严重的伤害到了她。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货车司机见谈静宜如此淡定,愈加大怒,伸手来推她,沉声喝道:“婊子,滚开一边去,听到没有!”

        谈静宜听到婊子二字,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大喊大叫道:“我就是个婊子,你能怎么样?婊子怎么了?婊子就不能走路了?”

        “神经病!”货车司机挥手推开她,说道:“慢着,你真是婊子?在哪个场子里呢?这一带我都玩熟了,要不跟我上车,去开个房?”

        “开你妈的房!”一声清脆的怒吼声传来,紧接着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货车司机的脸上!

        打出这一巴掌的,不是谈静宜,而是及时赶来的夏菲!

        夏菲扇完一巴掌后,指着货车司机,大声道:“你乱开车,还超速行驶,你还有理了?”

        “你是谁?关你什么事?”货车司机挥了挥巴掌,正想扇夏菲的耳光,找回场子来呢,忽然看到夏菲身后跟着的李毅和钱多两个男人,气势便弱了一弱,手掌停在半空中没有打下来,厉声说道:“我在跟婊子谈价钱,关你什么事?她又不是你妈!”

        夏菲道:“她就是我妈!”

        谈静宜听到这句话,忽然间泪流满面。

        “神经病!”货车司机挥手大喊一声。

        钱多靠过去,伸手捏住货车司机的肩胛骨,稍微用力,那人便痛得直叫唤。

        “你再骂一句,我废了你的双手!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钱多寒声说道,他身体虽然不高大,但一股逼人的精气神,却让人不寒而栗!

        货车司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识过?一看到钱多这气势、这出手,马上就蔫了,说道:“哎哟喂,小兄弟,手轻一点,轻一点,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李毅走到谈静宜身边,问道:“你没事吧?”

        谈静宜泪眼朦胧,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

        夏菲伸手去扶她,说道:“对不起,我刚才说话有些过分了,我向你道歉。我们回家吧!”

        谈静宜道:“是我不对,我不该在李毅喝的酒里面下药。你和李毅的感情,应该由你们自己发展和做主。”

        李毅双眉一扬,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刚才,自己错怪夏菲了!

        他也一直在奇怪,以自己的酒量,怎么可能被几瓶红酒放倒呢?这个谈静宜,为了撮合我跟夏菲,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是让人无语。

        夏菲白了李毅一眼,心想你现在明白了吧?知道我为什么要骂谈静宜了吧?

        “对不起。”李毅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说道:“小菲,我不知道是这个原因。谈小姐,你也太……”李毅都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好了!

        谈静宜道:“对不起,李先生,我只是想让你和小菲……是我不对,我该死,我不配回家了,我……”

        李毅大度的一笑,说道:“你送一个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女给我,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嘿嘿,下次你不必下药了,直接把我们送进洞房就行了!”

        他并不是不想狠狠的责怪谈静宜,只是,他知道夏菲现在一个人孤苦无依,只有谈静宜作伴,他不想把夏菲唯一的伴儿也给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