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绕不过的坎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绕不过的坎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等的就是宋忠裕这句话,这句话说出来,就等于是宋忠裕在向李毅表明他的一种态度,在海都市轻工集团这件事情上,宋家人没有插手,一切都是宋国杰在搞鬼。www.00ksw.org就算他们之前有插手,宋忠裕这句话说出来后,他以后就不会再插手管这件事情。

        换句话说,李毅如果要对宋国杰做出什么过分的报复,宋忠裕也不会插手管。

        李毅可以肯定,宋国杰绝对是得到了宋忠裕的命令或是授意,才敢对林国荣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但就算李毅知道这一点,对宋忠裕还是无可奈何的。

        宋忠裕的地位和官职摆在那里,他的家族势力和派系势力,更是庞大,要对付宋忠裕,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就算李林两家联手,要打击宋家容易,但要想彻底打败他们,那可不是件容易之事。

        这就好比两个人进行肉博,要打伤对方,要对方流一点血容易,但要彻底制服对方,甚至是置对方于死地,那就要困难得多。

        何况,官场上的斗争,比两个人的肉博更困难,也更复杂。各种派系势力之间的争斗,不是那么容易得出结果的。

        现在,李毅觉得还不到和宋家人进行肉博战的时候,现阶段来讲,还是维系和宋家的关系比较好,这对林国荣今后几年的发展,至关重要。

        官场里没有无缘无故的斗争,一切都是为了利益。

        在更大的利益面前,放弃某些小利益,做出一些适当的妥协,这是一种战略的需求,无关面子与里子。

        林国荣的前程,对林李两家来讲,都是一块更大更高的利益!

        为了扶助岳父顺利上位,也为了自己今后的前程走得更加顺畅,李毅有必要这么做,缓和周边势力之间的斗争,争取最大限度的支持。

        当然,容忍,并不代表一味的退让,更加不是窝囊!

        这次针对李毅和林国荣的恶性暗算事件,李毅是十分恼火的,对这个始作俑者的宋家,也是心怀怨怼。

        在适当的做出让步之后,李毅自然还要做出还击!

        宋家根深叶茂,想一举击溃他们,有些不太现实。

        李毅选择了另一条路,一方面拉拢宋家,把宋国杰从宋家这个巨大的体系中分离出去,让他变成一个孤立无援的独立人。下一步再针对宋国杰进行精确打击!

        第一步顺利的实现了!

        宋忠裕在权衡利弊之后,还是选择放弃宋国杰,结好李林两家。

        李家的势力在军方,林家的势力在政界,李林两家联手,那就是一个巨无霸。就算宋家现在权势滔天,面对李林两家的结合体,还是得掂量着行事。

        一个人在政治上的追求,是有止境的,这个止境,那就是金字塔的顶端,也就是山的峰尖尖!

        宋忠裕离登顶,只差一步之遥,但这最关键的一步,他能否迈出去,迈出去之后,能否成功?都是未知数。他若想成功上位,一方面要打击一批人,另一方面,他还得拉拢一批人。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李林两家未来几年之内,还不会出现对他前途造成巨大威胁的人物,也就是可以拉拢的对象。

        至于在滨海市的那次小小斗争,宋家虽然失利,但毕竟只是小范围的遭遇战,如果为了一个既成事实的副市长之争,而把李林联盟得罪狠了,这对于宋家,绝对不是一件幸事。

        三思之下,宋忠裕果断的放弃了宋国杰这颗卒子。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总算不虚此行,说道:“宋首长,对宋国杰这种人,严重的违反了你们宋家的家规吧?你们如果还容忍这种人在自己家族里面,对宋家只会带来负面影响。”

        宋忠裕道:“李毅,你想我怎么做?”

        李毅道:“把他开除出家族去!这样的阴险小人,留在宋家,只会败坏宋家的门风。”

        宋忠裕道:“国杰不是我们宋家的正统嫡系。跟我只是未出五服的堂侄子。根本就不存在开不开出族系的说法。”

        李毅道:“既然如此,宋首长,我们若是想教训一下他,好教他收敛一下这种狂傲,您不会反对吧?”

        宋忠裕脸色一沉,看向李毅的眼神里,微微有精光闪动。这个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啊!先是把自己劝解开来,然后再对宋国杰下杀手。

        “国杰始终都是我们宋家的人,即使他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得罪了你们,你们也不必跟他一般计较了吧?”宋忠裕缓缓说道。

        李毅道:“呵呵,我只是想替宋首长清理一下家门而已。有宋国杰这种人在,那简直就是你们耻辱,当然了,如果宋首长执意不肯把这个耻辱从宋家抹去,我也是毫无办法的。我本人十分尊重您的决定。”

        宋忠裕右手摊开放在大腿上,不停的敲打,心念如电转,良久才说道:“李毅同志,凡事都应该有个度,我希望你们不要做得太过分。国杰虽有不对,但也不至于受过过分严厉的处罚。你们不要太过为难于他。”

        淡淡一笑,李毅说道:“宋首长,我们自有分寸,就算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们也不会对他做出太过分的报复。”

        李毅故意把报复两个字咬得特别重,就是在提醒宋忠裕,是宋国杰得罪我们在先,他做了初一,还不允许我们做十五啊?他不仁,就不能怪我们不义!

        宋忠裕微微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问道:“你爷爷身体还好吗?我跟李老,有一阵子没见了。”

        李毅进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主动拉起家常,心想宋忠裕的心里终于放下了对李家的防备和敌意,有跟李家结好之意了。

        “爷爷一切都好,每餐能吃一碗米饭。”李毅笑着回答。

        宋忠裕问李老爷子的身体,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李老爷子是李家的支柱,只要李老爷子身体健康,那就证明李家的支柱还能站得住,还不会倒下!李家的势力也就会长长久久,越来越兴旺。那么,他结交李家,也就有长远意义了。

        “比我身体还要好啊!”宋忠裕摸了一下额头,笑道:“我现在每餐也就吃半碗米饭。吃得不多,但这身体却是越发胖了。李老这么好的革命家,退休得太早了一点。完全可以在岗位上多发挥几年余热嘛!”

        李毅道:“爷爷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们不好说什么。”

        扯了一阵谈,宋忠裕打起了哈欠。

        李毅道:“首长,您休息吧,我先告辞,改天再来拜访您。”

        宋忠裕也不挽留,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李毅走后,从里面房间里走出来几个人,有男有女,一齐走到宋忠裕身边。

        宋忠裕沉声说道:“你们刚才都看到了?”

        一个中年男人说道:“爸,我们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

        宋忠裕道:“李家的这个娃儿,怎么样?”

        中年男人道:“是个人才。”

        宋忠裕扫了儿孙们一眼,说道:“岂止是个人才!你们这一些人,没有一个比得上他!”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不服的叫道:“爷爷,凭什么长他人的志气?我看他也就一般般!我们在背后插了他一刀,他却拿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宋忠裕沉声说道:“背后一刀?你还好意思提!这一刀你们插中了没有?没有!就是被刚才这个年轻人躲过了!我叫你们藏在暗中观察此人,看来你们是白观察了,你们一定觉得,他刚才在我家的表现,不过尔尔吧?哼,他每一句话背后,都暗藏深意呢!李家的这个孙子,不是池中物啊!”

        青年男子冷哼一声:“我才不信这个邪,不就一个毛头小伙子吗?看起来跟我一般大小吧?有机会,我倒要贵妇人他较量较量!”

        宋忠裕道:“糊涂!”

        青年男子嘟囔道:“怎么了?您还怕他不成?”

        宋忠裕苦笑一声,沉声说道:“李家有孙如此,我不及也!有孙当如李毅啊!”背负起双手,径直进了书房。

        宋家一干老少,看着宋忠裕的背影,一个人呆若木鸡。

        且说李毅离开宋家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不知不觉,在宋家待了一个多小时!

        李毅和林国荣联系,汇报自己今天在宋家的遭遇和主要谈话。

        事关林国荣,李毅自然要多跟他交流。

        林国荣道:“办得不错,小毅,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啊!我正在担心宋家人还会继续放绊子施冷箭呢!你跟宋忠裕同志这么一谈话,无形中帮我们消除了一个大敌。赞一个!”

        李毅笑道:“爸,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那个宋国杰,我们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得想个法子,好好整他一下!他既然敢在我们林李两家头上捋虎须,就应该做好被我们痛打一顿的准备!”

        林国荣沉吟道:“宋国杰好对付,但宋国杰是江首长提拔起来的人,你在动他之前,最好先探一探江首长的口气。”

        李毅点点头,心想还是林国荣想得周全。宋国杰是江首长的提拔起来的人,李林两家要想动宋国杰,绕不过江兆南这个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