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其心可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其心可诛!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神情淡定,恭敬的喊了一声:“宋首长,您好。www.00ksw.org我刚才有些事情耽搁了,因此晚来了十分钟。”

        宋忠裕沉声道:“十分钟!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觉得十分钟是很短暂的事情,无足轻重。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在战场上,十分钟可以做多少事情?在分秒必争的阵地战中,十分钟可以夺去多少战士鲜活的生命?”

        这话说得很重,也是长辈对晚辈的教训口吻,而在情在理,让李毅无从反驳。

        李毅道:“宋首长,我知错了,下次不会再发生迟到的事情。”他最讨厌别人迟到,今天自己居然也迟到了一回,又碰上宋忠裕这么较真的首长,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宋忠裕沉声道:“李毅同志,是你要求见我,你自己偏偏又迟到!你这是矿意放我的鸽子吗?”

        李毅心想,宋忠裕难道想给我一个下马威不成?甫一见面,就这么跩,拿捏起架子来了。

        为了大局着想,李毅还是忍了,对方是长辈,又是首长,说自己几句怎么了?李毅的心胸没这么狭隘。

        李毅微微一笑,不请自坐,说道:“宋首长,我真没有那么意思。我这次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谈谈。”

        宋忠裕道:“重要的事情?是工作上的还是私人的?”

        李毅不急着说话,而是四下一看,说道:“宋首长,就您一个人在家?”

        宋忠裕道:“怎么?你说的事情,还跟我的家人有关系不成?”

        李毅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我有些口渴了,怎么没有人给我泡杯茶呢?勤务员呢?”

        宋忠裕道:“我家里不用勤务员。”目光射在李毅脸上,心想李家的这个年轻人,不太寻常啊!一般人到来我家里,大气都不敢喘,更别说如此主动和随便了!

        李毅道:“您的夫人和儿女呢?不会这么早就休息了吧?”

        宋忠裕道:“他们都出去玩了。今天为了单独和你谈话,我特意安排了这么一个安静的环境。不管你说什么,都出得你口,入得我耳。就算你放肆得过分,也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李毅笑道:“在宋首长面前,我一个做晚辈的,岂敢有什么放肆举动。宋首长以前的英雄事迹,我小时候就听说过了。既然没有别人,那我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起身走到茶水间,拿起暖壶提了提,打开盖子,里面冒出热气。双眼一打量,便找到了茶叶和茶杯,当即泡了两杯茶,端了过来,递一杯给宋忠裕,笑道:“首长请用茶。”

        宋忠裕一直在观察李毅的举动,此刻有些摸不清李毅的来意了,缓缓说道:“李毅,你还真是自来熟,一点都不客气啊!”

        李毅笑道:“宋首长,您跟我爷爷都是老一辈的英雄人物,在家里时,爷爷就常跟我讲,我虽然是李家的孙子,但在您这样的老一辈无产阶级战友面前,也跟您的亲孙子是一样的。因此,我虽然是头一回来您家,但一看到您家里的摆设,再看到您亲切的面容,我就跟回到自己家里一样,亲切而随意。”

        宋忠裕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说道:“你爷爷也常提到我?”

        李毅道:“是啊。我爷爷最喜欢跟我谈以前的故事,首长的英勇事迹,他也经常跟我谈起。”

        宋忠裕道:“李毅,你这次来,到底所为何事?我听人说,你这次来,是打算向我下战书?”

        “战书?”李毅忍不住哈哈一笑,说:“什么年代了,还下战书呢!再说了,就凭我李家和宋首长的关系,我们有什么要战的?”心想宋国杰这个小人,居然跟宋忠裕说自己是来下战书的!分明就没存什么好心啊!他是唯恐天下不乱呢!难怪宋忠裕一见自己的面,就给自己下马威,原来是听信了宋国杰的话。

        宋忠裕道:“那可不是这么说的,李毅,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敞开来讲!今天这里只有你和我,不管说什么都可以。我知道,你是你们李家的后起之秀,又是林家的独门女婿,李林两家看你很重,你这次来,足以代表你们两家,当一个话事人了!”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那可不敢当,我爷爷和林爷爷都健在,他们二老,才是话事人。我只不过是有感而发,有些话不吐不快而已。刚才宋首长说到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觉得这句话很好,可以当作咱们的开场白。”

        宋忠裕道:“李毅,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不必遮遮掩掩!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李毅道:“行,既然宋首长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宋首长,这次我去海都市公干,接到宋国杰主任的电话,叫我调查海都轻工集团的事情。您知情吗?”

        宋忠裕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什么意思?”

        李毅道:“宋首长,这可是你叫我讲实话的。我这实话说出来,有些不太中听,是吧?”

        宋忠裕沉着一张脸,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道:“轻工集团是我岳父在海都市工作时主导的改革典型。宋国杰同志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叫我去调查这个集团公司在改革过程中的失误和问题。我后来获悉情况之后,找宋国杰同志理论,您猜他怎么说?”

        宋忠裕沉声道:“他怎么说?”

        李毅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他说,这一切都是得到了您的授意。是您指示他这么做的。”

        宋忠裕正端着茶杯在喝呢,闻言不由得喝岔了一口水,剧烈的咳嗽起来。

        李毅关切的问:“宋首长,您没事吧?”

        宋忠裕摆了摆手,缓过一口气来,一张老脸呛得通红,憋出一句话来:“没事,老了,这身体毛病也多了。”

        李毅道:“我不相信宋国杰同志的话,所以特意前来问您一声。以我李家和您宋家的交情,虽然没有频繁往来,但至少也不会如此敌视和暗算吧?而且,以您的声望和地位,应该不至于做出这种没有良心的阴谋行径吧?”

        这是拿话在逼宋忠裕,就算这事情明明就是宋家人指使的,此刻李毅这么一说,宋忠裕也不会承认。

        “有这等事?”宋忠裕脸色瞬间万变,老成持重的沉吟了一会,说道:“宋国杰,其心可诛!”

        李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宋国杰想挑拨宋家人和李林两家人之争,但李毅却要巧妙的化解这一场危机。

        要想化解这场危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所有的过错,全部推到另外一个人头上去,只有消除了宋家人的敌意,才能缓解宋家人和李林两家的关系。

        而这个人选,除了宋国杰之外,再无更好的对象。

        事情因为宋国杰而起,李毅不会轻易放过他。不管宋国杰是哪方面的人,也不管他出于何等目的要对付李毅和林国荣,他必定是李毅的敌人无疑。对付这样的人,李毅下手是不会容情的。

        宋忠裕说宋国杰其心可诛,证明他也想保全自己的名声,不想背一个背后暗算的小人名声。因此,他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把所有的罪责,全部推到宋国杰身上。

        无数历史事实都在证明,所有的阴谋一旦出现失控的局面,总会由小人物来背黑锅。

        宋忠裕之所以借宋国杰的手来对付林国荣和李毅,就是因为凭他们现在的势力,还不足以跟李林两家相抗衡。他不敢直接向李林两家开战,只好假借宋国杰的手来展开行动。

        在宋忠裕的考虑中,自然也想到了行动失败的可能。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李毅这家伙,居然敢跑到他家里来,跟他公开谈论此事,更让他意外的是,李毅明知道这事情是自己指使的,却隐隐有修好之意,并不跟自己讨论和计较,也不说狠话和大话,而是把所有的矛头指向宋国杰,为宋忠裕留下了退路。

        当此情形之下,宋忠裕能想到的应对措施,那就是弃宋国杰于不顾,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宋国杰身上去。

        宋国杰打的如意算盘,想挑起宋家和李林两家的仇怨,而老于算计的宋忠裕,又岂会坠入宋国杰的陷阱?宋国杰现在虽然身居要职,但对宋家来说,还不是一颗必须要保全的棋子,与跟李林两家公开撕毁面子开战比起来,放弃一个宋国杰,又算得了什么?

        李毅听明白了宋忠裕话里的意思,说道:“这么说来,这一切,都只是宋国杰同志自己的主意?是他想害我和林首长?这一切,与您和宋家人都没有关系?”

        宋忠裕沉声说道:“李毅同志,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宋国杰的个人行为,我完全不知情。他来帮你约我会面时,还跟我说,你来找我,是为了向我下战书。我当时就十分奇怪,我和你们李林两家素无仇怨,何来下战书一说呢?看来,全是他在中间捣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