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一章 狡猾狐狸,转移矛盾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一章 狡猾狐狸,转移矛盾

    作品:《官路弯弯

        秘书小刘见宋国杰发了话,愈加得意,向李毅扬了扬下巴,说道“特派员同志,请出去吧!”

        李毅对那个正和宋国杰谈话的同志说道:“我有要紧事情要和宋主任谈,耽搁你一下。www.00ksw.org”

        那人认识李毅,笑道:“特派员既然有要紧事情,那我就先等等吧!宋主任,我下次再来向您做汇报。”说着,起身告辞离开。

        宋国杰将脸一沉,说道:“李毅同志,你这是想做什么?有什么十万火急之事,非得现在插队来说不成?”

        秘书小刘伸开双臂,挡住李毅,说道:“特派员,你太放肆了!这里是宋主任的办公室,不是你特派员办公室,你胆敢如此胡来?”

        李毅搭上他的肩膀,用力一按,眼神逼视着他,缓缓说道:“小刘同志,你最好出去!我接下来和宋主任的谈话,你听了之后,一定会后悔的!”

        秘书小刘被李毅这么一按,肩膀有些疼痛,咧了咧嘴唇,强忍着痛苦,说道:“你敢打我?”

        李毅嘿嘿一笑:“我记得你有一句口头禅,打狗还得看主人。我正是看在你主人的面子上,才赐你这一打!”

        秘书小刘愣了一愣才明白李毅话里的揶揄和讽刺,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宋国杰挥了挥手:“小刘,你先出去。”

        李毅松开手,径直走到宋国杰的办公桌边。

        小刘恨恨的看了李毅一眼,转身离开,把门带上。

        宋国杰阴冷的脸上,似乎蒙上了一层薄冰,语气也变得冷冷的:“李毅同志,你今天太过无礼了!”

        李毅眉毛一扬,说道:“宋主任,我无礼吗?比起你来,我今天算是十分客气了!”

        宋国杰沉声道:“李毅同志,你虽然是江首长的特派员,但也是在我宋国杰的领导之下工作,做人还是收敛一点的好!过分的嚣张,只会招来祸事!”

        李毅道:“嚣张?在认识你宋主任之前,我还真不知道嚣张两个字怎么写。多谢宋主任教会了我!”

        宋国杰瞪着李毅,似乎要看穿李毅的内心世界。

        李毅今天来,存心要诈他一诈,因此在气势上,必须要先声夺人,说话行事,也就不按常理出牌,反正他手里有制衡宋国杰的东西,根本就不害怕宋国杰发难或是发作。

        宋国杰上次想出一计,利用李毅来对付林国荣,也是借林国荣的手来惩治李毅。

        如果目的达成,那他既可以一泄私愤,又可以完成宋老爷子交给自己的重任。

        就算失败,他也为自己留好了退路。

        今天见李毅如此气势汹汹的闯进来,宋国杰心里连续转过了好几个弯弯,心里琢磨不定,心想莫非李毅识破了自己的计谋来找自己算账?

        但宋国杰胸有成竹,并不害怕,镇定异常,丝毫没有畏缩之意。

        “李毅同志,你之前一再不将我放在眼里,我看在江首长的面子上,也就忍了。今天你又何故如此对我?我自信并无地方得罪于你。”宋国杰说道。

        李毅道:“宋主任,你心知肚明!有些事情,何必要我说得过分清楚呢?这对你我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吧?”

        宋国杰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有什么话,只管明说。你要是对宋某人有什么意见,大可以当面提出来,我是一个善于自我批评的党员干部,历来虚心接受同志们的意见和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李毅冷笑道:“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宋主任,你叫我去海都市调查轻工集团,是何原因?”

        宋国杰道:“哦,原来是这个事情啊。轻工集团的企改工作完成得十分出色,其成功经验,对现阶段的国企管理工作,大有裨益,我请你去调研,就是为了总结经验,弘扬优秀的改革和管理经验啊!你不是做得挺好的吗?”

        李毅嘿嘿一笑:“你果真如此想吗?你那天晚上打电话给我,叫我调查轻工集团在改革过程中的弊端,这又是何意?”

        宋国杰面不改色,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有人举报,我也是例行公事啊!当时你正好在海都市,因此我就顺便请你兼顾一下这个工作啰!”

        李毅道:“你的如意算盘真是打得响亮!那我请问你,你事先知不知道,轻工集团是林首长在海都市时主导改革的公司?你又知不知道,我跟林首长之间的关系?”

        宋国杰道:“知道!”

        李毅沉声道:“你知道,还故意安排这出好戏,你有何居心?”

        宋国杰道:“李毅同志,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正因为我知道你和林首长之间的关系,所以我才特意做此安排。你想想,这种莫须有的举报,若是交给别人去处理,那后果不堪设想啊!我当然相信林首长是清正廉洁的,但如果有心人利用起来,炒得满城风雨,这对林首长大大的不利吧?相反,交给你去做,岂不是正当其所?你总不会对林首长做出什么不利之举吧?我一番苦心安排,你莫当成了驴肝肺!”

        李毅不得不暗赞一声,这个宋国杰,真是不简单,在排兵布局之先,早就为自己想好了退步。面对自己的诘难,他如此从容应对,还能反过来反驳自己,真是厉害!

        如果不是李毅相信自己的第三感觉,还真要被宋国杰的这番说词给蒙骗过去了,当即掏出那个小本本来,啪的一声扔在桌面上,说道:“宋主任,我差一点就相信了你的一派胡言。你看看这个东西吧!如果你能解释它的来历,我就相信你。”

        宋国杰看了李毅一眼,缓缓捡起那个小本本,翻开来看了看,右眼皮猛然跳了几跳,然后若无其事的说道:“这不就是一个记账的本子嘛!有什么稀奇的?我也不认识它啊!”

        李毅冷笑道:“宋主任,你果真不认识它?”

        宋国杰摇了摇头:“不是我的。”

        李毅道:“这个当然不是你的,但却是你叫人写下来,准备拿它来诬蔑林首长的!”

        宋国杰双眼一瞪,说道:“李毅同志,你这话说得可太重了!我承受不起!我一直都在京城,未曾离开过,几时写过这么一个东西?再者,我和林首长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我怎么会害他呢?”

        李毅道:“我也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害他?抑或,你只是想害我罢了?”

        宋国杰左脸的肌肉抽了抽,缓缓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毅道:“宋主任,我们抓住了你派过去的人,他们什么都招待了!”

        宋国杰道:“不可能!你们只不过只抓到了一个康健全,而这个康健全却什么都不知道,李毅,你别想讹我!”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宋主任,你还有什么话说?”

        宋国杰一愣,忽然醒悟过来,自己还是中了李毅话中的圈套,一不小心,就说出了自己的秘密!他刚才那句话,分明就是间接的在承认,他是认识康健全的!而且还间接的表明,他跟这个小本本有着密切的关系!

        咝!宋国杰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个李毅,真是不简单,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自己带入榖中了!

        “李毅同志,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们虽然抓到了康健全,但康健全什么都没有招,他也根本不知道幕后主使人是谁啊!”宋国杰急忙辩解,但这种苍白的辩解,分明就是欲盖弥彰。

        李毅道:“宋主任,又怎么知道康健全什么都没有招?他现在可是在国家安全部门接受审查。你又是从何得知的?”

        宋国杰期期艾艾了一阵,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李毅道:“宋主任,今天你要是给不出个合理的说法,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我李家和林家的势力,想必你是知道的,你既然胆敢在老虎身上拔毛,就应该做好被吞的准备!”

        宋国杰心念电转,忽然长长一叹,说道:“李毅同志,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你真是太厉害了!不错,我承认,我那天打电话给你,的确是想叫你去调查林首长,目的也很不单纯,是为了挑起你和林首长之间的争斗。”

        李毅嘴角一扬,轻蔑的说道:“你终于肯承认了!”

        宋国杰道:“但是,我是有苦衷的啊!李毅同志,既然你都识破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了。不然,引起你我之间的误解就不好了。”

        李毅道:“你都做出这种事情了,还怕我对你误解?”

        宋国杰道:“李毅同志,你也是世家大族的成员,想必知道我是宋首长的族人吧?”

        李毅道:“知道。”

        宋国杰道:“那天晚上,我就在宋首长的家里,给你打的那通电话,跟你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是宋首长教我说的。宋首长既是我的领导,又是我的长辈,于公于私,我都不可能违背他的命令啊。你说是不是?”

        李毅没想到这个宋国杰如此狡猾,三言两语就把矛盾转移到了宋家人身上。

        宋国杰道:“我只知道宋家人意欲对你们不利,至于这个小本本和其它事情,我是真的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