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一十八章 识破奸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一十八章 识破奸计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脑袋嗡的一声响,脸色马上变僵硬了!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利用了!

        好你个宋国杰,你好阴毒!居然跟我来这么一手!

        他左手捧着那本改革方案的复印件,右手握住话筒,良久未语。www.00ksw.org

        宋国杰叫李毅来查海都市轻工集团,分明是别有用心,想挑拨自己和林家的关系呢!

        海都市轻工集团,是林国荣初到海都市担任副市长之时,就主导和指挥进行了体制改革,当时,林国荣为此付出了全部的心血,一心一意,把轻工集团做为海都市企业改革的招牌来做。

        宋国杰明知道这一点,却故意不告诉李毅,先是叫他前来海都市检查调研,等李毅放松警惕,没有怀疑到这是宋国杰的险恶用心后,这才抛出他的终极目的,让李毅调查轻工集团的改革内幕。

        李毅的确很轻易的坠入了宋国杰的榖中!

        所幸,林国荣在海都市根基扎实,门生故吏比比皆是,李毅这边刚刚调动改革初期的档案文件,马上就有人通知到了林国荣。

        林国荣的电话随之打了过来。

        听到岳父这雷霆之怒,李毅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被宋国杰当枪使了!

        “爸,我真不知道这个事情,我是您女婿,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前来调查你呢?”李毅诚挚的说道:“我若是那样的人,愿叫天打五雷轰。”

        林国荣沉声道:“我也相信你不会这么做。”

        李毅道:“我这次是奉了委主任宋国杰的命令,前来海都市进行调研工作,昨天晚上,宋国杰忽然打电话给我,叫我调查轻工集团改革过程中的**行为。我今天刚刚调出相关材料文件出来翻阅。”

        林国荣道:“宋国杰?这个人我知道,他是老宋家的门下弟子,以前一直郁郁不得志,后来被江首长发现,这才出任了国资委主任一职。这个人,我与他素无往来,更无利益瓜葛,他为何针对于我呢?”

        李毅道:“也许,他并不是想针对你吧?他要是真的想搞你的小动作,怎么不另外派人前来?偏偏派了我来呢?就算我查出什么来……不对……宋国杰的用意,只怕是故意为之,特意叫我前来的!”

        林国荣缓缓说道:“那你查出什么来没有?”

        李毅道:“没有。我反倒觉得,轻工集团的改革,是十分成功的,也是一部可资借鉴的教科书式的国企改革方案。我现在就在学习它的企改方案呢!”

        林国荣的语气这才缓和下来,说道:“小毅,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行,那就这样吧。你凡事多留两个心眼,不要被外人利用了。”

        李毅答应一声,结束了通话。

        再次审视自己此次的海都之行,李毅越发觉得自己坠入了一个阴谋当中。

        这个阴谋是不是宋国杰在布局,他意欲何为呢?

        李毅虽然和宋国杰有过几次冲突,但并没有和他当面撕破脸皮,接下来的工作当中,两个人相处得也十分融洽啊!

        宋国杰为什么要对这么对自己?还是他只想利用我来对付林国荣?

        或许,是我多虑了?这一切,都只是正常的工作安排?

        就在李毅沉思之际,房门被人敲响。

        李毅收起手中的文件,打开电视机,然后才去打开房门。

        外面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谄笑着问:“请问是国资委的特派员李同志吗?”

        李毅抬起眼皮,打量了他几眼,淡淡回答:“我是李毅,你是何人?”

        “特派员,我叫康健全。”来人呵呵一笑,弯了弯腰,伸出手来想和李毅握手。

        李毅并没有如他所愿,轻轻一笑,问道:“健全同志,你有什么事情?”

        康健全放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特派员,我有下情禀报。”

        李毅见他如此神秘,心想你真当自己是地下党的通信员呢?

        旁边的房门闪出钱多的身影,他正警惕的看着那个康健全。

        航母和南联盟事件后,钱多愈加在意李毅的安全。敌对势力虽然还没有展开行动,但谁又能知道,他们没有在暗地里行动呢?

        小心驶得万年船。钱多平时就多加了几个心眼,特别在意李毅的安全,和李毅外出公干或是游玩,他总是住在李毅旁边,只要有人敲李毅的门,他就会在旁边留意。如果是自己认识的熟人,他就会悄悄隐身,如果是可疑的陌生人,他就会现身,听从李毅的调派。

        李毅和钱多素来心意相通,当即对他丢了个眼色,对康健全说道:“进来说吧!”微微转身,往里面走去。

        钱多随后跟了进来。

        康健全也没有在意钱多,只当他是李毅的秘书。他亦步亦趋的跟着李毅进来。

        李毅在沙发上坐下,掏出烟来,抽出一根放进嘴里。然后啪的一声把烟盒子扔在桌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康健全原本想跟着李毅坐下来的,听到这一声响,便怔在了当地。

        李毅翘起二郎腿,呼出一个烟圈,淡淡说道:“康健全同志,你是什么人?”

        康健全被李毅摆出来的官威给镇住了,愣了一愣,弯了弯腰,这才说道:“特派员,我虽轻工集团的职工。”

        李毅眉毛一动,两道犀利的目光射向康健全,似乎要看透这个人的内心。

        康健全被李毅这么一瞪,有些不太自然的扭了扭身子,低下头去,不敢迎视李毅。

        李毅沉声说道:“轻工集团的同志啊,坐吧!”

        康健全道:“不坐了,我站着挺好的。”

        李毅嗯了一声:“有啥事,说吧!”

        并不是李毅故意要摆这个谱,而是康健全这个人鬼鬼祟祟的,又是轻工集团的人,李毅直觉这家伙来找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事情,所以才如此做作,先用官威把他给镇住,免得他没遮没拦的,说出一些不搭边界的话来。

        康健全的确被李毅的这种官威气势给镇住了,动作变得小心翼翼了,说话也不敢随意开口,先咂咂嘴唇,这才说道:“特派员,我有一些有用的信息,不知道您想不想听?”

        李毅摆手道:“我不想听什么八卦。我的时间也很宝贵,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康健全道:“特派员,是这样的,我知道一个秘密!”

        李毅皱眉道:“有话请快说吧!”

        康健全看了一眼钱多,然后凑近李毅,想靠近了说话。

        李毅闻到他呼出来的口气,有些浊臭,便往后仰了仰,挥了挥手,说道:“坐下说。”

        康健全道:“特派员,我知道在我们公司改制过程中,有人贪污了大量的公款!”

        李毅逼视着他,沉声问道:“谁?”

        康健全道:“这个人大有来头,我就算说了出来,恐怕您也未必敢动他一根毫毛呢!”

        李毅心里一声冷笑,说道:“你要是不想说,门就在左手边,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吧!”

        康健全嘿嘿一笑,说道:“特派员,我相信您。您是总.理派来的人,还有什么不敢管的呢?就算是咱们市的市委书记,也没有您这么大的权力啊!”

        李毅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用清冷的眼神看着他,他现在基本上能猜到这个人的来意了!他倒要看看,这个人能耍出什么样的名堂和把戏来。

        康健全见李毅不搭腔,便也没有了表演的**,说道:“特派员,这个人名叫林国荣,以前当过咱们海都市的副市长,后来一直当到了市委书记。我们轻工集团,就是他在副市长任上进行的改制。”

        李毅眼神一厉,问道:“哦?他贪污了什么?”

        康健全道:“他贪污了至少一千万!”

        李毅问:“你怎么知道的?”

        康健全道:“我当时无意中听来的。而且,我们厂里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不在少数呢!您要是不信,我可以多喊几个人来,请他们当证人。”

        李毅道:“我相不相信你的话,都是没有用的。你找错人了。我们国资委只管国有企业的改制改革和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至于你说的贪污受贿,那是归纪检委管,我们管不着。”

        康健全道:“可是,您不是总.理特派员吗?您权力很大啊!就算您管不了也可以告诉首长,让他来管!一般的人,也管不到林国荣的事情呢!”

        李毅道:“这样吧,既在你这么信任我,我现在就把海都市纪检委的同志喊过来,你当面跟他们反应这个情况,如何?”

        康健全迟疑了一会,说道:“只怕海都市纪检委的人不敢查那么大的官。而且,林国荣在海都市工作了这么久,这里到处是他的人,谁敢去查他啊?”

        李毅道:“你等等。”说着,拿来几张相片,递给他一张,说道:“你说的林国荣,是不是他?”

        康健全看了看,说道:“就是他,他现在不是在京城当大官吗?就是他,我以前见过他,虽然现在有些变了样子,但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李毅冷笑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到我这里来诬告国家领导人?”

        康健全道:“特派员,我没有诬告啊!我句句属实呢!”

        李毅厉声喝道:“你根本连林国荣都不认识!这张相片根本就不是他!你还敢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