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一十章 送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一十章 送别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我明白。www.00ksw.org我太过年轻,在下面的话,锋芒毕露,太过惹人嫉妒。也容易招人非议,这对我今后的发展不利。而放在官员如林的中央部委,我这样的,虽然有些奇葩,但也不会特别突出。我现在的年纪,更适合在部委里工作。您是一片爱护之心。我能理解。”

        江兆南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是这些问题。不拘一格降人才,只有你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才华,能胜任那份工作,就足够了,什么资历,什么年龄的界限,那些都是云烟!不必理会。”

        李毅一愕,心想江兆南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刚才说的不对吗?那他又是为什么要把自己从江州带到京城来?

        江兆南看着李毅,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跟你说过,我欣赏你。我之所以把你从江州带回来,是因为我看到你在企业改革和管理上,有着独到的见解和才能,我觉得你可以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发挥出你的这种才能。”

        李毅有些感动道:“多谢首长的知遇之恩。李毅没齿难忘。我让您失望了。”

        江兆南微微一笑,说道:“没有失望,你任职以来的表现,让我深感心慰,让我觉得,找你来京城,没有找错人。”

        李毅道:“首长,我知道错了。我不下去了。我愿意留在京城,继续特派员的工作,继续把企业改革和管理的工作做扎实做出成绩来。”

        这番话,是李毅的肺腑之言,听到江兆南对自己如此的赏识,李毅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豪情壮志。

        别说叫他留在国资委工作了,就算是叫他到更加艰苦的环境中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呵呵。”江兆南道:“李毅,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李毅心想,我又误会了?首长的心思,你别猜啊,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

        “首长,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李毅坐得更加端正了,生怕自己的某个细节之处,表现出对首长的不恭敬,让首长误会自己刚才说的话没有诚意。

        江兆南道:“那你刚才说要下去工作,不是真心话吗?”

        李毅道:“那也是我的真心话。此一时彼一时嘛。”

        江兆南道:“李毅,我刚才说,我以前很欣赏你在企业改革和管理中的才华和能力,是因为我之前主要是看到了你的这份能力。可是,今天,你又向我展示了你的另一种才华。那种才华,更令我欣赏你!”

        李毅精神一振,心想首长就是首长啊,原来他在这里等着我呢,敢情他前面说的那些话,只是铺垫呢!

        “首长,您是说?你认同我刚才说的那些话?认同我的理想?”李毅感觉自己都快要飞起来了。

        江兆南笑道:“当然了。你这种为国为民的理想,跟我年轻时十分相像啊!不过,你比我好,我像你这么大时,还没有这么远大的志向。李毅,不错!”

        李毅笑道:“那您的意思是?也希望我到下面去工作?”

        江兆南道:“你有这么远大的理想,我若是强留你在这里,岂不是浪费你这个人才了?一有合适的机会,你就下去吧!”

        李毅感激地道:“多谢首长。”

        江兆南道:“不过,李毅,理想总是美好的,愿望也总是很高的,但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啊,凡事都得慢慢来,水到才能渠成。”

        李毅道:“首长的教诲,我记下了。”

        江兆南道:“你是一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会有分寸的。”

        李毅道:“这些理念,我早就有了,还在当镇委书记的时候,我曾经小范围的进行过实验。”

        江兆南道:“实践出真知,凡事多试验,总是有好处的。尤其是新鲜事物,我们没有好的经验可以借鉴,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难题。改革是一项新事物,我们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不能不过,但又不能盲目的过。我们得先试试水深水浅,再想出适当的办法来过。”

        李毅若有所思,点头说道:“首长,我明白了。”

        江兆南点点头,再次端起杯子喝茶。

        李毅知道自己该走了,便起身告辞。

        和江兆南的一席谈话,让李毅把最后的心结也打开了。只要江首长同意他到下面去发展,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李毅一脸轻松的回到家里,看到郭小玲和花小蕊都已经打包好了行礼,在等着他回来。

        “你们这就去香港吗?”李毅有些伤感的明知故问。

        郭小玲道:“那边不是已经准备妥当了吗?我们早就应该去的,只是想等你回来,跟你道个别。”

        “收拾好了,我们走吧!”方芳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毅见母亲提着大包小包的,皱眉问道:“妈,你这是做什么?”

        方芳道:“我跟着去香港啊!”

        李毅道:“你去香港做什么?”

        方芳道:“我去照顾然然。”

        李毅道:“真是有味了!然然不需要你照顾。你留在我们这里就行了。”

        方芳道:“我把多多也带过去,一并照顾。多多和然然都是你们的干儿子,也就是我的干孙子,我舍不得他们。”

        李毅看了一眼林馨,说道:“妈,到时我们会生一个大胖小子给你带的。”

        方芳道:“等你们怀上了再说。你们啥时间怀上了,我就啥时候回来。”

        林馨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李毅道:“香港那边的人都是说粤语,你又不懂,你去了之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方芳道:“不会,我可以学会啊!妈带了你一辈子,就不能到香港去瞧瞧看看啊?”

        李毅还待说什么,林馨拉了拉李毅的胳膊,说道:“就让妈妈去香港散散心吧。到时再接她回来就好了。”

        方芳笑道:“还是媳妇对我好。林馨,你要加油啊,怀上了,就打电话给我,我就回来照顾你。”

        李毅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道:“行行行,你去散散心也好。多多你就不要带去了吧?钱多会有意见的。”

        钱多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这时说道:“我反正也没有时间照顾多多,夫人愿意带过去,那再好不过了。”

        方芳道:“钱多,你放心,我会把他当亲孙子一般养着,然然穿什么,多多就穿什么,然然吃什么,多多也吃什么。”

        林馨道:“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方芳道:“有什么不对啊?”

        林馨道:“你刚才那么一说,倒显得然然是你的亲孙子一般了。他跟多多一样,都是你的干孙子啊!不分彼此呢!”

        方芳这才反应过来,打了打自己的嘴,连声哎呀,说道:“我老糊涂了,我胡乱说的。林馨,你别介意啊。”

        林馨笑道:“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妈,你到那边去,先玩一段时间,要是玩不习惯了,或是玩腻了,我就到香港去把你和多多接回来住。”

        方芳笑道:“行。林馨,你照顾着李毅一点。你别看他老气横秋的,其实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半大孩子!你懂事,就多操点心吧!”

        郭小玲道:“我们走吧,还要赶飞机呢!”

        李毅和钱多提着行礼,来到外面,两个人一人开了辆车,送她们去机场。

        方芳带着两个小子坐钱多的车上。

        郭小玲和花小蕊坐在李毅车子上面。她们并排坐在后面,都不言语。

        “我会去香港看你们的。”李毅笑着打破沉默。

        郭小玲道:“我们刚刚去,肯定很多工作要做呢!你还是留在京城,多做造人运动吧!”

        花小蕊咯咯笑道:“李毅做造人运动很厉害的,忙一宿都不带停歇的。”

        郭小玲道:“你连这个也知道?”

        花小蕊掩住嘴,笑道:“我不是住他们隔壁吗?我晚上听出来的。”

        郭小玲道:“真看不出来,你外表这么纯洁这么幼小,原来内心很邪恶呢!”

        李毅便道:“她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她还小啊?你连孩子都还没有生过……”忽然不言语了。

        郭小玲扭头看向车窗外面,两行热泪,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滑落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及的。”李毅抽出两张纸巾,反手递给她。

        郭小玲抹着眼睛,甩了甩头,说道:“我没事。”

        花小蕊却是古灵精怪,大大的眼珠一转,便猜明白李毅和郭小玲打的哑谜了。心想原来郭小玲还为李毅堕过胎呢!她为什么不生下来呢?

        她心地纯洁,觉得自己都能生下李毅的孩子,那郭小玲那么爱李毅,为什么不生呢?

        李毅坐在驾驶位置,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一个梨花带雨的哭泣,一个笑靥如花的微笑。心里涌上一股淡淡的哀愁。

        多好的女人啊!自己却自私的把她们占有己有了,而且不能给她们太多的幸福。

        尤其是花小蕊,一直以来,她都在默默的为自己付出,从来没有索取过任何报酬。来到李毅家这么久,李毅陪她的时间实在是少之又少。

        转眼间,又要分别了。再见会在何日?

        李毅眼角一酸,也忍不住了掉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