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四章 爱情的傻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四章 爱情的傻瓜

    作品:《官路弯弯

        “坐稳了!”李毅沉声说道。www.00ksw.org

        听到这句话,沈歆瑶知道,李毅要发飙了。李毅的车技,沈歆瑶是见识过的,她虽然不知道那些专业的赛车手车技到底怎么样,但在她想来,李毅的车技,跟那些赛车手也有得一拼了。

        “你小心一点啊。”沈歆瑶道:“如果要撞车,你就右边去撞!”

        她坐在副驾驶位,她说用右边去撞,含有保全李毅之意。

        李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道:“相信我。就凭这么两辆车,还难不倒我。想当年,我在泰国的时候,那个火爆场面,你是没有见着啊,呵呵。那才叫好莱坞大片呢!”

        沈歆瑶道:“你就别宣扬你的那些英雄事迹了,注意车子!”

        旁边车道上那辆小车,缓缓逼近李毅,车头试探着往这边靠过来,想把李毅逼到路牙边上去。

        李毅轻踩油门,车子加速往前开去。

        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车子比较稀少,李毅突然加速,很快就把后面的两辆小车甩开一段距离。

        后面的小车紧追不放,都加大油门,还是一左一后的追将上来。

        李毅嘴角闪过一抹冷笑,说道:“想不想看火爆一点的场面?”

        沈歆瑶道:“有多火爆?”

        李毅道:“一辆小车从我们头顶上翻过去,落在前方,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爆炸。”

        沈歆瑶哎哟一声,说道:“那可不行,太危险了。万一车子飞不过去,正好砸在我们头上呢?再说,要是真的爆炸,岂不是要死人?甩掉他们就好了,不要玩这么惊险的动作。”

        李毅道:“美女有令,我自然遵从,那就饶过他们这一次吧!”加快速度,转入了左边车道。

        前方有一个转角,李毅瞅准时机,一系列复杂的操作,看得沈歆瑶有些眼花瞭乱。忽然车子像被一只巨手搬起来一般,来了一个二百七十度大转弯!直接从转角处穿过去,擦着一辆公交车的车身,滑入了另一个方向的车道!

        好险!沈歆瑶心里只闪过这两个字。

        追李毅的两辆车子没有想到李毅会来这么一手,错过了时机,径直往前开去,而前面很长距离内,马路中央都是花坛。他们和李毅的车子逆向而行,越离越远。

        “甩掉了!”李毅嘿嘿一笑。

        沈歆瑶的心还在剧烈的跳动,她抚摸着胸口,说道:“李毅,刚才你是怎么变过来的?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呢,现在还在回想刚才那个画面,太惊险刺激了。”

        李毅道:“漂移!我急踩刹车,猛打方向盘。这样一来,汽车的前后轮由于受到的牵引力不等大,前后轮产生差速,产生打滑,这时由于惯性车辆还会向前,需要用反打方向盘的方法来控制车辆转向平衡,出弯后要加大油门,使前后轮差速平衡。”

        沈歆瑶听得满头雾水,摇了摇头,说道:“你说了我也不懂。我还只能以蜗速上路呢!漂移什么的,离我好遥远。”

        李毅笑道:“有时间我可以教你。学开车,一定要学会漂移,才够刺激,不然的话,根本享受不到开车带给你的乐趣。”

        沈歆瑶道:“我是女孩子,还是喜欢稳妥一点开车。不过,偶尔坐你的车子,享受一下这种乐趣,还是挺不错的。”

        回到宾馆,李毅在前台开了一间房,帮忙提着行礼上楼。

        钱多一直在担心,还没有睡,见到李毅回来,这才松了口气,过来帮忙提东西,问道:“沈小姐怎么过来住了?”

        李毅道:“出了点状况,进房间再说。”

        进了房间,李毅将脸一沉,说道:“有人要绑架瑶瑶,刚才一路上还有两辆小车追踪我。”

        钱多将眉一弯,说道:“竟然有这种事?不用问,肯定是易有安那方面的人在搞鬼。不对啊,易有安都被双规了,那些房产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就算沈小姐曾经采访过,也没有什么利害关系了啊!他们绑架沈小姐做什么用?”

        李毅道:“这就是我最费解的地方。我的猜测是,他们无非是想找出瑶瑶背后的指使人来。”

        钱多道:“如果我是他们,其实并不难想象这个指使人啊!我们一直都在有意诱导,让宋家人以为,是张家在跟他们作对,因此,他们会想到瑶瑶是受张兰或是张家人的指使。”

        李毅目含赞许的看了钱多一眼,心想钱多也是越来越有思想了,学会思考了。说道:“但宋家人就算怀疑张兰,也不会将她怎么样,至少在缺少有力证据之前,不会有什么行动。因此,宋家人先要查找证据,而瑶瑶,就是最直接的证人!”

        钱多道:“毅少,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个道理。”

        李毅道:“所以,你要多保护瑶瑶。瑶瑶,你也不要急着先走,我这边的工作已经完成,只等滨海市副市长人选尘埃落定,我就回京,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沈歆瑶轻轻应了一声,但情绪看上去有些低落。

        “瑶瑶,你怎么了?”李毅温和的问道。

        钱多见状,知道李毅有体己话要跟沈歆瑶谈,便先退了出去。

        沈歆瑶拂了一下鬓发,勉强一笑,说道:“李毅,我没有想到,政治斗争,会这么残酷。我见过很多人事变迁,短短两行字,第一行是罢免官员的原职,第二行是任用官员的新职。谁又能想到,这两行字的背后,包含着这么多的勾心斗角!”

        李毅道:“滨海市副市长的位置,争夺得的确比较凶残。官场就像一个金字塔,想往上走,就得踩着下面人的肩膀甚至是尸体往上爬。官场又像一座独木桥,千军万马一齐走,掉落下马的必定是大多数。”

        沈歆瑶黯然的点点头:“我明白这个道理。李毅,你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肯定也是十分不容易吧?”

        李毅笑道:“当然不容易了,你别看我表面这么风风光光的,那也是一路杀过来的!”

        沈歆瑶忽然双眼一酸,扑在李毅怀里,轻轻耸动双肩。

        李毅有些无措的拍拍她香肩,问道:“怎么了?这好好的,怎么就哭了?”

        沈歆瑶只是轻轻摇头。

        李毅道:“怎么了?你怕他们还来为难你?万事有我在呢!莫怕。是我不好,不该把你牵扯进来,我把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沈歆瑶道:“我不是担心自己,我是在担心你。李毅,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担心你。”

        李毅心里涌上一阵莫名的感动,张开双臂抱住了她,摩擦着她的秀发,笑道:“傻瓜,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沈歆瑶忽然张开嘴,在李毅的肩头咬了下去!

        嘶!李毅轻轻吸了一口气,痛啊!

        但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

        “痛吗?”沈歆瑶松开嘴,轻轻吻了一下自己制造的那个伤疤。

        “不痛。”李毅道:“对不起。”

        沈歆瑶道:“你知道吗?我以前真的很喜欢你。后来你离开了西州,我只能将对你的这份深情,埋入心底。我知道你不会属于我,我也知道我就算喜欢再深,也不可能有结果。”

        她抹了一下眼睛,说道:“我听人说,时间是把杀猪刀,能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抹平,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你的这份情,也会渐渐的磨平。可是,可是,当我在去南非的机场再次见到你,我知道,世人欺骗了我,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割去我对你的那份情……”

        李毅捧起她的脸,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说道:“傻瓜!你真是个傻瓜!”

        沈歆瑶道:“我就是个爱情的傻瓜!刚才听你说到官场的凶险,我真的好担心,担心你……”

        李毅道:“你担心我有一天也会像易有安一样,被人戳下马来?”

        沈歆瑶道:“嗯,李毅,我知道你很钱,你的钱都是自己赚的,不是贪污的,可是,别人会相信吗?我还知道你除了老婆外,还有情人,将来你要是像易有安一样,被人举报了,被双规了,那可怎么办啊?”

        李毅道:“我也一直在担心这些呢!呵呵,可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会走到那一步的。就像你说的,我的钱,都是我自己赚的,我随便炒着股,就能赚那么多的钱,我用不着去贪。”

        沈歆瑶道:“我不在乎你官当得多高,也不在乎你钱赚得多多,我希望你这一生,都平安、幸福。别人都在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我只在意你飞得累不累。你能明白我的心意吗?”

        李毅缓缓点头:“我能感受到,很真切的感受到。”

        这一刻,李毅很想亲吻她,就像缘空寺的那个山头雪夜,拥抱她,亲吻她。

        可是,当李毅低下头时,沈歆瑶却闪躲开了,她推开李毅,说道:“不要。我怕成为你的情人,我怕将来有一天,我会成为你政敌用来对付你的工具。”

        李毅一滞,双手无奈的垂了下去。

        这时,李毅的电话响起来,接听之后,里面传来林国荣厚重的声音:“小毅,还没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