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三章 撞出火气来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三章 撞出火气来了

    作品:《官路弯弯

        宋佳点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搬迁公司,只是做为一种手段。www.00ksw.org通过我们企业的搬迁与否,来和滨海市政府进行讨价还价。”

        李毅道:“做为一种和滨海市乃至岭南省谈判的资本,这个砝码或许不是最重的,但有了这个砝码,肯定可以加分不少。”

        宋佳道:“我们只是一个企业,就算我们离开了,滨海还是有其它很多企业,政府会如此重视我们吗?”

        李毅笑道:“我相信他们会的。就算不能给我们带来太多的利益,能在商业方面获得一些政策优惠或是照顾也是挺不错。”

        宋佳道:“那行,我知道怎么做了。”

        李毅道:“这件事怀有,只能由你来做,我不方便出面,你看着办吧。”

        宋佳道:“你要我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我是说政治方面的,你有什么要求?我对这些不太懂。”

        李毅道:“有一个官员,名叫巩开诚,他现在是中央农业部的一个副厅级干部,你可以说他跟你有着同乡之谊,希望他能到滨海市来发展。提这么一句便够了。”

        宋佳道:“这个巩开诚是什么人?我都不认识他,别人要是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呢?”

        李毅笑道:“别人不会问你什么的,你只要他们知道你的态度就够了。真正的官商交易,也不是这么做的。先让他们有一个印象,其它的事情,我们会运作的。”

        高虎呵呵一笑,说道:“特派员,你还真是忙啊,先是帮纪检委的同志揪出来一个贪官,现在又要忙着帮组织部的同志选一个官员出来。”

        李毅道:“当官的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就是官位的升升降降吗?要搞掉一个人,只能通过纪检监察部门,要扶一个人上位,只得请组织大神出马。”

        高虎笑道:“是啊。其实这手段,总是这两种,万变不离其宗,但耍起来却是各有巧妙不同。”

        李毅道:“不说这些严肃的事情了。我们难得相聚,谈些轻松一点的话题吧。高虎同志,你酒量这么好,看来没有少上酒席,说个段子来听听吧!”

        高虎道:“我是个粗人,学不来那些逗人发笑的段子,我只会一个,不管什么酒宴,我都会说一说。”

        李毅笑道:“哦?那肯定是很经典的段子了,说来听听。”

        高虎道:“话说有两个人,冬天下雪的时候,去银行办理业务,正好碰上运钞车在门口。其中一个人哈了哈手,问朋友:‘冻手不?’他朋友回答说:‘冻手!’瞬间就有四杆枪指向他们。”

        宋佳咯咯笑道:“太搞笑了。”

        高虎道:“这事情还没有完,这两个人被带回派出所里,警察问:‘叫什么名字?’那人回答:‘蒋英羽。’警察没有听清,继续问:‘什么名字?’那人大声回答:‘蒋英羽’。警察便说:‘Whatisyourname?’完了。”

        李毅虽然听说过这个笑话,但也哈哈笑了起来。高虎这个人很善于讲笑话呢!他说的时候,自己一脸的正经,这样的喜剧效果就更为强烈。

        宋佳笑道:“这个段子很好,我也学会了,到时可以拿出去说给别人听。”

        高虎道:“宋总也说一个吧!宋总说的段子,肯定好听。”

        宋佳道:“嗯,高队说了一个跟银行有关的,那我也说一个跟银行有关的吧。说有一个很性感的小姐走在路上,突然听见一声:‘别动!’一个大汉拦住了。漂亮小姐急忙说:‘我给你钱,别劫色!’大汉说:‘少啰嗦!’然后把她推倒在地上。漂亮小姐大惊失色,大喊一声:‘不要。’大汉说:‘烦死了,快把丝袜脱下来,老子赶着去抢银行!’完了。”

        李毅和高虎哈哈大笑。

        高虎道:“这个好,我也学学,不然我每次都只会说一个段子。特派员,你也来一个吧!”

        李毅微微一笑:“你们都说跟银行有关的,那我也讲一个跟银行有关的笑话吧。一个女子拿一张支票到银行去兑现。出纳员问她:你能证明是你本人吗?女子听了困惑不解,掏出一面镜子照了照,答:‘没错!是我本人!’完了。”

        高虎笑道:“我又学了一个,今天这几个段子,都挺容易记,又都跟银行有关,我肯定能记得住。”

        几个人说说笑笑,一顿饭的时间很容易就过了。

        酒宴散后,高虎径直回去。

        宋佳对李毅道:“你是回去休息,还是在酒店这里开个房间?”

        李毅道:“我还是回去吧。同志们都看着我呢。”

        宋佳道:“我看你这个官,当得也真是不自由。不管做什么,都是怕东怕西,规矩忒多。”

        李毅笑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嘛。明天的记者招待会,我就不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宋佳送李毅上了车,挥手再见,李毅的车子驶出很远了,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的倩影。

        李毅接到沈歆瑶打来的电话,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苏樱要上班,已经离开。沈歆瑶很是无聊,正在看电视。

        “李毅,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明天就回京了。”沈歆瑶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道。

        李毅笑道:“是我不好,冷落你了。你不是说请了几天假吗?怎么又急着回去了?既然来了,就在滨海好好玩玩吧。”

        沈歆瑶道:“滨海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到处都是钢铁水泥的丛林。”

        李毅道:“世界之窗啊,动物园啊,海底世界啊,这些都是挺好玩的地方啊。”

        沈歆瑶道:“我一个人去玩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在这边又没有什么朋友。”

        李毅道:“我陪你去。我明天上午就可以完成这次工作任务了,下午就开始休息,可以好好陪陪你。”

        沈歆瑶笑道:“好啊,今天晚上你有事不?要不过来陪我聊聊天吧,我现在无聊死了。”

        李毅答应一声,来到她住的房间外面。

        抬手要敲门的时候,李毅凭一种直觉,发觉有人在盯着自己这边。回头一看,只见一男一女两个服务员从那边走过来,他们看到李毅回头,便将目光移开了。

        李毅的阅历和感觉告诉他,这两个人明显是在躲闪!而且他们的神情也有些不对劲,跟一般的酒店服务员不同。李毅心念电转,抬起的手并没有敲下去,而是后退两步,佯装找错房门的样子,看了看门牌号码,然后嘟囔道:“走错了,这里是十二楼,我要去十三楼啊!”然后缓缓走开。

        那两个服务员正好走到沈歆瑶的房间前,本来想径直走开的,见李毅离开了,他们两个便又站住了脚,等李毅走远一点,其中一个便抬手摁响了客房门铃。

        里面的沈歆瑶还以为是李毅来了,飞快的跑过来打开房门,见到是两个服务员,有些失望,问道:“你们做什么?我没有喊服务。”

        “1208客房吧?这里的热水系统出了问题,经理喊我们上来看看。”女服务员一脸甜甜的微笑。

        “哦,那就进来吧。”沈歆瑶没有多想。

        李毅走得很慢,听到门开的声音后,他就马上跑了回来。

        那两个服务生刚刚进门,沈歆瑶正要关门的时候,那个男服务生露出一个古怪的阴冷的笑,忽然伸出右掌来,用力砍在沈歆瑶脖子后面,沈歆瑶的手还放在门把上,来不及将门关上,便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扶她出去!”打人的服务生沉声说道:“到了外面,有人接应。别人若问,你就说她喝醉了。”

        女服务员应了一声,扶着沈歆瑶出了门。

        这时,李毅正好赶到门边,看到这一幕,沉声喝道:“你们干什么!”一掌推在那个女服务员肩头,将她推开,一手抱住沈歆瑶,将她抢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想做什么?”女服务员哎呀一声,喝问李毅。

        李毅冷笑道:“我是她的朋友!刚才我就看到你们两个不怀好意,鬼鬼祟祟的,我故意走开,就是想看看你们搞什么鬼!”

        男服务生扶住女服务员,低声道:“快跑!”两个人撒腿就往外面跑。

        李毅很想上前抓住他们,但此刻沈歆瑶还昏迷不醒,不敢将她放在地上,更不敢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他们还有同党,那怎么办?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跑远了。

        “瑶瑶!瑶瑶!”李毅伸手掐住沈歆瑶的人中,用力按了按,见她没有醒来,便抱着她进入房间,平放在床上,伸手一探她的鼻息,见她呼吸平稳,便放下心来。再次进行一番推拿和掐人中后,沈歆瑶悠悠醒转过来。

        “李毅,你来了。我刚才怎么回事啊?”沈歆瑶有些茫然的问。

        李毅道:“刚才那两个服务员有问题,还好我来得及时,不然,你就被他们绑走了!”

        沈歆瑶扭了扭痛的脖子,说道:“我记起来了。他们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对付我?”

        李毅道:“他们看到我就跑了。你在滨海也不会有什么仇人,我估计,应该是易有安派来的人。上次你去采访过他的事,他怀恨在心。”

        沈歆瑶道:“这么恐怖啊!”

        李毅心想,易有安现在被双规了,但就算他要怀疑,也应该怀疑到张兰身上去才对啊,怎么会来找沈歆瑶的麻烦呢?莫非,他还想从沈歆瑶这里寻找到突破口,用来对付张兰?

        “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去我下榻的迎宾馆吧,那里安保好,跟我住一起,我也能照顾你!”李毅说道:“我们现在就走。”

        沈歆瑶也有些后怕,便同意了李毅的提议,起身收拾好行礼,和李毅一起下楼。

        李毅怕那些人还在外面,一路走下来,都是小心警觉。

        来到前台结了账,李毅一手提着行礼,一手拉着沈歆瑶,往停车场走去。

        沈歆瑶紧跟在李毅身侧,握紧了李毅的手,此刻,这个男人的手是如此的有力和安全。

        一直到上了车子,沈歆瑶才松了一口气。

        李毅驾驶车子,缓缓驶出酒店。

        “不必害怕,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的。”李毅柔声安慰。

        沈歆瑶道:“我经常在外面采访,经历过很多这样的事了,有赤条条的威胁,也有暗地里的恐吓,但像今天这样,直接来绑架的,还真是头一回碰到。”

        李毅道:“易有安身后,有一个利益集团,这些人,不乏丧心病狂的变态!我们最好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沈歆瑶道:“易有安都已经被双规了,他们还报复我做什么呢?我公不公布那些房产信息,对易有安都没有用了啊!”

        李毅道:“我猜测这里面的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易有安虽然倒台了,但他身后的利益圈子还在。这一次把他们伤得有些重,他们就算是为了单纯的报复,也会展开疯狂的反攻。”

        沈歆瑶道:“真搞不懂他们是怎么想的!找我做什么啊!”

        李毅道:“找你,就是为了找出你身后的人来!——有人跟踪我们!”他一直在留意后面的情况,就是怕那些人不肯罢休,还会耍什么花样。车子出酒店时,并没有看到有人跟踪,但当车子离开酒店一段距离后,忽然从旁边的岔道处开出来两辆车子,不远不近的跟在李毅车后。

        沈歆瑶道:“肯定是刚才那伙人!”

        李毅道:“他们加快了速度,追了上来,看样子,他们还想在马路上将我们逼停了!”

        沈歆瑶回过头去,看到有两辆小车,一辆紧跟在这辆车的后面,另外一辆则在旁边车道,明显有两车合围逼李毅停车的意思。

        “李毅,要不要报警?”沈歆瑶问。

        李毅道:“报警没有用的。他们现在又没有做什么,等到他们真的做了什么,就算警察来也迟了。”

        说话间,后面那辆车加速朝李毅的车子冲了过来,发出一声嘭的大响。

        李毅的车子被撞得向前一窜,还好李毅握持得稳,不然只要方向盘稍微一偏,很可能就会出事故。

        这一撞,撞出李毅的火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