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章 欲谋其政,必先谋其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章 欲谋其政,必先谋其位!

    作品:《官路弯弯

        为了避嫌,李毅选择在四海集团的酒店和高虎见面。www.00ksw.org

        高虎一进门,看到李毅和一个美女坐在一起,微微一愕,随即爽朗的一笑,走过来跟李毅握手。

        李毅起身,跟他握了握手,介绍苏樱给他认识。

        高虎道:“苏小姐,你好。我是高虎。”

        苏樱笑道:“你们聊天,我出去逛逛。”

        李毅道:“无妨,你就坐旁边吧。”

        高虎心想,这女子跟李毅的关系菲浅啊,谈这么重要的事情,李毅都不回避她。反过来想,李毅和这么亲密的女人在一起,都不回避自己,显然自己在李毅心目中,也是挺有分量的。

        李毅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高虎同志,辛苦你了。”李毅笑道:“我在滨海也不认识几个人,只好请你帮忙。”

        高虎道:“能帮李特派员做点事情,是我的荣幸。嗯,你叫我秘密调查易有安同志及其家人的财产情况,我通过朋友关系,秘密调查了一下。易有安经常出入的有三家银行,每家银行里他的户头存款都不多,应该是正常收入。”

        李毅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他相信,如果高虎只查到这么一点信息,就不会急着向自己来汇报了。他也相信高虎的能力,这个人办事老稳,有效率,所以他才敢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做。

        高虎见李毅如此淡定,不由得微微点头。

        苏樱端了一杯茶来,递给高虎。

        高虎起身接过,连声说不敢当。

        苏樱知道他把自己当成李毅的亲密情人了,也不好解释,只是微微一笑,心里甚至还很享受这种误会带来的甜蜜感觉。

        高虎端着茶,一口就喝干了,抹了一下嘴,说道:“李特派员,这一切都只是易有安的表象而已。经过秘密跟踪和调查,我发现易有安有一个情妇。”说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苏樱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苏樱红了脸,低下头去。

        李毅却是脸不变色,说道:“嗯,他是不是把钱都转移到了这个情妇名下?”

        高虎笑道:“李特派员真是明察秋毫,不错,他的情妇名下有很大一笔钱,而她没有工作,也没做什么生意,就是一个待业青年,她家里只是普通家庭,这些钱的来历十分可疑。初步怀疑,这些都是易有安的。”

        李毅道:“据我猜测,易有安只不过是利用这个情妇的身份,开了一个账户,然后把自己的贪污所得转入这个账户下面。很可能连这个情妇都未必知情。”

        高虎道:“李特派员的分析很有道理。我现在能调查到的,暂时只有这么多,接下来该怎么做,就得看特派员的意思了。”

        李毅道:“易有安隐藏得很深啊,省里又有人力挺他,要想动他,必须一击即中,命中他的死穴,让他的盟友们不敢救他!”

        高虎道:“需要我做什么吗?”

        李毅道:“高虎同志,我还得倚仗你啊!”

        高虎道:“要我做什么,您吩咐就行了。”

        李毅摸着下巴,说道:“高虎同志,你不好奇吗?我既不是纪检委的人,也不是经侦部门的人,为什么要调查易有安?”

        高虎道:“特派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容不下这些蛀虫为非作歹。”

        李毅摆了摆手,呵呵一笑:“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稍微一顿,然后肃容说道:“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易有安搞下去!”

        高虎道:“您跟他有什么仇怨?”

        李毅道:“高虎同志,你也不是外人,有些事情,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并不认识易有安,这次来滨海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高虎双眼精光闪烁,他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毅缓缓说道:“林伟宏是怎么下台的,你知道吗?”

        高虎道:“听说有人举报他。”

        李毅道:“举报他的人,就是易有安。”

        高虎道:“那您跟林副市长?”

        李毅道:“我和他也只是相识而已。我要动易有安的目的,不是给林伟宏报仇。易有安举报林伟宏的目的,也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什么难解的仇怨。一切都只因为两个字:权力!易有安觊觎林伟宏屁股下的宝座,所以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想林伟宏摔下了宝座。而我和很多人,都不想这个宝座落入到易有安的手里,所以我们也要采取相应的行动!”

        高虎道:“我明白了。我虽然很少参与到政治斗争中去,但听说过不少,并不是一无所知。”

        李毅道:“林伟宏是京城老张家的女婿,这一点你可知晓?”

        高虎道:“我知道,林夫人是张首长的女儿,我早就听说了。”

        李毅道:“易有安明知道林伟宏有这么厉害的背景,都敢把林伟宏拉下马来,你想想,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量?他并不是一个很正派的人正人君子,他本身也是一个大贪官,因此,他不可能是出于正义,不可能是为了维护党纪。”

        高虎道:“您是说,易有安背后,也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在支持他。”

        李毅道:“不错,易有安是京城老宋家一条线上的人,宋家正在全力支持他,想扶他上位。”

        高虎道:“这么复杂啊!您要不是告诉我,我还真的不知道,一个小小的举报案,背后会有这么多情况!”

        李毅笑道:“高虎同志,我很赏识你!我今天肯对你说这些话,是因为我没有拿你当外人。”

        高虎道:“我明白,我对李特派员早就心生结交之心,如蒙不弃,我愿意跟随左右,效犬马之劳!”

        李毅拍拍他的胳膊,笑道:“高虎同志,你言重了。我们是好朋友。你知道我的背景吗?”

        高虎道:“我侧面打听过,知道您是李老首长的孙子。”

        李毅道:“不错。这次就是我们李家和林家,想争夺滨海市副市长的位置,很高兴能得到高虎同志的倾力相助!”

        高虎道:“我这个人不善于搞斗争,但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力做好。”

        李毅道:“斗争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南巡首长有着非凡的智慧和魄力,但是,如果他不能当上国家的一号首长,他所有的那些改革开放的国策,那些可以为国家带来巨大改变的政策,能得到贯彻落实吗?不能!人要想做多大的事情,就必须坐到多大的位置去。一个环卫工人,只能清洁一段街道,一个国家元首,却能清洁整个国家!职业虽无贵贱,能力和影响,却有大小之分!”

        高虎道:“我理解。欲谋其政,必先谋其位!”

        李毅赞赏的道:“高虎同志,不错!你用一句话,就概括了我所说的话。我们打压易有安,目的还是为了推举我们自己的人上位。我们自己的人上了位,在滨海才能扎稳脚跟。那时,你的位置也会相应的做出一些调整。”

        高虎道:“特派员,我愿意跟随左右,为您谋政谋位!”

        李毅笑道:“很高兴你能加入!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高虎道:“第一步,就是要先把易有安拉下马。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李毅道:“但说无妨。”

        高虎道:“我们控制住易有安的那个情妇,同时冻结他的银行资金,逼问那个情妇,让她来检举易有安!”

        李毅心想,这种情妇路线,在后世颇为流行啊!没想到高虎也想到了这个绝招。这个办法的阴谋味虽然有些重,但却是十分见效果的。

        二奶和情妇们,她们跟贪官在一起,大都是为了钱财方面的享受,就算有些感情,也是比较浅的,一旦遭遇国家暴力机构的审讯,基本上不用费吹灰之力,她们就会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说出来。

        多少贪官腰斩于情人手里?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最真实的体现。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事情一定要办得隐秘,在得到切实的结论之前,不要走漏了风声!”

        高虎道:“我亲自出马!一定叫那个情妇写下检举信!”

        李毅道:“好,那就有劳高虎同志了。”

        高虎今天跟李毅一席谈话,可谓收获颇多。

        李毅对他交心的肺腑之言,让他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李毅就是这样的人,一旦看中了某人,就会对他推心置腹,以心换心。

        高虎告辞离开后不久,李毅就接到柯震的电话。

        柯震在电话那头苦笑一声,说道:“李特派员,有辱使命啊!我和卞书记一起,到俞书记那里,述说了易有安同志拥有数十套房产的事情,但俞书记就是不信啊!我们也不好跟他闹翻,把关系搞得太僵。”

        李毅道:“俞书记是个执着的人啊!但这种执着,有时候会害了他的。”

        柯震笑道:“李特派员,不知道你那个主持人朋友有空没有?我想请你和她一起吃个饭。”

        李毅道:“不巧,我们吃过饭了。”

        柯震道:“那就一起出来喝杯茶吧!”

        李毅道:“柯市长,你是有什么话要跟我那个朋友谈吧?不必如此多礼,柯市长有什么话,现在告诉我,由我转告就行了。”

        柯震嘿嘿笑道:“李特派员,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想请贵友,高抬贵手,不要报道易有安同志这件事情。这种党政干部的负面新闻,对咱们滨海市招商引资的大环境,是大大不利啊。所以,我才有些不情之请啊!至于报酬方面,好商量嘛!”

        李毅沉声道:“柯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给她一笔封口费,叫她昧着良心说假话吗?”

        柯震见李毅生气,连忙补救,说道:“李特派员,不是这个意思。你看啊,请人题个字,还要润笔费呢,是不是?贵友在我市这么辛苦奔波,这车马费,也是我们应该给的嘛,钱虽然不多,但却是咱们的一片心意。”

        李毅心想,房产这条线,基本上玩不出什么名堂了,与其拿捏,还不如痛快一点,卖柯震和滨海市委一个面子,将来再跟他们打交道时,才更好说话。

        “这个,真是有些难为我了啊。”李毅故做沉吟道:“柯市长,我和你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啊。如果是我自个,那我肯定拍着胸脯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跟你为难啊。可是,这是我我朋友的事情,她又是个极其正派的人,平生最恨这种贪官污吏了,易局碰到她手里,真是倒霉啊!”

        柯震一听,见李毅虽然口风甚紧,其实意有所动了,便笑道:“我托大,喊你一声李老弟吧。李老弟,大家都在圈子里混,这里面的事情,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这世界上贪官多不多?多!但什么是贪官?查到了就是贪官,没有查到那就是清官啊!”

        李毅微微冷笑一声,继续听他说下去。

        柯震道:“易有安这个同志,本质上还是不坏的,那些房产,多半也是找他办事的人硬塞到他名下的。当然了,这种做法也是要不得的,我们滨海市委一定会严肃认真的教育他,令他改正,退还所有非法所得的房产。老弟,你那个朋友,就拜托给你了,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说服她,不要报导此事。”

        李毅道:“柯市长,你这是在逼我犯错误啊!”

        柯震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李老弟,我欠你的,我将来一定还!加倍的还,只要你帮了我这一次,以后你叫我做什么,老哥我都不皱一下眉头!”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便为难地道:“柯市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若是再不答应,那我就太不近人情了。嗯,这样吧,我答应你,去跟她谈谈,至于她是不是肯答应,那我真是没有把握啊。”

        柯震道:“老弟,你尽力就好,不管成不成,我都铭感五内。”

        挂了电话,李毅微微闭上双眼,仰头思考。

        苏樱泡了一杯热茶,放在他面前,说道:“李毅,今天,你让我见识到了你的另外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