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官僚阶级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官僚阶级

    作品:《官路弯弯

        “李特派员,今天那些前来捣乱的人,我会叫人抓起来,依法严惩,给你朋友一个交待。www.00ksw.org”柯震说道。

        李毅道:“那就麻烦柯市长了。”心想刚才他们都在的时候,你不把他们抓起来,现在他们都跑了,你又说这种便宜话。

        不过,那些人也只是替易有安跑腿的人,何况也没有做出什么十分过分的事情,就算抓起来,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李毅现在的目的,是不动声色的,就把易有安拉下马来,因此对那些小虾小蟹,并不怎么在意。

        回去的路上,李毅对沈歆瑶道:“今天多谢你了。”

        沈歆瑶笑道:“我也没做什么事情,就是亮了亮我的证件,跟人聊了聊天而已。”

        钱多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沈小姐,你太谦虚了。你的口才,真是一流,要是我去套他们的话,就算拿了采访证,他们只怕也不会告诉我这些内容。”

        苏樱道:“专业的和业余的就是不一样。我对沈小姐的口才,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沈歆瑶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你叫我去当空乘服务员,我也当不来,钱师傅的特长就是开车,我开车的技术就没有他这么好。”

        李毅道:“那些阻拦你们的人没有为难你们吧?”

        沈歆瑶道:“没有,钱师傅一直在保护我们呢,中间他们想冲上来打人,但钱师傅抓起一块石头,右手随便一切,就把那块石头给切成了两段,把那些人全部镇住了。钱师傅真是好功夫,让人敬佩。”

        钱多道:“便宜那些家伙了!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滨海市委大院,市委书记办公室。

        卞仲祥同志坐在在宽适的真皮椅上,沉静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副手柯震。

        柯震把易有安房产的事情做了汇报,说道:“卞书记,易有安同志确实拥有很多套房产,这么大笔资金,来历不明,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利用职权之便,行了贪污受贿之事。”

        卞仲祥缓缓说道:“省纪检委的俞良木书记,现在还在咱们滨海,他率领的一个调查小组刚刚对易有安同志房产事件进行了全面的调查,结果证明,易有安同志是一个好同志。”

        柯震道:“这也是我十分疑惑的事情,俞良木同志,是咱们省纪检委一把手,为人向以公正严明著称,他的调查结论,自然是很有权威的。但我今天亲口所问,亲眼所见啊!卞书记,看来这件事情很复杂。”

        卞仲祥拿起桌面上的香烟,抽出一根递给柯震,自己也抽了一根,两个人都不说话,安静的抽烟,偶尔用一个眼神进行交流。

        抽完一支烟后,柯震说道:“卞书记,你是咱们市的一把手,你做决定吧!你说怎么做,我都拥护。”

        卞仲祥微微皱眉,没有言语,而是又摸出一根烟来,含在嘴里。

        对一个官员来说,处理一件事情,可以有很多方面的考虑。

        就拿易有安这件事情来说吧,卞仲祥要顾虑的事情就很多。

        一方面,卞仲祥身为滨海市的一把手,他要维护班子的健康,对那些损害到党政利益的蛀虫,自然应该狠狠的打击,这是一个政党良性发展的基础。

        另一方面,易有安是什么背景?卞仲祥心知肚明。宋家人要运作易有安上位,肯定绕不过卞仲祥这个党委一把手。卞仲祥还是岭南省委常委,在厅局级干部的任命上,有着十分大的权力。现在宋家想推易有安当滨海副市长,卞仲祥早就知道了,而且,在常委会的讨论上,对易有安这个人选,他是投了赞成票的。他现在若是否定易有安,就会得罪宋家,还会推翻自己和岭南省委常委会议的决定。

        推翻自己和省委常委会议的结论,这仅需要勇气,很可能还要承担某些意想不到的政治风险。而来自宋家的巨大压力,更会让自己在仕途上增加未知的凶险。

        再一个方面,岭南省纪检委书记俞良木同志,和卞仲祥私交甚笃。老友的这个面子,自己是不是应该照顾?

        卞仲祥以前并不知道俞良木是宋家线上的人,官场里面,有些人会隐藏得很深,深到让人看不透,这也并不奇怪,但通过易有安这件事情,卞仲祥基本上可以肯定,俞良木跟宋家的关系,简单不了。

        一方面是正义和党纪,一方面是仕途和友情。

        卞仲祥的天平,该往何处倾斜?

        还有一点,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副班长,柯震同志,别看他一脸谦卑的笑,肚子里头,实则全是坏水!

        易有安的案子,分明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啊,柯震捧到了手里,不敢扔,也不敢捧下去,就来找卞仲祥,想把这个烫手货扔给卞仲祥!

        卞仲祥思量间,又吸完了一支香烟,他掐灭烟头,说道:“既然柯市长觉得易有安同志有问题,那我也相信你的判断。这样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到俞良木同志那里去一趟,当面请示俞书记的意见吧。”

        柯震暗自苦笑一声,心想这个卞仲祥真是老狐狸啊,什么叫做我觉得易有安有问题啊?这太极真是打得圆滑啊!

        不过,对卞仲祥的提议,柯震是深表赞同的,既然两个人都做不了决定,那就把这个烫手货,抛给第三者吧!现在的滨海,俞良木自然是最佳人选了。

        “行,我反正跟着卞书记走,你怎么决定,我就怎么执行。”柯震抖着圆脸,哈哈一笑。

        卞仲祥还是那副沉静的表情,这个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总是这么一副表情。

        柯震早就看习惯了,并不在意,跟在卞仲祥身后,出门往俞良木同志下榻的酒店去。

        俞良木完成了在滨海的调查工作,正准备打道回府。

        这次的调查,可谓是扎扎实实的走了一个过场啊!俞良木以省纪检委书记之尊,亲自出马,打出老大一个天雷,来到滨海,结果一滴雨都没有下,调查便结束了。

        纪检委的工作是相对独立的,俞良木说结束了,那就是结束了,谁还敢说半个不字?一个干部优良与否,决定权在组织部,一个干部廉洁与否,话语权在纪检委。至于广大民众,怎么可能决定一个干部的品格呢?纪检委的调查就是最权威的结论了!

        这是一种体制的悲哀。

        都说人无贵贱,职业无高低,但其实,人与人之间,是存在阶级的。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划分到一个阶级中去。

        农民阶级,工人阶级,城市边缘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工商阶级,新兴民族资产阶级,官僚和国有资产经营者阶层,此外,还有新买办,自由职业者,新白领等新出现的各种阶级。

        很长一段历史里,阶级斗争,是政治斗争的主旋律。

        农民阶级,也属于无产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和工人阶级是天生的同盟,但受工人阶级领导。

        但不管是哪一种阶级,都比不上官僚和国有资产经营者阶层!后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领导阶级。

        官僚集团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阶层,形成于中央集权制的封建社会,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官本位”观念。

        由于他们所管理的是“国家”,所经营的是“国有资产”,所以他们同属于一个阶层,既“官僚和国有资产经营者阶层”。虽然这个“国家”在宪法中有明确的定义,但显然他们中的某些人已经明显地蜕变为凌驾于“主人”之上的异己。

        这里需要着重说明一下,“官僚和国有资产经营者阶层”,是客观和中性的,不带任何贬义,不是**的代名词。他们的存在,是国家社会生活的必须。在他们当中大有为官清廉者,大有合法经营者,甚至还有为民请命者。异己份子的产生,是由于政治体制的不完善造成的。

        扯远了,言归正传。

        且说俞良木同志,在下榻的酒店里,和前来拜访的滨海市一、二把手握手落座。

        卞仲祥先是跟俞良木叙旧,然后话锋一转,说道:“俞书记,柯市长有情况要向你汇报。”

        俞良木噢了一声,看向柯震,笑道:“柯震同志,有话请说。”

        柯震又被卞仲祥摆了一道,但也没有办法,谁叫这里他的官最小呢?

        “俞书记,今天发生了一件事情,中央来的一个主持人,恰好在咱们滨海度假,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了易有安同志的房产一事,竟然在暗地里展开了调查。”柯震一边说,一边观察俞良木的脸色。

        俞良木的脸色果然变了一变。

        柯震轻咳一声,继续说道:“他们调查采访的结果是,易有安同志的确拥有数十套房产!”

        俞良木浓眉一竖,沉声说道:“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我们刚刚调查完毕,事实上证明,易有安同志是一个廉洁奉公的好同志。这一定是有人在恶意谄害。一个中央来的主持人,怎么会知道易有安同志的房产情况?这背后肯定有人指使啊!”

        柯震道:“他的房产情况是何处所得,我不得而知,但我当时也在场,从物业管理处看到了几处房产的业主名字,的确是写着易有安。”

        俞良木双眼里似乎能射出火来,盯着柯震,问道:“你怎么会在现场?”

        柯震连忙解释道:“当时出了一点状况,有人围攻这个主持人,主持人报了警,连警察都帮着对付他们。主持人没有办法了,就求助于她的一个朋友,而她的这个朋友正好跟我在一起考察工作呢!”

        俞良木皱眉,摆手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这个主持人呢?你们有没有控制住?”

        柯震道:“控制住她?这?这不可能啊。”

        俞良木道:“没有就算了。哼,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一定是林伟宏的妻子张兰。当初就是她把这些所谓的易有安同志的房产交给我的。这个女人,因为林伟宏被双规,怀恨在心,恶意报复呢!这肯定是张兰布置下的一个局,柯震同志,你们不必在意!”

        柯震看向卞仲祥,却见班长同志还是那副沉静的脸色,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

        “俞书记,这不太可能吧?那可是中央来的主持人,她回到京城,要是在电视里说出这件事情来,那我们滨海市委,岂不是太过被动了?”柯震提高了音量,旨在提醒身边的班长大人,你是咱们滨海市的一把手,如果易有安的房产在电视里被曝光,那你头一个负有不可逃脱的责任!

        卞仲祥眉眼一动,缓缓说道:“俞书记,这个事情,的确比较棘手啊。你看,是不是省纪检委的同志在调查中出了什么差错?没有查到易有安的这些房产上去啊?”

        俞良木道:“怎么?仲祥,你是不相信我吗?你以为我故意包庇易有安?”

        卞仲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良木同志的为人,我自然是信任的,但您手下那么多的人啊,保不齐有被易有安收买的人……”

        俞良木粗暴的打断卞仲祥的话,沉声道:“这个结论绝对是正确的,不可能存在什么差漏!仲祥,你不必再多说了!”

        卞仲祥也心有不悦,心想,我跟你同为岭南省委常委,你也不比我高级,凭什么如此颐指气使?我刚才好心好意,给你提个醒,更是给你留了退步,谁知道你居然不但不领情,还对我如此无理!

        柯震暗自摇头,心想俞良木铁定心要保易有安了!

        省纪检委书记要保一个人,这分量是很重的。

        卞仲祥道:“良木同志,我建议你再慎重的考虑一下。为了一个易有安,要是砸了自己的牌子,那就不值得了。”

        俞良木只是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卞仲祥和柯震两人便告辞出来了。

        “卞书记,你说怎么办?”柯震问。

        卞仲祥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背负起双手,径直走了。

        这里发生的一切,李毅无法知道,但他早就知道岭南省里,宋家人肯定会保易有安,因此,他早有预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