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四章 赏心悦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四章 赏心悦目

    作品:《官路弯弯

        沈歆瑶道:“可以,我相信你会做出合理安排的。www.00ksw.org我不害怕。”

        李毅笑道:“嗯,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苏樱道:“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李毅笑道:“这次不需要使用美人计,不然还真用得上你。”

        苏樱道:“我明天左右无事,就陪沈小姐去玩玩吧。”

        沈歆瑶道:“好啊,我一个人也显得有些孤单呢。”

        李毅看看时间,说道:“不早了,你们洗洗睡吧,我先过去了。”

        沈歆瑶道:“时间还早呢!要不,我们玩会扑克?我记得李先生的牌技还可以啊。”

        李毅听到扑克两个字,自然就想到了在临.沂之时,曾经跟沈歆瑶、孙薇她们一起玩牌的时候,那段时间,也是李毅少有的悠闲而轻松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跟学校里的生活一样,令人十分的怀念。

        苏樱道:“沈小姐,你还和李先生一块玩过牌啊?在我印象里,他是一个十分古板的人,没想到居然还会玩牌。”

        沈歆瑶道:“我和李先生认识很久了,那时,他刚参加工作不久吧?”

        李毅道:“会玩牌就不古板了啊?呵呵。”

        苏樱道:“那我们就玩会呗?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沈小姐,你们以前一般都玩什么牌啊?”

        沈歆瑶道:“就玩普通的跑得快啊,三打哈啊,还有老鼠搬家啊。这些在南方省很流行的玩法。”

        苏樱笑道:“我不是很会玩,你先教教我。”

        李毅看了看时间,心想回去也没有什么十分要紧的事情,便道:“玩就玩会呗!不过,我可不能白玩,要有点彩点才好。”

        苏樱道:“玩钱啊?可是标准的工薪阶层,很穷的。打小的,还能陪陪你们,玩大的话,我就只好退避三舍了。”

        沈歆瑶道:“苏小姐,你知道我们以前玩什么吗?”

        苏樱笑道:“不会是贴纸条吧?”

        沈歆瑶道:“你再也想不到,我们以前跟李毅玩脱衣服,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哈哈!”

        苏樱讶异的握住了嘴巴,笑问:“那你们谁输光了啊?”

        李毅看着沈歆瑶,嘿嘿一笑:“她就输光过。”

        苏樱尖叫一声:“哎呀,沈小姐,那你岂不是全部走光了?”

        沈歆瑶红了脸道:“你别听他瞎说。”

        李毅道:“我有瞎说吗?还好在最紧要关头,悲催的居然停电了!”

        苏樱咯咯笑道:“那我们今天晚上还玩脱衣服不?”

        李毅看了她一眼:“你不脱衣服比较漂亮。这身空姐装,光是看看,对男人就有很大的杀伤力呢!”

        苏樱道:“李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不穿衣服时,比穿空姐装时没有更大的吸引力呢?”

        李毅翻了翻眼皮,差点流出鼻血来了。他连连摆了摆手,笑道:“你们两个,就莫玩我了。脱衣服这样的玩法,不能玩。嗯,这样吧,谁要是输了,就跳个舞来看,如何?”

        沈歆瑶道:“要是你输了呢?”

        李毅道:“我跳舞的话,估计也没有人看,我输了的话,就唱个歌给你们听。”

        苏樱道:“我们不要听你唱歌,就要看你跳舞!”

        李毅笑道:“只要你们两个看得下去,我就拼了这条老命,跳给你们看。”

        沈歆瑶道:“苏小姐,不要为难他了,他唱歌还可以的,我们就叫他唱歌吧!”

        李毅叫酒店服务员买来扑克,三个人便玩了起来。李毅今天的运气还可以,第一盘便赢了,输的是苏樱。

        李毅便拍手笑道:“真是老天有眼啊,我最想看的,就是苏樱穿着这身空姐装跳舞。果然就是你输了。快,跳起来。”

        苏樱小时候学过跳舞,倒也不拿捏,盈盈起身,跳了一段爵士舞。

        爵士舞是一种急促又富动感的节奏型舞蹈,是属于一种外放性的舞蹈。

        爵士舞蹈是非洲舞蹈的延伸,由黑奴带到米国本土,而在米国逐渐演进形成本土化,大众化的舞蹈。爵士舞主要是追求愉快、活泼、有生气的一种舞蹈。它的特征是可自由自在的跳,不必像传统式的古典芭蕾必须局限於一种形式与遵守固有的姿态,但和的士高舞那种完全自我享受的舞蹈又不同,它在自由之中仍有一种规律的存在。

        苏樱身形苗条高挑,一举一动,莫不蕴含动人的风韵。她穿着空姐装跳这个舞,显得别有一番风情,李毅和沈歆瑶看得连连喝彩。

        第二盘是沈歆瑶输了,沈歆瑶道:“李毅,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就知道欺负我们两个女人!”

        李毅道:“愿赌就要服输啊。唉,早知道我手气这么好,就应该赌脱衣服了,你们两个都穿着这么少,一人输一盘,我便可以饱览秀色了。”

        苏樱笑道:“沈小姐,你快跳舞吧!不然,他就要你脱衣服了。”

        沈歆瑶道:“我学过肚皮舞,不过我没有舞衣,这跳出来也没有那个味道啊。”

        李毅嘿嘿一笑:“你把上衣拉上去,露出肚皮来就行了。”

        沈歆瑶白了李毅一眼,李毅却大胆的迎视她的目光。沈歆瑶见李毅镇定自若,自己便先闪躲开了目光。

        苏樱道:“不就是跳个舞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里也没有外人啊!你不是说,你全身都差点被李毅看光了吗?还差这一个肚皮啊?”

        沈歆瑶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衫,下面穿着一条湖绿色的中裙,她将衬衫下面的三颗钮扣解开,拿住衬衫的两条下摆,扎了个结,衬衫正好束缚在她高挺的乳峰之下,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平坦的肚皮来。

        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只是一种外貌形态,更是一种朦胧的美感,可以引发人无尽的暇思。这是一种东方的美感,远比脱得光光更能激发男人的感官刺激。

        李毅这个久历花丛的老手,看到这一幕,也不禁睁大了双眼,看得眼神一直。

        肚皮舞,是一种带有阿拉伯风情的舞蹈形式,起源于中东地区,并在中东和巴基斯坦、印度、伊朗等其他受阿拉伯文化影响的地区取得长足发展。

        肚皮舞的特色是舞者随着变化万千的快速节奏摆动臀部和腹部,舞姿优美,变化多端,而且多张显阿拉伯风情,以神秘著称。

        肚皮舞的历史十分悠久。古埃及新王国时代第十八朝的墓中,就画有和现在肚皮舞相似的舞娘的舞姿。此后,随着阿拉伯音乐的流行,肚皮舞风靡一时。伊斯兰帝国强盛时期,肚皮舞还受到了政府的保护。

        看起来,沈歆瑶是真的认真学习过这种舞蹈,跳起来身形曼妙,虽然没有音乐的辅助,她也没有穿着专业的舞蹈服装,但光是看她的舞蹈,就让人浮想联翩。可以感受到浓郁的阿拉伯风情。

        李毅看得连连点头,最后情不自禁的拍手鼓掌。

        跳完之后,沈歆瑶道:“跳得不好,献丑了。”

        李毅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手绝艺!”

        苏樱道:“沈小姐,你不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吗?怎么学这个舞呢?”

        沈歆瑶道:“这个舞怎么了?”

        苏樱道:“我当时也想学这个的,但周边的朋友都说,这个舞蹈很妖艳,带有那种不好的表演性质,所以我就选择了爵士舞。”

        李毅道:“肚皮舞是一种优美的身体艺术,肚皮舞能够让身体的多个部位得到充分的活动,能够使你在万种风情中塑造出完美身材,很多女性练习它,只不过是为了减肥塑形而已,没有一般人想的那么复杂和低俗。”

        沈歆瑶道:“我的舞蹈老师跟我说,肚皮舞是一种全身运动,它让舞者的腿部、腹部、肩膀以及颈部都得到充分的活动,从而提高身体的弹性和柔韧性。除了可收紧臀肌之外,肚皮舞还能调节女性内分泌系统,促进盆腔血液流通,内在按摩腹腔和子宫等器官,对月经不调、痛经等妇科疾病也有一定的辅助治疗作用。所以,我才学的这个,反正,平时我也不出去表演,也不会跳给谁看,就自个学着玩玩,自娱自乐呗!”

        李毅笑道:“对,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苏樱道:“其实我也很喜欢这个肚皮舞,沈小姐,你可以教教我吗?”

        沈歆瑶道:“可以啊,今天晚上我就可以教你,你学过爵士舞,身形条件又这么好,学起来应该很快的。”

        两个人居然讨论起舞蹈来了,苏樱问沈歆瑶能不能下腰,沈歆瑶说自己能下,苏樱便要她展示一下。

        沈歆瑶二话没说,双手向后一反,双脚站立不动,上身便仰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半圆。

        但她下腰的速度过于快速,把裙子的下摆给带了起来,覆盖到了她光洁的肚皮上,露出修长的美腿,洁白的**根部,是一条蕾丝花边的带镂空花案的粉红小内裤!透着那些镂空的图案,隐约可见里面迷人的风光。

        呃!李毅的瞳孔瞬间放大,死死盯着那个部位。

        苏樱哎哟一声,连忙上前帮沈歆瑶放下了裙子,白了李毅一眼:“我要是不在,你估计能扑上来吧?”

        李毅嘿嘿一笑,面不改色,凿凿有词的为自己的失态行为辩解:“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饮食、男女,一个是生活问题,一个是康乐问题。人这一生,就围绕着这两个问题打转转呢!”

        苏樱扑哧笑道:“你说的是歪理!”

        沈歆瑶直起了身子,说道:“苏小姐,你不必害怕,李先生啊,有色心没有色胆,以前你还没有结婚时,就不敢在外面玩,现在他都结婚了,更加不敢对我们怎么样了。”

        李毅摇头起身,说道:“我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我只怕就要违纪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休息吧,我回去了。”

        沈歆瑶道:“你饱完眼福就想走啊?怎么着也得唱首歌,让我们姐妹听听吧?”

        李毅倒是不介意献歌一曲,但他脑海装的大都是后世的新歌,此刻若是唱一首她们没有听过的歌,只怕她们听了之后免不了又是一番追问,想了想,便唱了一首老歌:

        “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情也成空,宛如挥手袖底风……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深情独向寂寞,人随风过,自在花开花又落,不管世间沧桑如何,一城风絮满腹相思都沉默……”

        李毅的嗓音很低沉,带着磁性,又饱含了人世间的沧桑,这一唱出来,味道十足,让人能感觉到一种世事多变,人生无常的感慨。

        沈歆瑶和苏樱都拍手叫好,要李毅再来一首。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不能再唱了,你们要是中了我声音的毒,妖性大发,今天晚上不放我离开了,那我就插翅难逃了。”

        苏、沈两女笑得抱作了一团。

        第二天,李毅叫钱多陪沈歆瑶和苏樱一起去采访易有安的房产问题。自己则和其它同志继续进行滨海市的国企考察工作。

        正在考察之时,李毅接到钱多打来的电话:“毅少,我们今天查了十几处房产,发现所有的房产,都是在易有安或是他家人名下。但我们继续采访时,却遇到了阻力,来了一帮人,要把我们三个人都给扣起来。”

        李毅沉声问道:“对方是什么来头?”

        钱多道:“不太清楚,应该都是些来路不正的家伙!要我们交出所有的采访记录。”

        李毅道:“报警,请滨海市警方出面处理!钱多,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一定要保证沈小姐和苏小姐的人身安全!她们要是有任何损伤,我都唯你是问!”

        钱多道:“我明白。请毅少放心,除非我钱多阵亡了,否则,他们休想靠近她们!”

        李毅重重的嗯了一声,问明他们现在所处的地点,说道:“你先报警,看看滨海警方是一种什么态度!有什么进展,随时通知我。”

        钱多道:“好。”

        李毅挂断电话后,再也无心考察工作了,心想易有安的能量真是不少啊!我倒要看看,在这滨海市里,你和宋家人,是不是真的可以一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