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严希儿的日记本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严希儿的日记本

    作品:《官路弯弯

        “李先生,”严希儿在电话那头说道:“我们见面再聊吧!”

        李毅答应了她,约在四海集团的下属酒店里见面。www.00ksw.org

        见面之后,李毅看到她还是一身的风尘,显然刚从香港那边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沐浴更衣。

        李毅微微一笑,跟她握了握手,说道:“辛苦你了。”

        宋佳陪着严希儿一起来的,在旁边说道:“李毅,严小姐这次是真的辛苦了,花最少的钱,就把事情给办成了。香港那边的报社,已经被成功收购了。”

        李毅道:“值得表扬!”

        三个人坐下来,先聊严希儿在香港那边的工作经过。

        严希儿大致说了谈判经过,问道:“李先生,请恕我直言,你花那么多的钱,收购一家那样的报社,实在是有些不太值得。”

        李毅道:“值得?那你告诉我,做什么样的事情,才值得?”

        严希儿道:“那么多的钱,我觉得应该做其它方面的投资,那回报率肯定比投资报社要好。根据我对那家报社的了解,它的盈利实在不行。你这次的投资,实在有些失败。”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知道它不盈利,如果这是一家很好的盈利的公司,别人也不会卖掉吧?”

        严希儿道:“那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去收购?”

        李毅道:“我明白你所谓的值得两个字的含义了,你以为付出或是投资,都应该得到回报,对不对?”

        严希儿道:“当然是如此了。如查我们的投入得不到回报,那我们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李毅道:“我们要学会赚钱,但我们更应该学会如何去花钱。如果你赚了钱,却没有时间去花,那你赚的钱,对你又有什么意义?”

        严希儿道:“你是想告诉我,钱是你的,你想怎么样花都可以,我无权干涉吗?”

        李毅道:“这只是一层意思。另一层意思就是,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并不一定要得到金钱的回报或是其它的回报,才能算是值得。”

        严希儿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懂。”

        李毅道:“我打个比方吧。就拿你来说,你肯把自己出租给我,只为了换取你家族公司的自由发展,你值得吗?”

        严希儿道:“值得!因为我已经得到了回报,我的家族公司因为我而自由了。”

        李毅道:“那么,如果有一天,你的父亲告诉你,他有一个理想,想在某个山区修建几所希望小学,你会去帮他实现吗?这可是纯粹的投入,没有回报。”

        严希儿想了想,说道:“我还是会去做。”

        李毅问:“为什么?”

        严希儿道:“我觉得投资公益,也会有回报,名声和名誉,对一个企业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东西。这也是值得的。”

        李毅道:“如果你父亲想投资一笔巨大的资金,买下几座山,把那里开发成一个猎场,原因只不过因为他很喜欢打猎,所以给自己打造一个私人猎场,你会去做他完成这个心愿吗?”

        严希儿道:“我想我会。”

        李毅道:“为什么?这可是完全的投入,不会有任何的产出和回报。”

        严希儿道:“因为他是我爸。但是,我会尽我的能力说服他,放弃这么疯狂的想法。”

        李毅微微一笑:“严小姐,看起来,你还是一个很有爱心和良心的人。”

        严希儿道:“李先生,那你买下这个报社,又是为什么?”

        李毅道:“因为我要帮一个朋友,完成她的理想。为了帮她圆梦,就算把我所有的钱财全部赔进去,我也心甘情愿。仅此而已。”

        严希儿道:“我明白你的用意了,但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还是无法理解。”

        李毅道:“有些事情,用正常人的智慧,是无法理解的。有些人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周幽王甚至能烽火戏诸侯!”

        严希儿苦笑一声,说:“你是老板,我听你的命令做事。但我保留我的意见。”

        李毅道:“我很欣赏你这种性格,敢于直言相劝。要是宋佳,她肯定不会如此质疑我。”

        宋佳抿嘴一笑:“我只是一个打工者,我有什么资格质疑老板的行为。”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差矣。真正的好员工,都应该真诚的为老板着想。好的要坚持贯彻,错误的就要指出改正。不谈这些了,严小姐,我们来谈谈易有安同志吧!对这个人,你有什么要跟我谈的?”

        严希儿道:“我爸爸跟易有安的接触很多,为了拿地,没少给他送礼。我工作后,也参与过好几次送礼行动。”

        李毅道:“嗯,那你们是否留有什么证据?”

        严希儿道:“我们虽然没有留下证据,但我却知道易又安的很多私人财产。”

        李毅道:“他的私人财产?”

        严希儿道:“据我所知,他在滨海市里,就人三十几套房子,其中有八套别墅!”

        李毅微微哂笑:“传说中的房叔?”

        严希儿不解的问:“房叔?什么意思?他不是姓易吗?”

        李毅道:“房叔是用来形容那些有很多钱还有很多房产的贪官,房叔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人有些年纪了,拥有很多套房子。”

        宋佳扑哧笑道:“李毅又发明新名词了!房叔,挺形象的啊!”

        严希儿道:“对,这个易有安,就是一个房叔!”

        李毅心想,易又安管的是国土,别人送他房产,一点都不稀奇!三十几套房子,作为一个特区城市的国土局长来讲,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啊!

        严希儿道:“我知道他这三十几套房子的所有地址!这也是我们的护身符。如果李先生觉得有用,我可以拿给你。”

        李毅道:“呵呵,简单是太有用了!”

        有了这些房产的具体地址,就不难查出这些房产的真实拥有者,只要查实是易有安的,那易有安就休息再觊觎副市长的宝座!

        严希儿道:“东西我都带来了,你看看吧。”掏出一个笔记本,打开其中一页给李毅看。

        李毅看那纸上的记录,果然是一个个楼房的地址!

        “严小姐,你真是个有心人啊!”李毅情不自禁的捧起那本日记本,看了起来,看完一页,便翻开下一页继续看。

        “喂,其它的东西你不能看!”严希儿伸手过来抢自己的笔记本。

        李毅嘿嘿一笑,将手一闪,不让严希儿拿到。

        “事无不可对人言,你还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让我看到的呢?”李毅笑道:“我就看一眼。”

        严希儿俏脸一寒,说道:“李先生!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好心好意的想帮你,你居然偷看我的日记!那都是我**呢!你快还给我!”

        李毅道:“你还真有记日记的习惯啊,咦,怎么还有我的名字……”

        严希儿整个人都扑了过来,吊着李毅的胳膊,也不顾什么淑女的体面和形态,用力把来抢日记本。

        李毅把手举高了,不让严希儿得到,笑道:“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写我的名字?到底写了什么内容?我看完就还给你。”

        “你不能看!”严希儿急了,只顾着抢日记本,身子摩擦到了李毅的身体,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胸脯,在李毅的身上碰碰撞撞的,一股清幽的体香钻入李毅的鼻端。

        宋佳在旁边抿嘴而笑,说道:“李毅,给我,递给我!你抓住她,我来读给你听!”

        这个场面,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班上的同学也会抢别人的日记观看并以此为乐。

        宋佳也很好奇啊,严希儿的日记里,怎么会有李毅的名字?她会写些什么内容呢?

        李毅笑道:“那可不行,这是秘密,不能让你知道。”

        严希儿一番剧烈的抢夺,还是未能抢到日记本,委屈之极,忽然双手抹着眼睛,轻轻一跺脚,说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李毅见她好像是要哭了,也有些于心不忍了,便把日记本递了过去,说道:“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严希儿伸出手,一把拿了过来,瞪了李毅一眼:“你欺负我!”

        李毅道:“我刚才道过歉了啊。我只不过是想逗你玩玩,没想到你这么认真。莫非这个日记本里,还真记录着什么大秘密?”

        严希儿忽然展颜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日记本,说道:“我也是逗你玩呢!你真以为我哭了啊?我只不过是略施小技而已!怎么样,被我拿回来了吧?”

        宋佳道:“李毅,你是斗不过女人的,女人有三宝,一哭二闹三上吊!碰到这三宝,再英雄的男人,也得折腰!”

        李毅道:“厉害!严小姐,刚才你表演得真像,我真的以为你哭了呢。”

        严希儿道:“你真没有看到什么?”

        李毅道:“不该看的,我都没有看到。你再给我看看那些地址,我抄下来。”

        严希儿道:“我来帮你抄,我可不再相信你了。”

        李毅拿出纸笔递给她,她果然抄了一份楼房的地址给李毅。

        李毅看着她认真的抄写,心里闪现一抹异样的情绪。

        多年批阅文件的经验,让李毅养成了一目十行的本领。

        刚才,李毅其实已经看完了她的一篇日记。

        那篇日记里,的确有提到李毅,看得出来,那篇日记还是严希儿刚认识李毅不久写下来的,那时,李毅还没有把她家的碧云天进行收购呢!

        严希儿抄好之后,把纸递给李毅,见李毅眼神有些异样的看着自己,便说道:“你怎么这个表情啊?”

        李毅嘿嘿一笑,接过纸来收好,说道:“谢谢你。”

        严希儿道:“我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了,至于能不能帮上你的忙,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毅道:“严小姐,你对我有着很深的成见啊,你是不是觉是我这个人太过霸道了?”

        严希儿道:“男人霸道一点,也不算出格的事情。”

        李毅道:“你去京城后,我会安排人接你,今后的培训和工作,我都已经为你安排好了。在去之前,我再问你一句话,你如果不是真心实意的想做这份工作,那你可以拒绝我。我不会勉强你。”

        严希儿只是简短了说了三个字:“我愿意!”

        李毅道:“相信我,经过龙腾基金的洗礼,你会变得更加成熟,你的商业才能也将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严希儿道:“我知道龙腾基金以前的老总也是一个女人,名叫饶若曦,我的目标就是要超过她!”

        宋佳问道:“饶秘书现在在哪里啊?”

        李毅道:“她有新的工作。”

        梁凤平曾向李毅建言,要李毅利用现在的资金优势,进行政府方面的公关活动。

        李毅不想让宋佳直接参与到公关活动中去,并不代表李毅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这就是一个讲究公共关系的世界。企业和政府,甚至和世界其它政党之间的关系,完全可以通过利益进行更加紧密的连接。

        李毅的眼光,早就不只局限于国内的政坛。他将目光投向了更加广阔的世界大舞台。

        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跟世界的关系联系紧密,世界的政治格局和动态,会影响到企业和国家的政策。

        因此,李毅想单独成立一个公关部门,请饶若曦当这个公关部门的总负责人,全面负责李毅名下所有企业在国内外的公关工作。

        公关和企业分开来,这也可以避免将企业卷入到不必要的纠纷中去。

        和宋佳、严希儿聊了聊工作上的事情后,李毅便和她们分手回去。

        前去调查易又安的同志回来向李毅汇报工作,他们带回来一个消息,拍下那块地皮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是一家京城来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名叫吴玉其。

        李毅当即动用关系查这个吴玉其的来历,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个吴玉其,居然是宋忠裕首长的一个外甥!

        易有安是宋家线上的人,而买下这块肥地皮的,又是宋家的外甥。

        这中间如果没有什么猫腻,李毅都能相信狗不吃屎了!

        有了这些推测,李毅完全有理由相信,易有安同志犯有严重的违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