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五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五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品:《官路弯弯

        滨海市国资委也是刚刚重组完成的全新政府机构,机构刚刚改革完成,很多工作都还在建设当中。www.00ksw.org

        李毅此次来滨海,醉翁之意不在酒,下来检查国企改革工作,只是一个手段。

        滨海市对李毅一行人的到来,给予了十分的重视和热忱的欢迎。

        李毅现在是正厅级别的干部,又是中央部委下来的人,名衔更是有些吓人:“总.理特派员!”

        滨海市是经济特区,拥有省级立法权限,是国家计划单列的副省级城市,因此滨海市委书记和市长同是副省部级。

        但滨海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权重又有些区别。

        滨海市委书记相当于岭南省委副书记,进省委常委,可以直接升任一般省份的省长。

        而滨海市市长相当于岭南省副省长,离市委书记还差上一截。

        李毅这个正厅级中央干部下来,代表的又是江兆南首长,因此滨海市四套班子成员,悉数到场,迎接李毅一行人的到来。

        现任滨海市委书记名叫卞仲祥,是个东北汉子,长得跟李毅差不多高,五十岁左右年纪,一头黑发梳得一丝不苟,看上去十分的精神。

        滨海市长名叫柯震,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比卞仲祥矮了一个头不止,身形有些发福,挺着一个圆鼓鼓的啤酒肚,留着板寸头,短短的头发根根直立,走起路来迈着外八字,颇有为官者的派头。

        卞仲祥握住李毅的手,轻轻摇了三下,说道:“欢迎李特派员下来检查指导工作。”

        柯震则咧开嘴巴一笑,双手握了握李毅的手,显得亲切异常,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欢迎的套路都差不多,见面会,欢迎宴会,反正头一天是不怎么谈工作的。

        在欢迎宴会上,李毅见到了这次下来要对付的主角。

        这个人名叫易有安,是滨海市国土局的局长。他是宋家线上的,这一次被宋家看中,做为地方干部梯级出现,竞争副市长一职。

        宋家的两手准备,还是挺合理的,宋华明是中央干部,易有安是地方干部,不管岭南省委出于何等考虑,宋家人都有机会上位。

        易有安四十岁出头,长相很普通,为人也低调,在欢迎李毅的宴会上,循规蹈矩,丝毫不引人注目。他可能也知道,在上位的前夕,很多眼睛盯着他,必须收敛和低调吧!

        李毅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易有安,因此对他加倍留意,找到个机会,接近他,说道:“易局,久闻大名啊!”

        易有安笑道:“李特派员,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们今天还是头一回见面吧?我对你那是闻名已久,但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局头,怎么入了李特派员的法耳呢?”

        李毅低声说道:“易局,四海集团以前的童总,你不陌生吧?他跟我是老乡。我和他喝酒时,经常听他提起你。”

        易有安微微一震,随即镇定下来,笑道:“李特派员跟童总是老乡啊!呵呵。我跟童总打过很多交道,童总走后,我也挺想念他的呢!”

        李毅笑道:“易局,回头我们两个小聚一番,如何?”

        易有安并不知道李毅的底细,巴不得有结交李毅的机会,便道:“行啊,承蒙李特派员看得起,折节下交,是我易某人的福份。”

        李毅便留下了易有安的私人电话,然后走开,跟别的人喝酒去了。

        滨海市长柯震是个善能喝酒的人,他和李毅连拼了好几杯酒,话匣子便打了开来,开始跟李毅扯淡了。

        “李特派员,你这次下来,是不是为了能源集团改革的事情?”柯震低声问道。

        李毅笑道:“柯市长,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我是奉了江首长的命令,下来检查国企工作的。”

        柯震道:“李特派员,在这里我要向你做一个汇报啊。目前,我市分布在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和关系国计民生的重点领域的国有净资产,大约150亿元左右。重点国有企业在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及其他重要领域的优势地位突出,在全市社会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李毅点头道:“嗯,这个情况,我基本上都比较了解。”

        柯震道:“在城市电力供应和水务、燃气、公交服务等方面,我市国有企业承担了全市70%以上的供电量,特区内90%以上的供水业务及99%的污水处理业务,全市100%的管道气和30%的瓶装气业务,特区内50%的公交大巴、45%的跨区公交大巴以及全市60%的长途客运业务。在其他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国有企业拥有全市唯一的航空港,承建和运营了深圳地铁1号线,在市公路网建设和公路运输中承担着重要角色,为盐田港和其他重要港口的建设和运营提供了基础设施和物流系统支撑等……”

        李毅微微有些惊讶了,这个柯震,能力不弱啊!对自己分管的市政工作,居然能做到了然于心,随口就能说得这么详细!真正令人惊叹呢!

        “柯市长,你的工作业务真是熟练啊!”李毅笑道:“嗯,我这次主要就是考察一下贵市的能源集团和食品总公司。”

        柯震道:“哦,那我再向李特派员详细介绍一下能源集团和食品总公司的状况……”

        等柯震滔滔不绝的说完之后,李毅这才说道:“国企工作,一定要坚持产业第一的原则,有序的推进国有企业的产权主体多元化工作……”

        卞仲祥跟柯震的性格恰好相反,他不太喜欢多说话,是个很沉着的人。

        柯震笑道:“哎呀,尽顾着谈工作了,李特派员,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李毅端起杯子,说道:“卞书记,柯市长,我这次下来,还须仰仗两位的大力支持,在这里我先干为敬。”

        酒宴结束之后,李毅召开了工作小组会议。

        在会议上,李毅布置了此次小组的工作内容。

        李毅跟柯震说,自己下来,是为了考察能源集团和食品总公司,其实不然,李毅此次的任务和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易有安搞下去!

        因此,李毅把工作小组的成员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由自己带领,前去考察滨海市的能源集团和食品总公司,另一部分同志,则接受了秘密任务,前去调查一宗国有企业在改制中的土地交易内幕。

        现在的国资委职能有了很大的改变,比起以前的企改办来,职权也增强了很多,不再只负责国企的改革工作,指导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重组;对所监管企业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进行监督,加强国有资产的管理工作;推进国有企业的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推动国有经济结构和布局的战略性调整。

        在滨海的一次企业改革过程中,李毅发现这个企业的改革,存在明显的漏洞。

        这次企业的改革本身是很成功的,但在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上,却被李毅发现了很大的漏洞。

        李毅对滨海是很熟悉的,对地铁尤其熟悉。

        这个企业原先所在的地段,位于市中心,而且正好在地铁口上。这个企业并不大,但因为历史比较久,占地却很庞大,这样的企业占据了这么大一块市中心的旺地,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要,所以滨海市政府在进行企业改革时,就决定把这个企业迁到偏僻一点的地方去,把这片土地让出来进行拍卖。

        这个决策自然是很正确的,但李毅却找出了这个改革中的大猫腻来!

        这个企业是在去年进行改制的,当时厂子搬走后,就把土地进行了拍卖,这个方案得到了当时岭南省和中央企改办领导的一致认同。

        但最大的问题是,去年进行企业改制时,滨海的地铁还没有修建,那个时候的地价还是比较低的,因此这个地皮并没有卖多少钱。

        地铁虽然还没有修建,但早就进入了市政府的议事日程,也就是说,相当一部分官员,其实是知道地铁将来要经过的地点和街口的!

        因此,那片地皮,刚刚被拍卖,就马上身价大涨,地价最起码涨了两倍都不止。

        滨海市对这家企业的改革,如果晚两个月进行,那起码可以多赚两倍的土地拍卖钱!

        李毅当时一看到这个案卷,马上就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国有土地,应该归国土资源部管辖,但这个案例,涉及到了国有企业的改革,关系到国有企业的保值和增值,因此,李毅也可以插上一手,再请国土部门进行协助工作就行了。

        而李毅之所以要管这个闲事,自然是为了对付易有安。

        易有安管理滨海国土局,已经有几年了,这个人在滨海市的政坛上,也算有一定地位的,做为国土部门的负责人,他对市里的各种大型工程和各地段的地价,自然是了如指掌。

        那家企业赶在地铁开工之前进行改制,未必和易有安没有关系?

        李毅现在还只是一个怀疑,当然也可能是赶巧了,也有可能是其它部门的领导在中间作怪搞鬼。

        为了拿下易有安,李毅还做了准备。

        四海集团在滨海发展这么多年,做的又都是房地产方面的生意,跟国土部门免不了要经常打交道。

        李毅首先跟童军联系,问了问他在非洲那边的情况。

        童军笑道:“老大,你是想问大嫂的情况吧?你就放心吧,她在这边挺好的,一切都好,凡事有我们帮忙照顾呢!这边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她很快就可以回去和你团聚了。”

        李毅道:“嗯,到时她回来时,你送送她。”

        童军道:“好啊,我也正想回国一趟呢!上次你们来,说在澳门玩得多么多么的嗨,弄得我也心痒痒的,这次回国,我也要到澳门去玩上一把!”

        李毅道:“呵呵,由得你去玩,我可不管。胖子,我问你个事情,滨海市的易有安,你可熟悉?”

        童军道:“易局长?我当然熟悉了,我在滨海时,可没少请他。”

        李毅道:“跟我说说这个人。”

        童军道:“老大,这个姓易的是不是为难咱们四海集团了?这小子,当初我在滨海时,可没有少喂他!请吃请喝请玩,送礼送钱送女人,哪一样少过了?我这一走,他就敢为难四海集团?老大,宋佳这姑娘吧,样样都还好,但交际手段还是欠缺一点呢!我跟她交接时,就特意嘱咐过她,要她一定把易有安这条线保持好。发展一条官场上的线,我容易吗?”

        李毅笑道:“不是这个问题。你别太激动。宋佳现在做得很好,业绩比之前提高三成了。”

        童军道:“嘿嘿,看来宋总还是比我强啊!”

        李毅道:“我是想知道,这个易有安,是个什么样的官?不瞒你说,我想搞掉他!”

        童军哦了一声,说道:“老大,要搞掉他还不简单啊?这家伙没少贪!就是我送他的钱,都够他进去蹲一辈子的大牢了!”

        李毅道:“那你手里有证据吗?”

        童军道:“这个,还真没有。我送他礼物和钱财,他也不会傻到开个收据给我啊!而且,他这个人十分谨慎,轻易不会自己露头,有什么事情,都是叫手下人来经办。”

        李毅道:“嗯,至少我知道了,这个人并不清白!”

        童军道:“肯定不清白啊,哪块土地他不拿点好处费啊?”

        李毅道:“行了,你忙吧,我再找宋佳了解一下情况。记住了,一定要照顾好饶小姐。她要是有什么损伤,我唯你是问!”

        童军嘿嘿一笑,挂断了电话。

        李毅打电话给宋佳。宋佳得知李毅到了滨海,真是又惊又喜,问李毅什么时候去四海。李毅回答说:“我这次是来公干的,不太方便到四海去。”随后便向她打听易有安的事情。

        宋佳笑道:“易局长啊!这个人很好摆平,只有钱、有女人就行了!他还对我很有好感呢,好几次明目张胆的向我表示想发展超友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