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章 只是路过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章 只是路过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一边走,一边祈祷,毅少啊毅少,你千万别在里面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啊!

        但以钱多对这个毅少的了解,完全有可能做这种事情呢!

        就算要做,这么久了,也该收工了吧?怎么还没有出来呢?难道是刚刚入港?

        走到门口,小荷伸手去摁门铃,但半晌没有人开门。www.00ksw.org

        钱多心里更是打鼓了。

        小荷掏出钥匙,笑道:“小藕估计是睡觉了,李先生不会也喝多了,在里面睡了吧?”

        钱多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也是难免的啊,说不定也躺一张床上,睡得乱七八糟的呢!”他是想预先打点伏笔,万一开门进去,里面真的是在大战,那也可以为毅少找个借口。

        小荷虽然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但终究是个雏儿,又对李毅有着无限度的信任,哪里会想到这方面去啊,只是微微一笑,打开了门。

        客厅和淋浴间的灯都亮着,小荷笑道:“肯定是醉倒了!”

        钱多苦笑一声。他岂有不明白的道理?刚才在车上时,李毅那无比清醒的状态,哪里像是要醉倒和睡觉的样子?

        看到房间里的这个情景,钱多更是没有怀疑了,心想毅少肯定是大展神威,又收了一个美女妖精。

        见小荷要去推卧室的门,钱多摸了摸下巴,轻咳一声,说道:“小荷姑娘,这个,还是先喊喊门吧,我怕里面……”

        小荷讶道:“里面怎么了?能有什么不妥当吗?”说着话,已经伸手推开了房门。

        钱多并没有马上上前,先观察小荷的反应,见她神色如常,这才上前几步,朝里面看去。

        只见小藕睡在床上,闭着双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觉了,李毅则坐在小藕的床边。

        “嘘!”李毅起身说道:“她刚刚睡着,不要惊醒了她。”

        小荷轻声道:“李先生,太谢谢你了。你一直都在照顾她啊?”

        李毅道:“是啊,她回来后,胃不舒服,我先放手让她洗了个澡,让她好好休息,但她说睡不觉,要我陪着她入睡。我就一直给她讲故事哄她入睡。”

        床上的小藕忽然翻了个身,把脸换到了那边,对着李毅做了个鬼脸。

        小荷在外门摁门铃的时候,李毅和小藕两个人还在激战之中呢!

        听到门铃响,小藕问道:“是不是钱师傅啊?”

        李毅说:“绝对不会。钱多很懂事的,这种时候,他肯定不会进来打扰我们。”

        小藕吃了一惊,说道:“那肯定是我姐,快!”

        李毅笑道:“你就这么怕你姐啊?她进来看到便看到了呗!”

        小藕道:“不行,她会骂死我的。以后再跟你解释这个事情,快,我求你了,李先生。”

        李毅嘴上说得厉害,实则也很怕被小荷撞破。自己是已婚男子,现在把人家的妹妹给睡了,要是真被小荷撞见,那就太难堪了。

        小藕套了一件睡裙,拿薄毯盖在了身上。

        李毅也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裤子。

        两个人刚刚忙完,小荷便推开门进来了。

        小荷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小藕的额头,说道:“这么烫啊?是不是感冒了?”

        小藕紧了紧毛毯,心想我这哪里是感冒得发烫啊,我这分明是激情未褪,所以脸上火热一般的烫呢!

        李毅道:“不妨事,刚刚喂她吃过药了。”

        小藕悄悄的向李毅吐了吐舌头,心想的确是吃过药了,吃的还是大补的人参呢!还不止吃过一次呢!

        李毅怕再留下去,迟早要被小藕整到露出马脚来,便道:“小荷,就让她好好睡上一觉吧,我和钱多也该回去了。”

        小藕嘟起嘴,向李毅做了个亲亲的动作。

        李毅微微点头。

        小荷道:“嗯,那就让她睡吧。李先生,到外面坐一坐,我泡茶给你们喝。”

        李毅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了,嗯,我有时间就来看你们。”

        小荷也知道时间不早了,李毅是有妻子的人,回去太晚不好交待,便说道:“那我送送你们。”

        李毅上了车,钱多开车驶离别墅区。

        “毅少,你和小藕姑娘之间,就没有发生点什么故事?”钱多忍不住问道。

        李毅笑道:“你以为会发生什么故事?”

        钱多笑道:“当然是那种王子和灰姑娘或是跟公主之间的美好爱情故事。”

        李毅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钱多便道:“刚刚林小姐打电话过来,你的手机掉在车后座上,是我接的。”

        李毅哦了一声:“你怎么说的?”

        钱多道:“我说你喝醉了,正在休息。”

        李毅苦笑道:“你就不能另外找个借口?我这样子,像醉了吗?”

        钱多道:“我当时太急,都没想到更好的借口,还是这个借口好使。要不,毅少,你多教我几个好借口吧,到时要是再碰到这种情况,我就可以拿出来用。要不就用你上洗手间了这个老套的借口?”

        李毅想了想,说道:“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到更好的借口。你看着办吧!”

        钱多道:“那现在是回去呢?还是找个地方灌酒去?”

        李毅想了想,这个时候了,柳若思估计还没有睡,可以去看看她,她那里的酒很多的,可以顺便喝上一点,便道:“去柳小姐那里吧。”

        钱多点了点头,直接把车子开了过去。

        “毅少,上次我们来的时候,不是碰到了一个欠扁的家伙吗?不知道这小子后来还有没有来骚扰柳小姐。”钱多说道。

        李毅道:“不太清楚。不过,我相信若思自己能处理好。这种无聊之人,我们赶走一个只有一个,但还是还有后来者。所以,还得靠她自己多加小心才行。”

        说着话,到了柳若思家门口。

        跟上次一样,钱多停下车子,先去按门铃。

        这次出来的不是柳若思,而是另外一个女孩子。

        “你找谁?”女孩子问。

        钱多还以为自己摁错门铃了,四下瞅瞅,确定是这家后,便问道:“柳小姐在家吗?”

        “哪个柳小姐?你是什么人?”女孩子很警惕的问。

        李毅坐在车里,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便推门下车,走到门边,笑道:“郝美丽,你还认得我吗?”

        “你是?”那个女孩子正是赦美丽,她依稀记得李毅的模样,有些惊讶和不确定的看着李毅。

        赦美丽是柳若思以前的同事,也算是柳若思的闺蜜。李毅上次叫柳若思把赦美丽请过来当陪伴和经纪人,柳若思事后跟赦美丽取得了联系,把她挖了过来。

        “在下李毅。”李毅微微一笑。

        赦美丽啊哎一声,惊讶变成了惊喜,竞然忘记了开门,反而兴奋的往里面跑,大声喊道:“若思,李毅来了,李毅来了!”

        李毅喊道:“喂!开门哪!”

        赦美丽这才转过身来,打开了门,请李毅进来。钱多照例在外面守着。

        里面的人已经听到赦美丽的喊声了,从里面走出两个人来。

        李毅抬眼一看,微微一怔,因为出来的人,除了柳若思外,还有一个,居然是楚怜心。

        李毅上次把楚怜心介绍给柳若思认识,要她们两个多多交流,共同努力,把思艺传媒和楚艺培训学校一起做大做强。

        没有想到,柳若思和楚怜心相识之后,两个人十分聊得来,成了知心的好朋友。

        楚怜心双眼幽幽的看着李毅,又看向柳若思。

        李毅温和的一笑:“楚小姐,你也在这里啊。”

        柳若思笑道:“我不知道你要来,因为睡不着,就喊楚小姐过来陪我聊天。”

        这话有些暧昧,话里的潜意识是在说,如果知道李毅要来的话,她就不会喊楚怜心过来了,显得她和李毅之间有什么秘密或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要做。

        楚怜心脸上的幽怨更浓了。

        李毅微微苦笑,他要是知道楚怜心在这里,估计也不会来的。

        因为李毅很少去楚怜心那边,反倒是来柳若思这边来得比较勤快。楚怜心看到了,肯定会有什么想法。

        柳若思笑道:“快进来坐啊。”

        楚怜心道:“我先回去了。”

        李毅道:“一起聊聊吧,我也正想去看你呢!”

        楚怜心道:“以后我若是想见你了,就来柳姐姐这里来等你吧!反正在这里能经常见到你。”

        柳若思有些明白楚怜心的心情了,挽着她的手,笑道:“你以为李先生经常来我这里啊?才不呢,他回京城这么久了,才来我这里几次啊?”

        李毅懒得理她们,径直走了进去。

        赦美丽很高兴,不停的笑着,不停的说话,忙东忙西,给李毅倒茶敬烟。

        李毅哈哈笑道:“赦美丽,你终于肯过来和柳若思一起工作了,欢迎你。”

        赦美丽道:“这里工资这么高,我自然要跑过来了。”

        柳若思道:“李先生,你今天这么晚了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情吧?”说着,他还看了楚怜心一眼。

        李毅道:“我刚刚参加完一个聚会,路过这里,想起你这里有几瓶好酒,所以过来,想尝尝你珍藏的好酒。”

        楚怜心轻声说道:“李先生,怎么从来不见你路过我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