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就是要敢于虎口拔牙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就是要敢于虎口拔牙

    作品:《官路弯弯

        第二天,李毅就前去拜访徐良益。www.00ksw.org

        “徐书记,您好。”李毅在秘书的引领下进入徐良益的办公室。

        徐良益的办公室,宽阔明亮,干净整洁。一面鲜艳的国旗,显出这间办公室的威严庄重。

        “李毅来了啊,来来来,坐吧。”徐良益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文件。

        李毅跟徐良益之间,彼此已经很熟悉了。李毅对徐良益的感觉,亦师亦友,更多的是敬重。

        “你很久没有回来看看了啊!”徐良益说道。

        李毅以前也是徐良益手下的兵,所以徐良益用了回家一词,显得亲切而随意。

        “徐书记,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请您帮忙。”李毅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时,秘书泡了茶端过来。徐良益等他把茶放下,便说道:“小余,暂时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小余答应了一声,出去的时候把门给带上了。

        徐良益说不要放任何人进来,也包括不要让他待在里面的意思。小余岂有听不懂的道理?

        “徐书记,滨海市副市长林伟宏的案子,你听说了吧?”李毅说道。

        徐良益道:“哦?林伟宏?这名字很熟悉啊!”

        李毅笑道:“他是张大山的女婿,您当然熟悉了。”

        徐良益道:“对,我想起来了。他出事了?”

        李毅心想,难道岭南省纪检委没有上报到中央来?当然了,林伟宏只是一个厅级干部,违了纪,自有岭南省纪检委的同志去调查和处理,不是重大案件,不必上报中央纪检委。

        但是,徐良益身为纪检委的副书记,在下面各个省市里岂能没有几个眼线?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没有人向他报告?

        一个厅级干部虽然并不很重要,但一个厅级置位的异动,也算件大事了,会引起很多关注的目光,徐良益也有自己的利益圈子,在这个圈子里,他的信息,也是很有用的。

        “徐书记,是这样的,我得到消息说,有人举报林伟宏,现在他已经被双规了。”李毅说道:“您就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

        徐良益重重的嗯了一声,说道:“我真是头一次听说。有人举报林伟宏,而岭南省纪检委真的就双规了他,这个事情,不太简单哪!”

        李毅道:“您是说,岭南省纪检委的同志,肯定知道林伟宏和张大山的关系?”

        徐良益道:“张大山是个十分高调的人,他从来不会掩饰,也不会低调。当初他嫁女的时候,那场面可是人山人海,人尽皆知,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林伟宏是他张大山的女婿吧!”

        李毅道:“难怪林伟宏在滨海市很吃得开,很多人都卖他面子,原来如此。”

        徐良益道:“岭南省纪检委明知道他的这层背景,却还是把他给双规了,你不知道这其中的意味很深刻吗?”

        李毅沉思一会,说道:“如果是一般的举报,估计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后果。我以前做过纪检委工作,各种举报信件堆得像小山似的,一般的实名举报,顶多也就是派个人去查核一下,有证有据、情节严重的,才会派出专案小组。如果是匿名信,那就查不胜查了。”

        徐良益道:“就是这个道理。岭南省纪检委明知道林伟宏的背景,一有人举报,马上就双规了林伟宏,你猜这个举报人,是什么来头?意欲何为?”

        李毅道:“会不会是有人想搞林伟宏的名堂,收集够了很多的证据,令岭南省纪委的同志不敢轻视?”

        徐良益道:“我想也是这样的。会是谁呢?敢搞林伟宏,也就意味着他不害怕张家!”

        李毅道:“他搞掉林伟宏的目的,肯定是为了争夺林伟宏现在的位置。”

        徐良益道:“谁这么有把握,在林伟宏下台之后,他的人就一定可以上台呢?”

        李毅笑道:“我不管是谁在背后搞鬼,我们想争争这个位置。”

        徐良益道:“哦?那你今天来的目的?”

        李毅道:“我怕岭南省纪检委的同志,会看在张大山的面子上,放林伟宏一马,所以我想请徐书记出马,火上再添油,把林伟宏彻底烧死!”

        徐良益道:“这个容易。问题是,那个背后黑手,既然敢得罪张家,必然有厉害的后着,可以推他自己的人上位。你想争那个位置,只怕还有费一番周折呢!”

        李毅道:“不是我想去坐这把交椅,而是想替林家争这把交椅。”

        徐良益道:“如果真的要争,那就得多动动脑子才行。顺着我们刚才的思路,既然是有人在背后搞林伟宏的名堂,那我们就干脆把对方揪出来,然后让张家跟对方去互掐,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李毅不由得感叹,真是一人计短,三人计长啊!

        梁凤平、林国荣、徐良益,三个人对同一件事情,都有着各自精妙的看法。而他们的想法,有很多是自己一个人绝对想不到的。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此话诚不我欺。

        徐良益道:“这个事情,既然归我管,那就由我来调查吧。不难查出是谁在幕后打黑枪。”

        李毅道:“那就有劳徐书记了。”

        徐良益笑道:“一家人倒说出两家话来了!”

        从徐良益处告辞出来,李毅顺路去看了看以前的同事们。

        雷向川、贾希奎、任如等同志见到李毅,都十分高兴,和他聊了很久。

        李毅虽然离开了纪检委,但这个部门对他以后的工作,还是很有帮助的,像任如,就不只一次给过李毅帮助。因此,李毅有意和这些老同事走得近一些。

        在国家纪检委任职时间虽短,但在这里的收获却是巨大的。

        且说岭南省纪检委对林伟宏的案件磨棱两可的时候,徐良益的督办电话打了过来。

        徐良益是国家纪检委的副书记,位高权重,岭南省纪检委的同志对他的话,不敢敷衍塞责,原本骑墙不下的同志们,因为怕受到顶头上司的责罚,马上就做出了决定。

        国家纪检委的职级比较特殊,它的一把手,是国家领导人,国家级正职。

        而国家纪检委的副书记,一般都有七、八个人。这些人的职级,也分两种,一种是国家纪检委副书记兼任国家书记处书记的,则是国家级副职。至于其它的一般副书记,只是省部级正职。

        徐良益现在是国家纪检委的副书记,但还没有兼任书记处书记,因此只是一个省部级正职。

        虽然只是省部级正职,但从国家纪检委的高配程度就可以看出来,这个省部级正职的含金量是何其的高!

        徐良益跟李家同气连枝,而现在的李家又和林家联姻,势力正在走上坡路。只要在李家的支持,徐良益再进一步,只是时间问题。

        徐良益发了话,岭南省纪检委的同志们马上就对林伟宏进行了审讯,结果很快就汇报到了徐良益案头。

        通过各种消息渠道,收集信息,进行汇总分析,徐良益找出了林伟宏案的幕后推动人。

        原来,在幕后策划搞掉林伟宏的,居然是宋家。

        宋家也是红.色家族,势力大都在政府方面,他们的势力跟林家不相上下!宋老爷子虽然过世了,但宋家的子弟众多,开枝散叶,遍及各个部门,加之宋家的故旧门吏,在国家政坛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难怪敢捋张大山的虎须,原来是宋家人在背后搞鬼!

        徐良益把这一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给了李毅。

        李毅乍听这个消息,也有些震惊,心想比起张家来,宋家在政府方面的实力更加强大啊!

        在京城这么久,李毅也常跟陈博明等人聊天打屁,对京城里的那些势力大家,也有些了解。

        据李毅所知,宋家和张家,以前的关系还挺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水火不相容了呢?

        徐良益说完之后,又道:“李毅,宋家盯上了滨海副市长的位置,这可是个麻烦事情,宋家人在岭南省里,本就有些实力,我们要想争夺这个位置,有点虎口拔牙的意思。”

        李毅道:“我从来就不信邪,虎口的牙怎么了?该拔还得拔!”

        徐良益笑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李毅道:“我们的策略,还是像您说的那样,让宋家和张家掐起来,我们从中渔利就行了!”

        徐良益道:“周旋于张家和宋家之间,无异于火中取栗啊!小心引火烧身!”

        李毅笑道:“我有分寸。我现在要弄清楚,宋家为什么会忽然间向张家开炮,这个转变有些古怪。”

        徐良益道:“政治斗争方面的事情,我还真的不太清楚,你到处去打听打听吧!”

        和徐良益结束通话之后,李毅的五指不停的在桌面上敲打,脑子快速的运转,他在思考着如何才能成功的运作成功。

        三思之后,李毅打电话给陈博明、张一帆和顾知武等兄弟,约他们晚上一起出来聚聚。

        顾知武笑问:“李毅,是不是又找到什么新场子了?想请兄弟们去过过瘾啊?”

        李毅道:“带你们出去玩,都是些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玩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咱们几兄弟好好喝几杯酒吧!”

        顾知武道:“行啊,要是有美女陪酒那就更好了。”

        李毅忽然想到,自己把小荷小藕两姐妹带回京城后,还没有跟她们相聚过,有这两个娇滴滴的小可爱在,酒局肯定能添色不少,便笑道:“行,回头我带两个美女去。”

        接下来,李毅跟小荷小藕一商量,她们都十分乐意。

        下班后,李毅接了小荷小藕,来到预订的酒店包厢。

        陈博明等人相继到来,进门之后,看到坐着两个美丽无双的孪生姐妹花,一个个都瞪大了双眼。

        李毅笑骂道:“瞧你们那点出息,眼珠子都要掉到地板上了!小武,你的口水都能洗澡了呢!美女面前,注意一点风度嘛!”

        小荷小藕咯咯作笑。小藕道:“李先生,这些就是你的好兄弟啊?怎么一个个都像色中饿狼一般?好怕怕。”

        张一帆道:“美女莫怕,其实我们哥们几个,刚在山上修习完童子功下来,头一回见到这等绝色,难免失态。我们的内心,非常的纯洁。”

        小藕笑道:“我看就你最色了!还童子功呢!”

        张一帆拉着李毅的手,说道:“这两位,不是咱们嫂子吧?”

        李毅拍了他一下:“胡说!见谁都喊嫂子呢!我有那么不堪吗?”

        张一帆嘿嘿一笑:“那我追一个行不行?”

        顾知武叫道:“留一个给我!”

        李毅道:“对不起,这个我不能做主,你们得问她们愿不愿意。”

        小藕道:“好啊,今天晚上,你们谁要是喝过了我们两姐妹,我们就当谁的女朋友!如果你们要是先醉倒了,那就趁早打消你们的歪念头!”

        顾知武笑道:“好,我今天舍命陪君子了!”

        张一帆道:“这叫陪命陪美人!”

        李毅道:“先说正经事情,请大家出来,是有一事打听。”

        陈博明道:“什么事情?”

        李毅道:“你们有谁知道,老宋家和老张家之间,出什么事情了吗?他们两家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怎么最近掐了起来?”

        张一帆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陈博明笑道:“我倒是听说过一件事情,或许跟这个有关。”

        李毅道:“快说来听听。”

        陈博明道:“我听说宋家有个孙子,呵呵,这话听起来怎么像骂人的话啊?就是老宋家的一个孙辈,向张家的孙女儿求婚,遭到了拒绝。”

        李毅道:“张家的孙女儿?是不是叫做张晓晴?”

        陈博明道:“对,就是她。这个女子不寻常啊!宋家孙子向她当面求婚,被她无情的当面拒绝,还说了一大通极其难听的话,把宋家的脸面都给伤尽了!”

        李毅暗自寻思,原来是这么一个过节!张家若是能和宋家联姻,那就跟李家和林家一样,属于强强联姻啊!这桩婚姻若是成了,那张家的势力也会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