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下一步!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下一步!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梁凤平一起聊到下班。www.00ksw.org

        李毅这个特派员,平时其实并不忙,没有什么事做,闲得他有些蛋疼了。

        “梁老,你这身行头,是不是有些太过特立独行了啊?”李毅微微一笑:“我并不是说朴素有什么不对的,但……”

        “我明白。”梁凤平笑道:“我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只不过想用这种方式来探探主公的心罢了。”

        李毅哈哈一笑:“梁老啊!你真是叫我哭笑不得呢!走,我先带你去置办一身行头,然后再带你去认识几个朋友。”

        梁凤平道:“衣着也是礼仪,必须讲究。我现在是你的军师了,我的衣食住行,由你包了啊,我就不客气了。”

        李毅笑道:“我就喜欢你这种爽直的性格。”

        先带梁凤平到外面,给他置换了两身全新的行头,又带他去洗了个澡,理了发,刮了胡须。

        经过这么一梳洗,梁凤平完全变了个人,一张微微蜡黄的脸,虽然还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但多了几分书卷气,整个人看上去飘逸出尘。

        李毅先跟顾衡联系,说是要带一个非常人物前去拜访。

        顾衡笑着问是什么人?李毅卖了个关子,先不说,直接去了顾衡家。

        顾衡见到李毅带了个老头子过来,推了推老花眼镜,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非常人物?我还以为你把你爷爷喊过来了呢!”

        李毅哈哈一笑,介绍梁凤平给顾衡认识。

        顾衡听李毅说,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子,居然是李毅请的军师,倒是微微诧异。

        李毅是个十分谨慎之人,更是个才华横溢的人,平常人根本就入不了李毅的法眼,就连顾衡这样的才识之士,也只是当当他的谋士,偶尔为他出谋划策而已。

        现在这个梁凤平,居然成了李毅的专职军师?他凭什么征服了李毅?

        “小毅,这是怎么回事?平白无故的,怎么多了一个军师?”顾衡问道。

        李毅知道顾衡是怕自己被什么江湖人士给忽悠了,白白送钱给这些人,便说道:“顾老,请听我说。”便把自己和梁凤平相遇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尤其是梁凤平跟自己说的那件预言成真的事情,说得格外详细。

        他今天带梁凤平来顾衡这坦克,也有让顾衡把把关的意思。

        顾衡见多识广,自己有可能看走眼,再加上一个顾衡,应该可以把一个人看透个七八分了吧?

        听完李毅的话后,顾衡不由得重新审视梁凤平。

        梁凤平只是安静的坐着,并没有打扰李毅和顾衡的谈话,不管李毅说到他的什么事情,他都只当一个听客,就当是在听别人的轶事趣闻。

        “梁先生,想不到你有如此大才啊!”顾衡交口称赞了一声,随即问道:“你说你曾经学过道术?”

        梁凤平道:“跟着师父学过些年月,可惜并不未十分精通。”

        顾衡道:“我不了解道术,但我有个朋友,他对这些东西还蛮在行,我们去他家一叙吧,你们同道中人,也有共同语言。”

        李毅知道顾衡说的是上官正清老先生,便笑:“我正有此意。很久不见上官老先生了呢,我还怪想念他的。”

        顾衡道:“走,现在去,还可以在他家赶上晚饭。”

        几个人便来到上官家。

        刚到门口,就听到上官谨的大嗓门:“哎啊,又跑了,我就不信了,连只鸡都抓不住了!”又听到鸡的扑腾叫声。

        顾衡大笑道:“上官兄,你们知道有贵客来临,在杀鸡宰羊,准备迎客吗?”

        众人进入院子里,李毅向上官正清行礼。

        上官正清还是那副老样子,丝毫不显衰老,须白根根皆白,红光满脸,精气神完足,见到他,就好像见到了传说中的老寿星。

        上官谨道:“喂,李毅,你们可真会挑时候,我刚要杀鸡呢,你就来了。”

        李毅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嘛!”

        上官正清道:“小娃娃,你可好久没来看我啰!”

        李毅道:“惭愧啊,一直忙于俗务,没能前来拜访您。”

        上官谨道:“李毅,你来跟我去抓鸡!不然,不给你鸡腿吃!”

        李毅道:“我们大人要聊天,煮饭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做了。”

        上官正清看了一眼梁凤平,说道:“这位朋友精光内敛,深藏不露啊!”

        梁凤平上前两步,弯腰躹躬,向上官正清道:“梁凤平见过前辈。”

        上官正清伸出一只右手,托住了梁凤平的左臂,梁凤平顿觉一股强大的气流排山倒海般涌了过来。他微微一惊,却见上官正清气定神闲,完全跟没事人一般。

        李毅笑着向上官正清介绍梁凤平,见他们两个还是这么僵持,微讶道:“你们两位,还真是一见如故啊?刚见面就这么亲热。”

        上官正清松开梁凤平的手,说道:“小娃娃,你刚才说,他是你请的军师?”

        李毅笑道:“是,特意带过来,跟大家见个面,认识认识。”

        上官正清微微摇头,说道:“我看也就一般而已,若论内力,只怕还比不上我家的小谨!”

        梁凤平老脸微红,说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我只修习过道术,至于气功什么的,我真的是门外汉。”

        上官正清道:“你也不必过谦,我刚才试过你的功力了,你如果不是有意隐瞒,就是故意示弱,也许是觉得我是个老人,有意承让吧!呵呵,好了,远来都是客,请坐吧。”

        上官谨则拉着李毅过去抓鸡。

        李毅苦笑道:“你不是一身功夫吗?抓只鸡还要请我帮忙啊?”

        上官谨道:“我怕脏啊!那鸡身上好多的鸡屎呢!快,去抓来。”

        那只公鸡咯咯叫着,抬起一只脚,示威似的朝着李毅抖了抖身子。

        李毅扑过去抓它,但它很灵活的就躲过了李毅的抓扑。

        上官谨在旁边看得拍着手大笑,说道:“李毅,你要是能抓到这只鸡,我就服了你!”

        李毅道:“我抓不到抓到它,你都得服我!”

        上官谨道:“你不知道,这只鸡可不是普通的鸡,它是我太爷爷训练出来的呢!它每天都跟着太爷爷锻炼身体呢,它的肉绝对是一流口味,但要抓到它,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李毅道:“不错,天天锻炼的鸡,肉质肯定好吃一些。”

        上官谨道:“问题是,这鸡也跟太爷爷练了些本事,你再想抓它,可就难了呢!我回京之后,太爷爷天天叫我抓鸡,说只要我能抓到它,就能吃了它!我连续抓了好几天,也没能抓到它呢!”

        李毅讶道:“不会吧?你的功夫,我可是见识过的,连你都抓不到它?那我岂不是更加没戏了?这鸡有这么厉害啊?这还叫鸡吗?这简直就是公鸡中的战斗机嘛!”

        上官谨扑哧笑道:“对啊,它就是战机鸡!”

        李毅又抓了一阵,还是抓不到,只得放弃了,沮丧地道:“这鸡真不是一般的鸡了,想吃它,除非等它睡觉了再抓它!”

        上官谨拍着手道:“李毅,你真聪明!对啊,它总要睡觉的吧?呵呵呵,我就等它睡着了的时候,再要它的命!”

        那边三个老人在院子里的石礅上坐下来,下起了围棋。

        顾衡和上官正清的棋力,李毅是见识过的,他们两个跟自己比起来,还差那么一点。但他们两个跟梁凤平比棋,都输了。

        上官正清叫道:“小娃娃,你过来,你这个什么军师,下棋怎么这么厉害?你来跟他下一盘!”

        李毅也有心试试梁凤平,看看这人到底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便笑着坐下来,跟梁凤平对弈。

        围棋是最不能讨巧也不能做假的,一个人的棋力,一是靠天赋,二是靠训练,才能提高,这中间没有什么捷径可言。围棋是一种脑力活动,棋下得好的人,不一定是顶尖聪明之人,但肯定不会是个傻瓜!

        之前的事情,梁凤平有可能靠猜蒙来达成目的,但棋力却是骗不了人的。

        围棋讲究的,并不是吃子,吃子训练,那是吸引初学者的手段,吃子的目的,还是为了地盘。

        李毅和梁凤平这一局棋,从一开始,就针锋相对,旗鼓相当,谋篇布局,都是无懈可击,但后来,李毅争强好胜之心太过迫切了一些,吃了对方一小块子,反倒把自己的弱处暴露出来,让对方有机可乘,最后以一目半输了。

        “高手!”李毅放下棋子,缓缓说道:“梁老,你的定力真是不一般啊!”

        梁凤平道:“我这个人,看得透,不管什么事情,我都能淡定的对待,因此,我也就没有争胜之心,没有得失之憾,不会急躁。”

        李毅点头道:“我缺少的,就是这种沉静之力!”

        几个人从棋局又谈论到了时局,最后自然讨论起了李毅的仕途。

        李毅便说出了梁凤平对自己的建议。

        顾衡道:“去西川?绵州市?这是不是有些太偏远了?你在南方省的西州待过了,在江南省待过了,依我之见,不如到一个沿海城市去工作吧!”

        李毅心想,梁凤平真是有先见之明,顾衡和爷爷的想法,可能都是沿海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