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四章 平生帝王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四章 平生帝王学

    作品:《官路弯弯

        滨海的事情安排完毕,李毅便和上官谨等人返回京城。www.00ksw.org

        这一个多月来,李毅东奔西走,出过国,跨过省,游览了大千世界众多美景,见识了人间多少真情。

        李毅总结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这段时间,之所以总想到外面去跑,实在是因为家里有些乱。

        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又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李毅家里太乱,使得他情绪有些低落,在没有想到解决办法之前,只想暂时躲避。

        家里因何而乱?盖因有三女也!林馨、郭小玲、花小蕊!

        林馨回家后,并没有像李毅想象中那么的霸道,她对新住进来的郭小玲表示了最大的包容心,和她姐妹相称,待之如亲人。

        李毅也从来没有想过,能在自己的这栋别墅里,尽享齐人之福,只要这些女人能平安相处,自己可以跟她们朝夕相见,也就不错了。

        从滨海回来之后,李毅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去,白天上班,晚上回到家里,跟浩然、多多玩一玩,再跟几个女人聊聊天,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这天,李毅在办公室里看相关企改文件,韩伟林敲门进来,说道:“李特派员,有人找你,自称是你的老相识。”

        李毅并没有多么在意,随口应道:“请他进来吧!”

        韩伟林并没有马上去请人,而是迟疑着说道:“李特派员,这个人有些特别。”

        李毅微微一笑:“怎么个特别法?还需要我亲自前去迎接吗?”

        韩伟林笑道:“那倒不是,他特别的邋遢。若不是因为他说认识您,我都不会前来通报。”

        李毅道:“他在哪里?”

        韩伟林道:“我也是出门办事,在门卫室那里见到他,因为他穿得太过朴素,又有些不修边幅,门卫只当他是叫花子,不准他入内。他就跌坐在地上,大声吟唱一些诗词,什么‘旷古圣人才,能以逍遥通世法;平生帝王学,只今颠沛愧师承。’啊,什么‘风雨送春,落花有恨;蹉跎怜我,报国无门’啊,什么‘帝道真如,如今都成过去事;医民救国,继起自有后来人。’啊,我一听这些诗联,都是大有内含啊,心想这样的人,应该不是什么疯子,就上前询问,结果他说是来找您的。”

        李毅微微一讶,哦了一声,说道:“刚才这几句联语,都是杨度先生的诗联。内含深刻。此人自视甚高啊!”

        韩伟林道:“我就知道,李特派员肯定是个识货之人,所以我就特意上来通传一声。”

        李毅问道:“他叫什么名字啊?”

        韩伟林道:“他说他叫老梁头,还跟我说,只要我一说他的名字,你就会倒履相迎。”

        李毅一愕,说道:“老梁头?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韩伟林道:“李特派员,你还真认识他啊?”

        李毅道:“认识,你去请他进来吧。不,我下去一趟吧!”

        韩伟林心想,李毅还真的要下去迎接?这个老梁头,莫非真有什么来历不成?

        李毅和韩伟林来到楼下,走到门卫室,看到门外地面上,坐着一个疏狂不羁的老人,可不正是梁凤平?

        梁凤平正仰头而歌:“国事不如人,寄语衮衮诸公,无端莫学空城计;世情都是戏,除此幡然一老,有谁知得上台难?”

        门卫见到李毅,说道:“李特派员,这人是个疯子,赶也赶不走,我们已经报了警,请公安前来处理。”

        李毅道:“这位是我的朋友,不可造次。”

        门卫比平地见到了观音还要惊奇:“李特派员,他是您的朋友?”

        李毅沉声说道:“不错。你们哪,看人不能只认罗衣!”上前数步,伸手弯腰,扶起梁凤平,笑道:“梁老先生,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了?”

        梁凤平三件事情,件件皆应验,尤其是最后那件事情,让李毅大跌眼镜,对这个老梁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畏之情!

        能算未来,能知古今者,几可通神!

        不管老梁头是怎么算出这一切的,还是他信口开河随便蒙对的,都让李毅深感此人的不一般!

        哪怕自己不想重用他,但他对自己如此钟情,倒也不能失了礼数。

        梁凤平还是一身朴素的穿着,不修边幅的容貌,他这样的人,粗略一看,实在有些难登大雅之堂。

        “梁老先生,快快请起,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请到我办公室里一叙。”李毅扶起梁凤平,伸手拍打干净他身上的灰尘。

        梁凤平哈哈笑道:“我在锦城,左等右等,不见你去,想必你公事繁忙,无暇前来接我,因此我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李毅道:“欢迎梁老先生,来,请到我办公室谈话吧。”

        梁凤平弹了弹衣襟,笑道:“李先生,你真的不介意我这寒酸样子?”

        李毅笑道:“世人只看到梁老先生的外在容貌,我却知道您是腹有诗书的大才之人。我李毅看人,从来不以貌取人,更不会因貌废人。”

        请梁凤平进来,委办里的同志们,都看稀奇一般的看着梁凤平。有认识李毅的厅局级领导,便打趣的问道:“李特派员,你怎么领一个叫化子进来了?咱们这里是国资委,不是敬老院啊!”

        李毅则一本正经的回复他们:“这位是我的客人。”

        梁凤平微微端着架子,下巴微扬,脚步轻快,完全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和矜持之态,很有一种“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清高感觉。

        来到办公室里坐定,李毅道:“梁老先生,你还没有吃饭吧?待会下班后,我请你吃饭。”

        梁凤平道:“李先生,我上次所言之事,是否应验了?”

        李毅微微一笑:“应验了。梁老先生,你猜测的本事,真是一流啊!连这种事情也被你估中了。”

        梁凤平道:“李先生,现在,你可以请我当你的军师了吧?”

        李毅道:“梁老先生,你误会了,我刚才如此礼待于你,并不是想请你当我的军师。我只是觉得你是一个博学多才的旷达人士,因此我敬重于你。”

        梁凤平道:“李先生,你还觉得我不够资格吗?我给你的三次预言,可是全都实现了啊。这足以表明,我这个人是有真才实学的,将来也一定可以帮到你。”

        李毅笑道:“梁老先生,我知道你有真才实学,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奉了江首长命令守在国资委里的闲人,我自己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呢,请你来当军师?这不是笑死人了吗?”

        梁凤平道:“李先生,潜龙终有奋起日啊。我看中的人,绝对错不了。”

        李毅道:“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梁老先生,这样吧,我认识很多老同志,我介绍你跟他们认识吧,看能不到到参事室谋个职位,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明正言顺的为国家出谋划策,贡献你的心智才力了。”

        梁凤平摇头道:“李先生,你误会我了,我如果只是想找一份工作,谋一份差事,哪里没有我的用武之力?以我梁凤平的能力,就算在街头摆个算命的小摊,也能赚钱养家,我又何必在武侯祠里苦苦等候有缘人?又何必万里迢迢的来到京城追随明主?”

        李毅道:“多谢梁老先生的抬爱,只是我现在真的不好安排您的职务啊。”

        梁凤平道:“职务只是一个空头名衔罢了。我只是想跟随于李先生左右,至于什么职务,真的不重要。”

        李毅沉吟不语。

        梁凤平的确有些才华,也许还真学了些道行,但是这些东西对李毅来说,有什么帮助呢?留他在自己身边,有什么益处呢?

        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又是一个这么神神叨叨的人,真的值得信赖吗?

        李毅说道:“梁老先生,您天机清旷、风趣流溢、胸无尘滓,又生性醇厚,萦系家国,恋眷友朋;既气血淋漓、不合时宜、硬骨嶙峋,颇有几分古代高士风骨,世人不识您的高节傲岸、大才清狂,是先生之悲,抑或是现世之哀?”

        梁凤平道:“李先生,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个修习过几年道术的迂腐书生,我下山之前,师父曾叮嘱于我,说我此生福缘浅薄,难享功名利禄,这一世不能入仕,不能发财。”

        李毅笑道:“梁老先生,你也是精通古今的人,令师的这种话,你也相信吗?”

        梁凤平道:“不管信不信,好歹是师父的教诲,我只能听从。但我师父又跟我说,下山之后,只需要在武侯祠里等候,终究会有真命之人出现,那时,我才可以放手辅助此人,成就他和自己的大业。”

        李毅道:“哦?那你觉得,我就是你要等候的人吗?”

        梁凤平道:“不错,因为你跟我师父描述的人一模一样!”

        李毅微微动容,说道:“可是,我跟你师父,从未谋面啊!”

        梁凤平道:“我师父是世外高人,李先生当然不识他。”

        李毅右手五指不停的在大腿上敲打,心里却在思谋,这个梁凤平到底是什么来路?真的可以请他为自己做事吗?

        这个时候,李毅又想到了聂学贤。

        梁凤平要来代替的,就是聂学贤的位置。有聂学贤珠玉在前,梁凤平的尊容和表现,让李毅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这也是李毅从内心里排斥梁凤平的原因。

        虽然说不能以貌取人,但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李毅看到梁凤平的模样,还是无法把他跟自己的军师和谋士联系起来。在李毅意识里,军师和谋士,就应该是顾衡或者聂学贤那样的人。至于梁凤平,还真的很像一个街头或是庙口摆摊算命的。

        梁凤平道:“李先生,你一定会很需要我!”

        李毅笑道:“梁老先生,这样吧,我帮你在京城找份工作吧!薪水肯定不会低……”

        梁凤平忽然起身,摇了摇头,幽幽一叹,说道:“刘备访贤,三顾草庐,我梁凤平求贤主,已经不止三次求顾,奈何贤主不识,看来我此生只能终老林泉了!李先生,后会有期!”

        李毅道:“三顾草庐,诸葛亮献三分天下之计,您除了那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神算之外,还有什么才华呢?”

        梁凤平一愕,沉吟一下,说道:“李先生,我想分析一下你下一步的去向,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

        李毅道:“我下一步的去向?我这才刚刚升任此职不久,离下一步的去向,还很久远呢!你现在就能分析出来?”

        梁凤平道:“既然是分析,当然综合现在的情况,对你将来的仕途,做出一个合理的规划,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背后安排你的一切,但他们的安排,未必就是最适合你的。我的分析,或许可以切中你的心意。”

        李毅道:“我倒是真的来了兴趣,梁老先生,请坐下说话,我愿闻其详。”

        梁凤平道:“依我愚见,李先生你的下一步,很可能会到滨海去任职。”

        李毅目光一闪,说道:“梁老先生,你对我国的职级是不是很清楚?滨海那可是副省级城市,城市的主官,都是副部大员,我荣任正厅不久,前去那边任职的机会,不会太大。”

        梁凤平道:“去了,也不一定会任主官。可能是副官。”

        李毅笑道:“那更不可能了,与其去那里任副官,我还不如在这里当我的特派员,来得清闲自由。”

        梁凤平道:“所以我说,别人的安排,未必就适合你。”

        李毅道:“那你以为,我应该去哪里?”

        梁凤平道:“我意以为,你应当西进!西川就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李毅道:“你想叫我去西川省?呵呵,我还是那句老话,我的职务,短时间里,只怕难有改动,到西川去当副部级领导,尚需时日。”

        梁凤平道:“也不一定是去当省里领导啊!”

        李毅笑道:“梁老先生,那我总不会跑到西川的某个市里去当个市领导吧?”

        梁凤平忽然容颜一正,说道:“李先生,恕我直言,你现在还没有主政一市一地的履历,离开这个安乐窝,前往西川当一任市长,是很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