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八章 姐,有人来绑架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八章 姐,有人来绑架

    作品:《官路弯弯

        老大道:“老五,你去引开楼层的服务员,老四,你在走廊上放哨,老二老三,我们三个行动就够了!”

        老三道:“老大,我们三个人进去?里面可是有三个娘们呢!”

        老大瞪眼道:“我们三个大老爷们,难道连三个娘们都解决不了吗?你小子平常不是一个人能对付三个女人的吗?今天怎么熊了?”

        众人都道:“那就依老大的安排,老大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www.00ksw.org”

        跟五贼人隔着几间房的另一间房里,上官谨和小荷小藕坐在一起聊天,正商量着去哪里逛逛呢。

        这时,敲门声响起,上官谨笑道:“小藕,你去开门吧,多半是酒店的服务生。”

        小藕应了一声,起身打开房门,门刚一拉开,三个男人猛然闯了进来,为首的一个山羊胡子,用力将门带上,手中一晃,多了一把弹簧小刀。

        “别嚷!一嚷就杀了你!”山羊胡子扬了扬手中的小刀,威胁小藕。

        小藕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般惊讶,而是微微一笑,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演戏吗?”

        因为这三个贼兄弟的表情和外貌,实在有些像演戏的小丑。

        “少废话!你看看这刀子,是真家伙,像是演戏吗?”山羊胡子举起小刀,在小藕面前比划了几下。

        小藕将头闪了闪,说道:“那你们想做什么?”

        “老大,这小妮子,是不是这里有问题啊?”老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问道:“我们这么明显的举动,她都看不出来我们的意图?”

        老三道:“女人都是笨蛋,越美丽越笨!这个妞,肯定不是一般的笨!”

        山羊胡子道:“小姑娘,我们是来绑架的!”

        小藕哦了一声,朝里面喊道:“姐,是来绑架的,不是酒店服务员。”

        上官谨和小荷在里面听得这话,俱都哈哈大笑起来,银铃般的笑声,传到三个笨贼耳朵里,格外的刺耳,他们面面相觑,还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

        这都是什么妞啊?三个大男人持刀入室绑架,她们居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能没心没肺的笑出声音来?

        小藕有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十分好看的哈欠,淡淡的道:“请进来说吧!”然后转身就朝里面走去。

        老二瞪眼道:“老大,忽然间,我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

        老大阴沉着脸问:“什么感觉?狼入羊群?”

        老三嘿嘿笑道:“我看是狼入花丛才对!都是粉嫩嫩的鲜花啊!”

        老二摇了摇头,说道:“我感觉像是进了妖精屋,就是聊斋志异里面的那些妖精啊!你们难道就没有这种感觉吗?”

        老大拍了他脑袋一下,说道:“胡说八道,这大白天的,哪里来的妖精呢!怕死啊?给我滚出去!”

        老二道:“我就这么一说嘛,我堂堂爷们,还怕她几个骚娘们?”

        老大道:“那就进去呗!”大摇大摆的率先走了进去。

        客厅里,上官谨和小荷小藕三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各有各的妖饶和妩媚,看上去赏心悦目,看得三贼眼睛发直,口水长流。

        “听说,你们要绑架?”上官谨微微一笑,问道。

        “对,绑架!”老大挥了挥弹簧小刀,挺了挺胸膛,大声嚷道。

        “哦。我们这里有三个人,不知道你们要绑架谁?”上官谨又问。

        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诚如李毅所言,这三个女人,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她们不去招惹别人,就是这个社会的万幸了。不幸的是,现在居然有人要来招惹她们了!

        “三个都绑架!”老三抹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色眯眯的说道:“小妞们,乖乖的起身,跟我们走吧!”

        上官谨道:“这么大的胃口啊?居然要同时绑架我们三个人?你们都有什么本事呢?居然敢学人家出来绑架!”

        老大道:“我们的本事大着呢!有时间,我们会让你一一见识的!现在,给你们三个人,两个选择!第一,是乖乖的起身,跟我们走;第二,是我们绑你们走!”

        小荷道:“三位绑架的大爷,小女子有一事不明,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们三个?”

        老大道:“为什么?嘿嘿嘿!真是笑死人了,他居然问我为什么要绑架她们!”

        老二道:“当然是为了钱!”

        小荷道:“可是,我们并没有钱哦。”

        老三道:“你没有,可是那个小白脸有!”

        小藕道:“哦!原来你们是冲着李先生来的!你们几个,好像有些眼熟哎,我记起来了,在来滨海的车上,我好像见过你们!坐在我们后面!”

        老大道:“小姑娘,你的记性真好,不错,我们就是跟你们坐一个车子来的,那个小白脸,在车子上为你一掷百万,是你没错吧?”

        小藕道:“不错!我和我姐这么相像,你也分得清楚,可见你真的用心了啊!”

        老大捻着山羊胡须,说道:“嘿嘿,你跟你姐外表一模一样,但性格却完全不同,一个像百花那样的静雅,一个像小白兔一般的脱跳!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上官谨道:“看来,你们早就盯上我们了?今天是有备而来啰?”

        老大道:“不错!你们最好乖乖的跟我们合作,免受皮肉之苦!我们都了解清楚了,那个小白脸和那个黑面神,都已经离开酒店了!你们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

        上官谨双眼滴溜溜一转,说道:“你们就这么笃定,可以吃定我们?”

        老大仰天三声大笑:“你们三个娘们,能有什么反抗之力?别说就你们三个人,就算那两个男的在,我们哥几个照样全给收拾了!”

        上官谨道:“这样吧,我身上还有些钱,看你们也怪可怜的,要不就拿给你们算了,你们就此离开,我们会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老大笑得更加狂妄了:“你们现在是我手中的菜,我们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哪里还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

        上官谨轻轻一叹,说道:“既然你们不吃敬酒,那就只好请你们吃罚酒了。”

        笨贼三人相视一笑:“只要是姑娘端来的酒,我们兄弟都爱喝。”

        老三道:“老大,时候不早了,我们得赶紧动手才行,不然那两个男的就要回来了,我们虽然不怕他们,但多两个男人,总是要束手束脚一些啊。”

        上官谨道:“动手?赶紧的呗,我都等得不耐烦了呢!”

        老三伸手来抓上官谨,说道:“小妞,快点!你当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你再不起来,我就要动粗的了!”

        上官谨端坐不动,身子微微一偏,便躲过了老三的一抓。

        老三咦了一声,收回手来,再次抓向上官谨。

        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也不管他从哪个方向抓,上官谨都能轻易的避开来。老三累得直喘粗气了,却连上官谨的衣袖子都碰不到!

        老二把一双鱼眼瞪得贼圆,骨碌骨碌转了几转,说道:“老大,你不觉得这事情有些邪门吗?我还是觉得吧,这三个女人不像人哎!”

        小藕道:“你胡说什么呢?我看你才不是人!”

        老大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伸手推开老三,伸出右手中的弹簧小刀,扎向上官谨,阴冷的说道:“我就不信这个邪了,看我扎不死你!”

        然而,这个世界上,偏偏就有些邪门事情,贼老大手中的刀,快速的扎来扎去,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不能伤到上官谨分毫。

        “邪门!真邪门!”贼老大嚷道:“老二,别傻站着了,快过来帮忙!”

        老二应了一声,伸手往兜里去掏弹簧刀,但却摸了个空。

        小藕扬了扬手里的一把弹簧刀,笑道:“喂,绑架的,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吗?”

        老二骇然一跳,说道:“是、是、是我的!怎么跑到你手上去了?”

        小藕道:“我喊了它一声,它就答应我了,然后就跑到我手上来了。”

        老二哇哇叫道:“老大,真的很邪门哩!我们还是走了吧!”

        老大气得不行了:“你个傻瓜!快抓住她们!”

        上官谨有些玩腻了,抓起小藕手中的弹簧刀,打开刀子,等贼老大一刀扎过来时,她一刀扎过去。

        啊的一声惨叫!贼老大的右手腕上,多了一把刀子!

        上官谨上身不动,抬起右腿往上一踢,正好踢中了贼老大的下巴。

        贼老大往后便倒,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上。

        “就这种水平,也敢学人出来绑架!”上官谨嗤之以鼻。

        贼老大这下算是彻底服了,他虽然不会相信老二说的话,他也是个老江湖了,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妖精鬼怪!但是他已经明白了,这三个女人,没一个简单的!看来今天偷鸡不成,反到要蚀上一把米了!

        “姑奶奶饶命!”贼老大从地上爬了起来,垂着一只受伤的右臂,眼里满含惊恐神色。

        老二和老三也都退到老大的身边,一左一右的搀扶着他,说道:“老大,怎么办?辙不辙?”

        “想辙?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上官谨冷哼一声,说道:“小荷,报警!”

        贼老二道:“三位美女,求求你们,放我们一马吧!我们不绑架你们了。我十同意刚才这位大美女的意见,把你们的钱财,随意散一点给我们,我们就离开了。我们真的是很可怜呢!求求你了!”

        上官谨摇了摇头,说道:“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混到这么大的!什么是玩笑话,你都听不出来的吗?真是可怜啊!”

        贼老大道:“姑奶奶,我们什么都不要了,我们这就离开,我们这就离开,打扰你们了。我说声对不起。”说着,便对着两个兄弟使了个眼色,三个人转身就往门口跑。

        嗖的一声,上官谨手中的弹簧刀激射而出,擦着贼老大的耳朵尖子,钉入了门板上。

        “咝!”贼老大三人都不敢迈步了。

        上官谨道:“只要你们胆敢再向前走半步,我管教你们的腿变成两截!”

        贼老大忍着剧痛,赔着笑脸,转身说道:“姑奶奶,你想怎么样?我们都依你。”

        上官谨道:“把你们身上所有的财物都交出来!”

        贼老二道:“原来女侠跟我们一样,也是做抢劫这个行当的啊,真是失敬失敬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呢!”

        贼老大道:“废什么话,赶紧的,把我们自己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交给女侠!”

        几个人把身上的现金、手表等财物都掏了出来,放在茶几上。

        上官谨道:“把衣服裤子都脱了!”

        小藕道:“上官小姐,你要做什么呢?”

        上官谨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叫他们光着身子,在外面走廊上做几圈蛙跳罢了。”

        小藕咯咯笑道:“这个好玩,我用相机把他们的样子拍下来,送到报社去,光身大盗贼,哈哈,肯定能吸引大家的注意!”

        上官谨喝了一声:“还不快点照办?把衣服裤子脱光了,到外面走廊上蛙跳两个来回!”

        贼老大苦笑道:“女侠……”

        上官谨道:“小荷,打110!”

        贼老大马上就变老实了,三个人各自脱得只剩一条裤衩了,然后到外面走廊上去进行蛙跳。

        外面放风的老四和老五,见到三个哥哥这副熊样出来,都跑过来问怎么回事。

        贼老大唉声叹气的道:“别提了,绑架人不成功,反被人给绑架了!”

        上官谨三女随后跟了出来,说道:“快跳啊!这两个也是你们的同伙吧,正好,一起跳吧!两个来回哦!”

        老四老五不信邪,一左一右扑向上官谨。上官谨干净利落的踢出两脚,把他们全部撂翻在地,冷笑道:“你们两个也把衣服裤子脱了,一起蛙跳!”

        五个笨贼,老老实实的光着身子,在走廊上跳来跳去。

        上官谨和小荷小藕在旁边看得咯咯作笑。

        等五贼堪堪跳完两圈时,警察叔叔来了。

        贼老大道:“女侠,你怎么报警了?”

        上官谨笑道:“我只是叫你们做蛙跳,并没有说跳完之后就不报警啊!五位,慢慢享受牢狱之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