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六章 前面有情况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六章 前面有情况

    作品:《官路弯弯

        饶若曦第二天就到了开普敦。www.00ksw.org

        李毅带了钱多童军,亲自去接的机。

        饶若曦一下飞机,就像只蝴蝶般飞扑进李毅的怀抱,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李毅,我好想你啊!”

        李毅轻轻扶起她的脸,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说道:“今天晚上,我好好补偿你。”

        饶若曦道:“我白天就要嘛!”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那我就从白天爱你到晚上。”

        童军和饶若曦同事过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们同为李毅的左膀右臂,此时再见,饶若曦的身份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从打工妹变成了老板娘之一!

        “嫂子,你好!”童军对着饶若曦微微弯了弯腰,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伸手去相握。

        饶若曦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嫣然一笑,说道:“童总,你太客气了。”

        李毅笑道:“他就爱这么恶搞,由他去吧!不过,这声大嫂,他可一点都没有喊错啊!”

        四大金刚和饶若曦是一起来的,李毅把四大金刚介绍给童军,交给他去带领。

        “几位,这位是童军,是我的好兄弟,也是你们将来的老板,你们今后的工作,听从他的安排。”李毅说道。

        “老总好!”四大金刚一齐向童军鞠躬致礼。

        李毅道:“你们自己报下名字,让童总认识你们。”

        “泼皮!”“猴头!”“牛二!”“古惑”

        四大金刚报数一样大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童军哈哈笑道:“大家以后都是兄弟了!我这个人很好说话,我做人做事,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对我好三分,我就对谁好七分!但是,谁要是胆敢背叛我陷害我,那我也会给他们十倍百倍的还给他!”

        这话刚柔并济,恩威兼施。这四个人,将来会由童军来领导,很多重要的工作,要交给他们去做,必要的敲打还是很有必要的。

        转过头,童军对李毅说道:“老大,这四个人的名字,也太操蛋了一些吧?泼皮、猴头、牛二、古惑,四大金刚?我看是四大流氓差不多!”

        李毅瞪眼道:“怎么?有意见啊?这是我取的名字!”

        童军笑道:“既然是老大取的名字,那敢情好,跟他们的形象,是绝配啊!”

        李毅道:“胖子,你说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看着怎么老长不大似的呢?”

        钱多在旁边笑道:“毅少,依我看,胖哥是缺少女人的缘故,这男人不经历过女人的洗礼,他就长不大!”

        李毅深以为然的说道:“胖子,你听到没有,连钱多都指出你的不正常来了,你是不是也努把力,找个老婆,生个孩子,早日脱离低级趣味啊?”

        童军道:“这女人嘛,倒是很好找,但这老婆呢,还真是难住我了。我在世间浑浑噩噩了快三十年,还真没有遇到过让我不顾一切去追求的女人。以前谈的那些,都是过眼云烟,不算数!都不是我的正菜,充其量,也只是一些饭后甜点。”

        钱多道:“找不能老婆?找毅少帮忙啊!我两个女朋友,都是毅少给我介绍的呢!前一个虽然离了,但好歹给我留下了一线血脉啊!现在这个女朋友,那就更不用说了,要有多好,便有多好!”

        童军哇哇叫道:“老大,原来你这么偏心眼!欺负我在不在你身边是不是啊?你都给他介绍两个了,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个呢?不行,这种生活不能再这么过了,钱多兄弟,我得跟你换个角色才行,你来非洲当老总吧,我回国去给老大开车。这什么世道啊?开车了都换两个老婆了,我这个当老总的连一个都没有?”

        钱多笑道:“别说你给我一个老总,便是给我一个总统,我也不换。我就跟定了毅少!这一辈子,都要当他的司机,谁敢来跟我抢饭碗,我就跟谁急!”

        泼皮笑道:“原本李先生还帮人介绍对象啊?我们兄弟四个还都是单身呢,后半辈子的幸福,就全指望李先生了。”

        钱多瞪眼道:“你当毅少是月老呢?专门帮人介绍女朋友?”

        李毅搂着饶若曦,开怀的大笑。

        饶若曦道:“你这些朋友兄弟啊,还真有意思!”

        李毅道:“我还有几个朋友,更加有意思呢!呵呵,他们若是聚齐了,那真的是开心无比呢!”

        几个人出了机场,来到停车场。

        李毅和饶若曦坐钱多的车子,其它人坐童军的车子。

        两辆车刚刚驶出机场附近,忽然传来一声枪响!前面的一辆小车舞龙一般左摇右摆,然后朝着旁边的荒地里开了过去,又开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钱多眼疾手快,踩了刹车,低下头,说道:“毅少,快伏下!前面有情况!”

        李毅也看到了刚才那辆车子的奇怪举动,但却没有看到之前发生的情况,便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钱多道:“我看到有人打枪打那辆小车的轮胎,一枪就给打废了!”

        李毅道:“黑帮仇杀?应该不是冲咱们来的吧?”

        钱多偷偷朝外面瞄了两眼,说道:“不是冲咱们来的,但前面的路,被两辆小车横着挡住了,我们过不去。”

        李毅正要说话,忽然间又听到呯呯两声枪响。

        钱多道:“毅少,你们先伏低身子,不要抬起来,外面还在枪战呢!”

        李毅道:“怎么回事?”

        钱多道:“前面挡道的车子,就是为了拦截刚才那辆车,现在两边的人正在枪战!”

        饶若曦道:“老板,不会这么狗血吧?怎么每次跟你在一起,我都会碰见这些狗血的电影情节啊?”

        李毅道:“若曦,这不是在拍电影!你听听外面的枪声,这可都是荷枪实弹的真打呢!这里是南非,不是国内啊!”

        饶若曦道:“我知道啊!怎么没有警察来管事的啊?这里离机场这么近,机场难道没有保安吗?”

        李毅道:“我告诉你,在南非这地,杀人就跟杀猪一样,警察看到这种火并场面,有多远躲多远了!”

        饶若曦道:“那怎么办?不会殃及池鱼吧?”

        李毅道:“难说!这是我到南非后,看到的第二场枪击了!这个地方,太不是人待的地方了!若曦,我改变主意了,你只能在这边留几天,到时跟我们一块回国!”

        李毅抱着饶若曦,两个人的伏下身子,不敢超出座椅。

        钱多则时不时的抬头偷看外面的情景,并向后座的李毅报告。

        “毅少,追杀方有六个人,被追杀方只有一个!但那个家伙很厉害,躲在车子后面,这边的六个人也没占到便宜。”

        李毅最关心的问题是:“你身上有枪吗?”

        钱多道:“毅少,这里是南非啊!我到哪里去搞枪来?”

        李毅道:“你也知道这里是南非啊!你怎么就不搞支枪带在身上呢?”

        钱多道:“我听说要来坐飞机,就把枪放在家里了,带着它也过不了安检啊。”

        李毅道:“回头我给你弄把枪吧!奶奶个熊,在这个地方行走,不带把枪怎么出来混啊?”

        钱多道:“现在只能祈祷,这些枪手杀了那个人后,赶紧离开,不要抢劫我们。”

        李毅道:“你怎么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死?你刚才不是说他很厉害吗?”

        钱多叹了一声:“他是很厉害,但人家又来了七八个帮手呢!你说他一个人,能打败十几个人吗?”

        李毅道:“我倒不这么以为,如果这个人很容易被消灭,那他们就不会派援手前来,现在他们既然派了支援的人来,可见这个人不是一般的难以对付!”

        钱多道:“那家伙算是个牛逼人物了!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的人,还能支撑这么久。”

        李毅忍不住抬起头来,透过车窗玻璃看向外面。

        道路旁边的荒地里,停着一辆小车,小车的主人躲在小车后面,时不时的伸出黑黑的右手来,开上一枪。

        马路这边,停了好几辆车子,十几个人隐蔽在车身或者树后面。十几把枪对着野地上的小车狂射。

        荒地上忽然没有了枪声,这边的枪声也停了下来,一个人大声喊了一句什么话,便有一个矮个子黑人端起枪走了过去。

        李毅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但猜测是在喊“他没有子弹了,过去抓住他”之类的话。

        矮个子黑人猫着身子,快速的靠近那辆小车。

        可怜,他刚刚走到一半,那边忽然射过来一颗子弹,正中他的眉心,当枪倒毙!

        李毅轻声道:“钱多,你看到子弹是从哪里射过来的吗?”

        钱多道:“是从车后面,那个厉害家伙爬到车底下去了,你看。”

        李毅嗯了一声。

        钱多道:“毅少,你快伏低身子啊,危险呢!”

        李毅道:“我再看会,好精彩啊!”

        钱多口中的厉害家伙,示之以弱,用没有子弹来引诱敌人上钩,在干掉矮个子黑人之后,他又连发数枪,准确无误的击杀了三个对手!

        突突突!一排子弹冲着小车底部发射——对手们也发觉他的藏身之地了。

        良久,又不见动静了!

        这一次,杀手们不敢再随意前进,不一会,有人喊了几句话,他们便跳上车子,缓缓朝那辆小车开了过去。

        李毅心想,这里是一片荒地,那个人除了小车之后,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地方,这些杀手们若是把那辆小车打燃爆炸,那个厉害家伙就必死无疑了!

        从这些杀手们的行动来看,他们还想抓活的不成?

        “毅少,他们是想抓活的!”钱多的声音传了过来,正好和李毅心意相通。

        “沃尔特……”杀手头头又开始喊话了。

        李毅一句话也听不懂,但开头那个人名,却是听得异常明白!

        人名一般都是音译过来的,因此很容易听出音来。

        沃尔特?李毅不由得想起那天在咖啡馆里的遭遇来,会不会就是那个沃尔特呢?没这么巧吧?

        李毅猜测,那个杀手头头的喊话,就是叫沃尔特投降。

        “毅少,他们出动这么多人,还死了好几个,为什么不直接击毙那个厉害家伙呢?而是想劝降对方。”钱多说道。

        李毅道:“你也看出来了?钱多,我觉得那个厉害家伙,很像我认识的一个黑人朋友。”

        钱多道:“毅少,你还认识黑人朋友?”

        李毅道:“就是上次和小颜秘书在咖啡馆里遇到的那个人,也是叫沃尔特。这个人是条力大无比的好汉子。”

        钱多道:“那又如何?你还想救他不成?除非你能把南非的军警招过来。”

        饶若曦却轻轻拧了李毅的后背一下,问道:“小颜秘书是谁?你居然还和她单独去喝咖啡?连钱多都是不带?”

        李毅道:“小颜秘书是一号首长办公室里的秘书,我们谈的是工作问题,你别吃干醋好不好?”

        饶若曦道:“我才不相信你呢!”

        李毅道:“我人品就这么差啊?”

        饶若曦道:“好啦,信你一回吧!”

        钱多道:“他们把你的沃尔特包围住了。”

        李毅道:“钱多,有办法救他吗?”

        钱多愣道:“毅少,我手上没有枪啊。就算有钱,我也干不过这么多的杀手。”

        李毅道:“开车过去,把沃尔特接上车来!”

        钱多道:“毅少,这可太冒险了!万一,他不是你说的那个沃尔特呢?如果他是一个杀人犯呢?那我们冒这么大的生命危险,就太不值得了。”

        李毅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不管他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沃尔特,我们救他总是没有错的。”

        钱多道:“毅少,问题是,我们不一定能把他救起来,却完全有可能把我们的小命也搭进去呢!”

        “呯呯呯!”三枪,弹无虚发,正好把三辆开过去的小车轮胎都打爆了!

        好枪法!李毅暗赞一声。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快!”李毅沉声说道:“开过去!你不开,我来开!”

        钱多急道:“毅少,太冒险了啊!我不同意!这车上有三个人,我和大嫂都不会同志你去冒险的!大嫂,你说是不是?”

        饶若曦红了脸,说道:“钱师傅,连你也这么消遣起我来了。不过,我同意李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