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三章 高虎是个好同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三章 高虎是个好同志

    作品:《官路弯弯

        黑人沃尔特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向李毅伸出大手,说道:“我很敬佩你,我可以当你的朋友吗?”

        李毅看了那个岛国人一眼,缓缓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交朋友是有原则的,有些人只能做敌人,不能当朋友!”

        沃尔特点点头,表示他明白李毅的意思了。www.00ksw.org

        李毅是在气那个岛国人呢!那样的人渣,怎么佩跟李毅这样的人交朋友呢?你们这两个黑人兄弟,既然是那个岛国人的朋友,李毅自然也不会跟他们交朋友。

        怕这些人出尔反尔,李毅转身就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忽然听到沃尔特叫道:“布斯!杀了他!”

        李毅耳朵一阵抽动,心猛然一沉,心想完了,这个沃尔特居然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啊!自己打赢了他,他现在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了!

        这里是南非,不是国内,这里凶杀案的发生率,是全世界最高的!而这里的破案率,只怕也是全世界最低的!

        刚才李毅只不过是取巧胜了沃尔特,现在别说他们要动枪,就是重新再打一次,李毅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啊!

        李毅没有回头,他看向前面的小颜,小颜用手掩住了小嘴!

        “呯!”的一声枪响!

        李毅虽然历经生死考验,但当事到临头,李毅还是心肝尖儿颤颤的!

        悲哀啊!大好头颅,就在这里失去了?

        老梁头,你既然如此能算,怎么就算不到我李毅会殒命在此?你不是还想当我的军师吗?我若死了,你之前的谋算和布局,岂不是全部白费了?

        想着想着,李毅感觉不对劲了,枪已经响过了,自己还是好好的啊,扭头一看,只见那个岛国人,脑袋正中央中了一枪,倒在血泊中。

        沃尔特指使布斯杀的人,居然是那外岛国人!

        “你不喜欢他,我也很讨厌他,我现在把他杀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了吗?”沃尔特厚厚的嘴唇向一边咧开,露出一抹微笑。

        李毅倒抽一口凉气!

        只因为自己看不惯那个岛国人,这个沃尔特便将他射杀了?

        这,这,这在李毅的逻辑思维和伦理道德里,完全无法接受啊!

        但这一切,在沃尔特看来,却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现在,面对沃尔特的询问,李毅再次犹豫了,这样的人,可以当成朋友吗?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

        “他不是你们的客人吗?你怎么把他杀了?”李毅问道。

        “你不喜欢他,他的生意,我们就不做了!”沃尔特道:“我们兄弟也是有原则的!”

        李毅道:“警察就要来了,你们还不快跑?交朋友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谈吧!”

        沃尔特道:“那我留个电话给你,回头我们再联系。”

        此情此景之下,李毅只想快点摆脱这些杀人狂魔,便点头答应了,沃尔特真的留了一个联系方式给李毅,然后和布斯快速离开了。

        小颜吓得花容失色,李毅赶紧上前,护着她离开。

        小颜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杀人场面,整个人都被吓懵了,任由李毅半拉半抱的,回到了下榻的酒店。

        踏进酒店大门,小颜哇的一声哭了,一把抱紧了李毅,颤声说道:“杀人了!”

        李毅有些手足无措,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啦,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必再害怕了。”

        小颜道:“刚才若不是你,他们开枪杀的人,就是我们了!”

        李毅嘿嘿一笑:“我们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小颜重重点头:“我们算是共过生死了啊?跟你在一起,好有安全系数啊!这样的情况,我们都能活下来。”

        这时,沈歆瑶他们正好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李毅和小颜抱在一起,呆了一呆,然后才若无其事的走过来,喊了一声:“李毅!”

        小颜这才不好意思的松开李毅,抹了抹眼睛,说道:“我没事了,我先回去了,你放心吧,我是个坚强的女孩子,不会再为过去的事情惊悸的。”

        沈歆瑶古怪的看了李毅一眼,和同事们往前走。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沈小姐。”

        沈歆瑶迟疑了一下,还是站住了脚步,让同事们先走,她留下来等李毅。

        “那个,刚才。”李毅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歆瑶抿嘴一笑:“你不必向我解释的,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你要解释,也该去向你的妻子解释。”

        李毅道:“我就知道你误会了!刚才那个小颜同志,是一号首长身边的秘书,我有事求她,因此请她喝了一杯咖啡。喝咖啡时,遇到杀人事情,小颜头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事情,因此受了惊吓,回到酒店都没有恢复过来呢。”

        沈歆瑶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刚才还以为,你欺负完她,又不要她了呢!你可真是好手段啊,连首长身边的女秘书,你也能请出来喝咖啡,可惜我不是什么首长身边的人啊,没有人请我喝咖啡呢!”

        李毅笑道:“不就一杯咖啡嘛!我请了!”

        沈歆瑶道:“你为什么向我解释这一切啊?”

        李毅道:“我对待每一个朋友,都是很真诚的,我不想别人误会我。”

        沈歆瑶嗯了一声,轻拂鬓发,和李毅并肩上楼。

        童军来跟李毅谈事情,说道:“老大,我在这边的情况,还没有向你做过汇报呢,你要是有空,就跟我到几个下属企业里去瞧瞧呗!”

        李毅笑道:“你办事,我放心。上次把你调离四海集团,实在是……”

        童军道:“哎,老大,你要是说这种话,我就无地自容了。那次的事情,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就不必再说了。”

        李毅拍拍他的胳膊,说道:“好兄弟!不多说了。”

        童军嘿嘿一笑,说道:“老大,我看中了一个金矿,想把它买下来。”

        李毅道:“金矿?什么背景?”

        童军道:“是官方背景,这个金矿的其中一个董事,是总统的侄子。”

        李毅道:“多少钱?”

        童军道:“一亿,米金。”

        李毅道:“你考察过这个金矿没有?值不值得买?”

        童军道:“我去看过了,这个矿现在处于停工状态,听说是出了什么问题。”

        李毅道:“什么问题?”

        童军道:“矿工发生过暴动,和军警对峙。矿工用石头和挖掘工具当武器,和军警对打,军警开枪扫射,听说杀死了蛮多矿工。这件事情过后,迫于舆论压力,这个矿就停工了。”

        李毅皱眉道:“这么乱?”

        童军道:“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子的,乱得不行。不然,我也不会首先成立雇佣公司了,在这里做生意,没有武力,很难保证财产的安全。”

        李毅道:“如果买下这个矿,可以跟政府搭上关系不?”

        童军道:“这个应该可以吧!最好能多一个人来帮我的忙啊,我在这边的摊子铺得有些大,照应不过来,尤其是雇佣兵公司,很难管理。”

        李毅道:“雇佣兵公司,你应该交给专门人士去打理啊。不只这一项,所有的公司和产业,都应该请专业人士前来管理!”

        童军抓了抓头,说道:“老大,来到这边,我更加真切的感受到,我的能力真的很有限,原本想着吧,以我的才能,在国内都能发展得那么好,来到非洲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更有用武之力啊,没想到,到哪里我都是个二吊子,没有老大你的指导,我这个人,难成大器。”

        李毅道:“不要妄自菲薄嘛,依你的能力,能闯出这样的名堂来,真的是很赞了。嗯,找个人过来帮忙?我身边只有几个女人可以一用,叫她们过来这边工作?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饶秘书?宋佳?”

        童军嘿嘿一笑:“她们?就算老大你舍得,我也不舍得啊!那样花骨朵一般的美女,派到这里来工作?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不过,暂时安排一个人来这边,帮你一阵子,还是可以的。正好我这段时间也在这里。嗯,宋佳在滨海,那边离不开她,倒是现在的饶若曦,被我闲置起来了,可以叫她过来帮一下忙。另外,我在这里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要叫你们完成。”

        童军道:“能叫饶秘书前来帮忙,那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只要老大你舍得就行了。说老实话,我真的很佩服饶秘书,她的才华和能力,叫我望尘莫及呢!”

        李毅呵呵笑道:“她的确是个能力很强的女人啊!”

        童军道:“老大,那你为什么把她闲置起来了?”

        李毅道:“中间出了点状况,都过去了,就不谈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她现在是你大嫂啊!”

        童军嘿嘿一笑:“我就知道,老大迟早有一天会把她吞下去的!”

        李毅道:“这叫推倒,什么吞下去啊,难听死了。”

        童军道:“哦,我又学了一个新名词,推倒,推倒?很形象啊!不推不倒,不倒不能上啊!”

        两个人正自哈哈大笑,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李毅住下后,就把房间电话告诉了国内的相关人物,有什么事情,可以及时取得联系。

        “请问是李书记吗?哦,不对,我听说您已经高升到中央了,现在应该称呼您一声李特派员了。”一个比较熟悉的男声传来。

        李毅笑道:“我就是李毅,你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请问你是哪位?——我记起来了,你是高虎同志?”

        “哎呀,李特派员,你的记性真好啊,我们总共就见过那么两面,你居然还记得我的声音和名字。我就是高虎啊!”

        “高虎同志,上次的事情,多谢你帮忙啊,我一直铭记在心呢!你怎么找我找到这里来了?”李毅呵呵一笑。

        “李特派员,是这样的啊,上次我向你汇报过,我们找到了黄旭东的相关信息啊,我们上次得到的信息,得知他被人拐到了非洲去当苦力。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多谢你们的努力啊,我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亲人。”李毅回忆起这件事情来,随即想到了黄花菜。

        上次在澳门,公海赌船事件之中,李毅因为受伤的缘故,后来再没有见过黄花菜,伤好之后他就回了国,对黄花菜的事情,就抛诸一边了,此刻想起来,心想还有一段公案没跟黄花菜了结呢!

        等哪天有机会,一定要逮住她,好生问个清楚明白!问问她到底跟那桩赌船被劫案有没有关系。

        “李特派员,我们又得到了更加详细的消息,我省公安厅进行了一场严厉的打击走私犯罪的行动,抓获了不少犯罪嫌疑人,据他们招供,他们中有人认识黄旭东,还在非洲见到过他。”

        李毅哦了一声,心想这个高虎,还真是有心啊!自己只不过是随口托他查一个人,他居然如此上心,连着几次帮忙调查黄旭东的下落,还第一时间里打电话前来通知自己。

        上次跟高虎联系时,李毅还在江州当副书记呢,现在李毅不仅工作变动了,更是出差在国外啊!高虎能找到李毅,肯定打了好几个电话,这才辗转找到李毅的电话号码吧?

        光是这份真诚的心意,就足够让李毅将他铭记在心里了。

        不管高虎是不是有意结交李毅,光是这份诚意,就足够感动李毅,让他觉得,这个人可以一交。

        “哦?高虎同志,你费心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李毅真诚的说道。

        高虎道:“李特派员,你太客气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我高虎虽然不才,但还是懂得的。”

        李毅叹道:“高虎同志,好一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仅此一句,足见你的赤胆忠心啊!你们这次得到了什么情况?”

        高虎道:“我托了省厅的朋友帮忙,叫他们在审问过程中,多查找跟黄旭东有关的信息,他们也算尽心尽力,找到了相关信息,告诉给了我。”

        李毅心想,高虎同志真是个好同志啊!

        高虎道:“据可靠消息,黄旭东同志应该在南非,在一家名叫什么卡门巴公司,反正就是这么个音译吧,是一家什么资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