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章 私心,公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章 私心,公心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我认识的一个报社记者,她跟你一样,对政治方面的东西不太感兴趣,反而对民生的东西很在意。www.00ksw.org”

        沈歆瑶道:“哦?那我对你那位朋友挺感兴趣的,方便的话,你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啊。”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好。”

        沈歆瑶道:“李毅,那你觉得,这个事情,可以操作吗?”

        童军道:“老大,这个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们只要一查被拐妇女,等于向那个走私集团宣战了。他们的实力可不容小觑,除非我们有把握将他们一网打尽!”

        李毅左手摸着下巴,缓缓说道:“这个事情有些难度啊,我现在是代表国资委到这边来进行双边合作会谈的,我仅有的那点权力,就是在企业合作方面。至于其它的,我真的是爱莫能助呢!“童军道:“这个走私集团很大,在非洲的很多国家里都有军方的暗中支持。老大,你可得三思而后行。这些人杀起人来,那可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

        李毅当然明白这个中的凶险,激愤归激愤,但激愤过后,要想真正的达成目的,却要周密的谋划和争取政府的支持才行。

        “我们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但我们可以充实生命的厚度。”

        李毅脸色沉静,缓缓说道。

        沈歆瑶抬起头,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看着李毅,时隔几年不见,这个男人更加的成熟了,思想也更加的深远,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有哲理!

        沈歆瑶以前喜欢李毅,是因为他的帅气和乐于助人,但是,那还只是一种单纯的喜欢。

        时隔多年再见,李毅成熟男人的风度,为人处世的胸襟,更加征服了沈歆瑶。

        可惜,这样好的男人,却成了别人的老公。

        沈歆瑶是个十分传统的女人,虽然还没有找男朋友,但她是那种一找男人,就要真心实意过一辈子的人。

        看着李毅,她也只能感叹缘分的无奈。

        “生命的厚度,是什么?”李毅继续说道:“就是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我们能留给这个世界的东西!有时,生命的厚度,也会延长我们生命的长度。青史留名之人,他们不是永垂不朽了吗?”

        童军嘿嘿一笑:“老大,你说的话太高深了。我这个人没有别的本事,只知道惟命是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呗!”

        李毅道:“这个事情,我一定要做!身为国家的官员,如果连自己的同胞都不能保护,当这个官又有什么意思?我既然碰上了,就算跟那些走私集团拼个你死我活,我也要把这些同胞救离苦海!”

        沈歆瑶道:“我见过她们的亲人,急得不得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天天就想着怎么样找回自己的女儿。”

        童军道:“我知道这些女人的生活,苦不堪言,简直不是人过的生活!她们全被控制住了,不能打电话回去,逃也没有用,她们没有护照和签证,一跑就会被抓回来。我听说他们接客,没有休息日子的,不管来不来好事,都必须接客。那帮畜生,不把她们当人看待的。”

        李毅的脸色猛然一沉,说道:“这事容我好好想想。时候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我明天还有交流会,会很忙。”

        众人都散去后,李毅来到酒店房间的阳台上,眺望远处的灯光和无垠的星空。

        忽然之间,李毅想到了那个神秘的老梁头,那个家伙,看起来毫不起眼,但他怎么就能预知到这一切事情呢?太不可思议了啊!

        真的是随口一说,就撞对了?

        点燃了一根香烟,李毅又想到了这次来非洲的前前后后。

        临行之前,江兆南首长身边的工作人员,跟他通话时,告诉他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前来考察几家国企在这边的发展情况。

        国内有很多国有企业,在海外都有分公司,也有些是跟他国企业进行大型的项目合作,派了工程队在外面。李毅这次来,就是要代表江兆南首长,对在南非地区的几家公司进行一番考察。另外一个任务,就是代表新成立的国资委,和南非国家探讨更一步合作的可行性。

        这些工作并不难做,如果李毅是自行前来,那多的是时间来做这些事情,但这次是随一号首长的访问团前来的,一号首长在这边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李毅得抓紧时间工作。

        李毅多年的官场生涯,已经让他养成了凡事先谋定而后动的习惯,他一边吸烟,一边就在心里安排起将来几天的工作和行程。

        有些宴会和晚会,还有些会议场合,李毅是必须要参加的,除此之外,他才有时间去做自己的工作。

        正自想着,郑成泽走了进来,说道:“特派员,我根据行程安排,制定了一张我们的工作表,请过目。”

        李毅哦了一声,心想自己正在思考这个事情呢,郑成泽居然就弄出一张表格来了?

        接过来一看,李毅赞许的点头,说道:“不错,郑处,你的工作能力很强嘛!”

        李毅就喜欢这种工作能力强的干部,可以让领导省多少心啊?

        郑成泽笑道:“我也就是打个草稿,大主意还得特派员定。”

        李毅道:“嗯,我看可以。就按照这个表安排工作吧!”

        郑成泽道:“行,那我就不打扰特派员了。”

        第二天,李毅就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工作。

        有些国企的分公司,不是设在城市里,而是在郊外,有的离城市还挺远,李毅需要驾车前往。

        离开大城市,来到郊外,李毅这才见识到非洲大部分地区的现状。

        贫穷和疾病,深深的困绕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开普敦附近的居民,比起其它地区的人来,生存状态还要好上不少,但那种贫穷还是令李毅等人看了之后,大为感叹。

        韩伟林还是头一回出国,这次他的感受特别大,一路上都在念叨着没完,发表他的感慨,连说如果自己有能力了,一定要帮助这些人。

        郑成泽道:“小韩,你也不必如此愤青,世界上的贫困人口多得很呢。就是咱们国家,也有几千万的贫困人口呢!有些偏远山区,他们的生活状况,跟这里的人比起来,好不了多少!你要是真有能力,先把咱们国内的贫穷消灭了吧!”

        韩伟林道:“国家每年都会给予非洲国家很多钱财物质的支持啊!那国家怎么不先把自己国内的贫困先给消除了?”

        郑成泽道:“这个问题,那就有得讨论了。一部分支持,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援助,更多的,是在谋求一种政治支持。国内不理解国家这种行为的,大有人在,他们一听说我国给予哪个国家多少援助,免取哪个国家多少债务,就会不理解,说自己国家的人民都还不富裕,凭什么把钱送给外国人?”

        韩伟林道:“就是啊,我以前也不理解。既然国内还有那么多的人吃不饱饭,那为什么不把钱花到他们身上去呢?”

        李毅听他们谈论,觉得挺有意思的,说道:“一个国家,不是孤立存在的,总是需要几个帮手和盟友的。就好比一个人,总有几个兄弟和朋友吧?有的时候,你看到兄弟和朋友没钱吃饭了,你会不会伸出援手?有的人就会自己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宁可自己不吃,也要把吃的送给兄弟朋友。因为,有些时候,友情,比吃饭还要重要。这个道理是一致的。”

        韩伟林道:“还是特派员理解得透彻,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钱多笑道:“所以说啊,我们特派员,要是搁在古代,那就是仗义疏财,结交天下英豪的孟尝君一类人物!”

        连续几家国企分公司的考察工作,都进行得异常顺利。

        这天,南非方面安排了一场晚宴,宴请所有前来访问的中方代表。

        在晚宴上,李毅再次见到了小颜同志。

        小颜一直跟随在一号首长身边,为首长服务,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出来。不过,明天首长没有什么重要的会面,而是到下面去考察,行程安排中小颜休息,不需要跟去。

        李毅一听她说她休息,便主动请她出来喝杯咖啡。

        小颜欣然同意。

        第二天,李毅专程抽出时间来陪小颜出去喝咖啡。

        小颜同志很健谈,为人也幽默大方,李毅有意结交于她,两个人很谈得来。

        李毅和她坐在一家法式咖啡馆的窗边。

        “小颜秘书,你是第一次来非洲吗?”李毅问她。

        “嗯,我还是头一次跟随首长出国访问呢!特别好玩。”小颜年纪并不大,一脸的天真烂漫。

        这时,楼下街道上有几个浓妆的华人女子走过,李毅指着她们说道:“这里有很多华人啊!”

        小颜道:“我国来非洲旅游和工作的人是挺多的。”

        李毅道:“我觉得很奇怪啊,都说非洲是个穷苦地方,怎么怎么样差劲,咱们国内的人,为什么还要跑到这里来工作和创业呢?”

        小颜抿嘴一笑:“你这是在考验我吗?非洲这边虽然穷,但这边矿产多,地域十分辽阔,除了有些格外贫穷的地方之外,很多地方还是很适合居住的,地广人稀,风景秀丽。这样的地方,机会也很多。还有一点,我们汉民族,跟犹太民族一样,很喜欢到处流浪,像蒲公英的种子一般,四处乱飘,世界各地,都有咱们的同胞吧!”

        李毅道:“小颜秘书,你真是博学多才啊!对了,我上次看到一则新闻,说国内有很多妇女,被迫出卖自己的身体,过着惨无人道的生活呢!你说,这开普敦里,是不是也有我们的同胞在受苦受难呢?”

        小颜一怔,说道:“还有这种事情吗?我倒没有听说过啊。”

        李毅道:“应该是真的,我有个朋友,在南非这边生活,他跟我说,他就看到过很多这样的同胞妇女。她们都是被人诱骗和拐骗过来的,生活有如地狱。但在这个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同情她们,更加不会前去搭救她们。”

        小颜是个女同志,听到自己的女同胞,居然受这种苦,心里很不好受,说道:“那些坏人太可恶了!把人家拐到这异国他乡来,那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呢!”

        李毅道:“正是这个道理啊!我真替那些妇女同胞们难过啊!我听说,不只是妇女同胞,还有很多的男同胞,也被拐过来开矿呢!这种情形,让我想起了解放前的劳工们,被欺拐到米国去做矿工和苦力。以前,我们落后,明知有这种情,况,也无能为力,但是,我们国家现在这么强盛了,还不能解救出这些受苦受难的同胞吗?”

        小颜黑眼珠一转,笑道:“李毅!你是不是故意向我透露这些信息呢?你想让我帮你上达天听?”

        李毅摇头道:“我并没有这种想法。首长日理万机,都忙不过来呢,你就千万不要再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去麻烦他了。首长听了,心里肯定会十分难过的,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小颜笑道:“你就别装了,你这个人,向来没有那么好心,会请我喝咖啡?你的目的,肯定是想通过我,向首长传递一些什么情报!”

        李毅道:“如果你坚持这么认为,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小颜道:“这个事情,真的要惊动首长不可吗?直接通知国内的公安部门,请他们跨国办案不就可以了吗?”

        李毅道:“看来,你是认定我藏有私心了?”

        小颜道:“我倒觉得吧,你这个不叫私心。你又不是在为自己谋福利,也不是在为自己求官职。你是在为受苦受难的同胞着想啊!而且,这个事情,关系到咱们国家百姓的生命安危,我相信首长也会很关注的。只不过,首长这一向都很忙,我不一定能有时间跟他谈这个事情。要不,等回国后,我们再想想办法?”

        李毅道:“小颜秘书,既然你认定我说这个话的目的了,我也就不狡辩了。这个事情,回国后通过正常渠道上报公安部,再由公安部立案侦查,不是不好。但只有直接上达天听,这个问题才能最快得到解决!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