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卖面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卖面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哦了一声:“怎么回事?”

        沈歆瑶道:“那个企业主想跟随这个访问团前往非洲,争取一些在海外发展的机会,但商务部的领导在最后时刻忽然把他的名额给打掉了,我以前在西州工作时,跟他有过接触,所以他请我帮他的忙。www.00ksw.org”

        李毅点头道:“我过去看看。”

        沈歆瑶道:“嗯,我们过去看看吧,我相信你肯定可以帮到他的。”

        两个人走过去,沈歆瑶喊了一声:“程老板,你好,我来了。”

        那个正在跟商务部的吴厅长交谈的企业主转过头来,看到沈歆瑶和李毅,呀了一声,高兴的道:“这不是李书记吗?”

        李毅也惊讶了,上前一步,笑道:“程汉民!”

        “李书记!”程汉民哎哟一声,伸出双手,握紧了李毅的手,说道:“真的是你啊,李书记,好久不见你了。”

        沈歆瑶道:“李毅,你们认识吗?”

        李毅笑道:“岂止是认识啊,这位程老板,是我在柳林和临.沂工作时认识的。”

        程汉民道:“李书记,真是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你不知道啊,我一直在想念你呢!”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程老板,你好,你现在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啊!”

        程汉民道:“小生意,小生意啊,主要还是您在临沂时做的那个农副产品生意和我的本来的那个保温杯工厂。李书记,你可是我程家的大恩人啊!”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不要说这种话,那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嘛。”

        程汉民道:“李书记,我们现在的农副产品生产公司做得很大,想跟南非那边建立合作关系,听说这次出访非洲的事情后,我就向市里打了报告,最后还通过了商务部的甄选。但最后关头,商务部的领导忽然通知我,把我们给踢开了。”

        李毅哦了一声。刚才程汉民和吴厅长的谈话,他也听到了,只不过他跟程汉民之前的接触本就不多,后来又有这么久没有见面,不太记得他的声音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自己的熟人。

        沈歆瑶笑道:“李毅,你既然和程老板是老相识了,那你就想想办法,帮帮他吧。”

        李毅有些为难,他跟商务部的同志并不相熟,而且,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商务部的决定基本上是没有改变的可能。

        程汉民道:“李书记,您能帮帮我吗?这次机会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很重要,我们公司要想走出国门,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李毅道:“程老板,我也很想帮你。”不忍让他失望,便道:“我试试吧。”转头和那个吴厅长沟通起来。

        吴厅长并不认识李毅,心想这么年轻的同志,能是什么职位啊?正科?副处就顶天了吧?

        因此,李毅跟吴厅长说话的时候,吴厅长简直就是眼睛生在了头顶上,连正眼都不瞧李毅一下。

        吴厅长背负着双手,打着官腔道:“这个事情,上级已经研究决定了,断无更改之可能。”

        李毅道:“吴厅长,这次出国访问,带这么多的民营企业去,就是为了加强我国和南非各国之间的民间经济合作。程老板的企业,在西州市里,那可是鼎鼎有名的民营企业,现在难得有这么一个出国的机会,我希望吴厅长能通融通融,给他们一个机会。”

        吴厅长道:“这个机会,可不是我说给就能给的啊。这飞机的座位是有定员限制的,多几个人上去,坐哪里啊?超重了飞不起来怎么办?”

        李毅继续缠磨,跟吴厅长说了一些好话,但吴厅长就是不卖李毅这个面子,好说歹说,都不同意。

        程汉民见李毅为了自己的事情,如此卖力,而对方却一点情面都不给,心里很不好受,说道:“李书记,算了吧,只怪我们实力太小,不能跟那些大企民营企业相比。您就不必求他了。”

        沈歆瑶也帮着求情说好话,但吴厅长就是不松口,最后有些不耐烦了,说道:“一号首长马上就要来了,这飞机眼看就要起飞,你们这么死缠烂打,也是没有用的!走吧,走吧!我忙得很。”

        李毅微微皱眉,但这个事情的权力,就握在商务部这些领导的手里,要想帮助程汉民,就只能求他们。

        郑成泽一直跟在李毅身边,见到李毅受窘,便走到李毅身边,低声说道:“李特派员,这些商务部的官员,一个个都是大爷,求他们办事,那基本上是没有戏的。除非抬出更大的后台来,压压他们,或许有用。”

        李毅知道,郑成泽的提醒是善意,也是行之有效的。现在这个情况下,李毅若是抬出江兆南的名号来,或许有用。

        郑成泽见李毅有些沉吟,马上理解了李毅的难处。李毅这是不想以势压人啊!而且,虽然江兆南对李毅欣赏有加,可是,这都是一种工作上的欣赏。

        江兆南是一个铁面无私的好总.理,上任以来,他廉洁奉公、勤政爱民的光辉形象,就深入人心,赢得了全国人民的爱戴和敬仰。

        如果李毅在外面,借用他的名头来压人,这事情要是传到江首长耳朵里去了,他会怎么看待李毅呢?

        这种有损江首长威仪的事情,李毅当然是不会做的。

        当然了,李毅一定要以权压人的话,就算不抬出江兆南来,也可以把自己的岳父大人林国荣首长抬出来,有这么一尊大佛在,一个小小的商务部厅级干部,还是会卖他面子的。

        但李毅心里明白,林国荣比江兆南更加惜名爱民。林国荣现在的位置有些微妙,如果再往上一步,就可以成为国家领导人,但也很可能就在这个位置上待到老退。这样的例子可谓很多。国家正职领导人,只有那么几位,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上位的。

        正副之间,只差一个字,但在权力和名望上面,却有着天壤之别。

        全国人民,大都能说出几个国家正职领导人的姓名,但又有几个人能记得副职的大名?

        李毅在下面的几次官场博弈,虽然得到过林家的臂助,但这些都是林馨对爱郎的帮助,并不是林国荣的授意。

        做为林家的女婿,李毅也很体谅岳父,不管多难的事情,都从来不主动去麻烦他。

        林国荣现在要做的,就是韬光养晦,养精畜锐,待时而动。

        虽然林国荣从来没有跟李毅谈过这些事情,但他相信,以李毅的政治智慧,应该能够明白。

        李毅和林家,现在是姻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林国荣将来能顺利上位,那对李家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政治资本。

        郑成泽明白李毅的难处,但他却没有想到更深层次去,他只是单纯的以为,李毅只是自重身份,不想以势压人罢了。

        因此,郑成泽便不经请缨,便替李毅出头,对那个吴厅长说道:“吴厅长,你可知道,这位是谁?”说着,指了指李毅。

        吴厅长轻轻哼一声:“他是谁,跟我有什么相关?今天不管是谁来求情,我都不会改变主意。这就是商务部做的最终决定!”

        郑成泽道:“吴厅长,这位可是咱们国资委的李特派员!”

        吴厅长哦了一声:“李特派员?是什么职务?”

        郑成泽道:“总.理特派员,李毅同志,你在京城为官,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吴厅长微微动容,背负的双手放了下来,重新打量李毅,说道:“原来你就是李特派员啊,失敬、失敬。”他虽然话说得很客气,但丝毫没有亲近之意。

        吴厅长是个正厅级别的干部,跟李毅是平级的,两个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他没有巴结李毅的必要,待之以平常之礼,也就足够了。

        郑成泽道:“吴厅长,看在李特派员的面子上,你就高抬贵手,放这位程老板上机吧!”

        吴厅长道:“李特派员,我要说声对不起了,这个事情,上面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也无法更改,看来要让你失望了!”

        这话拒绝得很在理,却又那么无情,言外之意,他根本就不稀罕李毅的面子!

        李毅虽然有些反感郑成泽未经自己同意,便抖出自己的身份来,但此刻听到吴厅长的话后,也不禁脸色微微一沉。

        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罢了,现在对方明知自己的身份,却还是这副强硬嘴脸,就让李毅心里很不舒服了。

        李毅淡淡地道:“既然吴厅长觉得为难,不能通融,那就算了吧!程老板,十分抱歉,我没能帮到你。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为你争取。”

        吴厅长却冷笑了一声,说道:“就他们那样的企业,就他那样的企业主,想进我们商务部的出国访问团,那是永远都没有机会的!”

        李毅的眼神猛然变得十分犀利,说道:“我怎么觉得吴厅长这话里有话啊?”

        吴厅长的双手又背了起来,瞄了程汉民一眼,嘿嘿冷笑一声,说道:“他心里明白!”

        李毅看向程汉民,问道:“程老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