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章 主仆缘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章 主仆缘分

    作品:《官路弯弯

        第二天,钱多对老梁头的调查很快就出来了,回来报告给李毅,说道:“毅少,这个老梁头,大名梁凤平,是东海省宁海人,数年前流浪到锦城。www.00ksw.org”

        李毅道:“这个人有些什么履历?”

        钱多道:“此人祖人是当地有名的大财主,解放后,家道中落。但这个梁凤平却从小聪慧,还到英国留过学,回国后,曾经当过东海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后来忽然辞职,当地人都传说他去了深山老林修道。”

        李毅笑道:“修道?这也太玄了吧?难道这个世界上,还真的真人不露相的得道高人?”

        钱多道:“毅少,名山大川中,多的是奇人异士啊。现在的和尚道士,虽然没有古代传说中的那般神奇,但能人还是挺多的,我的一身功夫,就是一个老道士传授给我的。但他传完我武功之后,就云游四方去了。我至今找不到他的下落,只能在心里缅怀。”

        李毅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老梁头,或许也有些道行?”

        钱多道:“道家之术,十分广博,据我所知,道教的宗教活动包括道教经法、忏法、斋、醮、符咒、禁咒、隐遁、乘跷、驱邪、伏魔、降妖、消灾、祈禳、房中术、神仙术、辟谷等。所算的算命八卦之术,只不过其中一道偏门而已。孙悟空当初拜师时,就不屑于学这等术数。”

        李毅哈哈笑道:“钱多,我头一回发现,原来你的知识也挺广博的啊!”

        钱多搔头道:“毅少,我这些都是听师父说起过。师父还跟我说过什么八门遁甲、三奇、五术、仙客、紫薇斗数,等等,可惜,我太笨了,记不住,因此,我师父就只教了我强身健体之术。说我不能继承他的衣钵,他还得继续寻找新的传人。临行之前,他还跟我说过,有关他的事情,只字不能向外人道出。”

        李毅微微动容,说道:“还真的有这种世外高人啊?”

        钱多道:“真的啊。毅少,你看我的功夫还算可以,但我从来不在外人面前炫耀,因为我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李毅沉哦道:“气功大师,我倒是相信,你还记得上官谨的爷爷吗?那就是一个隐于市井之中的武术大师,顾老曾经带我去拜会过他,那真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高人。但是,你要是说到什么玄幻之术,我就不敢苟同了。那些学数,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至少,我是从来没有见过。”

        说到这里,李毅忽然想到自己的重生之事,又改口说道:“当然了,我并不是完全否定,只是以我的认知,的确很难相信。”

        钱多笑道:“毅少,其实,那些玄学,也没有多难,不过就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术数和推理罢了,繁杂得很,我是学不来的,如果毅少遇到我的那个师父,说不定能继承他的衣钵呢!”

        李毅道:“好啦,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咱们就不讨论了。你刚才说那个老梁头,梁凤平,也曾入山学道?”

        钱多道:“传是这么传的,至于他学到多少,有多玄通,那就不得而知了。”

        李毅沉吟道:“我曾经听顾老跟我说过,他以前见识过一些奇人,也善能推理和布局,但那些都是根据已知的现状和各方势力进行推演,说到底,只是一种聪明人的推算而已。在古代骗骗无知的民众尚可,现代社会,信息流通,通信发达,这种所谓的玄学,便没有市场了。这也是玄学式微的原因。”

        钱多道:“还是毅少看得透彻。我想也是这个道理。现代人都有知识有文化,聪明人不少,自然就把玄学挤出世外了。”

        李毅道:“既然如此,这个梁凤平,就算学了些什么玄学道术,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学了些天文学和数学,有意卖弄罢了。”

        钱多笑道:“毅少,那我们还要不要去找找他,看看他怎么说呢?”

        李毅道:“不必了,我们明天就回京了。梁凤平再好,还能比得上聂学贤吗?更加比不上顾老了!我虽然失付出了聂学贤,但还有顾老当我的军师呢!”

        钱多点头道:“行,那毅少,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做,你要不要到哪里去玩玩呢?”

        李毅道:“我早就听说峨眉山秀甲天下,但这次是没有时间去玩了。”

        钱多道:“锦城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啊,宽窄巷子,杜甫草堂,青羊宫,大熊猫养殖基地,大慈寺、文殊院,都很好玩。”

        李毅道:“你对这里还挺熟悉啊?”随即想到什么,便道:“既然你这么熟悉,那就随便带我去一个地方玩玩吧!”

        钱多却一脸淡然的说道:“我以前跟桑榆去玩过。”

        李毅见他神情镇定,心想看来钱多恢复得还可以,自己介绍任如给他当女朋友,这着棋算是走对了。

        治疗失恋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李毅道:“那今天下午,我就听你的安排了。”

        钱多道:“要不要喊吴双小姐一起去?”

        李毅道:“这个就不必了。我们兄弟两个出去逛逛就行了。”

        钱多道:“那就去宽窄巷子吧,那里比较好玩,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宽窄巷子由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三条平行排列的老式街道及其之间的四合院落群组成。

        它是老锦城“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也是北方的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

        宽巷子与窄巷子是锦城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

        李毅和钱多伴着夕阳,望着炊烟,走在黄昏中的巷子里,一种久违的老城区市民化生活得场景一一浮现在眼前。

        锦城人对宽窄巷子的概括更精炼:宽巷子:老锦城的“闲生活”;窄巷子:老锦城的“慢生活”;井巷子:锦城人的“新生活”。

        “这个地方好啊!”李毅笑道:“有种生活的味道。”

        钱多道:“所以我才带你来这里啊,我们毕竟是世俗中人,那些道观古迹,偶尔去瞻仰就可以了,但这种小巷子,却可以天天前来逛逛。找家小吃店或是茶楼,坐下来随便都可以消磨半天的时间了。”

        李毅道:“去吃点特色小吃吧!”

        钱多道:“井巷子里有,那里全是小吃店。”

        两个人慢步走到井巷子里,来到一家名叫“市井生活”的小店,点了一盘红油牛肉,一盘红油土凤瓜,再点一个热青菜——凤尾,就着两杯清茗,便慢慢的品味起来。

        李毅夹了一片牛肉放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唔,味道还行。”

        钱多道:“我和桑榆来这里吃过,点的也这三道菜。那天的情景,跟今天好像。”

        李毅放下筷子,皱眉道:“你还没有放下她吗?”

        钱多道:“谈不上放下不放下了。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总归有些回忆和感情吧!”

        李毅道:“你和任如相处得怎么样了?”

        钱多道:“毅少,你要我说实话吗?”

        李毅道:“难道你还想对我说假话不成?”

        钱多道:“毅少,我觉得任小姐是那种慢热型的,我和她没有什么进展。”

        李毅道:“慢热型的才好啊,感情就好比美酒,日久而浓醇!你和桑榆的感情,就是发展得太快了!”

        钱多道:“是啊,我现在想想,她是为了报答我数次救她之恩,才嫁给我的。毅少,你上次讲的那个禅宗故事,真的很好,也许,我跟她之间的缘分已尽了吧!上世埋她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两个好兄弟,无话不聊。钱多问道:“毅少,那个童军童胖子,他结婚了没有?很久不见他了。”

        李毅忽然间听到童军的名字,怔怔地道:“你还别说,我真的有些想他了。”

        忽然,一阵十分爽朗的吟唱声传来:“哈哈,秋风萧萧夜露寒,独品香茗人未眠,往事悠悠心中过,相聚离别都是缘。”

        听到这声音,李毅愕然抬头,看到老梁头那瘦削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李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老梁头笑嘻嘻的走过来,在李毅身边坐下来,直接用手抓起盘中的牛肉就吃了起来。

        李毅放下筷子,说道:“还真是巧了!”

        老梁头道:“这就是缘分啊!看来,上天注定,我跟李先生有一段主仆缘分啊!”

        李毅道:“老梁头,现在是新社会,你也是当过大学教授的人,谁还讲究什么主仆缘分啊!那都是老古辈手里的东西了。服务员,再来双筷子!”

        老梁头道:“李先生,看来你调查我了,呵呵,这是好事,起码证明你开始开注我了。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应验了没有?”

        李毅沉声道:“没有!”

        老梁头皱眉道:“不可能啊!难道我计算有误?李先生,看来你真是个正人君子啊,比我预想的还要好!嗯,这样吧,我再给你说件事情,要是应验了,你再请我出山助你,如何?”